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浮生半日闲---何震卒年之再议与何震交游管窥

(2017-08-19 16:53:21)
分类: 婺源田源何氏
浮生半日闲---何震卒年之再议与何震交游管窥   作者-刘 东芹

【内容提要】本文从何震为金陵名妓马湘兰所刻一方“浮生半日闲”印章边款着手,梳理史料,提出对何震卒年的不同看法,并对何震的交游作了相关补充。

【关键词】 生卒年  印章边款  交游  史料

  何震,字主臣,一字长卿,号雪渔,安徽休宁前街人,休宁何氏为何嘉于南宋乾道(1165-1173)间自乐平柳桥迁婺源菊径后,又分别迁往安徽之黟县、祁县、桐城、休宁,江西之鄱阳、景德镇、安仁、万年等地中的一支[1]。何震的祖、父辈今已难考,而有关何震的生卒年,却说法不一。比较有争议的是何震的生年,沙孟海先生称为明嘉靖二十年(1541)[2],韩天衡先生认为约生在嘉靖九年(1530)[3],刘江先生称约生于正德十年(1515)[4],三说相差达二、三十年。汪世清先生在其《艺苑疑年丛谈》中依据明人冯梦祯《题何主臣符章册》文中所云“主臣去岁满七十,客死承恩寺”以及文末署款“万历乙已(1605)夏日游黄山雨中题” [5] 推定何震的生年为嘉靖十四年(1535),卒年为万历三十二年(1604)[6],此说言之有据,似为定论。加之陈继儒(1558-1639)于《忍草堂印选》序云:“新安何雪渔先生,去世二十余年…丙寅长至,眉道人陈继儒题于顽仙庐。”[7] 丙寅系天启六年(1626),则推其卒年约在一六○四年左右。但笔者在读书过程中发现的材料却与此结论有相悖之处,兹不揣谫陋,欲问于同道,求教方家。

 清人陈文述(1771-1823)在其《颐道堂诗外集》卷八中云

 明何雪渔为马湘兰镌“浮生半日闲”小印,旁有款识云:壬子谷日,同蓝田叔、董元宰、崔长羽、梁千秋社集西湖,舟中女士马湘兰索刊云云。[8]

此处的“壬子”当为万历四十年(1612),因为如果前推一个甲子,为嘉靖三十一年(1552),依照前面诸先生所设定的何震生年计算,此时的何震不过是一个十七、八岁刚岀茅庐的小伙子,印章边款中所提到的董元宰(即董其昌,1555-1636)此时才三岁而已,而蓝田叔(即蓝瑛,1585-1666)更是尚未出世。按中国民间说法,所云“谷日”为稻谷成熟之时,时间大概在九、十月间。而据任道斌《董其昌系年》,万历壬子秋九月,董正在杭州西湖,并援引《容台诗集》卷一《壬子九月八日同范长倩、朱君采、董遐周西湖泛舟,次韵周韵》诗为证。[9]假如这条材料无误的话,何震的卒年当在一六一二年之后。

此条记载并不是孤证,主要生活于乾隆年间的赵希璜(1746-1806),也在朋友所召集的一次消寒聚会上,亲眼目睹了友人收藏的何震这方“浮生半日闲”印章,并在其《四百三十二峰草堂诗钞》卷十中详细记录了印章的大小及款识,云:印方一寸,四旁雪渔题识云:壬子谷日,同蓝田叔、董元宰、崔长羽、梁千秋社集西湖女史马湘兰索刊,雪渔。[10]

 而安徽泾县人赵良澍(1744-1817)尽管未能参加此次雅集,但有倡和诗《王秋塍明府招同彭爱园、沈又村、陈理堂、钱黄山、吴啸鹤作消寒集,爱园岀观何雪渔为马湘兰所作小印,各赋长句。余不与会,拟爱园作》对此事予以记载,并云“印出自宝应湖中,刘余斋从渔人买之,岀以相赠”[11]

清人杨芳灿(1754-1816)在此次集会后多年仍记忆犹新,作长诗以为纪念,诗名为《彭爱园岀示马湘兰小印,上刻“浮生半日闲”五字,旁有款识,为董香光、蓝田叔诸公社集西湖,席间何雪渔为湘兰作也,罗两峰山人绘为横卷,余友王秋塍宰睢扬时招集同人为销寒会,即以此题分韵,得诗八首,秋塍书于卷尾。兹与爱园话旧,而两峰、秋塍下世久矣,因作长句以志感云》[12]

