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治超24年 越治越超 超载超限到底怎么破?

(2018-02-26 10:19:27)
分类: 道路运输热点评说

近日,央视《焦点访谈》播出的一期节目——《沉重的超载》,将货车超载超限这一话题再次拉进了人们的视线。

节目曝光了在政府部门出台“9·21史上最严治超令的当下,山东、湖北等地的超载货车依然能够畅通无阻。

这不禁令记者产生疑问:除了山东和湖北,其他地区的超载行为是否也如此猖獗?难道史上最严治超令成了一纸空文?

治超之后更严重岂不讽刺?

为了解现在货车超载是不是一种普遍现象,记者调查采访了山东、河南、内蒙古等多地卡车司机,得出一致结论:目前超载问题依然没有得到有效遏制,甚至大有愈演愈烈之势。

比如,根据《超限运输车辆行驶公路管理规定》,六轴车的车货总重不得超过49吨,但《焦点访谈》记者拍摄到的情况是,一些司机仅所载货物的总重就达到了100多吨,不仅货车车厢长度、高度明显超过普通车辆,而且由于载重过多,有的轮胎已经严重变形,甚至部分车辆半路直接罢工

不过,这些在执法人员看来都不算事儿,节目中,超载司机通过电话联系到所经路段的车托儿,给他们金额不等的买路费,车托儿就能准确告知司机前方路段是否有巡查,还能亲自带司机通过治超检测站点。有了这些车托儿开道,不管超载多少,执法人员都会装作看不见。如果司机经常跑同一路段,车托儿还会建议司机买月票,并保证绝对安全。

 《焦点访谈》所报道的事儿,在各地都很普遍。联合卡车卡友俱乐部会长刘显青告诉记者,“9·21治超刚开始的时候,道路上几乎没有了超载现象。但过了没多久就出现司机花钱买路的情况,既然花了钱,超载一吨和超载一百吨就没什么区别了,为了把买路钱挣回来,司机们往往会狠狠地超载,情况反而比治超前更严重了,几乎形成了一种恶性循环。

 其实,花钱找人带路真的是笔不小的费用。刘显青给记者算了一笔账,眼下各县市都设置了治超检测站点,通常车托儿只能带过一个站点,一般收费200300元不等,如果一个县一个县地累加,路途长的司机一个月光带路费就得花上小一万元。

执法不严、运价太低又能奈何?

当被问及是否曾经超载时,河南卡车司机刘家胜表示他没有冒过这个险,我们做冷链运输跑高速居多,高速路上几乎没人超载,因为收费太高了,超载的车一般都在国道、省道上,尤其是那些拉砂石、煤炭、钢材的货车。

在刘家胜看来,超载的主要原因还是因为车多货少,导致运费低。

 你不拉还有好几十辆车等着拉呢,运价就是这样被压得越来越低,但油价和驾驶员的工资却很高,如果不超载,一趟跑下来是赔钱的,有时司机也是被逼无奈。他说。

卡车兄弟俱乐部秘书长杨金国对此深以为然,超载是个历史遗留问题,一方面卡车司机想生存,另一方面国家想治理,双方的需求达不到统一。

他介绍说,在日本和美国就没有超载行为,因为卡车司机在国外是非常受尊重的职业,社会福利和劳动报酬都很丰厚,待遇和公务员几乎没有差别,卡车司机在国外是一种职业,在国内却是一种谋生的手段,有社保和定期体检的没几个,生存环境特别恶劣。他们为了谋生,超载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在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专家委员会主任戴定一看来,完全消除超载行为是不可能的,因为超载大面积存在一定是管理上出了问题。

一方面,各地关于超载界定和处罚的标准不同,就会造成劣币驱逐良币,也就是越规范的做法反而越吃亏,导致大家都向坏的方向看齐。另一方面,监管太依赖于人而不是技术手段,人的裁量权太大就容易失去公允,而且对执法部门的有法不依、执法不严也缺乏相应的监督。有司机也向记者反映,罚不罚、怎么罚全看执法人员心情,好说话的罚几十元,不好说话的罚几千元,再不服气就多罚一倍。

转变思路能否根除?

刘显青坦言,其实任何司机都不愿意超载,因为无论对人还是对车损害都特别大,而且极其危险。他还说了一种现象,常常看到高速公路空荡荡,国道却在堵车,这都是过路费太高造成的,如果能把过路费调低点儿,走高速能提升运输效率、增加盈利的话,司机也不会去冒险超载了。

 你说超载难治吗?我觉得特别简单。卡车司机刘博指出,酒驾治理规则刚出台时备受质疑,但现在看效果相当好,给出合理的标载重量后,有法必依、执法必严,像酒驾一样直接吊销驾照或者拘留,肯定具有震慑力。

其实是有了,但这个法是否适合实际情况并落到了实处,还真不好说。有多位司机向记者吐槽,最严治超令的这个最严已经不是头一次说了,每次治超都说最严,真挺可笑的。2016年《超限运输车辆行驶公路管理规定》正式实施后,国家交通、公安部门提出一超四罚,也就是对司机、货主、运输企业、货运场所经营者都要处罚,但很多卡车司机告诉记者,从来罚的都是司机,没见过罚货主的。

 问题就出在这里。戴定一认为目前治超的思路是错的,监管部门错把的重点放在了司机身上,而忽略了对货运上下游环境的净化。

 日本也出现过货车超载现象,但司机、货主和货物接收者全部要受罚,这样运价上涨,上下游都可以接受,也会主动承担起监督司机超载的责任,非常值得借鉴。他说。

不过,在戴定一看来,最根本的还是要在治超的技术手段上下功夫,比如集装单元技术的普及,利用机器包装、分拣、检测,则会大大减少人工干预,避免以权谋私;同时,越来越多无车承运人平台的出现,也正在用商业监管接替政府的行政监管,散户超载是因为违约成本低,但随着集约化程度越来越高,散户向平台靠拢,注重品牌和声誉的平台起到了一定的监管作用,未来超载现象会在无形中逐步被市场规范。

而杨金国则认为,超载不是小事,近3000万卡车司机是一个庞大的群体,但从来没有来自卡车司机的人大代表,也没有一个能让司机们自上而下沟通交流的渠道,希望政府部门能多听听卡车司机的心声,帮助他们摆脱超载的阴影。

引用《焦点访谈》报道中的一句话,超限超载猛于虎,放任这只老虎,就有可能付出生命的代价。到底哪有问题,怎么解决问题,人民群众在看着、也在等着。(来自:商用车新网-2018.02.25)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