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的神秘老公 全文免费阅读 最新章节

(2017-11-21 13:42:20)
标签:

我的神秘老公

全文免费阅读

最新章节

白雅

苏桀然

第11章 你想和我有关系?

白雅刚到军区门口。

一辆路虎开到她的身旁,停了下来。

车子很面熟。

黑色的车窗降了下来。

顾凌擎凛然的看向她,下颔瞟向车上,“上车。”

他用的是命令的语气,容不得别人的拒绝。

白雅估计他是避讳,所以,拉开副驾驶的车门,坐了上去。

到了车上,他没有说话,靠着车。

气氛很生硬。

“那个,我怎么把钱转给你。”白雅局促的问道。

他正眼没有看她,眼睛中没有一点温度,“我不收受贿赂。”

“这不是,是你化妆品的钱。”白雅解释道。

“如果你不喜欢那些化妆品,丢掉就是了。”顾凌擎冷酷的说道。

说的,不像是笑话,好像是真的。

白雅心里有种怪异的感觉,不喜欢他这种霸道,“你这样让我很难做,等于我白收了你的东西,不合适吧,毕竟我们什么关系都没有。”

顾凌擎深邃的看向她,反问道:“你想和我有关系?”

白雅:“……”

她听出了他爱昧的成分,这种感觉,让她很局促,隐隐的排斥,“我有丈夫了。”

“你以为我不知道?”顾凌擎看向前面,继续开着车。

白雅摸不清楚顾凌擎想什么,烦躁的看向窗外。

“帮我做件事。”顾凌擎沉声道。

他说的是陈述句。

白雅不说话,抿着嘴唇。

“不问什么事?”顾凌擎睨向她道。

“既然您叫我,肯定是我可以帮得上的,前天的事虽然后来不记得了,但是,我想您肯定是帮了我的。理所当然,我应该帮我可以帮得。”白雅爽快的说道。

但是她用您。

这个词,疏离了他们之间的关系。

“做我女朋友。”顾凌擎淡淡的说道。

白雅震惊的看向他,一脸不可置信。

“只是假的。”顾凌擎又加了一句,黑眸瞟向她, “参加一个聚会而已。”

“我结婚了,不适合假装做你的女朋友吧?”白雅提醒道。

顾凌擎扯了扯嘴角,浩瀚无边的眼中,就像是隐匿者汪洋大海,意味深长,“正因为你结婚了,我才不担心,你对我有非分之想,不是吗?”

白雅顿了顿。

好像他说的也有道理。

他是不可能对一个有夫之妇有非分之想的,不然,他们昨天早就……

白雅清了清嗓子。

她到底在想什么!

手机响起来。

她看是刘爽的,接听电话。

“和那个军人约会怎么样?”刘爽愉悦的问道。

白雅的手机是漏音的。

她怀疑顾凌擎会听到,很是尴尬,压低声音道:“什么约会,不要瞎说。”

