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长江树A
长江树A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40,083
  • 关注人气:6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宋词故事:数千妓女为柳永送葬,白衣卿相的挣扎与无奈

(2018-07-26 15:26:02)
标签:

文化

历史

分类: 优秀作家作品

宋词故事:数千妓女为柳永送葬,白衣卿相的挣扎与无奈宋词故事:数千妓女为柳永送葬,白衣卿相的挣扎与无奈


宋词故事:数千妓女为柳永送葬,白衣卿相的挣扎与无奈

 

六不和尚 2018-07-16 09:31:59

柳永:夹缝中挣扎的宋词大家

柳永出生的那一年,雨水很多。民间都说,那是李煜的冤魂在哀泣。那一年,这个沦为阶下囚的南唐废帝,终于被宋太宗以一杯鸩酒毒死了。

柳永的父亲柳宜,是李煜的旧臣。作为一名降臣,他时刻谨言慎行,生怕被人抓了把柄;另一方面,旧主之死深深刺痛了他,每逢忌日,他都会偷偷以薄酒祭奠。

“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儿时的柳永,在那些任纯性灵、哀感幽怨的词中长大,他浸染了后主的天才,也承袭了父亲柔软的性格。

父亲、叔父们先后去了汴京做官,少年时代的柳永也来到了京都。

宋词故事:数千妓女为柳永送葬,白衣卿相的挣扎与无奈

 

都说宋朝积贫积弱,可那是针对军事实力而言。宋代的都市,甚至比极盛时期的大唐还要繁华。那时的汴京,“八荒争凑,万国咸通”。勾栏瓦舍、酒楼伎馆,到处开设,“耍闹去处,通宵不绝。”

出名要趁早啊,张爱玲说,来得太晚都不叫快乐。柳永听了,大概只会惘然一笑。

那时的汴京集中了全国最优秀的舞者,宋太宗自己又精通音律,还亲制过曲目。争唱新声、新调、新腔的热流,召唤着海量的新词。在家乡已薄有文名的少年柳永,一下子被卷入这股热流,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成为一名“流行词”新秀。

宋词故事:数千妓女为柳永送葬,白衣卿相的挣扎与无奈

 

那时没有娱乐圈,职业歌妓、舞伎都出入于秦楼楚馆。清秀的少年才子成为她们最追捧的对象,“每得新腔,必求永为辞,始行于世”。歌女们是那样央求他写词,“珊瑚筵上,亲持犀管(笔),旋迭香笺。要索新词,殢人含笑立尊前。”本就有几分不羁的柳永,经常出入于曲坊伎馆,甚至索性住进“小曲深坊”,与乐工歌女们面对面切磋琢磨“新诗小阙”。词填成后,反复修改,几经润色:“新词写处多磨,几回扯了又重挼(展平)。”

出入声色场所,自然便有了暗香浮动。“近日来,陡把狂心牵系。罗绮丛中,笙歌筵上,有个人人可意。”“知几度、密约秦楼尽醉。仍携手,眷恋香衾绣被。”那时的爱情,不过是轻狂,不过是与可意人儿眷恋枕席。传统儒家社会,男儿自然还是要求取功名,风流不过是人生插曲。两个哥哥已经中了进士,父亲常常骂他轻薄儿。柳永收敛了一阵心性,安心备考,“定然魁甲登高第”(《长寿乐》)。

宋词故事:数千妓女为柳永送葬,白衣卿相的挣扎与无奈

 

第一次科举考试失败,他没有气馁,卷土重来。

第二次失败,年少轻狂的他便写了一首发牢骚的词《鹤冲天》:“黄金榜上,偶失龙头望。明代暂遗贤,如何向?未遂风云便,争不姿狂荡?何须论得丧。才子词人,自是白衣卿相。烟花巷陌,依约丹青屏障。幸有意中人,堪寻访。且恁偎红翠,风流事,平生畅。青春都一饷。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三年后,柳永再一次参加科举,这次终于中了榜。

然而,面对名册,早已看过《鹤冲天》的宋仁宗冷冷一笑,“此人好去‘浅斟低唱’,何要‘浮名’?且填词去。”御笔一挥,勾掉的是一个功名,开启的是一段流传千古的传奇。

宋词故事:数千妓女为柳永送葬,白衣卿相的挣扎与无奈

 

屡屡受挫的柳永终于绝了仕途的念,从此流连于烟花柳巷,自称“奉旨填词柳三变”。他还是与师师、香香、安安们“泛爱”着,但已不再局限于枕席云雨,而是相知相怜。

那些名妓们一度给了他无数欢快的、自我价值得以实现的美好回忆,如今又无视他的穷困潦倒,陪伴在不得志的他身旁。他终于看到那些脂香粉腻之下藏着的不幸,和善舞的长袖底下藏着的纯良天真。

