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王旁青1990
王旁青1990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260
  • 关注人气: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元旦发生在我朋友身上的一桩命案

(2019-07-29 09:54:21)
标签:

转载

这件事是上上周元旦假期时发生在我朋友身上的,但现在才写。前几天只空拟了个标题在博客里,不少朋友说我是吊胃口。——其实哪里是吊胃口,——是真的没时间写,也没心情写。最近忙于欧洲东南亚出差参展,不但心力交瘁,时间也不多,而手机行业的外贸又据说是最复杂的,人们都说做“机“苦“逼”。因此我虽然偶有闲暇,想尽力一写,但心情和灵感都没有到来,实在无法下笔。有时即便是无所事事,但也会无端的感到浑身没劲,不愿提笔。——这种苦闷,比冯唐所言的死了舅舅更不一样,乃是一种带着无奈和惆怅的苦恼。——忙于都市生活的人们大概都能理解这种心态罢。

而我国异人辈出,前几年有边工作边写了上百万字小说的人也曾如孙悟空一般横空出世过,可惜他干的是轻松安稳的公务员勾当;——那么,像村上春树一样,把本职工作彻底辞掉,专写文章去如何?可惜人要先吃饭,不然得饿死。想当年我的热爱唱歌也一样,因为深知不吃饭不但不能唱歌,连开口说话都难,因此最终放弃了唱歌;——看来,只有再度按照我之前的计划,等工作赚够了钱,再正式写文章才可行。——只不知等到这一天到来,我是否已经“半截入土”了。

当然,还有好心的朋友曾给我指了一条讨巧的明路——便是找一个和写作有关的工作,这样既能免于饿死,又能干自己喜欢的工作,熊掌与鱼兼得。可惜的是,那样的工作一般刚开始工资不高,而我又不幸走了许多弯路,直到今天,干的外贸工作好不容易有了起色,要再去更换行业从零开始,虽然饭是能吃上,但如今的社会,光吃饭如何能够?而岁月的催逼,父母的哀怨,又每每提醒我该成家传后了,似乎还是干着本职工作稳当一些。——而勇猛地去从事写作,纵使像去年一样再自信,结果成与不成,只有天上的神和地下的鬼知道。

以上发了一通牢骚,其实乃是故意的。——有人说我吊胃口,那就干脆真的吊一吊。下面还要再接再厉。

之所以迟迟没写这篇东西,还有一个原因是这东西不好写。一来因为这个事件太单调了,不好叙述。当然了,就算好叙述,也别指望我的笔能叙出一朵花来,——直白的说吧,就是我这笔太笨,又碰上了一颗长在北方的铁树。二来,我前面有文章说了,希望今后写东西必须搞笑,不笑则治臣之罪,当今之世,文章不搞笑会死人的。——可这篇东西是怎么也想不出笑点的,本来我想等酝酿个三五十年,或许可以搜刮出几个笑话来,但有人说我吊胃口,我也想早刺穿他的胃,因此现在决定勉力提笔,但笑话委实是没有的。于是我想了个笨方法:便是每写一两段后提醒大家干笑一下,以敷衍塞责,完成任务。——尽管这很生硬,而且略带强迫,但也无法可想了。

最后,要写正文了,还要再吊下胃口。——这件命案其实只是一件再普通不过的小意外了。如果有人觉得想看一件曲折离奇、惊心动魄、鬼斧神工的命案,那我请你还是就此把鼠标往右上角移动约二十厘米,点击角落里的“叉”图标。

够了。

却说我那朋友在元旦的假期,去广州看了下父母,走过场般的尽了下伟大的孝道,之后便去了肇庆,看他的朋友阿辉。周六玩了一天,准备周天回去。但由于周六这天玩得比较累,并且由于他最近睡眠不太好,不确定周天还有没有精力再玩一天,因此打算明天再看,精神好,就晚上再回去,精神不好,就上午回去,于是没有定明天的票。到了明天,由于精神还不错,他打算再和阿辉玩一天,于是决定订当晚的票回去。这里面变数就来了。