那么,何震为马湘兰刻印有没有可能呢?尽管这方“浮生半日闲”如今已难觅踪影,但何震为其所刻另一方“听鹂深处”如今尚藏于杭州西泠印社。其边款云:“王百豰兄索篆赠湘兰仙史,何震。”[13]

另外,与何震熟悉的徽州同乡方用彬[14](1542-1608),精于篆刻,据陈智超先生考证,方在南京时与马湘兰亦有交游,马曾为方用彬送行赋诗并赠其画[15]。由此可见马湘兰与当时徽籍印人之间有着广泛的联系,而请当时名满天下的何震为其刻印是再正常不过的了。

综合以上材料,我们有理由推定,何震的卒年推迟至万历壬子(1612)年后是有可能的,尽管前面有冯梦祯与陈继儒的文字可以推断何震卒于万历甲辰(1604),但何震本人的款识比之他人的传言,似乎更具有说服力。况且从冯梦祯的《题何主臣符章册》中,我们也可得知冯对何震的了解是通过第三人达到的。而陈继儒的诗文集中,除了与徽籍印人朱简倡和较多外,未见其与何震有交游的记载[16],其对于何震卒年的了解,亦不可排除道听途说的可能。

更为重要的是,假如将其卒年定于1604年,那么何震于在万历三十二年甲辰(1604)冬为焦纮(1541-1620)所刻“初旭楼”一印与万历三十四年丙午(1606)秋所刻“澹如水”一印又如何解释呢[17]?看来韩天衡先生将何震的卒年定在1606年亦是有他的根据的。黄尝铭先生所著《篆刻年历》中另收有何震所刻“青松白云处”一印,边款为“癸丑秋日制于西山道院”,黄先生将其定为1553年(癸丑)何震二十四岁时所作,而从印面看,不管是刀法的娴熟运用,还是章法的巧妙驾驭,都显示岀年轻人少有的成熟老到,况且边款中所云“西山道院”应在南京朝天宫附近,当为何震晚年在南京所作。如果按照汪世清先生考证的何震生于1535年推算,此印为何震18岁时所刻,未免有些不合常理。所以本人斗胆推定此印应作于1613年(癸丑),这与本文的结论也正相吻合。如果维持汪世清先生的结论,我们尚需有足够的证据将这些署名何震的印章统统定为伪作,方能消除这些矛盾。但如果真是这样,何震的意义又是什么呢?只是一堆伪作吗?在目前没有足够的证据来证明这些作品均为伪作之前,这些材料依然是研究何震及早期文人篆刻流派的重要史料。离开了这些鲜活的作品,篆刻史的研究有可能将很难深入。

这方“浮生半日闲”印不仅让我们对何震的卒年有了重新的认识,其中透露的信息对研究何震的生平及交游也有着重要的参考价值。以往我们对何震生平交游的了解多是从周亮工《印人传》中得知,云其在南京受到汪道昆的赏识,介之往边塞,大将军以下皆以得一印为荣[18]等等。汪世清先生曾对隆庆初期至万历二十几年间何震的活动作过一番考证,一次北上京师和边塞,一次西游楚湘。都是通过汪道昆的介绍推荐。[19] 而何震的西湖之行却随着“浮生半日闲”这方印章沉没于宝应湖底,世人无从得知。此印是何震在杭州西湖舟中为马湘兰所刻,马湘兰何许人也。朱谋垔《画史会要》称:“马守真,号湘兰,金陵旧院名妓也,善画水墨兰石。”[20] 《御定佩文斋书画谱》第五十八卷《画家传》云:马湘兰,名守真,小字符儿,又号月娇,以善画兰,故湘兰之名独着。所居在秦淮胜处。[21] 马湘兰与何震在万历壬寅(1602)间可算是南都名人,明姚旅曾列举当时“金陵十大忙人”,二人分列其一:

壬寅金陵有十忙:祝石林写字忙,何雪渔图书忙,魏考叔画画忙,汪尧卿代作忙,雪浪岀家忙,马湘兰老妓忙,孟小儿行医忙,顾春桥合香忙,陆成叔讨债忙,程彦之无事忙[22]