“扑倒,扑倒,扑倒,他肯定会让你很享受的。哈哈哈”刘爽爽朗的笑声传出来。

“你再这样胡言乱语,我挂了。”白雅有些气恼了。

“跟你开玩笑的,晚点我有礼物送给你,玩的开心点,扑倒,扑倒,扑倒。”刘爽说完,更快一步的挂了电话。

汽车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白雅舔了舔嘴唇。

她瞟向顾凌擎。

他冷酷的看着前方开车。

她不知道他听到了多少,想要解释。

但是他如果没有听到,她解释又显得心虚。

最终,什么都没有说。

她看向窗外。

车子经过喜来登大酒店。

苏桀然搂着一个娇俏的美女走出来。

他心情不错的和怀中的美女低语,耳鬓厮磨,随即又是露出邪魅一笑,坏坏的在女人额头上亲吻一下。

白雅缓缓的别过脸,靠在椅子上,耷拉着眼眸,淡漠的看着前面。

氤氲在眼中聚集,又扩散开来。

就像是感情一样,把所有对苏桀然的记忆都压缩在最深处的那个小房间。

不去碰,不去想,就不会心疼。

手机响起来。

她看是苏桀然的电话。

她停顿着,没有接听。

手机又响起来。

她接听了。

“你在哪里?”苏桀然一贯轻佻的语气。

话筒里时不时还有女人娇笑轻喘的声音。

“我在哪里?你似乎管不着。”白雅涌现出一丝怒气在清冷中显现。

“一小时内,回你的公寓,我去你那里。”苏桀然冷冷的说道。

白雅挂了苏桀然的电话,把手机关机,丢进包包里。

顾凌擎睨向她,“我可以现在就放你下车。”

“不用。”她决绝的看向前面。

顾凌擎深讳的眼中流淌过怜惜,眉头拧起来,心中也烦躁,加快了速度,行驶在马路上。

不一会,

汽车开到了码头。他们在有着顾字旗帜的大游轮前停下来。

顾凌擎帮白雅打开车门。

她从车子上下来。

顾凌擎一手搭在了她的肩膀上,轻轻的搂着她,之间留着足够的空隙。

他身上有种她喜欢的味道,就像是艾叶香一样,有种淡淡的安心和闲然。

她答应假装他女朋友的,这种勾肩搭背,她是能接受的。

即然她是假的,场面要做好。

他们上了船甲。

苏畅浩迎面走过来,双手闲暇的插在口袋中,目光转移到了白雅的身上,略有深意的瞟向顾凌擎,“她昨天还好吧?”

“嗯。”顾凌擎应了一声,放在白雅肩膀上的手力道大了一些,把她拉到自己怀中。

苏畅浩挑眉,叹了一口气道:“看来我妹妹今天晚上的小心肝要受不了了,进去吧,他们等你好久了。”

顾凌擎搂着白雅进去。

船起航,有些晃悠。

白雅站不稳,

他的手从她的肩膀转移到了她的腰际,把她的身体牢牢的稳定住。

白雅觉得腰上一麻,好像电流一样,背脊僵直了,睨向他。

“等船开稳了就好。”他沉声道,像是这个动作只是保护她。

她以小人之心渡君子之腹了,“谢谢。”

他们走了进去。

里面是小酒吧的格局。

很多的人。

那些人看她跟顾凌擎走进来,还很亲密。

目光有诧异的,有妒忌的,有挑衅的,有看热闹的。

特别是正对她的那双美丽的丹凤眼,那里面的锋芒似乎想要把她当场就扫射成死亡状态。

白雅能看出她的敌意。

“跟你介绍一下,我妹妹,苏筱灵。”苏畅浩尴尬的介绍道。

苏筱灵不屑的扫过白雅,目光放在顾凌擎脸上,一双丹凤眼中聚集了锋芒,却又万分委屈的说道:“你用的着找一个假冒的女朋友来糊弄我吗?她不是你喜欢的类型。”

第12章 喝醉了,有我在,

“喜欢不喜欢我的事,我用不着向你说明。”顾凌擎淡漠的说道。

苏筱灵犀利的目光憎恨的扫向白雅,咄咄逼人,“你是顾凌擎的女朋友吗?你觉得你配得上吗?”

顾凌擎把她护在自己的怀里,低沉道:“不用理她。”

苏筱灵被刺激的疯了,抓在白雅的手,力道很大,握着她的手腕生生的发疼,不淡定道: “我问你呢?你是他女朋友吗?”

