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安娴AX
安娴AX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41
  • 关注人气: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漠视金钱的邓肯

(2019-10-15 14:54:34)
标签:

文化


原谅我如此直接,如此庸俗,不谈她曼妙的舞姿,不谈她迷幻的情史,而赤裸裸地谈到了金钱。

 

读邓肯自传,她成名前触目惊心的贫困生活,看了直叫人心生同情,甚至心疼。而她成名以后,仍屡屡陷入捉襟见肘的窘迫境地,看了又不免叫人替她暗暗着急。

 

邓肯读小学时的一篇作文这样写道,5岁的时候,我们在第二十三街区有一间房屋,因为没钱付房租,我们搬离那里去了第十七街区,没过多久,由于钱少被房东赶出来,我们搬到了第二十二街区,还是没法安住,我们又搬到了第十街区。”其实,这是她们家困窘的流浪生活的真实写照,但校方根本不相信,叫来了她的母亲,她母亲读完她的作文后,放声大哭。

 

邓肯在芝加哥闯荡时,有限的钱用光了,付不起房租,行李被扣,最终身无分文流落街头。在自传中,她写道:那个夏天是我生命中最痛苦的插曲,每次来到芝加哥,看到它的街道,都会令我想起当时那种病态的饥饿感。

 

在纽约,为了谋生,邓肯在一个哑剧团里表演,又没有钱,又被赶出了旅社,“没有钱,我就不吃午饭,在午饭时间躲进包厢里睡大觉以节省体力,下午再空着肚子排演。”

 

为了寻求发展,邓肯渴望去伦敦,但是她们窘迫到身无分文,是靠着向纽约众多的百万富翁募捐的方式,才凑够了区区三百美元,使她们得以到达伦敦。在阴湿寒冷的伦敦,她们没有钱,没有朋友,晚上没有落脚的地方,就沿着伦敦的街道流浪着。后来,有一些名门望族邀请邓肯去他们家跳舞,但还会有饿肚子的时候,因为多数演出是无偿的。

 

初到巴黎,她们仍然入不敷出。后来,邓肯陆续在一些有名气的沙龙里,表演了她别开生面、令人心旷神怡的舞蹈,但经济状况仍不稳定。虽然有时她不喜欢被叫到门房那里领钱,但确实又可以付房租了,如果家里煤烧完了,就只能忍受寒冷。有次,波利尼王妃慕名前来拜访,看到她们的穷困处境,深感同情,辞别时赠予了她们2000法郎。“当时我们真是为金钱所迫,皇家赏识、名气倍增都不能解决这个问题。”

 

布达佩斯是邓肯的福地,在这里,她第一次在剧院里为观众献舞,而这,可谓她多年的夙愿。演出大获成功,接着,她又进行了一次穿越匈牙利的巡回演出,可这时邓肯却为了爱情身体虚弱,日益憔悴,由于医护费用高昂,很快她的存款就花光了。

 

慕尼黑的演出同样成功,“成为当地多年以来最为轰动的艺术界盛事”,而此地离意大利如此之近,于是邓肯和她的家人便有了去意大利的冲动。在佛罗伦萨,她们流连在美术馆、花园、橄榄园里,但她们“仍像以前那样大手大脚,很快又入不敷出了。”

 

柏林演出大获成功后,邓肯全家来到倾慕已久的雅典,“这纯粹是一次精神的朝圣,我要寻找的正是现今仍留存在雅典的精神。”“我们觉得自己达到了追求美的极致。”于是,邓肯全家做出了一个热情洋溢的决定,永远留在这里,并亲自建一座圣殿。这是一项多么浩大的工程,选址、运石、挖井……同时,邓肯还组建了一支合唱团,希望能够再现美妙绝伦的古希腊音乐。于是,只一年时间,邓肯的银行存款已经花光了。

 

维也纳演出成功之后,邓肯又相继赴德国、俄国巡回演出。此时的邓肯声名大振,她的舞蹈颇具争议,各大报纸经常刊登整版整栏的评论文章,对她褒贬不一。这之后,邓肯决定在德国创办她梦寐以求的学校,她招收了40名女童,书中没有讲明学校是如何运作的,但应该跟如今收费赚钱的学校有本质区别。她写道,“春天来了,我签订了去丹麦、瑞典和德国演出的合同,因为我的积蓄快花光了,无力再支撑学校。”

 

