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爱如秋色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 童瑶 白秘书

(2017-11-23 20:41:25)
标签:

爱如秋色

最新章节

童瑶

全文免费

爱如秋色免费

第6章 没有把握的计划

“上一次,你们提供的精子处理得不够妥当,卵子也有些问题,当时我们已经说明了的,但你们又比较着急,只能仓促而成,虽然实验室成功受孕并形成了多个胚胎,但活跃度和质量并不够理想,因此你们得另行提供新鲜的精液和卵子,最好是委托人亲自到医院取精和取卵比较好。”

“好的,谢谢林医生,那我们就先回去了,下次再来麻烦您。”白秘书终于开了口,她的表情说不上来是惋惜还是什么,多多少少带着几分矛盾。

童瑶闻言则如蒙大赦,连忙跟着白秘书走出了诊室,但脸色却写满了紧张和不安。

“乔白秘书,还能再给我一次机会吗?”快到车前,童瑶才吐吐吞吞地询问。

白秘书心下叹息,见童瑶一幅失魂落魄的样子便主动挽住她的手臂:“我们还是回去再说吧,我得问问老板的意思才知道。”

“好的.”

医院外,阳光依旧明媚,童瑶仰首望天,努力睁大双眼,隐忍住不争气的泪光,一颗心却如坠冰窖,如果对方要取消合约的话她该怎么办?

妈妈,如果救不了你,瑶瑶要怎么活下去?

薛氏贸易公司,在同行中不过中等规模,但薛秉真坚持走的稳定路线让这家公司在经过了世界性的经济不景气之后仍然稳步发展着。

只不过到了薛婉宁的手中,以后会如何就不得而知了,清楚薛婉宁性格的老员工一面忧心重重,一方面也寄希望于云氏,如果以后那个三年前就被称为‘商界俊杰’的云以深能接手这家公司的话,就没什么可担心的了,在他的管理下薛氏贸易一定会发展得更好。

当然了,这只是薛氏员工的想法,云以深可能根本无意经营妻子的公司,毕竟他自己名下已经有了两个重头企业。

“婉宁,接下来怎么办?如果继续借腹代孕的话,成功的机率还是很难说的。”白秘书轻声道。

薛婉宁有些不耐烦地道:“她怎么那么没用,上次我看新闻上说的那个明星,人家一次就生了三胞胎。”

“那只是媒体报道,谁清楚她到底试了几次才成功呢,医院对这些本来就是保密的,为了配合宣传自然愿意说是一次成功了,当然,国外知名医院的成功率肯定能稍高一些。”

“那怎么办?带她去国外做?”薛婉宁挑起了精心描绘过的秀眉。

“医院说云先生的精液因为处理不当,活跃度有些问题,如果再做,还得要新鲜的,你也最好直接去那家医院取卵,她们都会保密的”

“什么?那多麻烦,上一次为了弄到那么点小东西我已经是费尽心思,还要算好排卵期去医院,你以为那么容易吗.”薛婉宁从老板椅上起身来回走了几步,无比烦燥起来,“早知道会这么麻烦就算了。”

“你放弃了也好,以后还是自己自然生更好。”

“不行!我绝不生孩子。”薛婉宁一听这话声音马上高了一个八度。

白秘书劝道:“那怎么成呢?如果没孩子,婚姻可就少了一层保障了。”

“我当然知道,所以才想找人代孕,为我和以深生个孩子啊,谁知道会这么难弄,好了好了,你让我再想想吧。”薛婉宁焦虑起来,白秘书犹豫地看着她张了张嘴,但没说什么,这件事本来就违背她的意愿,她不能不帮薛婉宁,但不想参与任何计划,前面的一切她都只是按薛婉宁的计划行事而已

第7章 孩子是豪门婚姻的保障

落地窗的墨绿色窗帘全都拉开了,明媚的阳光照亮了整个办公室,办公桌上有盛放着的大红玫瑰,刚洒过保湿喷雾不久,花瓣上有水雾凝结成的小水珠,在阳光的透射下闪烁着晶莹的光芒,整束玫瑰娇艳欲滴,可惜无人欣赏。