白雅分析出他们之间的关系,沉默着。

“苏筱灵。”顾凌擎把白雅拉到自己的身后,凉薄道: “你弄疼我女朋友了。”

苏筱灵不理会顾凌擎,眼睛腥红的朝着白雅吼道:“你是他女朋友吗?为什么不肯说,你是哑巴吗?这个男人不是你的,你怎么能这么厚颜无耻呢。”

“恐怕厚颜无耻的是你。”白雅冷声道。

苏筱灵眼中迸射出杀气,“你现在在我眼里就是一个小丑,顾凌擎给了你多少钱?我给你十倍,现在给我消失。”

“不觉得,现在是小丑的是你吗?愚蠢的女人才祈求爱情,聪明的女人留下的是尊严。”白雅义正言辞的说道。

苏筱灵一巴掌朝着白雅的脸上甩上来。

顾凌擎更快一步的握住了苏筱灵的手臂,黑眸更加蒙上了一层冷光,警告道:“别过分了。”

“过分的是我吗?你是我的未婚夫,却带着别的女人来。”苏筱灵气的浑身都在颤抖,“有一个周海兰已经够了,你不要逼我。”

“我从来都没有承认过你是我的未婚妻。”顾凌擎漆黑的瞳仁掠起暗芒,厉声道:“如果你像对付佳妮一般对付她,我不会放过你。”

气氛瞬间凝结成了零点。

“好了,好了,不要吵了。”苏畅浩过来做和事老,拉过苏筱灵的手,“别闹了妹妹,你毕竟还不是他的未婚妻。”

苏筱灵甩掉苏畅浩的手,眼睛通红,紧锁着顾凌擎,“你敢吻她吗?如果你吻,我就相信她是你的女朋友!”

顾凌擎沉默着。

苏筱灵嗤之以鼻,“不敢吧,顾凌擎!这个世界上只有我配得上你,你不要再逃避了。”

顾凌擎嗤笑一声,转身朝向白雅。

他眼中多了一层异样的光束让白雅一惊。

她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

他压着她的后脑勺,温热的唇碰上她的。

一串电流,闪过嘴唇。

白雅诧异的撑大了眼眸,一瞬的恍惚。

他演戏过了。

她紧抿了嘴唇,不让他进去。

他修长的手指穿进发髻之中,压着她的颈脖,让她被迫抬头。

舌头撬开她的贝齿,浓重的阳光味道探入她的口腔,鼻尖。

白雅心胡乱的跳着。

她不喜欢和一个陌生的,没有感情的男人接吻。

她手推开他的胸口。

他抓着她抗拒的手,吻变得霸气和狂野起来,从轻挑她的香舌变成含着交融。

呼吸浓重的吹在她的脸庞,越吻越深,越深越缠绵。

白雅想起三年前那个男人也是同样霸道的进入。

一下又一下,撞击着她的灵魂,直到支离破碎。

她那里疼了好几天。

白雅浑身颤抖着,敲着他的后背。

顾凌擎有些欲罢不能,松开她红肿的嘴唇。

白雅防备的看着他,想要一巴掌甩在他的脸上。

可……是她答应假装的。

她打他又大不厚道了。

她的防备让他的眼眸更深了几分。

苏筱灵拳头紧握,眼睛腥红,别过脸,走到吧台前,倒上了酒。

她嫉妒的快要发疯了。

苏畅浩叹了一口气,宽慰苏筱灵道:“放弃吧,世上好男人多的事。”

“但他们都不是顾凌擎。”苏筱灵偏执的,一口把杯中的酒喝光了。

她嫉妒的看向白雅,握着两瓶酒,喊道:“喂,那个女人,敢不敢跟我喝酒!”

白雅睨向苏筱灵。

“想要怎样喝,我替她!”顾凌擎厌恶的说道。

苏筱灵随手砸了一瓶啤酒,情绪失控道:“凭什么你来喝,这是女人之间的斗阵,我现在开始像她宣战,顾凌擎,我再说一遍,你是我的,在这之前,我允许你伤害。”

白雅看着她疯狂的样子,心里隐隐的痛。

是不是天下的女人都一样,得不到爱人的心便痛苦。

因为痛苦而宁愿伤害自己得到发泄!