首先是他的身份证信息突然被人冒用了,使他在网上买不了票。于是他叫阿辉帮他买,阿辉的身份证可用,本来可在铁路系统里代我那朋友买。但突然间阿辉宿舍的网断了。于是我朋友就和阿辉一起出去买,正巧此时阿辉要等一个同事送钥匙来,而那同事偏偏又迟到了十多分钟。于是十分钟后我朋友和阿辉才出来到了马路上,准备拦个摩的去买票。偏偏来了个长相凶恶的摩的,又想宰钱,对我朋友说两个人他不载,我朋友也懒得问可不可以加钱,立刻无谓地招手说:”你走你走,不载就不载“。这时又来了摩的,也说他知道一个售票点,——不同的摩的带去的售票点是不一样的,因为售票点很多,各人知道的各异。而问题就出在售票员身上。——也正是这些极细小的巧合最终影响了事情的结局。

到了一个售票点,那店员是个老实而笨拙的男青年,他在给我朋友买票时,说广州到深圳的高铁没有了,我朋友就说买和谐号。先从肇庆坐高铁去广州,到广州再转和谐号去深圳,这样乘车应该是不会有事的,因为高铁与和谐号都不会晚点。但高铁在广州转和谐号时稍微有点麻烦,需出去乘地铁一小时才能转到。大概那售票员是出于好心罢,想替我朋友省点麻烦,于是说可以从肇庆坐火车去广州,然后到火车站直接坐和谐号去深圳,这样就不用出站,直接就可以换乘。(这真是个不折不扣的馊主意:在转车时间很紧的情况选择乘火车转车,天下没有比这更馊的馊主意了)——但是肇庆的火车九点四十五才到广州,而广州到深圳的和谐号十点二十五就开出,中间只有四十分钟的转车时间。我朋友于是问四十分钟够不够,火车会不会晚点?那售票员连说这火车不会晚点,是始发站,阿辉也附和说始发站应该不会晚点。我朋友于是信了这方案,选择了乘坐伟大的火车。——问题于是就来了。

叙述到这里,你该咧开嘴,露出你或黄或黑的牙齿,笑一笑了。当作是看到了一处幽默的文字。

下午我朋友和阿辉玩的比较累,但终归是比较尽兴了。于是赶往火车站回去。上了火车,果然是准点开出。可惜这火车虎头蛇尾,开出准时,但到第一个站时就晚了半小时。我朋友急不可耐,立刻问车上的列车员,他们都宽慰说应该赶得上动车,并说这趟列车每次都会晚点,但十点应该能到广州,也说到了广州后不用出站,十分钟就够转车的了。

我朋友稍稍安心,并且快到广州时,果然还不到十点,我朋友觉得问题应该不大了。但列车随后却越开越慢,在将到广州的这一段路上,就用去了十多分钟,我朋友开始有点焦急了,骂骂咧咧地怒斥火车晚点。但好在还刚到十点,而且眼看就要进站了。——没想到可笑的是,前面刚刚那站出现的伟大一幕又重现了,就在到站的前两三分钟,火车又来了月经般习惯性的一幕,——停下了。这下我朋友急了,知道彻底没戏了,站起来又坐下,口头骂一句又心里骂一万句,不用说心跳也蓦地加速了好几倍,比登上了月球还激动,——当中的细节就不赘述了。总之,当火车缓缓驶入广州站时,已经是十点半过后了。——看到这,读者又该咧开嘴,露出或白或绿的牙齿,大声的笑一笑了。一是假装我这文字又幽默了一把,二来看到有人火车晚点,或屋漏遭雨,或是其他倒霉事,是应该开怀的笑一笑的。

却说我那朋友在火车上遇到火车老是动不动就停车,以及最后知道要晚点时,每每会在心里大怒,表面上也会展露无遗,比如谩骂几句,或铁青着脸,像是火车压死了他十个舅舅一般。然而奇怪的是其他的乘客却几乎都不恼不怒,虽然其中也有因晚点而误事的,反应似乎都不强烈;那些不需要转车的,则更是把晚点当作一件可有可无、毫无关系的事情一样,要么就是仰头大睡,要么就是嬉笑打牌,要么就是吃瓜子发呆,总之一个个面无表情,似乎全无思想。我那朋友却是个爱思考的人,曾说他除去睡觉以外,哪怕吃饭拉屎也在不停的思考,并声称只要保持不停的思考,哪怕是花岗岩的脑袋,也能开出一朵花来。——然而对这个问题,我朋友却思考不出个所以然来,奇怪为什么这么多乘客对于有损他们自身利益的事如此漠不关心,无动于衷。