“白秘书,她的身体真没问题吗?要不换个人,或者我们再找多一个人怎么样?这样可以保证成功率了,反正那点钱也不是问题。”

薛婉宁感觉自己突然而来的想法挺不错,找两个人同时做人工胚胎移植的话,机率就大一倍了,就算两人都怀上了, 到时候生两个当双胞胎,生三个就是三胞胎,云家是不会嫌孩子多的。

白秘书则不是太赞成:“我觉得这件事还是越少人参与越好,虽然双方签定了保密协议,但如果找的人靠不住的话将来仍然非常麻烦,再说现在最大麻烦不是在代孕方,你这边得等到排卵期再去取卵,还有云先生那边的精子这事的难度.”

“好了好,我知道确实是非常非常麻烦,以深现在已经去了美国,依你的意思,结束这件事就最好了是吧,那干脆结束算了,你让那个女人把用了的钱退回来给我。”薛婉宁突然发起了小姐脾气。

“这五万的定金应该不用退吧,做一次这样的事情,对一个女孩子来说也是很委屈的。”白秘书想起了童瑶的经济状况。

“她有什么可委屈的,我专门打听过的了,移植过程简单得很,再说协议上不是说了,没成功受孕之前,我们随时可以提出解约,只用赔偿两万违约金就行了么?”那协议可是薛婉宁亲自拟定的,所以她非常清楚。虽然花钱她是很大方的,但只限于花在自己身上。

其实那份协议对童瑶本来就是不太有利的,但她当时也别无选择。

白秘书沉默了,现在只有她最清楚童瑶的处境,她一方面不希望薛婉宁进行这个计划,怕将来东窗事发引起云家的不满;一方面又觉得如果现在停止计划的话,童瑶可是既受了心理伤害,又失去了母亲的医疗费用,这对她们母女俩可是致命的打击,如果没有钱,云母就会因无钱医疗而死,童瑶可能受不了打击自杀,即使不会这辈子估计也好不到哪儿去了。

悦耳的电话铃声突然响了起来,打破了室内压抑的沉默,薛婉宁抓起手机坐到了办公桌上。

“哟,是秦夫人啊,今天怎么想起我来啦,咱们有两个月没见了吧。”薛婉宁娇笑起来,白秘书默默退去了窗边。

薛婉宁称呼的秦夫人,白秘书也认识,名叫韩小璐,也出生中产家庭,两人曾是大学同学,关系挺不错。

但韩小璐大学一毕业就嫁给了青梅竹马的男朋友秦子斌,秦子斌家境非常之好,还是独生子,两人的婚礼奢华热闹,当时迎亲时几十辆豪华名车招摇过市可谓轰动全城,所以韩小璐在所有同学面前出尽了风头,这虽然没影响她们的友谊,但薛婉宁心里还是一直暗暗叫着劲的,而如今,云家比秦家更有势力,薛婉宁一直盼着比韩小璐风头更劲的时候。

“婉宁.”那一头,韩小璐才叫了一声就痛哭了起来,一听就不是一般的伤心,这可吓到了薛婉宁。

“怎么了?小璐,你先别哭呀!”

“秦子斌秦子斌.”韩小璐哽咽着,声音有些断断续续,但薛婉宁还是听清楚了。

“你说什么?秦子斌带了一个大肚子的女人回家?”薛婉宁跳了起来。

“是他还说要和我离婚,连他妈妈也支持,如果.如果那女的生的是儿子,他马上就要和我离婚,现在好多人都知道了,我该怎么办呀?呜”

薛婉宁楞了半晌才道:“好了,你先别哭了,咱们老地方见,见了面再说好不好?”

挂了电话,薛婉宁甩了甩头仍有些不敢置信,韩小璐和秦子斌可不象她和云以深,她们家和云家虽然是世交,但她大学前一直读女校,而云以深上中学时就出国了,他们见面很少,以前谈不上什么感情。

而韩小璐和秦子斌则是从小一起玩大的,小学到高中一直都是同班同学,只有大学在不同城市,但地域之隔更加增进了两人感情,所以大学分开四年之后,一毕业两人就迫不及待地结了婚。

只不过韩小璐觉得自己还年轻,想自在玩上几年再要孩子,这事秦子斌也同意了的,可这结婚才两年呢,怎么就闹出个大肚婆来了呢?