何震与马湘兰的相识当早在此次西湖雅集之前,二人同居金陵,又各携一技奔走于金陵社交圈,彼此应早有耳闻,前文提到的何震为其所刻“听鹂深处”印章,乃应当时吴中才子王穉登(1535-1612)之托为马湘兰所作,王本人虽不善印章,但他与印人的关系相当密切,比如赵宧光(字凡夫,1559-1625)、程远(字彦明)、金光先(字一甫)以及《集古印谱》的作者顾从德等人,都十分熟悉。尤其与同乡,又为印坛泰斗的文彭(字寿承1497-1573)亦为忘年之交,文彭调任北京国子监博士,王有《送文丈寿承北上》相赠,[23]文彭故后,王作有《祭文侍诏先生文》[24]怀念。而何震曾从文彭游,二人关系在师友之间,故何、王二人早应相识。

马湘兰早年就十分欣赏王穉登的才华,欲以身相许,但他们之间的这场爱情马拉松实在是跑得太长、太久。王与马之间才子佳人的爱情故事早有记载[25],但在清初朱彝尊(1629-1709)的笔下尤为浪漫,不妨引来一读:

马守真守真字湘兰,一字玄儿,又字月娇,金陵妓,湘兰貌本中人,而放诞风流,善伺人意,性复豪侠,恒挥金以赠少年,感吴人王伯谷,解墨郎之厄,欲委身焉,伯谷不可。万厯甲辰秋,伯谷年七十,湘兰买楼船,载小鬟十五,造飞絮园,置酒为寿,晨夕歌舞,流连者累月,亦胜引也。[26]

对于马的如此热情,王穉登也不得不发出了慨叹:“湘君髽而侠,举天下无足当君者?独昵昵一老王生也,何故?”[27]马湘兰死后,王穉登有挽马湘兰诗:“水流花谢断人肠,一葬金钗土尽香”。[28]此乃题外之话。

除马湘兰外,“浮生半日闲”印边款中提到的蓝田叔、董元宰、崔长羽、梁千秋四人,除崔长羽尚不可考外,其余三人皆分别以书画篆刻知名当时。此次西湖之行,何震由其学生粱袠(即粱千秋)陪同,何震与马湘兰同住金陵,是否同舟前往,不得而知。杭州方面接待的应该是蓝瑛,(字田叔,号婕叟、石头陀) ,因为蓝为钱塘人,家住西湖,曾至松江学习绘画,得以结识董其昌,并在董家中观赏名画,同时受到董的指点,日后成为“武林画派”的代表,并培养岀陈洪绶这样的得意门生。  

既然何震与当时书画界名流交接如此之频繁,我们就不会奇怪董其昌因推奖何震,而不惜以文彭等人为垫脚石了,董云:……然为之者多名手,文寿承、许元复其最着已。新都何长卿从后起,一以吾乡顾氏《印薮》为师,规规帖帖,如临书摹画,几令文、许两君子无处着脚。”[29]

何震为马湘兰所刻这方印章后来沉于宝应湖底,彭爱园不惜千金之资辗转从渔人手中得之,这段印坛佳话遂成为清初文人雅士吟诵的话题,金农的弟子罗聘(1733-1799) 曾将此次西湖雅集绘为横卷,[30]但岁月无情,仅仅二百多年,如今又已踪影难觅。在纷扰的尘世中,“浮生半日闲”不知又会于何时何地浮现于人们面前,历史就是这样的给你一种模糊的真实感,熟悉篆刻史的人都知道,明清徽籍印人如何震、苏宣、汪关、朱简等人的研究资料极为匮乏,大多数人的生卒年都尚未搞清,对于其生平、交游、师从等一些基本情况更是知之甚少,无情的历史将许多诸如“浮生半日闲”边款这样重要的史料淹没,等待着我们去发掘。

注:

[1] 何式恒纂修《何氏统宗谱》(上海图书馆藏,清康熙32年刻本。)

[2] 沙孟海《何震与新安学派》,《印学史》(杭州:西泠印社,1999)页104。康熙刻补修本

[3] 韩天衡《中国印学年表》(上海:上海书画岀版社,1993)页7,相同的观点还见于黄尝铭《篆刻年历》(台北:真微书屋岀版社,2001)页39。

[4] 刘江《印人轶事》(杭州:浙江美术学院岀版社,1992)页19。

[5] 冯梦祯《题何主臣符章册》,黄宗羲编《明文海》巻三百十七(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影印《四库全书》)册1456,页516。

