加载中…
个人资料
智能床小智
智能床小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153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韩瑾桃夭】韩瑾讲述军艺舞蹈系身韵课的文化特质

(2017-12-13 15:06:08)
标签:

韩瑾

文化

解放军艺术学院舞蹈系在全国最早、最系统地将中国古典舞“身韵”作为一门独立的专业训练课程,纳入其中专教育层次的课程设置当中。这给了军队舞蹈一个深层、自洽的审美载体与文化载体。经过传承与坚守,在定位性质、审美特征、教学思路、训练目标等方面业已形成相对独立的、纯粹的、专业的训练理念与实践。这是军艺舞蹈系对中国古典舞身韵的一种身份认可、文化认可、价值认可。其教学成果已经深切的影响到了军队的舞蹈创作,从语言、情感、风格、题材等各个方面给予了丰富的滋养与支撑。我们已经完全可以将之前的军队舞蹈观念放大为“跳国人之舞,树国人之风”了。

【韩瑾桃夭】韩瑾诠译军艺舞蹈系身韵课的文化特质

 

桃夭

如果追述渊源的话,解放军艺术学院舞蹈系在1960年建院建系之初,就在中专舞蹈教学中选择了中国古典舞作为训练舞种。身韵的训练也位列其中,当然彼时的称谓尚是“身段练习”,从属于中国古典舞基本功训练课。之后几经研讨论证,中专舞蹈教学调整了课程设置,“身段练习”更名为“中国古典舞身法课”。时间又过了二十多年,舞蹈系再次研讨论证中专舞蹈教学模式,于2010年把身法课正式确立为“中国古典舞身韵课”,直至今日。由此可见,这一条“身段----身法---身韵”的中国古典舞中专教学训练课程之路,在解放军艺术学院舞蹈系整整走了五十五年。今天我们可以说,这种选择体现出了卓有远见的思考,同时也是历史必然的结果。

军艺人才培养的最终目标是“适应军队现代化建设和文化建设需要的舞蹈专业人才,并树立利用知识服务于军队舞蹈事业发展的理想信念”。正因如此,人们容易把军队舞蹈简单理解为“跳军人的舞蹈”,或“给军人看的舞蹈”。笔者以为,这样的理解误解了军队舞蹈的精神归依,也限制了军队舞蹈的文化视野。我们应该追问的是:什么才是军人的舞蹈?它的身体依托与文化符号又源自何方呢?军艺在中专教学中选择中国古典舞身韵课程,恰恰为军队舞蹈提供了一个深层而自洽的审美载体与文化载体。

“古典舞”往往被认为是代表了特定国家和民族传统舞蹈文化的最高成就,既包含了“古代流传”,更强调着“后世选择”——即被后世认作“典范”和奉为“经典”,其内涵实质乃是后人对传统文化艺术的一种价值取向与判定。尽管在漫长的历史进程中,古典舞蹈的审美特征和标准会有着渐进的演变,但其本质的特性却会一直延续下去。“古典”的意义和作用也就在于对全民族文化心理的哺育与习得,树立与扶持,激扬与平抑,评价与调整。

由此可见,中国古典舞蹈的审美是一种根性的文化,始终积淀在代代传承的舞蹈的身体之中。军队舞蹈并不能脱离这一根性的文化积淀而存在,反之,必须依托并张扬这样的文化。实际上在中国舞蹈漫长的发展历史中,在中国古典舞源远流长的血脉中,“武”的元素与风格从未缺席,其中无不隐含着“武”与“家”、“军”与“国”的关系。军人就是守护家国的勇武之国人,中国军人应当也必然具有国人的风骨与风貌。在中国古典舞审美范畴中所包含的忠义、高雅、英武、沉稳、平衡、坚韧、淡然……等等诸多理念,实际上是与中国军人形象气质乃至理想追求暗暗契合的。因此中国古典舞之身体符号与身体文化所承载的生命理念,也正是中华民族传统文明在当代军队文化建设中的传承与彰显。从人的角度而言,是中国军人的“为人之道”,从国的角度而言,是中国作为大国的“为国之道”。军队舞蹈姓“军”只是在职能上的指向,在文化上必然要追寻“国风”:跳的人在身体与生命的认知中感悟历史、传承文明;看的人在身心滋养中追寻根脉、满足精神,从而寻找到“国人之风”的身体认同感。这不正是当代军队舞蹈的精神归依与文化视野?这种文化上、艺术上、教学上的领悟,实际上是军艺舞蹈系五十五年来在发展道路上一步一步自觉自醒的必然产物。

