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一男子高速路上左手驾车右手袭胸 超速行驶

转载 2018-01-18 13:28:47
标签: 一男子高速

單純從技藝上說,前一個化妝師在潘若明臉上落下的每一個痕跡細節都挑不出毛病,沒有多年過硬的化妝功底,很難達到這個水平。

但細節的完美,並不意味著整體好看。化妝因人而異,但顯然那位化妝師並未靈活變通,化完妝後,潘若明整體形象顯得別扭極瞭。

隨著這半個小時,蘭妮小姐飛來飛去的補救,林曾能明顯看出,那種特別怪異違和的感覺,立刻消失瞭。

身為男士的林曾,隻能大體感覺略有不同,江畫觀察就細致許多。

她在給蘭妮小姐當化妝助理的過程中,認真地研究蘭妮小姐的補救方法。

洋娃娃一般卷翹的雙層濃黑假睫毛被卸掉,恢復瞭潘若明略顯狹長的眼型,僅僅這一項,周身不搭配的感覺,就少瞭一半。潘若明目光再次恢復到從前凌厲深沉,反倒顯得極為有神。

眼影的顏色,從輕佻明艷的桃紅色,加濃加深,化為更沉穩的深紫色,雖然細看略顯誇張,反倒將潘若明自身的特殊氣質,突顯而出,搭配身上的紫紅旗袍,冷淡的眼神掃過,能讓全場啞然無聲。

上一個化妝師拍打過於白凈的面孔,被蘭妮小姐用另一種稍深的粉底中和,看起來非常自然。

她太過棱角的面孔,在一身強勢的氣場下,並不顯得突兀,反而讓人覺得本該如此。

潘若明的辦公室沒有鏡子,她也不知道這隻林曾豢養的螳螂,將她弄成什麼模樣。不過,從林曾和江畫這兩口子驚艷的目光中,潘若明猜測,那個死腦筋化妝師留下的爛攤子,應該被收拾幹凈瞭。

“時間差不多瞭。”潘若明開口說道。

“哦哦,”林曾跳起來,幫江畫把桌面上的化妝品全部整理,“潘姐,你放心的去吧,就算你不是全場最美的,也是全場最有氣勢的。”

潘若明瞥瞭一眼在自己周圍上躥下跳,飛來飛去的小螳螂,點頭致謝。

她並不擅長將自己的心情溢於言表,但內心感謝,卻不會遺忘。

封顏明在潘若明的辦公室門口,來回踱步,俊臉因為糟糕心情,陰陰沉沉。

他抬眼望向緊閉房門,不知是否真如林曾是否真實。

他父母已經在宴會廳招呼賓客,催瞭兩次,讓他和潘姐下樓。

可是……

封顏明糾結的情緒,在抬頭看到房門吱呀打開,踩著高跟鞋淡定走出的潘若明時,一剎那就被轟然粉碎。

他……他……他他的潘姐……實在是太……太有氣場瞭。

封顏明目光呆滯,眼睜睜看著潘若明仿佛帶著千軍萬馬的氣勢,走到他身邊。

他緊張的說不出話來。

吞瞭吞口水,腦子裡卻不斷閃現他第一次看到潘若明時的場景。

那時候,新生入學,她在數千目光下,神色自若,代表優秀在校生發言。

他剛剛生完一場大病,咳嗽出席開學典禮。

聽著她略顯清冷的音調,自己的肺腑憋地快要爆炸,卻一聲也不想咳出來。

他怕幹擾到她的發言。

隨後多年,他有心無力,目光追隨,看她耀眼璀璨之後,舍去榮耀,隱藏在小小福利院中。

然後……

封顏明看著潘若明伸出骨節分明的手指,牽住自己緊握成拳的雙手。

“弄好瞭,我們下樓吧。”潘若明語氣和平常無異,淡然說道。

封顏明眼眸專註看著她,霍然彎起嘴角,笑著回道:“嗯!”