以前,她对韩小璐时不时摆出来的少奶奶架势也挺不满的,但毕竟是她为数不多的损友之一,碰上这事,并不是幸灾乐祸的时候,而且这件事给她带来的震憾也将她心底里深藏的那丝看戏念头全压下去了,她相信如果不是事情闹大了,韩小璐肯定不会向她哭诉的。

“白秘书,你安排一下,那个童瑶,继续养着吧,我马上就去美国,等前期的事情搞定后,我再通知你带她去美国一趟。

第8章 无法接受的方式

童瑶从未想过会出国,至少二十岁之前是不可能的,但今天她已经坐了十几个小时飞机到了纽约,不过,除了在机场看到一堆洋鬼子,以及处处可见英文字母之外,其他方面她还没有太多的感觉。

因为,有白秘书带着,她什么也不用操心,从机场直接坐车到了一家酒店,进了房间她就沉沉睡了,一路有些晕车,头晕目眩的她连车窗外的景致都错过了。

在酒店住了两天,童瑶的时差都没能倒过来,夜半了,她仍非常精神,她和白秘书住一间标准客房,不过白秘书很快就适应了时差,此刻也已经熟睡。

但童瑶根本无法入睡,一是因为时差,更主要的还是因为临睡前白秘书所说的事情。

童瑶默立在阳台之上,看着这座不夜的城市,那些闪烁的霓虹在夜里竟令她觉得越发孤寂。她拢了拢睡袍,无力地靠向落地窗。

“童瑶,我的老板担心‘试管婴儿’没有保障.”两人洗过澡各自上床后,白秘书才犹豫着道。

童瑶轻声回道:“不是说美国这边的成功率比较大吗?”

“是稍大一些,但也不到60%,而我们只有这一次机会了,老板希望能百分百成功。”白秘书似乎话里有话。

但童瑶不解:“那”

“你这三天正好也是排卵期,老板想通过正常方式受孕。”

“正常方式?”童瑶喃喃重复了一句,才猛然抬头看向白秘书,后者也正有些无奈地看着她。

“您您是说.要.”童瑶结巴起来,脸也腾地变红了,虽然白秘书说得含蓄,但她是聪明人,自然有些明白其中的意思。

“是的,得同床,就一个晚上.”白秘书迅速说到,她也不知道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今天之前她都以为童瑶只是代孕的,也和医院方面都联系好了,但直到她们到了美国,薛婉宁才跟她说了这个自然受孕的打算。

她知道这样非常为难童瑶,而且,更可怕的是,这样一来,孩子不仅不是薛婉宁怀孕所生的,就连血缘也和薛婉宁沾不上边了,孩子将会是童瑶和云以深两人的,这可就不是一般的借腹生子了,如果云家发现孩子和薛婉宁没关系,一切不就白费心机了吗?

这可不是闹着玩的,薛婉宁为什么会冒这么大的险呢?白秘书有些想不通,但她却怎么也说服不了薛婉宁,而且薛婉宁跟她说出这个决定的时候脸色也非常阴沉,不知道是不是来美国后又发生了什么意外变故,白秘书百般反对无效,只能试着和童瑶来谈。

“这怎么行呢,不是说好了是人工.人工而且,而且那样的话,孩子就是我的呀”童瑶急了,心里乱成了一团。

“因为卵子方面有问题,所以需要用到你的.老板说会另外加多二十万给你。”白秘书一说完马上停了一下,她懊恼地看了脸色由红转白的童瑶一眼,知道自己虽然很不愿意,但还是再一次伤害了她,但她也不能不接着说完。

“你还有时间考虑,如果你实在不愿意我们也不能勉强你的。”

