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青春就是一塞满了行李的车站

(2017-12-07 00:03:21)
标签:

杂谈

分类: 是你来检阅我的忧伤了吗
青春就是一塞满了行李的车站

青春就是一塞满了行李的车站

我发现我的一整幅青春,它都慢慢的消耗在无声无息的灯火中,蜿蜒而曲折。

我发现我整个心里的灵魂,都慢慢随着夜的来临而消失殆尽,在第一缕曙光渐渐升起时全都死灰复燃。

我把一生中最闪亮的青春最奢侈的灵魂都交给了车站,一站又一站,广州武汉,然后武汉广州。

从此我相信了有个叫行李的东西,它带着我走遍两座繁华而热闹的城市,每日每月每年,付出辛酸付出勤劳而收获泪水。

从此我真的明白了,为什么总有那么多的人,总喜欢从街的一端忙忙碌碌地走到另一端,我真不知道TA们在犹豫什么,徘徊什么?等待着什么,最终又想收获什么?

最后却是以另外的一种形式,如蚁般集结在汽车站,火车站…

我看过这样一句话,原原本本的我记不清了。

青春,其实就是一道明媚而忧伤的风景线,翻开它,你可看见伤心,难过,喜悦和快乐…

今年春节在家乡小镇看了一场烟火,也许是我有记忆以来看过最隆重的一次吧。

我无意中听到小A把脖颈仰得酸痛由衷的感叹了一句。

乐极生悲。

其实我心里最清楚,小A总是以一种悲观,消极的心态看事,只要是TA认为不好,不靠谱的事就会用些丧气而且出言不逊的词评论。当TA感慨出这四字时,我望着TA笑了笑,然后问了一句,怎么乐极生悲了?

其实,那户人家的欢天喜地,是因为儿子被破格录取到武汉理工大学,我看着烟花在天空足足放了一个钟,一朵一朵绽放,开花,绚丽多彩,耀得人都被陶醉了,连天空的云朵都觉得有点夸张…

要不是小A的一句话,我可能还梦里梦外想着,憧憬着…

“什么狗屁武汉理工大,还不是靠他爸的关系,钱和权?放了漫天的烟花,读了几年还不是拉着个拉杆箱,北上广到处跑,我说乐极生悲,只是认为在他身上希望多大,失望也有多大。

我从小A愤怒的脸上看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不屑,不知道是对社会的病诟而愤愤不平,还是对自己怀才不遇的怨声再道,反正TA在我的心目中,一直都是个愤青的形象,天南地北的漂,经过的车站是一站又一站,可是没有哪一站,是他快乐的驿站!

我抿着嘴唇无声的笑了笑,生怕自己无意的“呵呵”几声发出声来,他却把愤怒转移到我身上。幸好,我逃过了此劫。

于是,我看到了天空的颜色,一种绚丽后墨染的漆黑,烟花并没有留给它一点痕迹…

夜莺在孤独的长鸣,飞过湖泊飞过河流飞过树林飞过小镇飞过所有有人和没人的地方,孤傲和寂寞。

于是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一切都波澜不惊,日子在指缝间悄悄静静地流逝,不急也不缓。

我没有小A的那种愤愤不平,没有TA的直言不讳,我也不想怀才而遇,伯乐他究竟长什么样?是男还是女?这些已对我不重要了。

只是,我还有很多梦。

一个人的时候,我总是在桌面上铺张纸,然后用笔尖圈上几个城市,北京,上海,广州,桂林,苏州,日喀则,这一直都是我梦寐以求想去的城市,我把它们一圈又一圈的串联起来,然后在下面写上1站,2站,3站…这也许是我人生的旅途吧?

紧接着,我把桂林涂上葱郁的绿,把广州涂成了辛酸的海洋,是的,这两个城市我都去过,走过,开心过,难受过…

紧接着,我又想了很多,我想着自己的现在和我的将来,我不知道自己摔了一跤是否还能站起来,万一站起来还痛怎么办,是不是一朝被蛇咬就十年怕井蛇了?等等,等等,我不敢想,但必须想…

小A说,等过了这个冬天,我和你一起去上海,好吗?

说什么呢?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想。我知道从哪里摔跤了我还必须从哪里站起来,我说,小A,你懂吗?小A又象个小孩子一样频频点头,懂,懂,懂,懂…

其实,小A懂什么?我说TA懂我的什么?忧伤,顾虑,以及在我大脑留存的经久不息的梦想?TA哪里能走进我的心里,我的大脑,我的细胞,溶入我的血液?我又呵呵的笑笑,这次我无所顾虑的笑出了声,这个愤青啊!

忙了这么久,今天才有时间来个视频聊天,见一见我的兄弟,远在天涯却又近在咫尺的兄弟,是不是胖了,也不知道是否晒黑了…其实大多数人都是这样,心里只是记着哪些心存感激的人,对自己好对自己疼的人,我知道那首《感恩的心》唱出喉管时,也不知道要用多少眼泪多少内疚多少惭愧,才能够把它唱完美?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