\

问君何时归

从最初的“身段”、“身法”到今天的“身韵”,解放军艺术学院舞蹈系很早就将中国古典舞身韵作为一门独立的专业训练课程,纳入其中专的课程设置当中。历经了五十五年系统的探索与思考,传承与坚守,不断针对课程的内部构成进行挖掘与深化,业已形成了完善的训练体系与理念——使学员通过掌握中国古典舞的肢体运动规律以及内在风格特征,训练培养肢体语言的情感表达能力,不仅了解该舞种的文化审美属性,并且提高对中国传统文化审美品质的认知。最终为培养适应军队现代化建设和文化建设需要的舞蹈专业人才,发挥重要的促进作用。

在长期的身韵教学实践中,笔者认为军艺的中国古典舞身韵训练需要解决三个层面的问题:

首先是身体层面:身韵以动律元素开发为起点,以风格性动作为基础,以短句训练为方法,以组合形成为目的,遵循循序渐进、由浅入深、理论与实践相结合的原则,对于舞者的身体开发与训练有着独特的价值。尤其是在强调“轻重缓急、抑扬顿挫、起伏跌宕、对比鲜明、疏密相间、刚柔并济、点线结合”等动作结构特点的过程中,学员对于自己身体运动与呼吸的把握,有着极大的提升。

其次是情感层面:军人并不是“机器”,军人首先也是有血有肉的生命体。正是有了人的情感,军人才会有付出、有担当、有牺牲。因此军队舞蹈并不是机械的、表面的战斗模仿,更重要的是展现军人的情怀。身韵课程在身体运动与呼吸上的独特训练方法,使学员受到中国传统审美的熏陶,掌握中国古典舞的风格、形态、动律,慢慢具备从外部形态到内部神韵的自我表现意识。这对于提高肢体情感语言表达的综合能力起到了重要作用,并为更好地表现舞蹈作品中的人物形象和情感奠定了基础。

其三是文化层面:身韵课程最终是要建立“形神兼备”的中国传统舞蹈文化的审美观念,使学员领悟中华民族传统艺术审美中的精髓,从而培养出有中国文化特色的军人气质。这种气质不是外在的模仿与再现,而是生根于中国传统文化,外显于中国军人形象,丰满于军队文化舞台,从而成为一种由内而外的军队舞蹈的审美文化特征——既符合中国古典舞“形、神、劲、律”的传统美学特征,又具有军队舞蹈这一特定范畴内的独特气质。

这三个层面需要从身体的、表面的层次向内在不断深入,最终达致完全的、自觉的融合。正是基于此,笔者在制定军艺舞蹈系中专的中国古典舞身韵课程标准时,尤其注重从人才培养方案的总体设计到课程设置,从课程具体的教学教法到教材教案,都建立起科学系统的教学模式,形成相对独立的、纯粹的、专业的中国古典舞身韵训练理念与实践。这才真正是为培养德、智、军、体全面发展,适应军队现代化建设和文化建设需要的舞蹈专业人才奠定了基础。

