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兜率-内院
兜率-内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945
  • 关注人气: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2015年4月9日大龙老师讲课(二)

(2018-01-25 15:38:59)
标签:

一心佛觉


 

学习的特点:依止大乘经论

我们接下来的学习还有个特点:既然佛法修学有了标准化的建立,那我们的学习如果离开了作为修学支撑的大乘经典,那佛法的学习将无从开展。就是说如果你不看佛教的经论,或者是你不把这修学的标准理解弄熟的话,那么后面将要进入的观修是无法开展的,即使学习也得不到受益。实际上一旦佛法建立公开的标准化学习,很多传统上依据你的根器而施设的讲法,譬如有些法和张三能讲,和李四就不能说,这样讲对现代人学佛会造成一些障碍。我们建立的修学标准化就能解决。当然确实存在有些人的理解程度不同,但是并不是像教内说的那么严重。虽然文化程度不同,但是我们的小学中学大学课本都是向社会公开的,不再存在说这个人只有小学水平,你公开了大学的课本会让他无法学习以致错误的理解小学教授的知识?我们公开了成人教育也没有造成这种错误,因为学生会自动地找到与其相应的小学课本来看,由小学到中学到大学,这课本中教授的内容是有内在联系的,是有顺序次第规律的,有其内在的逻辑;就像我们从来没有规定说6-7岁的孩子不能报考大学,我们不会这么做因为你知道孩子跟不上,就算是聪明的孩子也不是随便能越级的,他也只是把10年的课程用1年的时间学完了,但一定不是省略了10年的学习直接跨越到大学;好比你要盖个5层楼,前面4层楼你都不需要盖,直接要5楼是没法完成的。我们现在把标准化修学体系建立了,学法必须这么来,你没有办法另辟捷径,包括学人心意识的转变,如果不按照佛法施设的这个次序进行,人类心识的转变很难达成。
学习特点:两重相依中的变现-证入所相
接下来的学习也就很清楚了,我们这里的佛法学习都是透明的,要学的内容都在经论里,佛讲的唯识里也有一心下的两重变现,两重相依,那依此我们现在落在所相的幻境中,下一步的修学肯定要往能相上靠拢,从能相向上就是进入一心,这是非常清楚的佛法修学路径。我们现在还没有讲到一心,只是略讲这一心的见地,并没有带你们真实进入一心,原因是中间这块从所相到能相的佛法修学还没有完成,大家还没有真实进入这佛法的唯识见,你虽然接受了这个唯识系统,但你还没有生起证入所相的体验,佛法种种修学并不是说很快就能轻易蹦过去,你的觉受要跟你的意识平台相应才好,如果不相应就会很麻烦。比如说我们1年级的小学生可以到大学里面去旁听,他可以坐在教室那里很安静不会影响大家学习,但是他听下来的觉受和旁边的大学生觉受肯定不一样,因为大学的课是从成年人的视角进入的,不是依小孩子的视角来讲的,小学生即使听了,也无法生起相应的觉受。我们大家都有相机,知道在1米和2米高度照出来的景像是完全不同的,动画片里矮人世界的楼房和巨人世界的楼房高矮绝对不一样,实际上是他们的视角不一样。我们现在的建筑,平均大约16-7的视角(人的平均身高),肯定不是按照2米或25的视角搞建设;打篮球的姚明,他到哪儿休息都不舒服,床也不对,空间的高度也不对(我们一般人没有必要按照25的身高来盖房子)。视角不同,所展现的景象也不同。
我们现在的学习思路很清晰,只要你用心,把我们过去留过的作业按顺序复习一遍。经论看上去好像很繁杂,其实里面有他内在的联系,不同的经论可能依据不同的心识状态,包括怎么过度经论里都仔细的描述了,你们回去后按照我们的作业顺序理清楚,把同一个时期的经论放在一起,然后按心识转换即可以排列出一个顺序来,这样看下来,你就很容易知道现在你的心识处在什么位置,现在的你为什么能达到这个位置,你的心识是如何转换过来的。我们都经历过年轻都经历过青春,还有些老师们已经经历过更年期,人生不同阶段的心理状态一定是不同。那么再扩大一点,一旦我们接受了佛法讲的整体生命背景这个一心的平台,你的视角就可以出现,凡夫,菩萨到觉(佛),各阶段心理历程的显现,都非常清楚。在心识转换期间,需要注意些什么,需要具备什么样的条件来达成,这唯识里面讲的也都非常清楚。实际我们的佛法学习是可以公开讨论的,这就是非常好的标准化修学,佛法的学习并不涉及隐私或者利益的交换,完全可以适用于全人类,不管你是持怎么样的宗教信仰。
公共平台的建立
我们学佛并不是要建立一个不共的佛法修学体系,而是建立一个社会公共的平台;现在佛教内很多的修法实际都是不共的。印度本身有种性制度,社会实际上也存在着阶级,每个阶级的觉受也是不一样的,所占有的社会资源也是不同的,所以社会各阶层心识的开放自然也是不一样的, 原来施设的不共教法仅是针对某些特殊阶层的,如唐密和藏密,密乘无上瑜伽,无比瑜伽都不是一般人可以接触到的,即使藏人也不是轻易能学的,能接触到大瑜伽教法的都非常少;但是这里面也有开合,密法对一般的人要求非常严,而对于特殊的人群就非常简单了;比如有些转世活佛从小就有特别的经师和论师来教育培养,他的成长也就特别快;这种条件一般人是没有的,还有黄教学习显宗期间需要多少年,经过考试合格才能进入密院,密院又要学习多少年,这个期间的供养完全是由学人的家里来担当,学到一定程度后你可以有自己的小别院或经堂,那时你就可以收供养养活自己了,或者说到了一定程度后你就可以参与到当地的经济和政治管理,这其实是挺难的,当地一般的堪布都是贵族阶层。这么学来很多最高的教法自然就不共了,尤其过去密教不对汉人传播,元代清代都是这样规限定的,把汉人满人蒙人藏人搞个排列,为什么我们对佛法有不同的了解呢?因为佛法一旦进入我们这世间生活,自然就会按照社会的规律去运作。过去的社会开放程度和现在是不一样的,旧社会里贵族和平民是可以区分开来的,着装气质等各方面都不同,现在社会这方面的差异变小了,相对来说社会的公共资源对公众更加开放了,这也具备了我们建立佛法修学标准化的条件。诸法都是因缘生,这个条件具备了,那我们下一步的学习就没有必要花很大的精力到喜马拉雅山去找佛法,因为即使你能到兜率天找到弥勒菩萨,其实菩萨讲的精华都以我们熟悉的文字放在面前的经论里面了,就是说我们学的这部分内容和你跑到天上去学习的内容是一样的,我们学佛没有必要走这么远,而且你即使到了那儿也不一定能见到佛法的全貌;当年龙树菩萨也是到龙宫后,才发现佛曾在另外的世界讲经说法。