她的心情也不好。

为她的妈妈,为她自己,更因为苏桀然。

“好啊,我陪你喝。”白雅轻柔的说道,朝着苏筱灵走过去。

苏筱灵惊讶她敢挑战,鄙夷一笑,她是千杯不醉,白雅输定了。

“如果你输了,就脱光了在这里跳舞助兴,如果不肯,就把我的男人还给我。”苏筱灵恨恨的说道。

“如果你输了呢?”白雅轻描淡写的问道,清雅的眼中流淌出同情。

也许,苏筱灵不懂,当男人不爱,即便结婚了,也是炼狱。

她是过来人。

“我不会输。”苏筱灵自负的说道。

“如果你输了,就放过你自己,跑到甲板上大喊,顾凌擎,我不爱你了!可以吗?”白雅轻柔的说道,微微扬起苦涩的嘴角。

如果,她不爱苏桀然就能漠视他和别的女人在一起鬼混。

如果,她不爱苏桀然就不会受伤伤害。

希望,这个不爱,能够早一点来临,不至于,留了尊严还这么疼痛。

“好啊,别说我不给你机会,三瓶啤酒,看谁喝的快。”苏筱灵爽快的说道。

白雅拿过啤酒,刚举起来,手被顾凌擎握住。

他眸中闪过关心,沉声道:“别喝!”

她对他微微一笑,目光波动,有些潮湿的东西在涌动。

“喝醉了,不还有你吗?”白雅轻柔的说道。

她的这种信任让顾凌擎一怔,

他的黑眸越发的幽深,凝望着淡雅中又带着忧伤的她,松开了手。

“喝醉了,有我。”顾凌擎承诺道。

白雅举起了啤酒,往嘴巴里面送。

一瓶,紧接着一瓶。

酒来不及咽下去,流到了衣服上。

可心头,还是那样的疼。

三瓶酒喝完,白雅放下空酒瓶,擦了擦嘴边的酒迹,看到苏筱灵桌上的三个空瓶,露出一抹感伤的笑容。

“我输了。”她承认

第13章 今晚,我睡在这里

她输了!

在爱情游戏中,谁真心付出谁就是输了,而她是那个曾经完全真心付出的那个。

苏筱灵得意的抬起下巴,讥讽的说道:“脱衣服跳舞,还是让出顾凌擎,你选择一个,我倒是要看看,你要脸还是要人?”

“够了,苏筱灵,我不是你可以赌的。”顾凌擎挡在白雅的面前。

“愿赌服输。”苏筱灵瞪大了眼睛,委屈的眼中布满了血丝,“如果输的是我苏筱灵,我也会跑到甲板上高喊,我不爱你了,顾凌擎。知道吗?我也很想不爱你。”

白雅愣愣的听着,睫毛轻颤。

苏桀然在厌恶她的同时,她也很想不爱。

“我跳。”白雅淡淡然的说道。

“音乐!”苏筱灵恶狠狠的吼道。

音乐响起来。

她走进舞池,随着音乐的节奏翩翩起舞,仿佛,这个世界只有她一个人,其他都是不存在的。

事实上,这个世界上,也只有她一个人。

爱的人,不爱她,爱她的人,又不知道在哪里?

“脱衣服。”苏筱灵叫嚣着,面目狰狞。

白雅睨向她。

幸亏,她保留了尊严,不想苏筱灵现在这么面目可憎。

白雅解开了衬衫的纽扣。

柔弱无骨的腰肢有节奏的扭动,华丽玄幻的动作展示着高超的舞蹈技术。

她时而妖媚,时而柔美,就像是舞蹈精灵,在音乐中游刃有余。

所有人都被惊艳到了,包括顾凌擎,他目光深邃紧锁着她。

他不知道,她会跳舞的,还跳的这么好。

周围的男人如狼似虎的紧盯着她。

顾凌擎拧眉,“苏畅浩,带走你妹妹。”

苏筱灵觉得自己偷鸡不成蚀把米了,她让那女人抢了风头。

顾凌擎脱下西装,朝着她走过去,给她围上,挡住所有人贪婪的目光。

她的身上散发着清甜的香味和湿润的热气,直扑他的鼻间。

“呵呵。呵呵。”白雅傻傻的笑着,眼睛中毫不掩饰的伤感,湿润的快要滴出水来, “我现在这个样子肯定很蠢吧?”