“我知道了,您让我再想想。”童瑶说完便拉起被子背着白秘书躺了下来。

良久,白秘书才重重地叹息了一声,然后关了床头灯睡下了,她知道此时此刻什么样的安慰都太苍白,而且她对这个计划也无法表示赞同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默默地将眼泪都流干了的童瑶才转过身来,见白秘书睡着了,她便轻巧地起身裹着睡袍走出了阳台。

有一瞬间,童瑶真想从这十几层高的阳台上跳下去,但她不能,妈妈还躺在医院里等着她,她并不是一个人

第9章 愧疚的安排

饭店里,豪华的单人套间内漆黑一片,厚重的摭光窗帘拉得严严实实,即使不是如此,对于躺在床上的云以深来说也没什么影响,一是他的视力尚未恢复,另外,他似乎喝醉了,不过他睡得并不安稳,不时辗转着。

“进去吧,明天早上五点前出来,我在旁边的房间等你。”

白秘书低声说完这一句便不再出声了,她现在已经觉得事情变得很有些荒唐了,但她没有权利说STOP,而且童瑶自己也已经同意了她们所有的要求。

童瑶并未注意白秘书略显愧疚的表情,此刻她非常紧张,深深吸了一口气之后,才以一种上刑场的僵硬姿势推开房门走了进去,并随即将挂有‘请务打扰’的房门给紧紧关上了,好象怕自己会后悔一样。

白秘书微微摇了摇头,迅速转身按下了隔壁客房的门铃,不一会儿,身着睡袍的薛婉宁打开房门有些神经质地伸手将她扯了进去。

“怎么样?你们过来没引起什么人的注意吧。”

“没事,只要云先生自己不会发觉换了人就没问题。”白秘书的声音有些冷淡,她在心底告诉自己,这绝对是自己最后一次违背心意帮薛婉宁做份外的事情。

“我也是急得不行,幸好还能借着我的农历生日拉着以深陪我喝了点酒,也多亏以深的眼睛手术又推迟了三天,不然真是找不着机会了。”

薛婉宁坐回床上,心有余悸地道,她和云以深上床的次数本就曲指可数的,如果不是定婚那晚经她设计把自己送给了云以深的话,要上他的床还真是不容易的。

而且这次来美国后,她才发现云以深好象根本就没有和她结婚的打算,而似乎另有心上人,再加上前些天她去美国的医院采卵也未能成功,这使得薛婉宁不得不做出她自己也极不情愿的决定来尽力维系和云以深的关系,她也是被逼无奈,只是这份无奈只是她自己认为的。

“辛苦你了白秘书,我知道你有些不高兴,但这件事对我来说实在太重要了,我现在也没办法和你详细解释,可我从小就没有妈妈,也只有你能帮我了。”

白秘书有些无可奈何,每次薛婉宁求她的时候都会来这一句,无可否认这句话确实也是很管用的,“婉宁,我不想再谈这件事了,希望这一次能成功,如果不成的话,那就是天意,以后我不会再帮你做这样的事了。”

“好啦,一定能成的,接下来我就只等做妈妈了。”薛婉宁可能想到那时的情景,突然笑了起来,“如果不是那个该死的人工技术太差,我才不想让别的女人上以深的床呢,白秘书,她明天该不会赖着不肯走吧?”

“不会的,童瑶是个孝顺又懂事的孩子,做这件事也是非常不得已的,她不会给我们带来麻烦的。”

“最好是这样,这也是我一直不肯露面的原因,事情变成这样,我们得更加谨慎,白秘书,你们家的移民手续办得怎么样了?”

“应该用不了多久了。到时候他们先过去,我等孩子生了再走。”

“嗯,等孩子生了,你帮我把那间别墅也卖了吧。”

“我明白你的意思,你放心!童瑶以后跟你们不会有任何关系的,她什么也不知道。”

白秘书静静地道,这件事如今需要更加保密的程度她自然清楚得很,她也做得十分周全,而童瑶心里只有她母亲,对她所做的所有安排都是安安静静地照办,根本无意打听其他事情。所以她现在实在忍不住越来越同情童瑶了,也许一开始她就不应该选择一个这样纯洁的孩子来做这件事,找一个单纯为了钱而出卖身体的女人不更好吗?至少不会让她如此良心不安,而且这件事以后到底会演变成怎样,她现在也无法肯定了。

