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cnki知网免费入口
cnki知网免费入口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567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公共图书馆信用服务发展历程寻绎及其社会价值影响

(2019-12-11 15:58:28)
分类: 中国知网免费入口
    在从保留人类文化遗产,发展教育事业,传承文化之魂的角度上看公共文化设施时,图书馆无疑是此中翘楚。公共图书馆以免费开放之举行“众生平等”之本质精神,将公共的意义从概念化名词落实到具体行动上。以信治天下的中华民族在千年的发展历程中将信用制度与各行各业链接起来,并在新时代的社会服务中占据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将信用制度与公共图书馆结合而成的图书馆信用服务,应运而生,成为近年来我国图书馆领域新生服务代表。公共图书馆信用服务,本质上就是凭借个人信用值与图书馆现有资源发生的置换交互,这是公共服务发展的必然结果。当然,图书馆信用服务发展有着必然的前提,那就是个体信用体系要以大众信用体系为依托,这样才能保证在资源共享的同时,避免资源的流失。公共图书馆信用服务的诞生,为全社会成员消除信息壁垒,提高人文修养和精神内涵创造了便利条件,是我国社会高速发展的必然选择。因此,明确图书馆信用服务的发展历程,追溯其历史成因,进而对当下发展和未来展望显得尤为重要。故谓之,知其然,而后方能尽其能也。

    一、公共图书馆信用服务之基

    一切成功的实际行动开展前都需要有详细的执行计划,即理论为实践的先导,公共图书馆信用服务之所以能顺利推行,固然有着必然的社会发展因素,但也绝离不开理论的倡导。

    (一)图书馆的“公共”理论

    公共图书馆自19世纪中期成立以来,免费开放是第一要义。联合国发布的《公共图书馆宣言》几经修订,但依然将免费开放贯穿始末,欧洲早先对公共图书馆提出两不原则,1.不设门槛,面向全部公众;2.不以公众自身条件为限制,这些原则都是公共图书馆信用服务的理论先导,不限制,不歧视,不收费,在此基础上,凭借良好的社会信用平台搭建信用服务的坦途。

    (二)人人有书

    “人人有书”这一概念是笔者提出的,公共图书馆信用服务的最终导向就是“人人有书”,每个个体的信用基数不同,而图书馆信用服务就是以社会信用为参照系,打通与个体间的信用壁障,从而达到“人人有书”的目的。这一概念其实早已有之,其原型来自印度图书馆学家阮冈纳赞(Ranganathan)的《图书馆学五定律》中的第二定律,“这本著作被视作对图书馆职业的最简明扼要的表述,[1]第二定律中写道,“Everyreaderhisorherbook/Booksareforall”,即“每位读者都有书”,阮冈纳赞这一理论走在了所有人的前列,他敏锐的发现,图书馆未来发展的必然之路就是“公共”,而公共图书馆的成功,其中本来就暗含了基本的信用默认,只是还未达到可以凭借信用作为基础服务的地步,但这也成为了最早的图书馆信用服务的理论支撑。同时,阮冈纳赞还建议政府,要颁布法律、提供资金以便保障图书馆正常运转和内部机制的不断完善,凡此种种都为公共图书馆的长久稳步发展指明了方向。

    二、公共图书馆信用服务之历史回溯

    中国作为四大文明古国之一,有着传承千年的文化积淀,故而最早图书馆的诞生,可追溯到中国古代的“藏书楼”。从私人属性的藏书楼到公共图书馆的信用服务,前后历经千年之久,多个阶段的蜕变,终成时代趋势,个中更迭,须得分而论之。

    (一)观书证之“身份”凭证

    孔夫子“以礼治国”之思想奠定了中国古代千年的社会结构,封建专制制度一定意义上可以算是这一思想的外化表现。“以礼治国”即定秩序,明尊卑,分长幼之序,行尊卑之礼,以身份品秩论地位高低,这一标准完全贯彻于日常生活之中,藏书楼就是明显的例子。“藏书楼建立伊始仅对少数达官显贵开放,是否具有某种特定的权贵‘身份’决定着用户能否从藏书阁中借阅文献资料,成为藏书阁借阅权限的主要衡量标准。”[2]这里的“身份等级”其实就是最早的观书证,是管理用户的唯一凭证,但此时的藏书楼还未面向全体大众,受众面很窄,毕竟高等级“身份”的人所占比例仍属少数,且藏书楼重在“藏”,而不在“用”,与现代图书馆有着本质区别。

    随着时间的推移,图书馆的实用性逐渐被人们所需要,出现了现代意义上的图书馆,但是仍旧没有直接达到公共的地步。直到清代,在1910年《京师图书馆及各省图书馆通行章程》对图书馆所作出的规定仍是,“凡入馆观书,非持有券据不得入内”,[3]此处对“券”的持有的强调,就说明当时的图书馆仍未达到免费开放的程度,只是观书证,由“贵族身份”转向“读书券”。一直到新中国成立,才发生了质的改变,图书馆实现对全体大众开放,观书证由“读书券”转向任一个体。

    贵族身份等级是最早图书馆的信用凭证,后来其含义也不断扩大,对图书馆而言,此“身份”不在局限于贵族,“持券”也是“身份”,直到新中国后,个体即“身份”,以身份为信用评判的标准达到最广泛化。