他墨莲般的黑眸很深,脱口道:“你想让我喜欢你?”

“嗯?”白雅觉得自己出现了幻听,睨向他。

她觉得她听错了。

顾凌擎拉着她走,沉声道:“你喝醉了。”

白雅垂下眼眸。

她是喝醉了吧……

不一会,他拉她到二楼,把门卡递给她,“你今晚住这个房间。”

“今晚不回去了吗?我明天早上要上班的。”白雅担心道。

“明天早上回码头,我会送你去医院,不会让你迟到的,放心。”顾凌擎承诺道。

既然如此,她也不好强人所难,毕竟,轮船不是她开的。

“谢谢。”白雅转过身,开门,走进去。

他瞟了一眼她红红的脚跟,眉头拧起来,闪过怜惜,转过身,离去。

白雅进了房间,坐在了沙发上,脱下鞋子。

刘爽给的这双鞋,鞋跟太硬了,脚后跟的皮都磨破了。

她不应该要的。

白雅闻了闻身上,都是酒味。

她明天还要上班呢。

她换了房间一次性拖鞋,走进了浴室。

洗了头发洗了澡,把外面衣服,里面衣服全部都洗了,晾在卫生间。

她围着浴巾出去。

顾凌擎坐在沙发上。

沙发的前面是一个医药箱,他正在翻找着他需要的东西。

余光看到白雅出来,他抬头,看了过去。

她只围着浴巾,露出漂亮的锁骨。

浴巾只能包裹住她的臀部,露出修长,白皙的美腿。

白雅看到他,一惊,毕竟她里面没有穿衣服。

“你,怎么会在这里?”她紧张的问答。

“过来。”顾凌擎命令道。

白雅尴尬的解释道:“我的衣服洗掉了,不太方便。”

“你在担心什么。”他有些愠怒,沉声道:“过来。”

语气之中是不能拒绝的霸气。

她只能,缓缓的走了过气,轻声道:“我想休息了!”

顾凌擎不理会她,在药箱里找到了碘酒和伤口贴。“坐下。”

他懒得抬头,把伤口贴两边的纸撕掉,放在桌上备用。

白雅知道了他的用意,心中有一丝的暖流,轻柔道:“我可以自己来的,谢谢你。”

他不再命令。

这个女人比他想象中的还倔。

他直接拉过她的手,把她强制性的拉着他的身旁。

白雅还没有坐稳。

他拎起她的脚,放在他的腿上,动作干净利落,就像他之前的行动,雷厉风行。

白雅一惊,她里面没有穿任何衣物,那样会曝光。

她立马侧过面,大腿夹着,不让有一点缝隙。

顾凌擎好像没有发现,他拿起碘酒,轻柔的涂着。

这种轻柔,和他本身给人的印象不符合。

碘酒涂在她的脚上,她没有感觉到疼痛。

相反,他温热的手掌握着她的交换,感觉很舒服。

“那双鞋子皮质太硬,以后不要穿了。”顾凌擎提醒道。

“嗯。”白雅应了一声。

“另一只脚。”顾凌擎沉声道。

白雅先侧向另外一面,把脚抬上去。

顾凌擎觉得她的行动怪异,拉了一下她的脚腕到他手中。

白雅轻呼了一声。

他下意识的看过去。

一眼,就看到了……她那……

只是0.1秒。

但他看到了。

白雅脸通红,不知道他有没有看到,别过脸,不敢和他对视。

顾凌擎清了清嗓子,喉结滚动,低下了头,帮她处理伤口。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

空气中流淌着爱昧的因子,让人口干舌燥,心慌意乱。

“好了没有?”白雅催促道。

“不要乱动。”顾凌擎提醒道。

他的声音有些沙哑,充满了雄性荷尔蒙和危险的味道。

“等下船后,我和首长你,以后不会再见面了吧?”白雅问道。

顾凌擎眼眸一凛。“如果你不希望见面,相信以后也不会有机会见面。”

他说的这句话也有歧义,什么叫如果她不希望,如果她希望呢?就可以见面了吗?她们又以什么样的身份见面?