——这样的情形笔者也曾亲历过几回。大约有次也是从肇庆去广州,火车在半路时时停车,以至从广州去长沙转车无望,笔者当时的心情就像海啸时的印度洋一样波涛汹涌,而旁观其他人却都像无风时的太平洋一样风平浪静。笔者当时也曾疑惑,为什么他们都如此宽宏大量?同时我想起一则新闻,说是某机场因飞机延误,乘客都大怒,打砸机场。或许是富人的时间就宝贵罢,同时他们更在乎自身的利益罢,而又因为他们是强者,所以更加是得罪不起的大爷;但火车上的乘客就不一样了,大部分都是弱者,最底层的百姓,一来他们的时间也不宝贵,也就并不珍惜,二来他们也不懂得维护自身的权益,或许也难以维护,因为他们毕竟是弱势群体,对各种利益受损的情况早已司空见惯了。——中国的老百姓可是有着几千年逆来顺受的美德的。

社会总是提倡真善美,弘扬善良,仁爱,然而其实天下并不是一味善良人的天下,天下从来都是强者的天下。达尔文说:“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其实他是试着用温和含蓄的方式表达,应该说是“强者生存”,这个“强”,就是他最能适合这社会环境的综合表现。而弱,是分很多种的,比如地位弱,经济弱,相貌弱,智商弱,性格弱,等等,而强者则至少有某一方面强,甚至一无所有但大胆无畏,也是一种强。善良是美德,但是单有善良,决不能成为”强“。羚羊麋鹿,当然很温和善良,但终究要食于猛虎雄狮之口。因此,影视剧或小说里有美女看到一个善良的书生,说,你真是个好人。因此对他爱慕有加,是可笑的。——好人如果不强,又有何用?汪峰的歌词,我一向认为虽不差,但大致平平,不过其中有一首歌中的一句“好人正在,挖煤倒土”,我以为是句不错的佳句。

然而,到底是因为弱势群体弱,而不太在意自身的权益,也难以维护自身权益,还是因为后者导致的前者呢?我问我朋友,他说是“互为因果,相辅相成”。不单自身权益他们不看重,时间他们亦且不珍贵,或许他们珍惜了那时间也不知该用来干嘛。而我那朋友却是比较珍惜时间的人,总不想浪费一分一秒,就像前面说的,几乎无时无刻不在思考,虽然很遗憾至今没思考出任何像样的东西来,而有时呢,却也无端的浪费时间,当然更多的时候是因为无奈,——比如繁琐的工作中,或者干一些粗活中,或者每天下班走在昏黄的路灯中,时间和生命就这样悄无声息的消逝了。鲁迅先生在《呐喊自序》中说:“……生命却居然暗暗的消去了,这也就是我唯一的愿望”。先生的话,不知是真是假,但这却显然不是我那朋友“唯一的愿望”。他对时间的浪费是感到非常痛心的,虽然这里面夹杂着深深的无奈。而正因为此,也是使得他对前面的火车晚点,以及后面的汽车拖延感到十分苦恼和愤怒的原因了。

不得已,我朋友出来火车站后只有另寻他法回去。好在广州深圳离得近,我朋友开始想用滴滴打车回去,只要三百,一个多小时可到深圳。而突然间火车站广场上的人大叫着可以拼车回去,只要一百。我朋友犹豫了下,还是走上去问了。得到的答复是几个人坐个小面包车,一个半小时可到深圳。我朋友虽然月薪有两万,但由于深圳消费委实高,能节约点当然还是节约,于是选择了坐面包车。没想到去了后说面包车没了,是一个大巴车,里面坐满了人,但我朋友一问司机,也说一个半小时能到。——最后的导火线就出在时间上。

这么“满载而归”的一个大巴车,开的自然不快,开头中间又耽搁了一下,而最可恶的是,司机居然是先走西乡,福田,罗湖,布吉等地,绕了深圳几乎整整一圈才最后到的龙华。——因此可想而知,等到我朋友下车时,已是凌晨三点多了。原本说好的一个半小时呢,成了四小时。——我朋友大为恼怒。——看到这,你笑不笑都可以了,反正都是要出人命了。——而且你最好不笑,正好印证了我前面的话——“不笑”是会出人命的。

