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leopardxyxy
leopardxyxy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64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美甲店开业海报设计模板 美甲店铺开业海报下载 薇xin 11--60-29-80

(2018-04-05 11:24:36)
标签:

美甲光疗灯价格

杂谈

美甲店开业海报设计模板 <wbr>美甲店铺开业海报下载 <wbr>薇xin <wbr>11--60-29-80


美甲店开业海报设计模板 <wbr>美甲店铺开业海报下载 <wbr>薇xin <wbr>11--60-29-80


  ☆、567.第567章 血红的山谷 洗剑

叫你瞎拆。
看着这四个行云流水的字,我顿时有些哭笑不得——这傅八岱,看来是早就算准了我会一直记挂着这个锦囊,也算准了我一定会按捺不住提前拆开,竟然这样来戏弄我!
这第一个锦囊,算是白费了。
我没好气的将那张白绢揉成一团,塞回了锦囊里。
他也算是蜀地有名的贤者,誉满天下的集贤殿大学士,以前虽然不怎么喜欢他,也并不觉得他行为怪诞,只是有些不同常人罢了,怎么现在老了老了,反倒成了一个老顽童了,明明知道现在的时局紧张,还跟我开这样的玩笑。
若我不是在这个时候打开,而是真的在拒马河谷遇到危难的时候拆开,可怎么办?!
我的目光又看向了剩下的两个——红色和紫色的锦囊。
转念一想,似乎又有些明白了。
这件事,他只是让我明白一件事——
要相信他!
虽然他说他看不透人心,但如果真的看不透,又怎么会留下这第一个锦囊来让我傻傻的往里跳?若他真的看不透,又怎么敢远离拒马河谷,而只留下两个锦囊给我?若真的看不透,他也就不是傅八岱。
他,其实是看得太透彻了!
想到这里,我急忙挪到窗边撩起帘子,马车还在缓缓的往前行驶,背后的百官都站着,远远的已经看不清那些人的脸上到底是什么表情,却只有那个清瘦颀长的身影,一只手轻轻的捋着花白的胡子,我似乎能看到他模糊的笑容,甚至能想象得出他带着些得色的样子,那双眼睛一定是微微的眯起,虽然看不见,虽然上面蒙着一层阴翳,但在那层阴翳之下,却是智慧的光。
的确,我智不及他。
想到这里,心里才算是稍稍的放下一些,我放下帘子慢慢的靠坐在一边,水秀看着我短短一会儿时间脸上的神情数变,挪过来道:“大人,是有什么事吗?”
我摇了摇头:“没事。”
“……”
话是这么说,水秀虽然跳脱冲动,但也不是个傻姑娘,这一次春猎连太后都要亲自前往,她在景仁宫里跟着皇后和我这些日子,也看得清楚一些东西,不再追问,而是小心的坐在我的身边,轻轻的依偎着我。
我知道,这些日子来,我一直都是他们的依靠。
不管发生什么事,她和吴嬷嬷都全心全意的相信我,帮助我,这些年来也为我吃了不少的苦,我没有办法给他们什么,只能在自己有限的时间里,保护他们,多给他们留一点。

由京城北门出城,沿着河道一路北上,风声一天比一天大,空气一天比一天干燥,河水也一天比一天更冰冷,很快,便看到前方一大片绵延起伏的高山。
那就是朔山。
我去草原的时间不多,但知道,绕过了朔山再往前走半天,就是拒马河谷了。
我趴在窗边,看着绵延数里不绝的高山,山下宽阔的土地,新嫩的绿色像是一条毯子覆盖在大地上,一直延伸到了天边,与楚天一脉相连,有一种天地尽在眼前的感觉。
我趴在窗边,看着那辽阔的天地,巍峨的高山,一时间只觉得眼睛滚烫。
这里,没有红墙碧瓦,没有九重三殿,也没有那些让我连呼吸都觉得困难的压抑之感,离开了那金碧辉煌的皇城,却才有一丝让人可以自由呼吸的空气。
可是,就在我近乎贪婪的看着这里的景色的时候,马车两边的护卫加快几步赶了上来,默不作声的将这车队严密的围住。
没有任何人,能突袭这样的防护;同样,也没有任何人,能从这样众目睽睽的严密监视之下,脱身离开。
我沉默着没说话,只轻轻的放下了帘子,水秀一直在旁边看着我,也没有说话,好像生怕刺激到了我,不一会儿,外面传来了水声,就听见前方有人喊着:“皇上有旨,车队停顿休整。休息片刻再启程。”
将士们纷纷停驻,大声道:“谢皇上!”
水秀到底孩子心性,在马车上窝了大半天早就憋不住了,一听说停下休整立刻像是要被放出笼子的小鸟儿,叽叽喳喳的又笑又闹,急忙从马车上窜了下去,幸好她还记得我,将我扶着下了马车,便朝前面的河边跑去,道:“大人,我去那边看看。”
我站在马车便,看见她欢腾的样子,只笑着没说话。
前方的马车也早就停下,各位官员、嫔妃们也都纷纷下了马车。
这些人也多有养尊处优者,从未这样乘坐长时间的马车憋着的,脸上多少有些怨色,我自己也好不到那里去,下了车才发现下半身都在发麻,差一点就跌到了,急忙伸手扶着马车。
这时,南宫离珠也下车了。
品级高的官员和娘娘,马车自然与别不同,她的马车不仅精致,还有着郁郁的熏香,随风飘散,只是她的脸色并不太好,也许因为南宫锦宏受伤的关系,神情有些阴沉,周围几个小宫女服侍她也是小心翼翼的。
她下了马车,一抬头,就看见了我。
“……”
我自问与她也没什么好说的,便低下头避开了她的目光,可不一会儿,就闻到那股香气慢慢的变浓了,抬头一看,她正好走到我的面前。
避无可避,我轻轻的朝她施礼:“微臣拜见丽妃娘娘。”
她没说话,只是目光看向了我的马车,帘子被撩起,里面的简陋一览无遗,她樱红的唇微微勾起一点,冷笑道:“何必呢?”
“……”我也只是笑了笑,没说话。
她的目光悠悠的看向身后,帝后的车驾旁人声鼎沸,裴元灏也和常晴都下了车,周围的常侍们急忙上前侍奉,不一会儿已经准备好了座处,也有人奉上了热茶糕点等物,裴元灏喝了一口茶,抬起头来,目光如电一般在人群中看过,落在了我们这一边。
我慢慢道:“娘娘不过去侍奉皇上吗?看起来,皇上好像在担心丽妃娘娘。”
“……”她一怔,抬头看向我,我已经淡淡的朝她一福,退开了。
南宫离珠像是瞪了我一眼,但还是转过身朝裴元灏那边走去,倒是常晴,低头跟皇帝说了什么,皇帝点点头,她便站起身来,带着扣儿朝这边走来,两个人在中间擦身而过,南宫离珠竟然没有向她行礼,只是淡淡的屈膝一下。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