在他之前,文人们不乏对青楼女子的书写,可那是温庭筠的“小山重叠金明灭”,是杜牧的“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男人们满足于女子的“以色悦人”,今朝有酒今朝醉,管他明朝是几何?只有柳永看到了妓女们的真心,他赞美她们“心性温柔,品流详雅,不称在风尘”;欣赏她们“丰肌清骨,容态尽天真”的天然风韵;怜惜着她们的不幸和痛苦;“一生赢得是凄凉。追前事、暗心伤”;也常常替她们表白独立自尊的人格和脱离娼籍的愿望:“万里丹霄,何妨携手同归去。永弃却、烟花伴侣。免教人见妾,朝云暮雨。”

宋词故事:数千妓女为柳永送葬,白衣卿相的挣扎与无奈

 

一度是,谁得到柳永的赠词,谁就会陡然爆红,身价十倍。可对于妓女而言,这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头一次有人给了她们尊严与爱,还有温暖。

“不愿君王召,愿得柳七叫;不愿千黄金,愿得柳七心;不愿神仙见,愿识柳七面。”风靡于整个大宋民间的歌谣,并不夸张地写出了柳永的受欢迎程度。

歌妓们自发地欢迎着柳永,包他吃住,临走时还赠予金银。谁说“妓女无情”?她们懂得珍惜真正尊重自己的人。

自封为“白衣卿相”的柳永,骨子里仍没有忘怀仕进。景祐元年(1034)正月,多年飘零的柳永终于登了进士第,这时的他,已经五十五岁了。

在江浙为官十余年后,他再度得罪皇帝,被弃官不用。1053年前后,年迈的柳永孤独地死去,死时一贫如洗,没有亲人为他送葬。然而,汴京的妓女们倾城出动,年已迟暮的旧识、仰慕他才学的新秀们,熙熙攘攘来了数千个,哭声震天,数里可闻。

宋词故事:数千妓女为柳永送葬,白衣卿相的挣扎与无奈

 

后来,北宋形成了一个风俗,每逢清明节,汴梁城里的歌妓都要到柳永的坟上扫墓,俗称“吊柳七”。

冯梦龙在《喻世明言》里特意写过一篇《众名姬春风吊柳七》,来描述这个场景,“乐游原上妓如云,尽上风流柳七坟。可笑纷纷缙绅辈,怜才不及众红裙”。

柳永的生前,按照世俗标准,不但不成功,还很潦倒,生前都要靠妓女资助才勉强活下去。然而,在文学史上,他的“柳词”最终开启了一个清新婉丽的流派,婉约派。直接学他的有沈唐、王观、晁端礼、曹组、万俟咏;黄庭坚、秦观、周邦彦,乃至轻视柳永的苏轼、李清照,也受柳词影响。

至于柳词对金、元戏曲和明清小说的影响,更是明显。

宋词故事:数千妓女为柳永送葬,白衣卿相的挣扎与无奈

 

柳永经典词作赏析

蝶恋花

伫倚危楼风细细。望极春愁,黯黯生天际。

草色烟光残照里。无言谁会凭阑意。

拟把疏狂图一醉。

对酒当歌,强(qing)乐还无味。

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采莲令

月华收、云淡霜天曙。

西征客、此时情苦。

翠娥执手,送临歧、轧轧开朱户。

千娇面、盈盈伫立,无言有泪,

断肠争忍回顾。

一叶兰舟,便恁急桨凌波去。

贪行色、岂知离绪。

万般方寸,但饮恨、脉脉同谁语。

更回首、重城不见,寒江天外,

隐隐两三烟树。

宋词故事:数千妓女为柳永送葬,白衣卿相的挣扎与无奈

 

评解

斜月西沉,霜天破晓,执手相送,情何以堪!这首送别词,既表现了送行者的无限依恋,也抒写了行人的感怀。把送别和别后相思的情景,层层铺开。深刻细致地写出了人物的感受。最后以景结情,倍觉有情。

全词铺叙展衍,层次分明而又曲折婉转。不仅情景“妙合”,而且写景、抒情、叙事自然融合,完美一致。体现了柳词的特色。

唐圭璋《唐宋词简释》:此首,初点月收天曙之景色,次言客心临别之凄楚。“翠娥”以下,皆送行人之情态。执手劳劳,开户轧轧,无言有泪,记事既生动,写情亦逼具。“断肠”一句,写尽两面依依之情。

