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等一支梨园旧曲

(2017-09-09 14:38:09)
标签:

杂谈

分类: 戏曲
等一支梨园旧曲

  青衣水袖半遮颜,台上风光喝彩间,演尽红尘千万事,却为过客未曾欢。——题记
  乌衣老巷,舞榭歌台,我静坐高楼,等待一场梨园的盛世花开。我常常做着一个梦,一个不敢与人说的梦。
  那是一座戏园,牌楼上的盘花大字,在霞光的掩映下熠熠生辉,门口的砖影壁上,挂着演出的花牌,花牌底下堆着本场戏用的砌末。池子,两廊里,挤满了一排排的看客,还有不少小贩灵巧的穿梭于过道之间。戏台背后悬挂着大缎彩绣巨幅,台上摆铺好的围帔一桌一椅,,耳边听得到锣鼓丝竹奏响,满场欢声雷动。商台上的伶人,一个低头,一个转身,一个回眸,一个甩袖,都令人回味悠长。
  待到醒来之时方惆怅,原来不过晓梦一场。
  我是一个爱戏的孩子,每个爱戏的孩子,都是有秘密的。他们拍着曲子长大,在板眼节拍中调出了自己的节奏,之后,任世相纵横,自有一段不动声色的理由。
  不得不说,戏是一件奇怪的事。它能将一个人,用粉墨油彩,用青衣水袖,用程式功夫,用唱念做打,在转瞬之间,使其成为跨越千古的英雄美人,在戏台上演绎纷呈世相,百态人生。
  戏又是一件奇妙的事。台上的离合悲欢重叠在一起,千百年来,各种知名的不知名的,英武的文秀的,良善的恶毒的,男的女的,老的少的,善终的惨死的,万古流芳的不知所踪的人物,全在这里聚集穿梭,唱着各自的故事。
  就这样,凡尘的索然无味,因了传神的演技优雅的唱腔,因了跌宕起伏抑或浪漫绵延的戏文,而有了温存与感动。
  就这样,一代代伶人,将一出出戏曲,演出了千姿百态,风姿摇曳。
   问苍天,马、谭、裘、张何日返?问苍天,梨园旧曲何时再重弹?问苍天,何日里重听探阴山?
  都说:“戏是假的,唱戏的是疯子,听戏的是傻子。”
  可我多想,世上多一些这样的疯傻之人,让戏曲,不必独自寂寞老去。
  江南烟雨,谱一支梨园旧曲;商台余音,最终优雅别离。
  多想,再听一支梨园旧曲。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后一篇:如愿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如愿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