 

大乘小乘经典的不同
严格的讲,大乘佛教的经典很少是在人间集结的,以至于现在的南传佛教都不相信大乘佛教是佛说,大乘佛教的经典多数是从不同的空间流转出来的,这些转载的过程在佛教史上都有记录,像大方广类的大乘经典都是菩萨从龙宫里取出来的,还有药叉空行守护的密续,在人间集结的大乘经,不过是从小乘部派里面分立出来的,从某个角度来说这种观点相当于进化论,真实的大乘不是从小乘中分化出来的,因为大乘和小乘的经典视角完全不一样,就见地来看也是完全不同的:小乘的佛是大阿罗汉,不叫佛,大乘经典中佛的10种称号在小乘经典中很少提到,不能简单地推理说大乘是从小乘的分化,大乘包括密乘的传承都超越了小乘的理解。
心识运作图
整体还原佛教的全貌,我们发现了众生心识运作的规律,下一步一旦我们接受了两重相依的唯识教法,我们欠缺的修行体系就搭建起来了,因为我们已经找到了通往觉性的列车了,只要你能买到车票,列车就会按照正常的轨迹走,一定能到终点,你不用担心。如果没有这幅佛法心识运作的指示图,只是依据于某些宗派零散的片断体验,那你的修学成功与否就不好说了。所以我们完全应该对佛法的唯识变现理升起信心,同时经论的学习也是不能跨过的,你必须学会阅读,这样你的佛法修学才能相辅相成,虽然经论中夹杂了一些文化的内容,但是通过阅读,你会对佛的大唯识体系加深了解,增加认同,这样慢慢你的心识状态就能转换过来,转过来一切就都好办了。我们一堂课仅讲一个题目是完全不够的,我们的心识有着不同的视角,稍微转换一下你可能就不认识自己了,因为佛法讲的似乎是你的视角,但你直接用他并不得力,所以我们经常尝试用不同的方式讲解,可能讲到的这个方式正好适合于你,你就能水到渠成。