这之后,邓肯生下她第一个孩子,和爱人赴佛罗伦萨以及办学、生病等,“让我耗尽了所有积蓄”,于是,她又奔赴俄国、荷兰巡回演出。邓肯一直有一个梦想,渴望有一个团体,能用舞蹈演绎贝多芬第九交响曲,但学校开支越来越大,财政陷入困境,于是,邓肯带着她的学生们先后赴德国、俄国、英国寻找办学支持者,皆告失败,可想而知,她们花销巨大,银行存款很快告竭,于是,邓肯出发去美国巡演。

 

美国演出成功后,邓肯来到巴黎,但“我一个人挣的钱,要用来抚养和教育40个孩子,其中20个在德国,20个在巴黎;另外,我还要帮助其他人,凭我的财力根本无力支撑。”

这时,邓肯结识了百万富翁洛亨格林,与之过了几年优越的奢靡生活。但这之后,邓肯的三个孩子相继夭亡,给了她极为沉重的打击。

 

一战爆发后,邓肯来到美国,创立了一个由35名演员、80名音乐家和100位歌唱人员组成的剧团,上演悲剧《俄狄浦斯王》,可是,这次盛大的免费演出被证明是一场耗资巨大的实验,将邓肯“彻底推向了破产的境地”,以致于她们连回欧洲的船票钱也拿不出,最后靠一位陌生女士的帮助才得以成行。

 

为躲避战乱,邓肯和她的学生滞留在瑞士,可是,战争没完没了,邓肯不得不以百分之五十的利息借高利贷,支付学校在瑞士的开销。为此,邓肯只得奔赴南美巡回演出,但因某种原因,合约作废,在经历无钱住宿、行李被扣等窘境后,邓肯来到纽约,巧遇洛亨格林。与这位百万富翁分手后,邓肯不得不一个人面对巨额的酒店账单,承担学校的所有开支,于是她陆续典当了精美的钻石项链、貂皮大衣、上好的绿宝石等。当又一次身无分文之后,邓肯接受了一份前往加利福利亚州表演的合约。

 

邓肯回伦敦的船票是由别人资助的。那时她一个人,身上带着伤,没有钱,学校也散了,甚至不止一次地想要自杀,“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幸好在一位好心人的帮助下,邓肯才回到巴黎,从放债人那里借了一些钱勉强度日。然后,邓肯又一次遇到了她的爱情。

 

其实,邓肯本可以在她声名鹊起之时,象她的经纪人安排的那样,做全球巡演,大赚特赚,步入有钱人的行列,假如她重视金钱的话。

 

柏林演出大获成功之后,尽管经纪人一再挽留,邓肯“觉得自己还只是处在艺术殿堂的入口处,并未深入”,因而探访“神圣的艺术之地雅典”达一年之久。她如饥似渴地吮吸着古希腊建筑、音乐、美术、历史、神话之美,谁又能说这难得的精神上的滋养对她的现代舞创作毫无裨益呢?

 

维也纳、德国演出成功之后,邓肯并没有沾沾自喜,“我现在需要的是学习,并研发新的舞蹈和舞姿”,为此,她研读康德、尼采、黑格尔的哲学著作,为了从艺术本源去研究理查德·瓦格纳的音乐,她决定留在拜罗伊特一夏天,这个决定,简直让她的经纪人发狂。可是,如果没有这些深入的思考与学习的话,很难想象她的舞蹈会达到怎样的高度。

 

愉快的俄国巡演结束之后,邓肯决定创办她梦寐以求的学校,她的经纪人为此差点抓狂,因为他一直在策划让她做环球巡回演出,而她老是让他的计划落空。他认为邓肯完全把自己的事业停止下来,招收并培养这些他认为毫无发展前途的孩子,简直是浪费时间。就是这个学校让邓肯吃尽了苦头,屡屡让她陷入困窘之中,但邓肯认为一个人的舞蹈再曼妙,那也不是舞蹈的最高表演形式,而一个能与交响乐演奏相配合、演出《俄狄浦斯王》这样的剧目,才是舞蹈的最高境界,所以她一直单枪匹马地奋斗着。某种程度上来说,在美国《俄狄浦斯王》的演出,是她舞蹈事业的巅峰,但却是她经济上的滑铁卢。

 

邓肯基本上没有为了商业利益而违心地跳过自己不喜欢的舞蹈,这真是难得,尽管成名之前的她经济上的窘迫让人辛酸得说不出口。

 

在芝加哥时,邓肯曾在屋顶花园跳过一段时间的踢腿舞,为了谋生,这可以理解。可是,邓肯说,“在用违背我自己理想的舞蹈努力取悦观众的过程中,我受够了,那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这么做。”

 