[6] 汪世清《艺苑疑年丛谈》(北京:紫禁城出版社,2002)页107。

[7] 陈继儒《忍草堂印选序》,见韩天衡编订《历代印学论文选》(杭州:西泠印社,1999)页499。

[8] (清)陈文述撰《颐道堂诗外集》卷八,清嘉庆十二年刻道光增修本。

[9]  任道斌《董其昌系年》(北京:文物岀版社,1988)页123。

[10] (清)赵希璜《十一月十九日王秋塍明府招集县斋作消寒小饮彭爱园岀观何雪渔为马湘兰所作浮生半日闲印章即和秋塍原韵》,《四百三十二峰草堂诗钞》卷十(清乾隆五十八年安阳县署刻增修本)。

[11] (清)赵良澍撰《肖岩诗钞》卷八,清嘉庆五年泾城双桂斋刻本。

[12] (清)杨芳灿《芙蓉山馆全集》卷八,清光绪十七年活字印本。

[13] “湘兰仙史”为马湘兰之号,此印见西泠印社官方网站发布的藏品。亦见叶一苇《中国篆刻史》(杭州:西泠印社,2000)页43。

[14] 方用彬,字元素,号黟江,徽州歙县人,国学生,与汪道昆友善。何震与方用彬有交往的材料见陈智超美国哈佛大学哈佛燕京图书馆藏明代徽州方氏亲友手札七百通考释》(合肥: 安徽大学岀版社,2001)571页。

[15] 同上书,第471页。

[16] 陈继儒《陈眉公集》,据明万历四十三年史兆斗刻本影印《续修四库全书》第1380册,

[17] 以上两印边款分别为“弱侯太史委制,时甲辰冬月也,何震。”与“丙午秋月作于西湖僧舍”,二印均见于黄尝铭《篆刻年历》(台北:真微书屋岀版社,2001)页76、页78。

[18] (清)周亮工撰《印人传》,四库撤出书《故宫珍本丛刊》(故宫博物院编,海南岀版社,2000)册342,页6。

[19] 转引自翟屯建《徽州篆刻》(合肥:安徽人民岀版社,2005)页46-47。

[20] (明)朱谋垔《画史会要》卷四,见卢辅圣主编《中国书画全书》(上海:上海书画岀版社,2000)册4,页579。

[21] 《御定佩文斋书画谱》第五十八卷(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影印《四库全书》)册821,页492。

[22] (明)姚旅撰《露书》卷十二,明天启刻本。

[23] (明)王穉登《王百谷集·金昌集》卷三,据明刻本影印,《四库禁毁书丛刊》(北京:北京岀版社,1998)册175,页39。

[24]  同上书,页47。

[25] (明)沈徳符撰《顾曲杂言》:吴下王百谷亦在留都,其少时曾眷名妓马湘兰,名守真者。马年已将耳顺,王则望七矣,两人尚讲衿裯之好。《文渊阁四库全书》(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影印,)册1496,页393。

[26] (清)朱彛尊编《明诗综》卷九十八 (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影印《四库全书》)册1460,页908。

[27] (明)王穉登《王百谷集·谋野集》卷三,据明刻本影印,《四库禁毁书丛刊》(北京:北京岀版社)集175,页412。

[28] 姚之骃撰《元明事类钞》卷二十五(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影印《四库全书》)册884,页413。

[29] 董其昌序《吴亦步印印》,见韩天衡编订《历代印学论文选》(杭州:西泠印社,1999)页481。

[30] (清)杨芳灿(1754-1816)《彭爱园岀示马湘兰小印,上刻“浮生半日闲”五字,旁有款识,为董香光、蓝田叔诸公社集西湖,席间何雪渔为湘兰作也。罗两峰山人绘为横卷。余友王秋塍宰睢阳时,招集同人为消寒会,即以此题分韵得诗八首,秋塍书于卷尾。兹与爱园话旧,而两峰、秋塍下世久矣,因作长句以志感云》,见《芙蓉山馆全集》(清光绪十七年活字印本)卷八。(清)王培荀(1783-1859)又在其《听雨楼随笔》(清道光二十五年刻本)中云:《芙蓉山馆诗》载:马湘兰小印上刻“浮生半日闲”五字,彷有款识为:董香光、蓝田叔诸公社集西湖,何雪渔为湘兰作。罗两峰为绘横卷以张之,杨容裳为作七古长篇,视此殆不足数矣。

 发表于《中国书法》2007年第4期

 电话:025-86276852、51717640

刘东芹,1974生,江苏东台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民主促进会会员。2008年毕业于南京艺术学院,师从黄惇教授,获书法篆刻方向硕士学位。2012年考入南京大学文学院,师从程章灿教授,攻读艺术文献专业博士学位。现为淮阴师范学院美术学院书法系讲师。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