第10章 火热的皮肤

童瑶背靠着已经紧闭的房门,屋内漆黑一片,过了好一会儿,眼睛才适应了黑暗,慢慢看清了屋内床柜桌椅的大概位置,也隐约能看到有个人躺在室中央那张宽大豪华的双人床上。

童瑶感觉自己就象一只即将被献上祭坛的羊羔,深深的屈辱感让她狠不得马上夺门而逃,但她的行动却和思想相反,她缓缓向前迈进了一步。

她从小没有父亲,但她在母亲那儿已经学到了坚强,现在她没有任何人可以依靠了,一切只能靠自己,即使转身开门逃走,她又能到哪儿去呢?

妈妈还在病床上沉睡着,等待着,她很想痛哭,却没有坚实的肩膀可以供她哭泣,所以她必须忍耐。

她只不过是对自己曾有过的关于爱情的幻想而觉得悲从中来,也许她只能用一些生硬的理由来安慰自己,这世间,有多少女孩的初夜不是错误的呢?也许很多人是给了她们所爱的人,但真正能走到最后的又有几人?

别人可以看不起她今日的作为,但她不能看不起自己,为了自己世上唯一的亲人她愿意做任何事,爱情实在太遥远了,母亲一辈子爱着一个男人,现在又怎么样呢,只能孤宁宁地躺在病床上,随时可能因为医药费不足而死去。

她突然想起了陆秉宪,她的高中同学,那个出身绝对大红大紫的阳光男孩,父亲是副市长,母亲更是出身军人世家,他从高一的时候就开始追求她了,但她严守了母亲大学毕业前不能谈恋爱的要求。

不过陆秉宪并没有因为她的拒绝而放弃,他选择了做她的朋友,并决定和她考同样的大学,一直守护到她大学毕业再让她做决心,虽然她对他的想法只是微笑而过,心里却也曾有过一丝甜蜜。

一个这样毫无瑕疵的校园王子能这么长久的喜欢她,她并不是完全不感动的,不过她也相信母亲说过的一句话,投入感情时要慢,斩断情丝却要快,她也喜欢慢,细水长流的慢,日久生情的慢,这样慢的感情才能经得起时间的考验吧。

可惜她再也没有机会了,她只能不告而别,陆秉宪会找她么?不,他应该会忘了她的,不过是一段青涩的初恋,等他上了大学,会认识更多更好的女孩,而她和他本来就是两个世界的人,现在就更是云泥之别了。

床上的人忽然呢喃着翻了一下身,将童瑶迅速拉回到了残酷的现实中,她摇了摇头,用衣袖擦了擦不知何时已流得满面的泪水,双眼模糊地走向了双人床,按照白秘书的吩咐,她缓缓脱掉身上的衣物,不着寸缕地揭开床上的被子钻了进去。

不小心挨到的火热皮肤让童瑶的身体更加僵硬起来,但她没有躲开,直直地躺了一会儿,才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侧首看向了床头柜,那里如白秘书所说有一杯水静静地等着她.

童瑶犹豫了片刻,才伸手取过那杯水一饮而尽,如同喝一杯噬骨的毒药,冰凉的水沿着喉咙迅速滑下,令她的本来冰凉的身体不由自主地颤抖了一下。

第11章 强横掠夺

床上的男人身体火热得有些不正常,他似乎清醒着又似乎在梦中,不时辗转着好象带着某种痛苦,童瑶不明白他的意思,只能紧张得一动也不能动。

他为什么还不行动呢?过了好一会儿,童瑶忍不住胡思乱想起来,难道他对自己不满意吗?

“一会儿,你进去后,先把床头准备的那杯水喝了。”

“那是.”

