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七介半书生
七介半书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9,416
  • 关注人气:15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原创)流氓的段位

(2019-10-17 14:51:36)
标签:

小说

分类: 小说天地

教学科马科长和教务科猪科长陪着领导去省校办事这是最常规的组合

省校的朋友自然要请吃饭,自然要喝酒,喝完酒还要去唱歌,领导说今天有点累了,明天他请各位去歌厅好好玩一晚上。

回到宾馆,送领导回房间,马科长忙着给领导泡茶,猪科长给领导拿拖鞋帮着领导换鞋。

你们两个也都早点回去休息吧,晚上都没少替我喝酒。

猪科长站起来说那我们先走了,转身往外走,马科长心里有事,偷偷把手包放在沙发上,转身也走了。

三个人一人一个房间,猪科长挨着领导,马科长与他们还隔着两个房间。

马科长并没有洗漱睡觉,坐在床上看电视,他知道领导要先洗澡,然后刷牙洗脸,上床前还要做做操,这是领导多年养成的习惯。

马科长算着这会儿领导差不多该做操了,于是去敲门,去拿手包。当然,拿包是假,给领导送礼是真,包里准备了一张八万元的现金卡。这不,猴副校长刚刚到站了,马上就要竞聘了,一定要抓住这次出差的机会,只要领导说了话,竞聘那不过是走形式。

马科长性子比较直,正宗的理工男,办事认真,从来都是一是一、二是二的,业务能力非常强,在省校计算机专业中那也是响当当的。

轻轻敲敲门,没动静,又敲,还是没动静,能够听见电视机的声音,应当没睡觉呢。加了点劲再敲,好像有声音,门还是没开。

马科长直男癌毛病犯了,再加上没少喝了酒,脑瓜子有点不转个。其实,这个时候不应该再敲了,领导不开门就有不开门的理由。马科长不这么想,他想到的是领导是不是出什么状况了?不会是血压高了,出现什么意外了吧?

于是,他更加用力敲门,一心要单骑救主。

楼层服务员来了,问他需不需要帮忙。

您帮我把门打开,我怕我们领导有什么意外。

服务员真的把门打开了,领导脸色阴沉沉的,穿着睡衣站在卫生间门口,卫生间的门关着。

刚睡着,你搞什么搞?领导发火了。

马科长有点语无伦次,我,我是……是怕您高-高-高血压犯了。

胡乱搞,不会打电话吗?

手包落您这了,手机在包里呢。马科长这才想起手包,想起送礼的事。

拿上赶紧走吧,刚睡着,让你给吵醒了,胡乱搞。

领导床上很乱,被子整个地盖在床上,皱巴巴的。马科长去拿包,脚底下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低头看,竟然是一双白色的高跟凉鞋。

马科长脑子一下有些乱,低下头又看了一眼,好像在哪儿见过,心里怦怦跳,好像是看见了什么不该看的事。

赶紧回去吧,觉都让你给搅和了。

拿到包,马科长想,不能就这么走啊,得说正事啊。抖抖地拉开拉链,从包里拿出那张卡,捏在手里,开始背准备好的台词。

您这么多年一直关心我,照顾我,我一直想表示感谢,总是没机会,这次正好有机会了,这是我的一点谢意,希望您收下。以后还请您,还请您多关照。说得结结巴巴,心里也觉得疙疙瘩瘩,尤其是不满意自己,咋就这么不会说话呢。

领导用手一推,不耐烦地说,胡乱搞,你这是干什么,唵?这是犯法,知道吗?胡乱搞。赶紧走,赶紧走。一边说一边推马科长。走!走!走!

领导,这只是我的一点心意。马科长还在说。

阿嚏!卫生间里传来一声轻响。

马科长心里一惊,有人?

领导身子一抖。

阿嚏!又是一声

这回听清楚了,是女人的声音。再看那双高跟鞋,心里一下子全明白了。我只是落下一个包,人家送上一个人。

你的事情不用着急,我会考虑的,赶紧回去吧。领导的声音缓和了很多,本来是推,现在落在肩上变成了拍,拍了两下。堆满肥肉的脸上挤出了一丝笑容。

今天太晚了,明天再说,走吧,走吧!拍的手还是在推。

 

马科长举着卡的手不知道该怎么办,领导不仅不接还在推他,这让马科长心里有些撮火,还有那双歪倒的高跟鞋更加刺眼。

这时马科长发现枕头旁边还钻出一角黑色的肯定是女人用的东西,似乎在跟马科长打挤眉弄眼。

马科长心一横,牙一咬,转过身来,一屁股坐在电视机旁边的椅子里。

狼校长,我今天还真得跟您谈一谈。这话一出,马科长发现自己一点也不紧张了。

他用卡轻轻地敲着椅子扶手,说。您心里明白我要说什么,这卡里是八万块钱,这是我们家差不多全部的积蓄了,就是希望您能替我说句话,我当了副校长,还是您的人,不然的话,说着,把卡放到电视柜上,从包里拿出手机,调到拍照模式,掀开被子,女人的零碎都展示在床上。

领导的脸先是发红,然后转成了猪肝色,横肉抖了几下。

马科长拍了几张照片。

跟领导说,要不把那位也请出来合个影?

领导脸上的横肉勉强扭歪着挤出笑脸,如果除去横肉真和弥勒佛差不多了。拉着马的胳膊,说,小马,不要冲动,咱们有话好商量吗,既然让你撞上了这就是你的运气,你是撞上好运了。说完这话,领导从电视柜上拿起那张卡,本来是打算考虑猪科长的,现在不用考虑了,钱你拿回去,我怎么能收你的钱呢?我保证,这次竞聘一定替你说话,好不好?你把照片删了,我既然保证了,就一定帮你,行不行?