观察者和不同视角
我们现在讲的大乘佛法其实是很难理解的,依一层来说确实好讲但难明,从两层来说确实难讲却亦懂。一层好讲在哪里呢?上次在内蒙有师兄给大家播放一个片子,最初看着是一个点,放大后是一只公鸡的眼睛,再放大后是一个窗户,窗户放大是辆公交车,不断放大放大,好像我们的卫星云图,看着是一大堆很模糊的网格,不断细化后,直到看清桌子上这个话筒。我们在一重相依建立的观修也是这样,要从一重相依中离开必须要更换角色,我们是佛法观修的主体,但是如果从观察者这里开始分析,没有我现在坐着的这张椅子,没有氧气的支持,我还真没有办法实现这个观察。我们的近缘是我们的身体,那么支撑我们这个身体正常运作的环境呢?有了这样的认识,生命体就会慢慢开始向周围扩展。的确你没有办法和阳光氧气分开,没有办法和地球分开,那么我们只能把这整个的场景定义为我们,这个场景就是我们更大的生命体,这样的分析还是以我为中心展开的,如果再放大的话,我们可能离不开某种宇宙的射线,再放大我们可能离不开暗物质,这些好象与我们的生活无关,但是生命的场景一环扣一环,没有这些不可能有你,他们与你是同时存在,同时具足的。这种展开我们还能接受,因为经过逻辑推理,确实是事实,我经常和大家讲,比如现在月亮忽然爆炸了,我们也就无法继续学习了,因为重力等各个方面的缘起都不对了,以致地球运行可能也不对了,很简单,比如说桌子是靠四条腿平衡的,忽然少了一条腿桌子不稳就会倾斜了。
两层的难点
在一层佛法还好讲,那么到两层就难说了,讲两层的佛法难在哪里呢?我们讲一层是依唯识今学,是我们能够理解的,学佛使我们能有机会变成菩萨,变成佛。但两层的讲法不同,两层不是由你来转变,一层的佛法其实是以你为中心,两层的你,是你/菩萨/佛同时,变成了至少有三个你,而不是只有一个你,这意味依两层观修的看,得出的结论是你不是你,就是现在的你不是你生命的全部。如《涅槃经》中举例的盲人摸象,实际我们只是我们真正大生命体的一部分,为什么会得出这样的结论,这个结论按我们现代人来理解就会无可适从了,我们会这么想,有三个同样的我活动在人间,但这三个还不是三胞胎,这三个都是你,这个就非常难理解了。
其实佛讲唯识说的很清楚,我们讲一心的很大,又变现出不同的。这讲法的依据在哪里呢?依据就在大乘+