前面说了,我那朋友对时间特别看重,还有一点是因为他对身体也特别看重,大城市里的人都知道,工作压力大,生活节奏快,大部分人身体都处于亚健康状态,且休息睡眠不佳,这样的情况下,身体能不重视吗?而况像我朋友那么追求理想主义的人。——加之他过去曾有一年严重失眠,因此现在对于晚上又要三四点才能入睡,早上七八点又要起来上班,他极为恼怒。——自然而然就在下车的时候对司机发泄了几句,和他“交流了心得体会”,话虽然并不难听,但那司机也是个脾气暴之人,觉得自己大半夜在这里开车,也挺辛苦委屈的。于是便大声争执了起来。说着说着两个大男人就谩骂了起来,最后也不知是谁先推的推,两人动起了手来,而我那朋友身高一米八二,小时候又自称练过拳脚,曾摔断过三次手臂,两次小腿,俨然已打通任督二脉;那司机偏偏又正犯着胃溃疡胃出血疾病,最近又身体劳累,因此被我那朋友无意间踢中了胃部,导致胃出血严重,送到医院时,已经抢救无效了。——事情就这么简单。
 
这命案,比起契诃夫的小公务员之死还简单。因此,当初有读者看到我这标题时,曾留言说他最善于推理了,是破案高手。看来想在我朋友这命案前大展身手,我想他看到后肯定会特别失望。当时我还委婉了回了他一句说这命案简单,不需推理,其实我心里说的是:滚一边去。

当然,读者看到这,或许可以不必咧开嘴,露齿窃笑或开怀大笑了。因为国人尚且没有泯灭良心到这田地,——当然我说的并不是读者,我说的是那“一部分”或大或小的“恶”的人,看到他人有难,他就高兴的人,甚至总想给人制造点困难的人。——这样的心理,大家并不陌生,然而即使是有着这样心理的人,也还并没有恶到希望有人死的地步,或许他们只是希望有人倒霉,或比他们更倒霉,但万一死了,还是不愿的,甚至会表露同情的,——毕竟恶到极致的人或怀有深仇大恨的人还是少数。——这情形在国外也有不一样,大约情形比较好的国家,如某些比较发达的欧洲国家,是看到他人有难都会同情和帮助的;比较一般的国家则是幸灾乐祸,螃蟹心理,好比我在罗马尼亚看到有的哥见一骑脚踏车的人翻车了,高兴得哈哈大笑;比较落后的国家如缅甸则没有这种心理,大约大家都过的十分凄苦罢。

这篇文章到这里可以结束了。那么我写这东西是为了什么呢?有什么目的和意义呢?——讽刺国内的火车晚点?责备相关部门的职能职责?揭露国人的一些阴暗心理?并不是。我不是鲁迅,第一没他那万分之一的功力,第二也没他那胆量和傲骨。——万一有相关部门的人看了我这文章,略微的摇了摇头甚至是叹一口微气,我会立刻吓得双膝跪地,磕头如捣蒜,向他澄清这误会。——诚然,火车晚点算什么呢?国外也十分普遍,比如有次在罗马我就因火车晚点后来差点住不到旅店,连发达国家都这样,我们还能责备什么呢?再比如上次在泰国转机,那黑心的航班居然要乘客办了签证出境入境之后才能转机,而时间又仅限两小时,繁琐的手续又令人即使是如刘翔一般飞奔跨栏也不能及时完成。因此后来当我毫无悬念的知道要赶不上航班被迫滞留泰国时,我满以为我心头的怒火会把整个机场烧成灰烬。没想到最后当我离开时看到美丽的空姐,居然还咧开嘴笑着离去了。

因此,这篇文章唯一的意义可能就在于,提醒我们读者朋友,在每次坐火车前都仔细思考一番:晚点三百六十个小时,能否接受?下面是否有需要转车的?如果有,是否做好了闹出人命的准备?等等,如果把这些都想清楚了,仍觉得没问题,那么便可以放心大胆的大步踏上火车。如果不能,那便改坐其他交通工具,或者改乘其他时间的火车。——这当然是明智的做法,正印证了乔布斯对手的一句名言:“倘若我们不能改变世界,便改变自己”(乔布斯说的是“活着,不就是为了改变世界吗”)。——诚然,人是要学会适应环境的,在这里,又成了“适”者“生存”,而规矩都是强者定的,因此“强”者“生活”。——写到这,突然又发现达尔文的话似乎没错了。
 
——最后,感谢我那朋友,给我们带来了血的教训,以及几次可有可无的干笑,但等待他的,却是法律的严惩和监狱里的干哭。

 
(写的很不满意,尚不如上一篇略说韩寒郭敬明的文章,不够集中,议论抒发过多,语言也随意,但大致表达了我想表达的观点,而更改也无从下笔了。算了。希望年后把构思好的三个剧本慢慢认真的写好。)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