定风波慢

自春来、惨绿愁红,芳心是事可可。

日上花梢,莺穿柳带,犹压香衾卧。

暖酥消,腻云亸,终日厌厌倦梳裹。

无那。恨薄情一去,音书无个。

早知恁么。悔当初、不把雕鞍锁。

向鸡窗、只与蛮笺象管,拘束教吟课。

镇相随,莫抛躲。针线闲拈伴伊坐。

和我。免使年少,光阴虚过。

宋词故事:数千妓女为柳永送葬,白衣卿相的挣扎与无奈

 

王和尚评诗

这首词以深切的同情,抒写了沦落于社会下层的歌伎们的思想感情,反映了她们对幸福生活的追求与向往,以及内心的烦恼与悔恨。

上片融情入景,以明媚的春光反衬人物的厌倦与烦恼情绪。下片通过细腻的心理刻画,反映歌伎对自由幸福生活的渴望与追求。这首词是柳永俚词的代表作之一。

全词运用通俗的语言,不加雕饰,把人物的生活情态与心理活动,刻画得细致入微,颇能体现柳词的特色。

张燕瑾《唐宋词赏析》:柳永的身世处境,使他对处于社会下层的妓女的生活,有着很深的了解,对她们的思想感情也有着很深的了解。因而,词里刻画的许多妇女形象栩栩如生,描绘她们的心理活动,显得格外生动、真切。《定风波》就是一首描写很成功的以妇女为主人公的词。

宋词故事:数千妓女为柳永送葬,白衣卿相的挣扎与无奈

 

艾治平《宋词名篇赏析》:这首词的语言生动地体现出柳永“俚词”的特点。柳永在语言上的“俚”和他“变旧声,作新声”,制作了大量的慢词一样,是他在词的发展上作出的贡献。

这首词以代言体的形式,为不幸的歌妓似诉内心的痛苦,字里行间流露出作者对歌妓的深怜痛惜,这在“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的封建社会是不为正统文人所认同的。相传柳永曾去拜访晏殊,晏殊就以这首词中“针线闲拈伴伊坐”相戏,足见两者艺术趣味之迥异。

曲玉管

陇首云飞,江边日晚,烟波满目凭阑久。

一望关河萧索,千里清秋。忍凝眸。

杳杳神京,盈盈仙子,别来锦字终难偶。

断雁无凭,冉冉飞下汀洲。

思悠悠。

暗想当初,有多少、幽欢佳会,

岂知聚散难期,翻成雨恨云愁。

阻追游。

每登山临水,惹起平生心事,

一场消黯,永日无言,却下层楼。

宋词故事:数千妓女为柳永送葬,白衣卿相的挣扎与无奈

 

宋词故事:奉旨填词柳三变

落第后的柳永略略牢骚了一句,就被惦记了一辈子。

那年,愤青柳永写了一首《鹤冲天》,其中有“才子词人,自是白衣卿相”,“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这样的傲娇词句。不想一炮而红,甚至传到了宋仁宗的耳中。

做皇帝的自然不爽,然后就给柳永小鞋穿。临到下一次考试,仁宗御笔一划拉,直接取消了他的高考资格,还讽刺道:“既然你好浅斟低唱,何必要浮名?且去填词吧!”皇帝一句话,柳永半生锉。

心灰意懒之余,只得流连于青楼、秦楼之间,自称“奉旨填词柳三变”,不想倒闯出了名号。一度传出“不愿君王召,愿得柳七叫;不愿千黄金,愿得柳七心;不愿神仙见,愿识柳七面。”的歌谣,可见其粉丝的痴迷程度。

其实,宋仁宗这个中二皇帝也是喜欢柳永词的,每一首新词出来都立即入手,还常常命宫女再三演唱消遣,和前面表现的厌恶柳永“儇薄无行”,压抑他的仕途对比,真是矛盾得很呐。

雨霖铃

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

都门帐饮无绪,留恋处、兰舟催发。

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

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

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

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

此去经年,应是良辰美景虚设。

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宋词故事:数千妓女为柳永送葬,白衣卿相的挣扎与无奈

 

宋词故事:浪子词人的爱情

那年七月,正是考试时节。柳永离开京城准备前往浙江任职,与相爱的女子在京城道外饯别,有感而发,于是写下这首《雨霖铃》,堪称其一生填词的代表作。

据说当年柳永才高气傲恼了仁宗后,中了科举也不得重用,只得个余杭县宰。途经江州时不改本色,照例流浪妓家,结识了当地名妓谢玉英。这位谢玉英色佳才秀,平生最爱柳永词,是他的铁粉,每有柳永的新词问世,她都亲自用蝇头小楷抄录下来,编成一册《柳七新词》。