\

俪人行

当然,全国艺术院校中专教学层次当中,不仅只有解放军艺术学院舞蹈系开展了中国古典舞身韵教学,但在方式方法和发展阶段上各有不同。军艺舞蹈系的做法是将中国古典舞身韵课作为一门基础教学课程,在中专从根基扶持阶段开始,一直坚持其独立性(独立的课程体系、独立的教学功能),着眼于该课程中专层面的专门化教育与教学,并努力使之融入军队文化建设的实践。应该说,军艺舞蹈系在这方面的教学实践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教学成果,可以为全国艺术院校的中专舞蹈教学提供有益的借鉴。对于军艺舞蹈系自身的教学建设而言,这是军艺舞蹈系对中国古典舞身韵的一种价值认定——也就是说,从根本上清醒的认识到,身体养成(形)对于精神塑造(神)的重要性,以及传统文化与民族价值在舞蹈基础教育中的根性作用与意义。这种身份认同、文化认同、价值认同充分体现了军队舞蹈的艺术价值观与文化自信。

可以肯定的是,军艺中国古典舞身韵的教学成果已经深切的影响到了军队的舞蹈创作。在中国古典舞身韵中隐含着中国传统文化一脉传承的大气质、大气度、大气节、大气象的哲学思想,以及从中延伸开来的忠义、良知、热血、家国等民族品格与情怀。这些都给予了军队舞蹈创作丰富的滋养与支撑。因此,无论从语言、情感、风格、题材等各个方面,中国古典舞作为典型的文化符号已经成为军队舞蹈审美的重要组成部分。论述至此,我们是否已经完全可以将之前较为狭隘的军队舞蹈观念,放大为“跳国人之舞,树国人之风”的文化归属命题了?

具体而言,军艺身韵训练课程对军队舞蹈创作的延伸影响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首先是对中国传统舞蹈文化的坚守与表现——例如《桃夭》《俪人行》《钟馗》等军队舞蹈作品并没有直接表现与军队有关的内容,但其中隐含的中国传统文化之美实际代表了民族家国之美。对这种美的坚守与表现,恰恰体现了军人对这种美的挚爱与捍卫。其次是中国古典舞语汇与文化情怀的融合,这种文化情怀可以是带有古典韵味的个人式的具体情感,例如《问君何时归》表现的是女子对亲人的苦苦思念与守候;也可以是与军队或革命题材直接相关的人物形象,如《秋瑾》《湘江北去》等作品体现出国人在爱国卫国的历史中一以贯之的忠诚与勇气;此外还可以是对中国文化的深层感悟,如《且看行云》《我欲乘风归去》等,在中国传统文化的感召下,表现出一份面对天地的从容与淡然。

时至今日,解放军艺术学院舞蹈系在中专层面的中国古典舞身韵教育理念与教学模式还在继续优化和不断完善的过程中,成为传承中国古典舞的重要阵地。在教学层面上,现今的中国古典舞尽管有了很大的发展,但是作为“古典舞”的属性使其注定不能脱离传统的审美特质。如果对发展创新过度强调,将使中国古典舞冲淡原有的传统审美特质并逐步远离传统,从而造成中国古典舞风格属性的模糊与流失。因此,确立传统审美特质的鲜明性,对于今天中国古典舞的发展具有返朴归真的意义。要真正确立并抓住中国古典舞的审美特质,应该在传承中提炼中国古典舞的审美特质,在比较中凸现中国古典舞的审美特质,在研究中创造和发展中国古典舞的审美特质。这种坚持尤其应该回归到教学当中去,坚守传统,致力传承,使中国传统舞蹈文化和军队文化建设真正地融为一体,才能让我们无愧地面对历史、面对民族、面对文化。在创作层面上,身韵的创始人之一唐满城先生说过,中国古典舞身韵的生命力不仅在于内涵,还包括其外延。因而,如何将传统文化运用到部队舞蹈的创作中去,观念的更新,角度地选取,方式的运用,内容的承载……二者之间的有机结合成为一个重大的教研命题。从创作的角度而言当然不用拘泥于传统的一招一式,但也不能彻底抛弃传统陷入虚无,只要尊重继承并灵活运用传统,必将以当代人的视角激活传统文化,为我所用,使其与时代接轨,与现实挂钩,再次展现中国古典舞的当代风貌。

\

俪人行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