“那可以减缓你的紧张情绪,让你.让你不至于太难受。”白秘书的表情有点尴尬的样子。

童瑶没再多问,她拿了钱,只能照别人吩咐的做不是么。

“嗯还有我知道这件事对你来说有难度,但你不能一晚上只是等待,如果可以的话,你需要.需要稍微主动一些。”

说完这段话,白秘书费了很大的劲,童瑶并不是很理解,对方不是想要孩子的么?为什么听起来好象并不想和她同床呢?她渐渐有些疑惑。

白秘书对上她询问的表情,犹豫了一下才说:“你要知道,我的老板本来是想人工受孕的,也就是说他本没想通过这种正常方式,这么说吧,他喜欢的是同性.”

“哦啊?”这消息倒是令童瑶有点吃惊,但细想之下又感觉挺合情合理,对方是有钱人,却是同性恋,但又需要一个亲生骨肉,所以只能花钱找女人借腹生子,应该就是这样没错吧。

只不过这也太尴尬了,她竟然要跟一个同性恋上床,难怪白秘书的表情也怪怪的,再想一想那男人恐怕也是不情愿的吧,这件事实在太糟了.

男人的再次翻身打断了童瑶的胡思乱想,紧接着全身的血液似乎突然冲向了大脑,童瑶感觉有些晕眩,因为男人的腿和一只胳膊包括半边身体已经压到了她娇小玲珑毫无摭揽的身体上,而且对方也同样未着寸缕。

就在童瑶紧张得大脑一片空白的时候,那男人又没了动作,童瑶强迫睁开紧闭的双眼,但什么也看不清楚,男人的呼吸声就在耳畔,厚重绵长,她突然感觉自己的身体里面也有些燥热起来了,强忍着羞怯伸手去推男人的胳膊。

但男人坚实的肌肉和滚热的皮肤却让她如同碰到烈火一般飞快缩回了手,迟疑了一会儿,再次伸出手去,男人却好象感受到了身下的柔嫩美好或是因为贪恋她身体上的丝滑清凉反而将她抱得更紧了些。

下腹的热力越来越强烈了,一些陌生的感觉开始在身体里漫延,童瑶忍不住如猫咪一样轻‘嗯’了一声,但很快咬紧了牙关,一时间很难相信这奇怪的声音是她自己发出的,她开始挣扎起来。

但两人的身体在扭动之下反而更加契合,男人突然闻到了一股甜蜜诱人的气息,他将整张脸埋进了童瑶的颈窝,一只手也开始在童瑶的身体上游走起来。

童瑶下意识地想要用力挣脱,但很快又妥协了,而期间挣扎的动作反而刺激了头脑有些迷糊的男人,他迅速将整个身体压了上来。

第12章 黑暗中的颤栗

黑暗之中,童瑶能清楚地感觉到他的呼吸,但仍然看不清他的脸,只有隐约的轮廓,她能感觉到他拥有健康强壮的体魄,甚至他身上有些无法形容的气息也并不让她反感。

不过他并不算温柔,可说有些强横,童瑶小小的抗拒反倒激起了他的掠夺之意,本能让他找到了童瑶的唇,深深地吻了下去,这个吻如同一个小型的爆炸将童瑶再一次轰得无法集中精力了。

而男人似乎不太满意她僵硬的反应,又好象很喜欢她的甜蜜滋味,反复吸吮着,如同一个贪婪的婴儿,他的腿也顺势挺进。

“啊!!”伴随着童瑶的眼泪随着一声不由自主的叫喊涌出了蓄存已久的眼眶,男人停顿了短短的一秒。

但温润、柔软、紧窒的包裹,又或者还有药物的影响令他根本无法停下。

男人猛烈的冲击令未经人世的童瑶疼痛万分,紧张和恐惧让她的身体如一张拉满了的弹弓,她拼命推拒着,想要挣脱男人的桎棝,但她的力量根本不够。

折腾了一会儿反而令自己有些力竭,最后童瑶放弃了挣扎,男人也终于放开了她已经微肿的红唇,一双手轻抚着她,童瑶感觉自己的身体微微地颤栗起来了,一股明显的热流从小腹向下奔涌而去,疼痛慢慢缓解了许多,男人的火热撑满了她的体内,象一团火焰剧烈地燃烧着,童瑶渐渐让一丝丝奇怪的酥麻感觉捕获了,她紧绷的身体开始放松了。

男人也感觉到了她的顺从,本来略有些粗暴的攻击变得温柔起来,他的唇从童瑶的下巴、颈窝、肩胛一路下滑,童瑶感觉身体好象渐渐不属于自己的一般,一丝丝奇怪又令她颤栗的感觉开始一点点上升、绽放,如烟花绚烂.

