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儿是天上的风筝父亲是地上的线【父亲节】

(2018-06-14 07:19:15)
标签:

杂谈

育儿

儿是天上的风筝父亲是地上的线【父亲节】

 

文/含笑孤烟直【原创文章】

那是我小时候

常坐在父亲肩头 

……

忘不了粗茶淡饭将我养大 

忘不了一声长叹半壶老酒 

等我长大后

……

都说养儿能防老 

可儿山高水远他乡留 

都说养儿为防老 

可你再苦再累也不张口

这是崔京浩自编自导的一首催人泪下【父亲】。我一直把它保存在我的酷狗音乐,在每个佳节倍思亲的日子里,在月满树梢时孤独无助的日子里,在饱受委屈却无人安慰的日子里,在我想起了1068公里以外,那个被大中小城市四面包围的家,我就会把这首歌从音乐库翻出来,反反复复地听。

我的老父亲和中国千千万万个农民一样,忠诚老实,面朝黄土背朝天,长年累月在土里刨食。这几年由于母亲的冠心病缠身,他年迈的身体已承受不了锥心的颈椎病和严重的内风湿病折磨,干脆卖了一些土地,只留了一点房前屋后口粮田,养活着自己。

儿是天上的风筝父亲是地上的线【父亲节】

 

01儿是天上的筝 
父是地上的线

前几天,给家里通了长途电话。爸爸接听的,他用那廉价的老人手机,艰难的断断续续说了很多,我看了看计时器的显示:59分23秒。

当我挂断电话时,我真的不知道,自己的眼泪是如此的廉价,廉价得跟我家里的自来水一样,哗啦哗啦的,只要拧开水龙头就可以。

“民啊,上个月怎么没往家里寄钱啊?在外面工作如何,如果在外不好就回家!”关切的话语一字一句从电话那端传来,我哽咽着。

“广州前几天水浸城了,你那里没事吧?这物价倒是飞涨,家里的猪肉都涨到15元钱一斤。在外可要把身体养好啊,民!”我感觉到爸的语气有点担忧,他继续着,我却不忍打断。

儿是天上的风筝父亲是地上的线【父亲节】

 

我笑笑,不知为什么,爸爸却把这物价的上涨,非要跟广州6月8日的水浸街联系在一起。或许,是他太关心我的境况,关心我打工谋生的环境,才会如此的牵扯吧!

正如我前几年去深圳一样,他每天都通过新闻联播,CCTV2,广东卫视搜索关于深圳的点点新闻的报道,而我每次每次打电话回家,他都叮嘱我。

“民啊,在外可要注意安全啊,真不明白,深圳怎么会有那么多坑蒙拐骗的人呢。”

他就是通过电视这扇窗口,来关心我的生存,体谅我的艰难。而今,我又辗转到广州多年了,他又把视线移到花城,这次广州水浸街的全方位的报道广州,却让他把这座脑海中很模糊的繁华都市,算是有了个雏形的轮廓。

爸说,“那珠江真漂亮,还有那珠江两旁的高楼,一闪一闪的霓虹,和那江风吹拂下的海心沙,我要在我还活着的时候,一定去广州看看。”说实在的,爸出过最远的一次门就是省城汉口,而汉口离他生活的地方只有1小时的车程。

他问,“民啊,我怎么没看到你的身影?你在哪儿啊,是不是还在加班?是不是还在跟领导争吵,想让他理性采纳你的建议?是不是又熬夜到凌晨,在电脑面前写那豆腐干大小的文字。”

如果是加班,你要爱惜自己的身体,别太晚,要知道健康永远都是摆第一的;如果是跟老板理论,就没那个必要,因为你端的是别人给的饭碗,如今人性化运作的公司,已很少了!

我说,“爸,我已有很久都没吃那蔡记热干面,不知那制作工艺,还是不是烫、伴、晾,有没有增加或删减;那人流如织的汉正街,是不是仍然人货占道,还是不是火灾频发,治安有没好转啊;那汉口江滩,是否人潮涌动,那江风,凉吗;那汉阳的晴川楼,撤迁了吗,那龟山电视塔,变样了吗,应该不是武汉的地标了吧?还有那隔江相望的黄鹤楼,应该换了新装了吧!”

还有,隔壁家的Wang,应该从深圳回来吧,一定带了很多时尚的小饰品,港币和美元;还有长我一岁xiang,应该从苏州回来了吧,他还是不是那样目中无人,斜着眼睛小瞧人呢?

还有,现在应该家里很热吧!夏日准备的消暑解渴的物质都有吗,身体好吗,秧插完了吗?家里一切都好吧!

儿是天上的风筝父亲是地上的线【父亲节】

 

02 身上有病痛 
也舍不得花半分钱治病

还记得去年的冬天,妈打来电话说,爸不知在哪摔了一跤,腿疼痛得很厉害。一干活根根骨筋,就象条条绳扯住肌肉一样,钻心的痛。

我的心眼一下子提到嗓门上来,急切询问妈。

爸有没有去看大夫,腿是不是肿得很高,晚上睡觉还安稳吧,而妈却总是支支吾吾,含糊不清的隐瞒着什么。

我让妈把电话给爸,她搪塞着说爸睡了,明天再打吧!老人家就是这样,明明身上痛,明明身上不舒服,还咬着牙笑着说,没事没事。

年纪大了,哪里没个腰酸背痛,伤风感冒之类的毛病。过多的,是他们不肯把辛苦挣来的钱,花在这习以为常的腰酸背痛上,或许,他认为是自己肯花钱医院也不一定能够彻底医冶小毛病,所以看病的难和贵,经不起折腾的人心有体会。

记得小时候,爸因为尿结石忍着痛,在床上疼得翻来覆去,吓得我在床边不知所措,咬着嘴唇不停的流泪。最后爸还是坚持不住,让我叫来邻居家大伯把他抬到医院,现在想想,心里感觉酸酸的。

儿是天上的风筝父亲是地上的线【父亲节】

 

03为了儿子学业
父亲可以舍弃尊严向人低头

仍然清晰的记得那个开学季,那个九月,爸为了我能够上市重点高中,四处托人找关系的情景。我知道,他半辈子都没求过人,低过头,为了我仅差几分就可上市重点高中的尴尬分数,笑脸相迎陪人酒,毕恭毕敬给人捧上一包又一包大礼包,让他脸面无地自容,却也乐意效仿这社会的潮流。

开学的第一天,爸用肩担着行李,一步一步送我到车站。

我看到趴在阴凉处的土狗伸长着舌头,不停的喘着粗气,置在室外空调机下,象刚下过雨一样,地面湿漉漉一大片一大片,还滴答滴答响过不停,爸在烈日下早已汗流浃背。

却不停地叮嘱我,民啊,钱的方面你别担心,好好读书,千万不要走爸的这条路!

是啊,如今的我虽然没有耕种那一亩菜地,但也没给爸的脸面挽回多少失望。

今天晚些时候,又给家里打了电话,同样是妈接的,爸不在,他去菜地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