他们毕竟在两个不同层面的世界,生命中偶然有的温暖的插曲。

明天,她会回归她正常的人生轨迹中去。

“嗯。”她只发了一个字,却是正确的表达了不要见面的意思。

顾凌擎脸色难看了几分。

他贴好了伤口贴,没等白雅自己把脚收回来。

他径直起身,笔直的站立,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她,幽邃的目中凹陷进去,闪过一丝愠色, “今晚我睡在这里。

第14章 你对我来说,更像毒蛇猛兽

他的语气强硬不容拒绝。

白雅睁大诧异的双眼,立马站起来,尴尬的说道:“这房间,不是给我住的吗?”

“嗯。”他从喉间发出这个音,仿佛不屑回答一般冷傲,“你睡床,我睡沙发。”

孤男孤女在一个房间里,她和苏桀然都没有这样过,脸迅速的就烧红了,脑子有些混沌中,“不,不是的,我们只是男女朋友,不用住在一间房间里。”

话音刚落,只见顾凌擎漆黑的眸仁掠起层层暗芒。

他朝她走过来。

她不是他的战士,也不是军人,可是,他身上那种凌威的感觉让她不禁胆寒。

她后退一步,跌落在沙发中。

顾凌擎压下来,手撑在沙发上,把她圈在他的怀中。

那双布满寒霜的眼瞳犀利的紧锁白雅,不说话,她就能感觉到浓重的压迫感。

“怎么了?”她问道,眼眸闪烁,眼中闪过一丝的恐慌。

“我是蛇还是猛兽?你有这么避之不及吗?”他问,锐气不减.

“我不是这个意思!”白雅赶忙解释,“只是……”

只是,他高高在上,她是有夫之妇,两个永远不可能有交集的陌生人。

住在一个房间里,不合适。

可说出来,感觉,她不信任他似的。

她没有说出来,改了口道:“我睡沙发吧。”

他的眼神瞬间柔了几分,依旧浩瀚的不着边际,“只剩下最后一个房间了,委屈你一下,我不会碰你的,放心,你睡床,我睡沙发。”

她当然信他。

他要碰,昨天早就碰了。

不过,他应该是看不上她的。

顾凌擎起身,朝着浴室走去。

她想起她的衣服,裤子,裙子还凉在洗手间中,着急的喊道:“等一下。”

他冷眸睨着她,目光微微迷上一层昧色,嘴巴往上扬起,“怎么?你想伺候我洗澡?”

她诧异那样高高在上的君子会说出这样的话,很是局促,朝着他走过去,“不是,怎么可能,我有些东西在里面,我收拾一下,你再进去。”

顾凌擎没有拒绝,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白雅着急把东西收下来。

一次性鞋子沾到水特别的。

“啊。”她惊叫一声,眼看着要摔了。

他疾如闪电的进去,握住了她的手臂,拉到了自己的怀里。

动作太大,浴巾掉了下来。

他不小心,握住了她的柔软。

顾凌擎魅瞳收紧,体温升高,睨向她。

白雅尴尬的话都说不出来了,肌肤的颜色都变得绯红起来。

“对……对不起。”白雅开口。

顾凌擎松开她。

掌心中,她滑嫩的触感还在,正如三年前的她。

白雅立马捡起浴巾围住身。

他似乎不着急走,灼热的目光盯着她红润的脸,走向前。

白雅往后退,靠到了冰凉的墙面,那凉心透的温度让她一怔。

他走到她的面前,手撑在她的脑残,俯视的目光让她觉得快要把她灼伤了。

“你在害怕?”顾凌擎低沉的说道,目色混乱。

他见她不否认,又黯淡几分,“你对我来说,更像毒蛇猛兽。”

白雅不解的看向他。

他是在说她讨厌吗?

