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有故事,你有酒吗?

(2018-07-09 07:14:26)
标签:

杂谈

我有故事,你有酒吗?

人生和电影不同,人生辛苦多了,如果你不出去走走,你就以为眼前就是全世界。

我们每天朝九晚六,每天奔波于城市汹涌的喧嚣里,积极向上,或者颠沛流离;我们每天面对的人,他们脸上写着喜怒哀乐,悲欢离合,他们笑,他们哭,他们笑过后哭,或者哭过后笑……

在这个世界上每时每刻都在发生着故事,有你熟悉的,有你陌生的,他们都会在你心里留下痕迹,或者风过无痕。

我会在深夜里写字

我会在你凌晨的睡眠中,写好一段故事

然后给所有失眠的城市,说一声早安

给所有没有睡着的人说声晚安

                                
                                      写在文前

                                  文/含笑孤烟直

我有故事,你有酒吗?

01

这个世界真的没那么多草长莺飞,也没那么多如果和假设……

有的是当你有一天,你没钱没车没房没钻戒时,谁还跟你暖被窝,谁还愿和你唧唧哦哦?都她妈滴见鬼去吧!!

武汉,汉口江汉路步行街,那天的雪纷纷扬扬下了一整夜。下得江汉路尽头的江汉关大楼顶上的时钟,裹上了厚厚的一层白雪。那一夜,是平安夜。

我以为平安夜可以带给我一点愉悦,安宁和惬意;我以为圣诞老人会坐着雪撬,赶着驯鹿给我送来一份神秘的礼物。可是,我一直等到了凌晨,街灯依旧,喧闹依旧,而丝丝寒流冰冷地侵入我的鼻孔,刺激着我娇嫩的肺部,咳嗽阵阵。

加了一件外套来到小小的阳台,前日买的水仙花种子,我以为它还静静地躺在薄薄的泥土中。不知什么时候种子悄悄抽出幼芽,正准备着春风春光来临时尽情绽放。可是,在我的心底,我该准备点什么,等待着春风春光来临时,一展心中的抱负,来实现压抑了许久的愿望呢?

我还来不及准备,事实已向我要求答卷了。

头上好象有鸟划过,呼呼的在这略显寒意的平安夜,轻轻划过。在这喧嚣与繁华并存的夜晚里,擦肩而过;在这烟花与欢声笑语交织的平平安安中,用翅膀划开一道如我一样的孤独…也不知道TA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

或许,是飞鸟在寻找,漫无目的寻找,踏破铁鞋似的寻觅。用翅膀的扑哧扑哧声,呼唤着别人根本就不会为它,打开的那扇心门,以及居住在里面的那个TA。

因为,夜深了;因为,太晚了;因为,太迟了;因为,TA们根本就容不下在一片欢声笑语中,插入一点忧郁,搅了TA们的兴致。

我想这其实根本就不是什么问题,问题是,谁也没有打开这道门的钥匙,所以,都独来独往着…

所以好象忧郁和欢笑,从来就有着一种不能被理解的代沟,总有一种屏障,你进不来,我也爬不过去。

即使偶尔存在着的侥幸,可以穿越那道屏障。但这种侥幸,往往会在忧虑或者开心之后,又会瞬间消失,说什么呢?没有原因。

或许,是我们天生注定吧?或许,是谁也不想越过那道坎…或许,是谁都觉得维持原状,要比现状好很多。

是你的东西,别人学不来;别人的东西,你照样也拿不走。

我有故事,你有酒吗?

02

抬头望了望天空,看不到月亮的影子,星星稀少,也许是云层不给面子的缘故。突然刮来一阵风,好象一下子把天空擦得很深远,如墨一般的浓,浓得漆黑一片,深沉,心思重重令人捉摸不透。

再往下往前,一个个不断隆起却又突然被切割的城市轮廓,仍然被那高大的轻轨的照明灯,耀得半边暗淡半边朦胧,象个涉世未深的女子,它总是那么羞涩。

一列列如珠般通体明亮的城市轻轨,犹如一群在山体间飘移的萤火,蜿蜒向前。

我看了看时间,已快接近黎明,真的,我又想家了。一直以来,有个特别容易催生我情绪,甚至是牵挂的东西,就是我每当看到类似火车的交通工具,就很容易想起爸妈,想起家。

念着他们的辛劳,念着他们的身体,可仅仅是思念又有什么用?身在异乡的你又回不到他们的身边,照顾他,孝敬他,这也是个没办法的无奈之举啊!

只有念,只有想,只有牵挂,只有用那一张五元钱的人民币,足可以说上半个钟的手机,隔三岔四的打,每个星期打。

叮嘱爸爸天寒了,如果是关节疼痛就不要起早;叮嘱妈妈如果是胃痛,不要总是吞白开水来缓解疼痛,这些习惯和方式对身体不好,可是,又有什么办法…

2015年的夏季,妈妈总以为是胃痛的毛病,被武汉大学附属汉川人民医院确诊为冠心病。

一生中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看到你亲爱的人面对病痛的折磨,而你却站在一旁无能为力,流自己的泪,流他人的泪。

那些心绞痛,痛得在床上翻来覆去的夜晚。那些胸闷,那些气短,那些四肢无力,脑袋就像要炸开的白天;那些捂住一个热矿泉水瓶往心窝里塞,想缓解心绞痛的日日夜夜。我不知道妈是怎样度过来的,妈说一阵就歇会儿,然后换口气继续,我听着听着,眼里就涌起了泪花。

而这些所有的所有,都是在2015年5月28日在武汉大学人民医院汉川医院被确诊为冠心病后的日子里。

空闭的时候,总是喜欢坐在城市广场的北面,看游乐场一群群孩子,堆沙,爬梯,钻洞,荡秋千。疲了,爸爸伸来一双手,温暖的张开双臂抱抱;渴了,妈妈拧开瓶盖,总是“慢慢喝…慢慢喝”一遍又一遍…

而这些,总是会勾起我许多回忆。如今,这种机会是少得可怜,爸妈也不可能用这种方式,却总是在嘱咐我出门在外,一定要爱惜身体;却总是在唠叨,什么时候让兄弟带个…哎…叹息阵阵。

我有故事,你有酒吗?

03

晚饭的时候去超市转了一圈,却是任何东西都没买。从小到大一直都改不了这个习惯,目的只有一个,看别人欢乐别人幸福,大人小孩脸上洋溢的表情足可以让我满足一阵,高兴一样。

有时我越来越感觉得到,我有点神经质了,甚至麻木不仁,甚至以一种仰角,抬头的姿态看别人幸福。欣赏完了并低下头来思考我的过去,现在和将来。

是的,TA们都很快乐,很幸福。有时是看着别人快乐开心,心里会情不自禁被别人感染。从别人嘴里我听说快乐和开心是可以传染的,象一种流行病一样并且很迅速。但是我怎么没被传染,没被感染?即使象H5N1禽流感那么致命,我也愿意。

有时自始至终,TA都象个无忧无虑的小孩,整天笑容满面。好象这残忍的风霜,从来都没有在TA脸上留下什么痕迹,天生就一开心果,到哪都笑声一片,羡慕而令人妒嫉。

其实,人生有很多不如意,我经常劝慰自己,不要一不如意就感慨,一感慨就全世界。

是啊,表面快乐的人,不一定幸福,但表面愁眉不展的人,不一定全部都痛苦。向日葵的个性都令人向往,甚至被很多人模仿。

但是我亲爱的们,你有没有去它背阳的一面看看,我想只要去看,只要你有这个勇气去,一定收获不少,并且受益不菲。

你快乐吗?我快乐吗?但我执着,从来都没改变!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