因此,两人因词而知心,倾心相爱。临别时,柳永填写新词表示永不变心,谢玉英则发誓从此谢客,以待柳郎。

宋词故事:数千妓女为柳永送葬,白衣卿相的挣扎与无奈

 

余杭三年任满后,柳永回京路上专门到江州与她相会。不想玉英又接新客,陪人喝酒去了。柳永十分郁闷,墙上赋词一首,既述三年前的恩爱,又表如今失约的不快。谢玉英回来见到柳永词,叹他多情也自愧违诺,就卖掉家当赶往东京去寻柳永,最后在汴京名妓陈师师家找到了柳永,两人再修前好。柳永死后,也是谢玉英、陈师师等合资将他隆重入葬。

玉蝴蝶

望处雨收云断,凭栏悄悄,目送秋光。

晚景萧疏,堪动宋玉悲凉。

水风轻、萍花渐老,月露冷、梧叶飘黄。

遣情伤。故人何在?烟水茫茫。

难忘。文期酒会,几孤风月,屡变星霜。

海阔山遥,未知何处是潇湘?

念双燕、难凭远信,指暮天、空识归航。

黯相望。断鸿声里,立尽斜阳。

王和尚解词

此首风格与《八声甘州》相近,为柳词名篇。是作者为怀念湘中故人所作。这首词以抒情为主,把写景和叙事、忆旧和怀人、羁旅和离别、时间和空间 ,融汇为一个浑然的艺术整体,具有很强的艺术感染力。

词中抒写了对远方故人的怀念。上片以景为主,景中有情。诗人面对凄凉的秋景,凭栏远望,触景生情,写出了思念故人的惆怅与哀感。下片插入回忆,以情为主,而情中有景。妙合无垠,声情凄婉。以昔日之欢会反衬长期分离之苦,从而转到眼前的思念。波澜起伏,错落有致。

宋词故事:数千妓女为柳永送葬,白衣卿相的挣扎与无奈

 

俞陛云《唐五代两宋词选释》:“水风”二句善状萧疏晚景,且引起下文离思。“情伤”以下至结句黯然魂消,可抵江淹《别赋》,令人增《蒹葭》怀友之思。

唐圭璋《唐宋词简释》:此首“望处”二字,统撮全篇。起言凭栏远望,“悄悄”二字,已含悲意。“晚景”二句,虚写晚景足悲。“水风”两对句,实写蘋老、梧黄之景。“遣情伤”三句,乃折到怀人之感。下片,极写心中之抑郁。“难忘”两句,回忆当年之乐。“几孤”句,言文酒之疏。“屡变”句,言经历之久。“海阔”两句,言隔离之远。“念双燕”两句,言思念之切。末句,与篇首相应。“立尽斜阳”,伫立之久可知,羁愁之深可知。

宋词故事:数千妓女为柳永送葬,白衣卿相的挣扎与无奈

 

八声甘州

对潇潇、暮雨洒江天,一番洗清秋。

渐霜风凄紧,关河冷落,残照当楼。

是处红衰翠减,苒苒物华休。

惟有长江水,无语东流。

不忍登高临远,望故乡渺邈,归思难收。

叹年来踪迹,何事苦淹留。

想佳人、妆楼颙望,误几回、天际识归舟。

争知我、倚阑干处,正恁凝愁。

宋词故事:数千妓女为柳永送葬,白衣卿相的挣扎与无奈

 

宋词故事:毁誉参半的柳永词

宋词故事:数千妓女为柳永送葬,白衣卿相的挣扎与无奈

 

柳永的词在当时受欢迎和受鄙视的程度两极分化。一方面是地不分南北,人不分老少,女不分青楼红楼,死忠粉无数,连西夏人也知道“有井水处皆歌柳词”,堪称词作天王。

另一方面,同样填词的文人却大多看不起他,苏轼 就曾经批评秦观:“想不到你竟然学柳七填词!”言下很是鄙夷,全不想早年自己也曾模仿过柳词。

但是,苏轼对柳永词也不是一竿子打倒,全无赞语,对这首《八声甘州》中“渐霜风凄紧,关河冷落,残照当楼”句,苏轼就赞赏不已,说“世言柳耆卿之曲俗,非也”,反倒认为其“不减唐人高处”。在当时,这可是对诗词最高的赞誉了。

其实,词虽然分豪放婉约,无不是言志言情,不外乎一个“真”字。宋人张端义说得好:“杜诗柳词皆无表德,只是实说。”实说而绝不矫情!柳词的确不过只是真情流露,直抒胸臆而已。

宋词故事:数千妓女为柳永送葬,白衣卿相的挣扎与无奈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