《密严经》:佛菩萨皆是赖耶名 
 

觉受
实际佛法的这个世人很难理解,我们经常把当成觉受觉受可不一样,我们理解的实际是觉受,是一个,一旦变成就有了一个载体。比如我们把灵魂(这个具体了,灵魂我们多少知道这个概念)。百年之后你不在了,你躺在床上的这个身体,他不动了,不反应了,我们就认为你死了,但实际你不是死了,是你的灵魂离开这个身体了,有这么一说,灵魂离开身体人死了。死的是什么呢?有了,你不是死在身体里,是你的灵魂离开身体跑到别处去了,我们虽然也讲投胎入胎,但是我们认为灵魂离开身体人就死了,因为灵魂不在我们的感受之内, 一旦变成觉受就麻烦了。
还有一个例子也特别有意思,依梦境来说,躺在床上的你,外人看你不动了,死了(打呼噜不算),如果你躺在那儿很安静,看着象死了,其实没死,你的灵魂跑到你的梦里去了,在你的梦里醒来了,用这个方式,人躺在床上不动了,但他没死,那他的跑到哪里去了?他那个没在身体里,他的跑到他变现的境里去了。听懂了吗?我们回去要试着观察一下,视角不一样,人生感悟就会不同。那如果他真的死了呢,你也可以当作他没死,认为他是躺在床上睡觉。
前段时间有的老师长辈去世,实际他没去世,按佛法讲,他的只是离开他的身体跑到心识变现的境里去了,那个境你看不到,你以为他死了,与躺在床上的你一样,他还可以乘不同的载体继续显现,所以这个死跟受没关系,听懂了吗?这个能生能死的如果我们把他放在的层面就对了。我们世人只会观察动与不动,动就是活,不动就是死,躺在床上就是不动,四肢发凉不动叫死,可真正的他没死;简单的说躺在床上的他没死,他的魂跑到梦境里醒了,魂他跑到另一个空间玩去了。有时你拍拍让他醒,魂回来他就活了,不回来他就死了。
这例子很简单,手机有电就是手机,没电什么都不是,就是一堆没用的电子零件。不开机你说手机是活是死,电一进来,它就活,没电它就死。电与这手机可不一样,不是一个状态,我们要学习这样理解生命,用电的东西时间久了,东西会坏,但电不会坏;我们身体也有老坏,岁数大了,但灵魂不会老坏。

生死与两层
因为他们不是一个状态里的东西,梦里的你老了,睡觉的你不老,梦里面的你怎么变,睡觉的你不会变,因为这是两层。如阳光进来,影子就会出现,怎么打影子,你都不会疼,但你的胳膊一动,影子就变了。我们在次一级减处怎么折腾对上一级都没有影响,在上一级折腾就会对下级有影响(简单的例子)。这么一看我们对生死的认知就不一样了,听明白吗?在我们的视角里往下看,我们的见地高于畜牲道,而天人看到人的生死流转能理解,肯定不会因为人睡着了就以为他死了;他睡着了,不动了,因为他的灵魂跑到别境里去了,天人看的很清楚。
比天人更高一级的菩萨呢?就会看到我们现在是在虚妄分别的境里醒来了,虚妄分别境中的一个身体里醒来了,跟我们观察自己在梦境里醒来是一个道理。听懂了吗?佛的实际比我们要高几层,他看我们是在虚妄分别里,到了我们的梦境里(虚妄分别相当于梦境),我们比佛的低一级,比如佛是手,我们是佛手的影子,但影子又可能覆盖住某些东西,影子又会覆盖为一个新的影子,佛看我们是影子,我们看到的影子还能继续影响低一级部分的影子,这么相继的传递下来。