酒店房间的隔音效果太好,当一切如潮水一般散去,便是令人窒息的压抑和沉闷。

童瑶将自己裹在被中,连头也不敢伸出来,她对自己的反应很有些不解,明明一开始那么痛那么恐惧,甚至还带着一些憎恨。

是的,憎恨,她心里确实有一刻无比痛恨这个不公平的世界,但当这羞人一切结束之后,她却发现对躺在自己身边的这个男人已没有什么怨恨,也不讨厌了。

刚才的体验说不上很舒适,但也没她所想象的那般痛苦。这应该要感谢他吧,他本也是不情愿的,所以选择了在漆黑中进行这件事,这已经给了她很大的缓和空间,若在光明之下,她一定没有这种勇气了。

他们不曾见面,也省去了很多尴尬,而白秘书对她一直很好,说话时也总照顾着她的自尊,她还有什么可怨的呢,她应该庆幸自己清白的身体并没被什么更恶劣的人夺走,而她也没有受到什么面对面的羞辱。

她得到了高额的医疗费,因而付出了自己的身体,这很公平,她不应该怨恨。

曾记得她曾问过母亲,恨不恨父亲,这么多年来不闻不问,但她妈妈说,不恨,怨恨也需要很大的心力,划不来。

第13章 惊心动魄

黑暗之中,童瑶忍不住苦笑了一下,她以前还笑妈妈是阿Q精神,现在竟得以同样的理由来安慰自己了,既可笑又可悲吧,但还能怎么办呢?

现在的她,如果不自我安慰一下,她真怕自己会被紧张、害怕、羞耻、无助等等各式各样、乱七八糟的情绪给搅和得崩溃掉,她其实没那么坚强。

老躲着做缩头乌龟也不是办法,良久,童瑶终于缓缓掀开了被子,室内依然漆黑一片,她是不是可以走了呢?身边的人没有动静,当童瑶准备下床离开时,才发现男人的手臂竟然牢牢地放在她的腰间。

他的头也离得很近,呼吸均匀,突然之间,童瑶对他的长相有了一丝好奇心,这个男人,虽然不会爱她,以后也不会再有任何交集,但她最珍贵的一切却是给了他的,也许这一生她再也无法接受也没有脸面去接受另一个男人了。

童瑶犹豫了好一会儿,见对方仍然一动不动,才慢慢伸出手去,摸索着从他的额头一分分向下,感觉着他光洁的额头、挺而笔直的鼻子、紧抿的薄唇、他的眼睛虽然紧闭着,却能触摸到浓厚的眼睫毛,再到脸颊、下巴,坚实也轮廓分明,他一定不难看,虽然她连他的年龄也没有打听过,但那样润泽的皮肤和身上隐约的阳光气息却告诉她,他也相当年轻。

最后她的手滑到了耳际,他的耳垂很厚很大,童瑶微怔了一下,她自己的耳垂也非常圆润厚实,曾有路遇的算命先生追着要给她相面,说从她的耳朵就能看出她福泽深厚,当时她还是挺高兴的,现在看来不过是江湖术士骗钱的鬼话。

童瑶虽然又发起呆来,但一只手仍不由自主地反复摩挲着男人的耳垂,这令本来安静的男人又开始动了起来,不一会儿,那只放在童瑶腰间的手便宛如一条遇水复活的藤蔓再一次游曳到了她的腰际.