不穿衣服的是她,非要进浴室的是她,摔倒的也是她,甚至,浴巾掉的都那样巧合。

如果她是他,也会觉得她自己是故意的。

“对不起。”白雅道歉道,低下了头,很是难堪和局促。

顾凌擎看了她一眼。

“房间留给你,我出去。”他沉声道,转过身,眼中多了一层幻色。

他深怕,对她又做出三年前的那种事情来。

三年前,他是受了药物的蛊惑,刚才……是他也说不明白的一股冲动。

二楼的大厅

陆嘉怡坐到了顾凌擎的旁边,优雅的帮他倒上茶水, “表哥,外婆说,顾氏集团是你的,周二的新闻发布会你不出席也就算了,晚上的宴席一定要来!”

顾凌擎清幽的目光瞟着她,如若洞悉一切,“宴会我可以出席,但是如果动机不纯,以后就休想我参加。”

陆嘉怡面有难色,劝解道:“表哥,其实筱灵从小就喜欢你,过去的那些所作所为也是因为太爱你。外婆的意思,也是觉得你到了适婚的年纪,筱灵不管从家境,学识,能力上都是最配你的那个。所以,明天的宴会真的是鸿门宴。”

顾凌擎嗤笑一声,放下茶杯,偏冷道:“如果我不喜欢,就算是放下整个家族企业,我都不会要她。明天我不会出席”

“那你喜欢今天来的那个女孩?”陆嘉怡歪着脑袋试探性的问道。

顾凌擎顿了一顿,漆黑的眼眸如同浩瀚如大海,让人看不清他所想。“你想说什么?”

“我觉得她太柔弱了一些,你知道外婆的择媳标准。怕表哥选择的这条路会难走。”陆嘉怡担忧的说道。

“你想多了,只要我喜欢,不管前面有多少的障碍,我都会事先清除。”顾凌擎自信的说道,整个人都焕发着光彩。

他现在的成绩是靠自己一步步拼出来的,而不是靠副统的老爹和富可敌国的背景。

陆嘉怡对自己这个表哥一项很崇拜,露出笑容,“如果你不是我表哥,我可能会比筱灵还疯狂的。”

顾凌擎眼眸沉了沉,“不喜欢,就是不会喜欢,我宁缺毋滥,不会勉强自己。”

“呵,表哥以后肯定会宠自己的妻子。”陆嘉怡感叹道。

顾凌擎的脑中闪过白雅的模样,眼神深了一些,“帮我准备一套女士服装,棉柔质感的平底皮鞋。明天上岸之前送来。还有……给我拿条被子来,我今天睡客厅。”

“啊?你被她赶出房间了啊。”这点,真让人始料未及。

陆嘉怡调侃道:“表哥的魅力应该无人能及的。”

“去做你的事,话那么多干嘛。”顾凌擎烦躁的拧起眉头。

“哦。”陆嘉怡睨了一眼顾凌擎,笑着站了起来,走出了客厅。

顾凌擎躺在了沙发上,脑子里想的是刚才在浴室的一幕。

那一幕又和三年前的一幕完全重合。

如果那个时候,他就告诉她,会怎么样?

他只是不想破坏她的幸福,但是现在看来,她并不幸福

第15章 离婚吧,我净身出户

白雅躺在床上,睡不着,拿出手机玩贪吃蛇。

电话进来。

她按不了方向键,她的小蛇撞到了墙壁上,死掉了。

白雅火大,接听了苏桀然的电话,不耐烦的问道:“你有什么事?”