觉的定义
实际我们对是很难下定义,很难理解的,因为我们一谈就会从觉受这开始,本身没有实体,他一定和一个载体连在一起,就像如来藏一定和如来藏的功德在一起,如果如来藏是我们的,如来藏功德就是我们的身体,那如来藏一定是以人身的形式来表现的。我这些都是比喻,大家慢慢学就能转过来。从唯识的角度来谈,这个世界只有生死的相,没有生死的实质。不能说你睡着了你就死了,你是在梦中醒来了,你在这个空间睡了,同时你一定是在另一个意识层面醒来了,佛法反过来看我们就明白了,我们是在虚妄分别里醒来了,同时我们的觉性就睡了;反推一下,法能相的我们睡了,我们在法所相这儿醒了。香港05年上映了一部影片喜马拉雅星,剧中扮演大梵的孩子睡了,人类世界就开始了,大梵醒了,世界就毁灭了,又一睡,世界又重新从原点开始了。与我们讲的比喻有些类似,大梵午睡了,世界就显现了,实际大梵他没睡,也不存在睡,他醒了,但他没在床上醒,他在睡梦变现的空间里醒了。是不睡的,你要把世界看成一层,那大梵他是睡了,你要看成两层他肯定没睡;同样,你看生命是一层人一定会死,你看两层人万物根本就没有死;同样,你看一层万物一定有生,你看两层万物根本就是无生,他只是从这儿跑到那儿去了,所谓生是看一层孩子是出生了,你看两层灵魂从那头漂转过来,这样看他还是没生,因为那头早就有一个他了,上世就有你了,你说你的生是从上一世算还是从这一世算?

生与无生
如果你要进一步从源头那儿算起,生灭的概念肯定与我们的概念不同,你在梦里醒了,不能简单的说你在梦里生了,这梦中的你实际就是无生,你说佛法高不高?你要是强解无生,脑袋想炸了也没用。真的想通了,你反而神经了,因为这事在一层是不可能想通的,明摆着一活人怎么是无生呢?如果把你放在梦境中说,你是在梦境里醒了,不能说你在梦里生出来了,因为做梦的你已经生出来了。一旦依两层观察,我们使用的语言就有局限了,挺明白的一事,就是不好用我们的语言来说清楚,依两层照见人生是非常清楚的,只是你没办法用一层的规律,同时来规范两层,这就是禅宗说的言语道断。我现在通过比喻描述,让你明白这个意,但是你要用一层的语言来把两层的见都说到,很难,听着象自相矛盾似的,空有同时,还不是矛盾吗?世间有四种表达方式:肯定、否定、不定、矛盾,你要描述两层的实相,肯定也是不定,肯定也是否定,在一层你只能讲肯定或不定。

觉,受,觉受
这里的老师经常被问到,你就跟我说吧,到底是有还是没有?在一层你很难回答他是有还是没有,因为你依两层看到的,是有非有,如此讲你就是没有原则,等于他即是好人又是坏人,你不得已还得给人家分析:他在家是好人,在单位是坏人。你甭给我编,你就说他现在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他躺在床上,远处看不到他动,是装死还是在睡觉?不好说,你说他死了吧,他没死,他在另一个空间活了,可你看不见,你说他是活人,可他现在没动,这样讲死活很难理解,再深入观察,你说这观察者是活人还是死人,你是能观察的人,你是活人还是死人?你是活到这个空间里来了,可依两层讲真正的你没在这个空间,真你在上一层,这听起来蛮有意思的。因为这佛讲的唯识--“非常有意思,原来给你们讲过,当时要这么讲你们的心会乱。比如说,红色的红,这个红必须跟一个载体在一起才能把红表现出来,如红的矿物、红的衣服、红花,单独怎么能拿出来?要跟一个东西裹在一起才能成为红,单纯的红不存在,红色的极微你是看不到的,举个简单例子:你说红的分子是什么颜色?无法回答,因为分子不是这个层面显现的东西,红的质子是什么颜色?质子有颜色吗?质子的温度是多少?这些问题都无法回答。将来你们要是想学习密法,喇嘛就会问你,觉性有颜色吗?你要没准备就会蒙,你的心思就会被带到沟里,什么颜色?你不知道就回去吧,下回传法再说吧。你看,上师灌顶就这样错过了。觉性有温度吗?不能说有也不能说没有,觉性必须放在境中说,你可以说有,但你得会说,你要和觉受放在一起就好说了。喇嘛上师为什么要这样问你呢?他的问题很巧,你的是不能和觉受捆在一块的,那他要不要,那你就只能是不了,那就麻烦了,听明白了吗?就是说你可以把红花撕开,但你没办法把红撕开,红怎么撕呢?你的身体可以死,你的可以没有,但不可能没有,如果你跟觉受的在一起,那就等于跟有/没有在一起,如果你能和二个同时在一起,换句话说,你本身定位在上,和你定位在觉受的上,和你定位在觉受上那是不一样的。所以我们为什么要看经论,经论会告诉你怎样转换心识,但经论不是象我这样说的。