异样的触感,令童瑶如受惊的小鹿微颤起来,这种感觉虽然不久前才体验过,现在一触发仍觉惊心动魄。她的身体不由自主地变得僵直,并屏住了呼吸一动也不敢动。

但身边这个似乎半梦半醒的男子,却用温润的脸贴在她的颈窝处近乎孩子气地一寸寸亲吻起她来,这一刻他好象换了一个人似的,先前的急燥和粗鲁都不见了,一举一动温柔尽显,这反而让童瑶更加无所适从。

她本想逃开的,已经做.了,不是么?她甚至还按照在医院咨询时,医生所说的结束后用枕头垫高了自己的臀-部,以令那些珍贵的种子能顺利进入自己的体内,生根发芽。

虽然今晚所发生的一切都超出了她的想象,尖叫、逃走、痛哭.这些想法曾时不时在她的脑海里转圈,让她几乎无法完成这个难以言表的任务,但她全都忍下来了。

因为尖叫和痛哭都没有用,而逃走更是不可能,她不能毁掉这个合约,更不能放弃这次机会,因为她根本没有一丝一毫的退路,如果不继续,如果因为她的害怕和怯弱失去救治母亲机会的话,那她这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第14章 生涩的回应

宝贝.”这是他今晚首次发出声音吧,这声音似是呢喃,又好象带着一丝迷恋,可惜这只能算是对她的身体发出的赞美亦或根本是在叫着别人。

童瑶一直睁大着双眼,但只能看到灰黑的轮廓,不过体内随着男人的亲吻和双手的轻柔抚弄再一次产生了烈火一般陌生炽热感,她的脑袋还很清晰,虽然想到做这件事的目的会令她心里有着无比的痛苦和几欲死去的绝望,但她不能多想。

童瑶终于紧紧地闭上了眼睛,并缓缓伸手揽住了身上的男子,从这一刻开始,幻想吧!将他当成甜蜜的爱人,当成拯救她的王子,这样感觉会不会好一些呢?

也许生活中可以缺少很多东西,但唯独不能少了幻想,若没了它,生活将多么枯燥无趣;若没了它,人们又用什么来缓解心酸、痛苦的时刻。

童瑶觉得自己的幻应是有效的,因为她让自己的身体慢慢从疼痛的记忆中恢复过来了,她开始感觉到一些些奇怪但美好的感觉,这一次男人也有着足够的耐心,一直如同珍爱着自己的爱人般温柔地抚弄着身下的可人儿。

慢慢地,幻想远去了,一股最原始的感觉逐渐侵占了童瑶的身体,火烧一般的热、难以言喻的渴求让她开始生涩地回应起来。

这因应令男子发出了满意的叹息声,动作也更加温柔更加缠绵,两人的身体如化开在水中的墨一点一点契合然后溶成了一体,但当男人再一次时,疼痛感仍然毫不客气地袭击了童瑶,一滴无声的眼泪悄然在眼角滑落.

隔壁房内,白秘书闭着眼睛沉默地躺在床上,令本来絮叨了好一阵的薛婉宁也有些无趣地睡了。

但白秘书并未入睡,她怎可能睡得着呢,旁边的房间里正在发生一件荒唐之极的事情,且这种事情还是她一手促成的,她现在的心情复杂得就象一团海藻。

曾以为这一切只是个简单的借腹代孕,一方出钱,一方出身体,是你情我愿非常公平的交易,但现在,这个交易涉及到一个新生命的诞生,涉及要分开一个孩子和自己的亲生母亲,现在更直接涉及到一个女孩在极端委屈、极度无奈地献出自己的初夜,所以它再不是什么简单普通的交易。

虽说她们是加了钱,但也许这件事会毁了这个单纯女孩的一生,白秘书觉得自己这辈子从未如此不安过,越想她就越觉得当初应该极力反对这件事才对,静静的夜让她内疚的心跳也变得那么明显。

凭心而论,白秘书从一开始就非常喜欢童瑶。

也许是因为她自己同样有一个独生女儿,也许是因为童瑶的清纯无暇,童瑶的五官非常漂亮,无论分开来看还是合在一起都有清纯动人的美,只是脸颊略有点婴儿肥,身高165,体重118,并不是时下流行的骨感美,属于圆润健康型的,她面试那天穿着简单的T恤和牛仔裤,乌黑长发扎了个简单的马尾,一看就是学生。


怎样看完整版的《爱如秋色》

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咖啡文学】回|复|数字:293

即可继续观看后面完整版章节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