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有一种无助
有一种无助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86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送东西的猫

(2019-12-15 00:16:29)

寒冬未致,却已和晚秋开始了交接,曲卷着的落叶一触就碎,无人之处,“卡擦卡擦”的声音格外清脆,一次两次还能乐在其中,但看着落叶满地,一片萧瑟,顿时就有些索然无味了。

临近黄昏,觉得时间差不多合适,开始向校门口走去,到校门前的广场时,看见一个紫色的小书包一晃一晃地走在在空旷而孤寂的广场上。有些惊讶,倒不是惊讶这么晚了还有人,而是惊讶那紫色书包有那么一些熟悉。

果不其然,公车.上和她偶遇,等等,她叫什么来着?虽是一个班上的同学,但毕竟没多少接触,而且看她的表情,也不怎么了解我。于是,我尴尬地冲她笑了笑,她迅速低下了头,呃,好吧,被讨厌了。我自觉地站在了车头处,扶着栏杆,她坐在车尾,低着头,看不见表情。不一会儿,时间仿佛因为紧张而凝固,当时间重启再转过头去看那个座位时,早已空无一-人。

第二周,同样是星期五,上车时已然黄昏,我站在车门口,表情木楞,一方面是因为车厢里空空荡荡,零零散散了许多空座位,另一方面是她又在同一个位置,一身紫色连衣裙,紫色书包,一团紫色,格外瞩目,依旧低着头,看不见什么表情。不知道为何,这次释然了许多,于是主动坐到了她的前座头靠着玻璃窗窗,一派轻松的样子。事情总需要些改变。就这样,车上气氛意外很祥和。突然,肩膀被人用手指软软地戳了两下,转过头,小小的手掌上放着- -颗水果硬糖,苹果味,同时也偷偷瞄见了她的眼睛,眼角细长,像古装剧里的画的眼线,无辜的瞳孔,深海一般,仿佛其中一无所有。就像草丛里藏着的小猫直勾勾盯着你的那种眼睛。“...”刚拿起还有没有道完谢,就被她迅速的抽手而吓了一跳,到此为止。短短的接触,却意外的很满足。对,事情总需要些改变。

第三周,意外慌乱的一周,临近结束,只想快点结束这一周,回家休息,抱着这样的想法,我竟然成了第一批出校门的人,如果怎么都接受不了拥挤的话,只有最早和最晚两个选项吧,原来如此。但是,站在并不算拥挤的公车前,却产生了犹豫,好像是天上某个喝醉了酒的神明随便降下了启示,“等等吧,为什么要这么急呢?”莫名其妙,但是我还是照做了。错过第一班公车,人群涌出,满满当当,之后的两个小时,我一-直盯着垃圾堆里布满灰尘却意外完好的玩具狗布.偶,鲜艳的色调与其他垃圾格格不入,有种想捡起来的冲动,如果我是马尔克斯的书迷的话,也许就做这件事了。同一个时间段,太阳明显落的更快,最后一-片天空即将被烧尽。她站在后车门前,两只手重叠地抓着栏杆。是不是有点刻意了?不自觉这样想,然后,若无其事走了过去,站在她身旁,真的很喜欢紫色呢,好想问问为什么,作为话题也好,单纯的好奇也好,好想问问。正当我纠结时,她又伸出了手,手指间掐着颜色金黄却不明亮的银杏叶。“ 给我?”“ 送给你”虽说总算有了一次对话,但是不知为何就没了下文,我礼貌地接过了叶子,夹在了随身的小笔记本里,接下来的时间,我又一直在纠结要不要说声谢谢,直到最后她下车,也没说出谢谢,要说为什么,果然还是因为气氛不允许吧。纠结。

第四周,同样,她伸着出手,是一个白色纸人,就像祭祀用的那种纸人,或者电影里施法用的那种纸人,完全不明所以,这次我干脆直接没说话,默默地接了过去,唯一不同的是,她居然笑了,露出牙齿眼睛虛成- -条缝那种笑。什么嘛,原来沉默才是最好的选项呀,亏我纠结那么多次。我想到这也忍不住笑出了声。

第五周,冬天终于来了,气温骤降,原来那套一直穿的校服稍微有些招架不住,我刚出教室门,就看见对面草坪.上蹲着-一个熟悉的.背影,只是不再是紫色的衣服,她聚精会神,在草地里找着什么。我站着观察了两分钟,猜测大概在找蜗牛,或者石子之类的东.西吧,因为她一脸兴奋,不像是丢了什么东.西,蜗牛,一点都不奇怪。于是,我没打扰她,径直走出了校门,上了车,车上稀稀落落地坐了一些人,顺势找了个空位坐下,头靠着玻璃窗,看着窗外,好像生活又回到了自己手中一般。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老将
后一篇:桃园制造计划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老将
    后一篇 >桃园制造计划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