马科长站起来,接过卡,放到包里。照片我不能删,但我保证绝不会外传,您帮了我,我还是您的人,您要是不帮我,那也别怪我不客气。

    又是一声喷嚏,看来冷得够呛

你们继续吧,不打扰您了。

 

回到单位以后为了保险起见马科长还是把那张卡送给了领导,领导这次很痛快地收下了,也没提照片的事,只是让他回去好好准备竞聘演讲。

马科长开始精心准备竞聘演,请几个心腹哥们吃了几次饭,进行分工,下去做工作,拉选票。

在家里让老婆当观众,一遍一遍地练习。语气,手势,每一个细节抠得非常细,这次可是除了老婆把什么都押上了。

随着竞聘日期一天天临近,单位也充满了紧张气氛,各方势力都在暗中较劲。参与竞聘的人都变得特别亲切,特别和蔼,神采奕奕,红光满面,精气神十足。

猪科长看见马科长倒是像没事人一样,目光流盼,笑容可掬,气定神闲。听说也在四处活动呢。

哼,还臭美呢,还不死心呢,我是不是得把照片发给领导,敲打敲打他们了?

让马科长有些不解的是,原来一直比较低调的办公室狗主任忽然也高调起来,据铁哥们说也在四下活动呢。

能轮到他?他够条件吗?他一个成人专科学历,他懂教学吗?大头兵出身。

大哥你可别小看狗主任,八面玲珑,每天往书记校长家里跑,人家把书记校长伺候的多周到啊,要不怎么叫狗腿子呢。

他学历不够,那是硬杠。

他说了,他是研究生学历,党校刚毕业的。

不用担心,竞聘的是主管教学的副校长,他又不懂教学。马科长信心满满,他当然不能告诉哥们他手里握有杀手锏。

距离竞聘演讲没几天了,马科长忽然觉得老师们见着他有些躲躲闪闪的,聚在一起时嘁嘁喳喳似乎在说着他的什么。

正当他疑疑惑惑的时候,铁哥们到办公室,关上门,走在办公桌前。

    大哥,怎么搞的,出这么大的事你咋不跟我们说呢

    怎么啦?什么大事出什么事了? 

还问我,我正想问你怎么了呢,这次去省校开会是不是出事了?

没有啊,啥事也没有啊?

马科长心里想,那事领导不能说,猪更不能说,照片放在一个私密的文件夹里,从没跟任何人说起,跟老婆都没说。再说,出事也不是我出事,是他们出事啊。

跟我还瞒是吧,全世界都知道了,都知道你去洗浴中心找小姐,跟小姐打起起来了,让人家给抓了,是领导找人把你弄出来的。你忍几天不行吗,非得这个时候去那地方?

    马科长头瞬间就大了,谁他妈的,放屁造谣。

    造什么谣啊,全校谁都知道了,你这回算是完了。

我知道了,肯定是领导搞得鬼。真没想到啊,给我用这损招,背后阴我。这叫什么,先下手为强?老流氓,真是老流氓啊!

后悔没先揭露他们,后下手遭殃啊。马科长痛心疾首,捶胸顿足。不行,不能让老流氓就这样得逞,我找他去,我毕竟有他们苟且的证据。

说我找小姐的被抓是不是你造的谣?马科长气势汹汹,用手指着狼校长。

你找小姐被抓是事实啊,怎么能说是造谣呢?我不找人捞你你现在还能当科长吗?

你放屁,我什么时候找小姐了,你必须给我说清楚,我在哪儿被抓了?你这是栽赃,这是诬陷。

在哪儿你自己最清楚,再说了,谁能说清楚,哪个洗浴中心会给你作证,会承认自己有小姐?

你!马科长坚硬的胳膊软了下来。随即又说,好,栽赃我是吧,那我也别怪我不客气,我会把你们的丑事抖落出来,我这里有照片,不像你造谣污蔑,我这可是真凭实据。

不就是一张床,几件女人的衣服吗?宾馆的床都一样,能证明什么?女人衣服,人家还以为你有毛病,喜欢偷拍女人衣服呢。

这次马科长不禁觉得头发胀,而且觉得晕眩,血压瞬间高了。

完了,彻底完了,流氓就是流氓,自己真是太嫩了。拍了几张照片还以为抓住人家的把柄了呢。

马科长都不知道自己是怎样从狼校长办公室走出来的,也不知道怎样走到了大街上,就这样失魂落魄漫无目的的走着。汽车一辆接一辆疾驰着,但是他听不见汽车的声音。太阳明晃晃的照着,他看见他前边的影子似乎在带着他往前走。

马科长走到了一个小花园,有几个老太太在花坛边上坐着。马科长看见花坛中盛开的串红,忽然好想说点什么,于是,不自觉地开始对着盛开的鲜花演讲起来,声音洪亮,表情庄重,语气和手势配合得非常到位,这是他讲得最好的一次。

马科长有点陶醉,真的做到了声情并茂。随后,马科长开始抽泣,眼泪从眼眶里涌出,肩膀剧烈的抖动,无法控制。

几个老太太吓得拿上垫子走了。

竞聘并没有如期举行,因为根本用不着举行了。马科长不用说,宣布退出了,猪科长也失去了资格。因为她和狼校长多次开房的视频资料被人寄给纪检部门了。据说网上曾经有过狼校长和猪科长开房的视频。时间,地点,清清楚楚,后来被删了。狼校长已经被停职了,正在接受调查。

牛书记暂时双肩挑,而副校长也已经尘埃落定,是办公室狗主任。

马科长心灰意冷,申请回到教研室教书育人去了。

有一次哥们请喝酒时悄悄跟他说,你知道是谁告的狼校长吗?

马科长没吱声,等着哥们往下说。

是那个狗腿子。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