在巴黎时,柏林一位音乐厅经理想跟邓肯签约,以“世界上第一位赤脚舞蹈家”为宣传点,被邓肯一口回绝,邓肯告诉他,她的舞蹈是“在音乐殿堂里跳的,没有杂技演出,没有驯兽娱乐。”在那种窘境之下,且是不止一次的回绝,让人钦佩邓肯的勇气,她心目中的舞蹈艺术是至高无上的。

 

在伦敦,在巴黎,尽管穷困潦倒,但邓肯依然勇敢地在追求艺术的道路上锲而不舍。她大把的时光都流连在大英博物馆里,威斯敏斯特教堂里,卢浮宫里,罗丹馆里,巴黎圣母院里……邓肯称这些地方是她们的乐园,“就算只吃白豆、色拉,喝红酒,我们也心满意足。”在对艺术孜孜以求的专注里,她们把贫困扔在了一边。

 

邓肯很小的时候,父母就离婚了,母亲一人拉扯着四个孩子,艰难度日。但是,邓肯却说,“家庭的贫困未曾给我带来任何苦痛记忆,我们把贫穷看得稀松平常。”不仅如此,对于贫穷,邓肯竟心怀感激,“那时,母亲没钱为我们请仆人或家庭教师,也正因为如此,我才得以自由自在地成长,有机会享受童年的乐趣并受益终生。”这无拘无束的童年无疑使她找到了终身的挚爱。

 

邓肯认为,如果一个父亲给孩子留下一大笔钱,那其实是剥夺了孩子生活中所有可能的冒险精神,因为他留下的每一美元都会使孩子变得更加孱弱。“一个父亲能留给孩子的最好遗产,就是允许孩子自己前进,完全自立。”与那些富家子相比,“我懂得如何使人生有意义,我比他们富有上千倍。”这得益于邓肯母亲的教育,她的母亲不看重物质的东西,认为这类东西都是羁绊,“她教会我们蔑视所有诸如房子、财富等身外之物。”

 

邓肯曾和百万富翁洛亨格林生活过一段时间,洛亨格林曾向她求婚,为此,邓肯去英国德文郡体验了一把有钱人的生活,“他们起床之后吃点鸡蛋、熏肉、麦片粥之类的东西,然后穿上雨衣到潮湿的乡间走走;午饭后到下午五点,照理是他们处理信件的时间,但他们只是睡觉;五点钟,他们下楼喝茶,并装模作样地打一会儿桥牌,然后才开始进行一天中真正重要的事情——穿着考究地去吃晚餐;酒足饭饱后,他们开始轻松愉快地谈论一些政治话题,或者很随意地聊聊哲学,最后去睡觉。”可想而知,邓肯怎么可能喜欢这样沉闷的生活,“我发现自己并不喜欢那种空洞和无望”,邓肯是要把她的全部生命都奉献给艺术的,尽管这项工作异常艰巨、辛苦,“但它绝对比世俗生活更令人陶醉”。

 

在这本自传中,唯一一处提到理财的,是邓肯在纽约变卖貂皮大衣和绿宝石后,“我一向花钱不节制,手里有钱了,就租别墅、买汽车以及日常用品,完全没有考虑到未来,如果我能将一些钱投资到牢靠的股票和债券上,无疑是更明智的,可惜我根本想不到这些。”这算是反省吗?

 

读邓肯的这本自传,发现大部分时间她都在谈论她的舞蹈,即使一战时在美国逗留期间,甚至要变卖自己的财产,她仍在书中严肃地思考,作为一名美国人,她所认为的何种气质的舞蹈才是真正的美国之舞。

你能强烈地感受到,如果要给生命中最重要的事排序的话,作为邓肯来说,那只能是舞蹈,舞蹈在她的心目中永远是第一位的。

或许,她夭折的三个孩子能在她心目中排到第二位,她失去孩子时的那种悲恸欲绝与暗无天日,使你看到了蕴藏在她体内巨大深沉的母爱。

或许,她纷繁迷乱的情感生活能排到第三位,这在文中所占篇幅也不少。

可想而知,金钱能排到第几位,或许还更靠后些。

正因为她把她大部分的专注力都放在了舞蹈事业上,所以必然地漠视了金钱,这种漠视于她的舞蹈而言实在是一件好事,不沾染丝毫的铜臭味儿,并没有为了取悦观众而媚俗地表演,它所展示的纯粹是邓肯式的美的舞蹈。

试想一下,如果她精明地抓住机会去全球巡演了,如果她斤斤计较于金钱的得失而不创办学校了,邓肯还会是现在的这个邓肯吗?她在现代舞的开创上还能达到这样的辉煌吗?实在令人生疑,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呵。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玫瑰情缘
后一篇:勤奋的老舍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玫瑰情缘
    后一篇 >勤奋的老舍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