宴會的主角牽手同去,落在他們身後的林曾和江畫倒是不著急。江畫幾個可以用來補妝的化妝工具,放在自己包中,然後將蘭妮小姐的工具盒放回他們居住的小庭院。

讓林曾松瞭一口氣的是,因為東街九十號沒有蘭花居而嘀嘀咕咕不滿抱怨快兩天,吃不好睡不香的蘭妮小姐,終於恢復瞭好心情。

對蘭妮小姐來說,化妝對象從江畫,發展到另一個人身上,讓她覺得開心極瞭。

“太美好瞭!天哪,世界上怎麼會有這麼美好的事情呢!看著這位淑女,在蘭妮小姐的幫助下,越來越美,蘭妮小姐太高興瞭!”蘭妮小姐在林曾肩頭,振動翅膀,大而明亮的復眼,仿佛要爆發出刺目光芒。

林曾下意識地揉瞭揉耳朵,忍不住哀嘆感慨。

明明自己的女朋友一點兒不愛囉嗦嘮叨,沒想到卻還要遭受耳朵荼毒,真是好無奈。

幸好,狀態滿格回血的蘭妮小姐,絮叨的時間並不算長,等林曾和江畫沿著旋轉坡道,步行走進潘若明和封顏明訂婚宴的大廳時,她終於意猶未盡地振翅飛走,離開東街九十號,去采集水屬性晶源體瞭。

完全聽不到蘭妮小姐奶奶裹腳佈般抱怨聲的江畫,看到林曾如釋重負的表情,有些疑惑側頭。

“額,沒事,走吧,我們進去給潘姐祝賀。”

同樣的地方,同樣的時間,相似的人數,甚至連晚餐的食材,都有許多重疊,還有一些清河市重要的商界人士,昨晚剛剛參加完城市農莊的開業典禮,今晚又受到封氏集團的邀請,參加其繼承人的訂婚儀式。

可是,昨天和今天的晚宴,氣氛截然不同。

昨日異度城市農莊的開業盛宴,是按照林曾的意思舉辦,開放,隨意,更傾向於一個眾人歡慶的party。在場賓客,大快朵頤,絲毫不顯拘謹。加入瞭大碗花茶的果汁,更是讓眾人全面釋放自己的胃口,場面頗有幾分自助餐廳,吃到賺到火爆熱烈。

今日潘若明和封顏明的訂婚儀式,是封傢主辦,邀請親朋好友以及商業夥伴,氣氛略顯矜持莊重,所謂觥籌交錯,寒暄客套,相談甚歡,隻比一般的商業宴會,多瞭幾分喜氣,不免流俗。沒有加入大碗花的果汁氣泡,雖然依然引起眾人稱奇,但卻沒有讓宴會的主題變成吃吃吃的時光。

對林曾和江畫這兩個閑雲野鶴逛瞭的閑散人士而言,他們認識的人不多,也不願在此場合拓展人脈,這場標準的晚宴,就顯得無聊無趣。

他們雖然有好胃口,但又不是情商白癡,會在此刻突兀地大吃大喝,引人註目。

昨晚橫掃餐桌,因為大傢皆是狂飲瘋吃,他們也不特別顯眼。

如果今天他們還那副德性,就太過不合時宜。

是以他們兩人,隻端瞭杯果汁,並肩站在窗邊老位置,閑聊農場的種植計劃。

雖然看似周圍清清冷冷,他們卻也樂得清凈,不時目光看向全場的焦點,潘若明和封顏明小兩口子。

潘若明氣場犀利,封顏明俊美飛揚,雖然不是傳統意義上的“男才女貌”,但站在一起,卻意外和諧。

“真是多虧瞭蘭妮。”江畫慶幸說道。

阅读(0) 评论(0) 收藏(0) 转载(0) 举报/Report

评论

重要提示:警惕虚假中奖信息
0条评论展开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后
缂曢槼鍏夐晛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886
  • 关注人气:0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