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长江树A
长江树A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40,083
  • 关注人气:6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辞去美国大学终身教职投身南科大:一名海归教授的“归去来辞”

(2019-03-28 15:06:01)
标签:

教育

海归

时评

分类: 伟人名人启示录

辞去美国大学终身教职投身南科大:一名海归教授的“归去来辞”辞去美国大学终身教职投身南科大:一名海归教授的“归去来辞”

全国党媒信息公共平台 2019-03-26 23:07:08

“大过年的,辞个职吧”。

这是决定回国后,邓巍巍在自己的朋友圈写下的《海归记》第一个标题。2017年除夕,在美国弗吉尼亚理工大学任终身教授的邓巍巍走进了系主任的办公室,向他提出辞职。而他的下一站,是刚刚成立不久的南方科技大学。

辞去美国大学终身教职投身南科大:一名海归教授的“归去来辞”

这并不是一个容易的决定。在弗吉尼亚,他有奋斗多年得来的终身教职、全家稳定安逸的生活、带有泳池和草坪的大房子……这已是许多人梦想中的情景。

辞去美国大学终身教职投身南科大:一名海归教授的“归去来辞”

而如今,邓巍巍已经在深圳开始了新的人生旅程,站立在祖国的土地上拥抱时代,他感到踏实、安心,他说:“吾志所向,一往无前;虽千万里,终要归来。”

舍弃终身教职,毅然回国

从清华大学硕士毕业之后,邓巍巍留美在耶鲁大学攻读博士,随后在大学任教,经过多年艰辛努力,从助理教授晋升为副教授,拿到了终身教职。这是一份足以骄傲的履历,也代表了后半生基本无忧的优渥生活。但邓巍巍却总觉得心里头似乎缺了一点什么。

2016年10月底,天宫二号成功发射,他的大学同学正在发射指挥大厅参与发射工作,并发了一条朋友圈,收获了同学们的“疯狂点赞”。身在美国的邓巍巍感到有几分失落:“我想,除了‘点赞’,我是不是还可以做一些别的事情,来参与到祖国建设更核心的进程。”

随后,在一次受邀到南科大做讲座时,校长陈十一向邓巍巍递来了橄榄枝。与校长谈完后,邓巍巍和系主任在图书馆门口喝咖啡。五年前,这里还是一个村庄,而现在,唯一的痕迹就是图书馆门口的那棵老榕树,一切都散发着勃勃生机。“中学课本里读到的‘深圳速度’现在就活生生呈现在眼前。”他心里一热。

人到中年,海归不易。他把回国的想法告诉了妻子,立马受到了妻子的连环质问:“你的教职怎么办?我怎么办?娃怎办?”跨国迁徙,牵涉到双方的工作,孩子的教育,一个个问题就像陡峭的阶梯函数,需要一级一级去攀越。

但此时,邓巍巍心里主意已定,他说服了妻子到南科大来看看,考察后,妻子神情复杂:“我这次是想找一个明显的否定你回来的理由。可是,我没有找到。”

告别“田园牧歌”,投入“时代奏鸣曲”

归国时,邓巍巍很感慨。当年,他和太太带了两口大箱子去美国,读了博士、得了教职、买了车子、买了房子、生了娃,一样一样地做加法,而决定回国以后,开始一样一样做减法,辞了职、卖了车子、卖了房子、带上娃,最后又只剩下那两口大箱子,跟着他们搬进南科大的教工宿舍里。

如果在弗吉尼亚的生活就像“country road,take me home”的田园牧歌,来到深圳以及南科大之后,他和妻子看到的则是一部节奏明快、激情澎湃的奏鸣曲。

弗吉尼亚理工大学是有100多年历史的老校,课程、科研等各方面都按部就班,节奏缓慢。而在深圳,在南科大,一切都是全新的。“在美国更多是守成,而在南科大则是创业。”他告诉记者:“我2016年第一次来南科大访问时,力学与航空航天工程系只有三四个老师,现在已经有二十名老师了,增长速度非常快,每个老师每天都是忙得团团转。学校建校不到八年就拿到了硕士博士点,如果按部就班,肯定是达不到这样的速度的。”

邓巍巍喜欢用他的理工词汇描述这种状态:“这不是一个静止的状态,而是其一阶和二阶可导性,以及导出的速度、加速度、以及加速度带来的推背感。”

来到南科大之后,他担任系里主管教学的副主任,参与本硕博学科建设,一手打造出学科的规章制度、培养方案等等,去年,他主持的“微纳力学平台”建成,许多全新的工作也同时开展,工作强度与美国终身教授的悠闲形成了强烈反差。

另外一个反差则是物质条件的变化。在美国带花园和泳池的别墅,变成了五口人挤在两室一厅的公寓,在美国开的越野车,变成了一辆绿源电动车。而在邓巍巍看来,这些变化给他带来的是另一种简单而美好的生活。“再也不用修剪草坪了!”他说,自己特别享受可以下楼到食堂吃饭,哼着一首歌走着去上班的生活。

“有一段话很触动我。校友万静雅在她的微信公号上曾经写过,清华大学给我们的校训是‘自强不息,厚德载物’,这里面从来没有承诺我们有顶级的物质生活,校训教诲我们努力去做君子,做精神的贵族,去寻找和建设精神的家园。”他说。

不仅是“螺丝钉”更是“基因”

上学期末,邓巍巍上的《工程流体力学》组织了一场考试,学生们在可乐瓶子里装上水,放到发射架上,用高压气筒打气,看谁的可乐瓶子飞得最远。他们要运用所学的流体力学知识,测算出瓶子里装多少水、发射架调到什么角度,才能达到最好的效果。最远的一个团队打了106米,引起了大家的鼓掌欢呼。

在南科大,他花了很多心思在课堂上,也努力找各种方式来调动学生的学习兴趣:“我认为,高考成绩什么的暂且不论,能够报考南科大的学生,身上都有一个最大的共同点,就是有冒险精神,有独立思考的能力,而这些都将是决定他们未来发展的重要特质。作为教师,我们不能辜负这些学生。”

从他向弗吉尼亚理工大学请辞之后,他每周在朋友圈里发一篇文章,记录海归的过程和感悟,总共连载了十四周。在回国的飞机上,邓巍巍写下了最后一篇,他写道:“归去来兮,这是海外游子都曾在内心中哼唱的旋律。”

这一名为《海归记》的长篇记录真实生动,有理有趣,在“知社学术圈”和“知识分子”等学术公众号上发表之后很快成为“10万+”,引起了学术界的广泛关注。

不久前,这部记录被结集出版,名为《走,回中国——美国终身教授海归南方科技大学全纪录》。校长陈十一为其作序时写道:“在这样一个全新的时代,植根中国大地,作为先驱和拓荒者,去见证一所大学、一项事业的诞生与成长,这不仅是一份工作,更是在参与书写和创造历史。这样一种成就感,应该是在任何其他国家都难以体会和经历的,也是吸引当代海外学人归去来兮的内驱力。”

在邓巍巍看来,过去十年是中国发展的黄金十年,而这也将很快对学术界产生影响。他看到了国内高等教育发展的日新月异,能做出决定投身其中,他也倍感自豪:“在国外,再努力也是一枚螺丝钉;而在南科大,我可以成为一个基因,去深远地影响和塑造未来。”

【祖国,我想对你说】

“十五年的海外经历让我深深感到,我比过去任何一个时刻都需要祖国:需要祖国没有天花板的广阔空间,需要祖国描绘的伟大梦想,需要祖国给予的一切来实现人生价值。

——邓巍巍”

编辑 王雯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