 

 觉受的载体和觉

一旦我们跟觉受在一起,我们就会依附在一个载体上,而佛讲的唯识不是仅讲识的觉受,而是讲 “觉”。讲觉受,我们要从一种“受”变成不同的“受”,就必须要换载体。照相机要能拍下全部的景色,必须换成广角镜头,否则只能照眼前那么大,你要广角必须更换镜头。同样,我们想带着身体去把所有不同载体的“觉”都觉受了,这不可能。

如果去哪里都能带着身体走,诸位无论上哪去可就都省钱了,只要开一间房我们就全能住下了,躺着睡下的身体就没了,载体跟着觉走了,当你跑到梦里时,床上的你自然就消失了,能这样做可不是开一间房就够了嘛,甚至不用开房都够了,到公园博物馆里面参观找地方一坐,打个盹身体就没了,你睡了,带着你的身体直接进入梦境了,这儿的你自然就不显现了,还交什么房钱?宾馆跟谁收钱?杭州西湖边上公共椅子上一坐就全齐了。

 

觉可以进入任何载体为觉受

佛的世界为什么能平等共用,原来是这么回事,佛他不用购置房子,他是这么做的,他是世界的视角,他不跟“受”绑在一起,“觉”可以进入任何载体成为“觉受”,佛可以遍在。举个简单例子:佛和做梦的我、梦境、梦境中的我是通着的,通是什么意思?佛的梦境里有很多人,但是佛绝对不会固定在一个人身上来“受”,佛是整个境的“受”。

 

境智

如果我们现在所处的这个场景,是我梦出来的话,那这个场景中的所有人也都是我梦出来的,对吧?那所有人心中怎么想的我都应该知道,因为他们都是我梦出来的,佛经中说“佛菩萨能入众生心想”,这对佛就是一常识,如果不是这样,你是你,我是我,我能知道你怎么想,那不可能,那是怪异。如果放在梦里,那一定对,佛跟我们的差距在哪儿---佛知道他就是境,境里面展现的任何影像都是他;我们呢?不是依境而觉,我们是依境中变现出来的个体而觉,就是我们与佛的视角不一样。佛是在境里面醒,我们是在境里变现的个体里醒。这大家能听懂吗?我们是在境里边的个体里醒,两重相依如果依我们的视觉来讲,现实中至少有两个你;做梦的你,和在境里面醒来的你,那要算上境中人,可不仅仅是两个你,这算下来是多少个你就不好说了。

佛在法界中觉醒,那佛一定能遍法界,法界中的云彩是他,能显现的全都是他,不可能不是他,因为佛是在境里醒了,不是在境里面的一个支点上醒,这可不一样,你懂了这个,我们要成佛,是不是先要从境里面醒?从境里醒比依境里面的一个点醒至少要快半拍,从我们这怎么追也到不了境醒的程度,因为做梦的我和梦中的我,被梦境隔开了,如果我们能在境里面醒呢?我们肯定是从境里面醒的,但是没有完全醒透,慢了半拍,佛一定是同时,但我们不知什么原因,总是落在境里面的一个点上醒,一旦落在境中的个体上醒,这十八界也就相应的出现了,醒的这个点有大有小。十八界中有种种有情显现,境里依种种点都能醒;但是你要能在境里醒,那是完全不同的量级,佛说这是可以做到的,因为我们即是境中的一个点,又是境本身,同时还是境的源头,他们彼此都是通着的,依佛的指导,只是把我们叫醒的时钟稍微拨快一下就好了。

在一个点怎么能看全景呢?为什么要把佛塑成四面呢?我们的眼只能看前面,顶多180度角,后面就看不到了,依一个点观察有缺陷,只能看一方,不可能同时观照十方。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