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老屋

(2018-08-09 23:33:25)
标签:

杂谈

分类: 浮生杂记
老屋

        最近时有怀念童年的无忧无虑,大概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吧,早已忘却的老屋出现在我的梦萦。直到醒来时环顾四周,半梦半醒之间打着哈欠拉开窗帘,高楼大厦映入眼帘,心中有些失落,住惯了高楼却有些想念老屋了,感慨时光流逝。
        很小的时候住外公家砖瓦盖的平房,大而宽敞,不像现在的楼房那样拥挤。人字型的屋顶,下雨天会淅淅沥沥的往下滴水,冬天会悬挂着一条条冰锥。老屋有一个前院,一个后院,前院摆着养的花草,后院种着蔬菜,还堆了很多木柴,隔着屋内的钢窗一览无遗。老屋是烧火做饭的,前屋的火炕因此也时时温暖着。炕的上方钉有一个铁柜子,随着我长高没少撞在那上面,总是哭着要把它拆了。吃过晚饭,我爬在炕上看着动画片,远方准时传来工厂交班的铃声,渐渐困倦,不知什么时候,遥控器到了外公手里,我就在康熙王朝的片尾曲中睡着了。
        幼时体弱多病,家里决不让走远,我只好呆在家门前,麻木的双腿一瘸一拐地走来走去,一只手还贴着点滴用的胶布。望着已上小学的大姐姐们在一边跳皮筋,跳格子,心中羡慕不已。老屋在一片平房区,之间都是土路,排列的如火柴盒一般单调。我有一个小伙伴,就住在我家对面,我们常常一起在老屋间穿梭,稍微长大一点,我们挨家挨户在前院种菜的长杆上套蜻蜓,要不就是在门前挖土或一群孩子追逐打闹,就这样打发了不少时间。而老人们则是在晚饭后聚在家门口聊天。那时总感觉还没玩够,天就已经黑了。
        我天生喜欢独自散步,土路上很少有汽车经过,大多是自行车,家里也不让走远,最外侧的平房对我来说已是遥不可及的尽头,现在想想不过几百米。往后走两排平房,一个年纪相仿的女孩在自家院子里的树下读课文。我那时几乎每天都去,边走边看着她,她偶尔也会抬头看看我,随机低了下去,只是眼神还在上瞟。我则真的像路过一样,慢慢的走了过去,还忍不住回头看。但是我们从未说过话,直至淡忘于人海。对我来说,她好像是宫崎骏画的天空之城里的女孩一样,来自天边,一尘不染,凭空而降,最终又消失的无影无踪……
        老屋的日子仿佛凝固了,时间定格那那一刻,家家晚上烧火做饭,烟筒里飘出袅袅炊烟,如与世隔绝,古画中的山里人家。日子过得太慢了,随着我的成长变得压抑,我选择了逃回住在楼房的父母那里,也从此告别了老屋。
        住在那里的老人们不会觉得慢,安逸地享受着晚年,腿脚不好更是住不惯楼房。可城市规划后,拆迁还是到来了。最后一次见老屋是在东西已经搬完之后,所有的屋子空荡荡的,除了前屋的土炕。前方的柜门玻璃上有一幅画,至今记忆犹新,是父母带着一个孩子,一家三口站在孤零零的房子前看太阳从山里升起。我总感觉似曾相识,但在真实的记忆中又没有找到任何线索,只是一种熟悉的感觉在召唤着我,仿佛我来自画中的世外桃源……
        如今,这里高楼林立。老人们坐在小区的长椅上聊天,孩子们追逐着,嬉戏着,偶尔走过下班的年轻人,所有人沉浸在现代化的幸福之中。
        老屋终于倒塌了,它不畏惧风雨,却终究被埋没在时代的洪流之中。它存在了那么久,却又好像没存在过一样……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前一篇:公园里的骆驼
后一篇:午后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公园里的骆驼
    后一篇 >午后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