“然哥哥,快来,人家好想要!”他助理的声音传了进来。

白雅微微一顿,坐了起来,靠在了床背上,狐疑的出声,“喂。”

“小妖精,真是喂不饱你,哪里想要?这里?”苏桀然的声音响了起来。

“别这么弄,会坏的!”他助理娇滴滴的说道。

“我坏?那还想不想要?”苏桀然声音邪肆而魅惑。

“嗯……”

手机里面的声音越来越过分。

白雅握着手机,定定的听着,睫毛颤抖着,目光,却清澈无比。

她能感觉到自己的心痛,好像被丢进了绞肉机,呼吸都困难。

可,她并不想要挂电话。

为什么还要维持这段婚姻?

在这段婚姻中,她受到的是,无止境的伤害。

一点都不觉得爽快。

无非,是她还念着他以前的好,对他,还抱着那一点点的希望,所以,坚持的走了下去。

现在,她要深刻的记住现在他对她的残忍,以至于,以后想到他这个人,都不要。

“然哥哥,如果白雅……知道了我们这样,会不会对付我啊?啊。”助理零零散散的声音传过来。

“嗯!”苏桀然如嘶吼一般闷哼一声,随后微怒的,烦躁的说道:“别在跟我做事的时候提起她!”

“啊,然哥哥,为什么一提起她,你就不行了,人家不依。”助理故意说道。

“知道你还在我的面前提她,影响兴致。”苏桀然厌恶的说道。

白雅扯了扯嘴角,眼泪,静静的流了出来。

不是因为还爱着,而是因为她觉得过去的白雅可怜。

用尽力气爱一个人,被陷害,被背叛,被伤害。

如果她在坚持,她还爱,她自己都看不起自己。

对方挂了电话。

白雅慢慢的躺回床上,看着白白的天花板,静静的感觉痛感从心出发,流淌进血液,以至到四肢百骸。

*

苏桀然别墅

助理眼中流淌过得意的阴鸷。

这个录音是她之前就录下来的。

这次,白雅该气死了。

苏桀然从浴室出来,围着浴巾的他,性感又危险。

他睨了一眼自己的手机,散漫的拿起,打开通话记录,看到白雅这个名字的时候,脸色冷凝了下来,犀利的扫向助理,质问道:“你给她打电话了?”

助理一惊,害怕的身体微颤,眼睛红润,眼泪倾巢而出,“然哥哥,你救救我,我不过是想跟她道歉,你知道,如果她在媒体面前胡言乱语,我爸爸妈妈就知道了,她再加油添醋,我以后怎么做人。”

“你跟之前那个圈子还在联系?”苏桀然拧眉,目色越发凌厉,死死地盯着助理。

“当然没有,我脱离了外围圈很久了,有了你,我更加不会回去,我已经洁身自爱了,白雅手上的资料,是我十八岁,不懂事的时候做的错事,然哥哥,你救救我,我只爱你。”助理哭着说道。

苏桀然睨她一眼,目中掠过锋锐。

他让白雅回家,等了她很久没有回来。

他火死了,喊来了其他女人。

他对她,本来就一肚子火没出发。

白雅看到苏桀然的来电,清冷的接听电话。

“如果你把小月的资料PO在网上,我不会放过你。”苏桀然恶狠狠的说道。

“呵。”白雅轻笑一声,眼泪无声无息的掉着,高傲的反问道:“你要怎么不放过?”

“你以为我只要一句话,你还能在医院待着?我会让你连医生都做不下去。”苏桀然恐吓道。

或者,他说的不是威胁,而是在陈述将来的一个现实。

这种地狱般的生活,她不想继续下去了。

她可以选择解脱和结束的,不是吗?

“苏桀然,我们离婚吧,我净身出户,没有任何条件,明天民政局见。”白雅清冷的说道,眼神决绝。


怎样看完整版的《我的神秘老公》

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咖啡文学】回|复|数字:273

即可继续观看后面完整版章节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