    (二)“押金”为身份之上

    当图书馆开始面向全体公众开放时,任一个体都具有观书身份时,身份已经不能再继续作为信用的衡量标尺,因此派生出“押金”这一在身份基础上新的信用衡量准则。新时代的到来尤其是改革开放之后,人民日益增长的文化需求越来越多,旧的政策已经难以满足人们对图书馆的需要,因此借鉴国外图书馆的管理方式,我国尝试纳入押金办证和逾期费制度以丰富公共图书馆用户信用管理制度,[4]公共图书馆降低借阅门槛,任何用户只需缴纳一定金额的押金即可办理借阅证,满足了更大范围读者的需求,借阅率大幅提高。[5]押金制度的不断完善,图书馆的管理也愈加完善,开始出现了押金分级制度,以押金的数额来认定信用的等级,押金越大,信用等级越高,可借阅量越大。但是押金制度也存在一定的问题,即押金的存在本身就包含了一种不信任的意味,这种仅限于图书馆与个体间产生的心理“安全感”,本身就具有局限性,最直接的导向就是使得某些本身信用良好,但却由于经济原因或心理原因而不愿承担押金的大众,脱离读者群,背离了“全体”的初衷。

    (三)借阅记录机制并行

    在押金制度发展的同时,以借阅记录为信用标准的新式图书馆规则并行而生。所谓借阅记录,就是依照读者借阅的次数,图书馆制定合理的个人信用参数,以此作为评判个体信用的等级标准。山西晋城市图书馆从2015年10月起,将读者图书馆行为转化为积分,以积分作为信用制基础,代替押金和罚款,从而推动全民阅读,取得了较好的效果。[5]这里的积分实际上就是借阅记录,只不过是以积分的形式来表现,但这一制度也存在问题,一者,对于平时借阅数量过少,或初次借书的人们,借阅记录难以作为信用凭证;二者,不具有广泛性,每个图书馆都具有单独的标准,不能成为全社会通用的合理准则;凡事利弊两面,以借阅记录为信用标准,更有利于吸引广大民众频繁借阅书籍,大大提高了国民阅读积极性。

    (四)两个身份证的标准

    公共图书馆信用服务几经发展,最终由两个身份证引向高潮。何为两个身份证呢?第一个,即简单的意义上的身份证,是个体在人类社会生存的凭证,现在全国部分图书馆已经实行凭身份证领取借书卡,达到借阅书籍的目的,南京图书馆就是从原来的押金信用标准转向为身份证信用标准,这是整个图书馆服务模式的进化。而第二个身份证就是“经济身份证”,即“征信”。《左传·昭公八年》有云:“君子之言,信而有征,故怨远于其身”,其中,“信而有征”就是“征信“最早的原型,征信就是以独立的第三方机构用专业化手段为个人或企业建立信用档案,而这个档案就成为了个体的信用考核标准表,也就是”经济身份证”,图书馆完全可以启用第三方征信平台,来架起沟通读者、评判公众信用度的桥梁,从而让图书馆的信用服务更加科学、便捷。

    上海图书馆是国内第一所率先发放信用借书证的公共图书馆,此后,又与第三方平台芝麻信用合作,真正走在了国内公共图书馆信用服务的前列,引领了图书馆服务的未来发展。

    纵观图书馆信用服务的发展历程,从“身份地位”标准到“押金”标准,到“借阅记录”标准,最后到“两重身份”的嬗变,其变化的历程,是中国图书馆发展的历程,亦是中国社会公共服务的巨大进步。

    三、对公共图书馆信用服务再思考

    (一)人文与经济双重价值的实现

    公共、公开、共享是公共图书馆精神的诠释。[6]公共图书馆信用服务的实施是对图书馆人文精神的再丰富,藏书馆向公共图书馆蜕变的关键就是,由藏变用,而信用服务的实施真正将“共享”的精神发挥到实处,打破了民众的借阅障碍,为全体公众享有知识自由的权力加了保障,更是我国对图书馆精神的坚守与发扬,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与公共图书馆的完美对接。

    早期的图书馆服务模式,造成了很大的资源浪费,繁杂的借阅体系,反复缴纳押金的人力、财力及时间的损耗,都极大影响公共图书馆的社会效益,而信用服务模式的开展,打破了时间与空间的界限,极大节约了读者借书的时间,并不因为距离的远近和时间上的不协调,造成阅读人数的流失,图书馆也更加的减少了诸多流程上的人员、设施损耗,将图书馆服务落实到实处。

    (二)历史发展的必然

    公共图书馆信用服务发展至今,是历史的必然,是时代发展的产物,社会经济的高速发展,必然带来全民素质的普遍提高,因而信用才可成为考量公众的标准,这也是各行各业未来发展的终极追求。但值得思考的是,信用服务,并不是公共图书馆服务的创新,只能说是基于社会的发展,在原有服务上的超越提升,信用难以捉摸,必须依靠具体的标准指数来判断,因而信用服务是图书馆依托第三方对公众服务的一种方式,是方法,而非本身业内服务的创新,我们在明确公共图书馆信用服务的优质性的同时,不能盲目强调其创新与唯一性。

    四、结语

    公共图书馆信用服务还处在发展阶段,需要更大范围的推广发展,增加图书馆群,建立行之有效的推广模式,加速联合化和统一化。任何新生事物的发展壮大都必须依靠合作之力,图书馆信用服务作为诸多公共服务的一种,要做好表率先行的作用,以期引领更多公共服务的创新与发展,这也是每一个图书馆人共同努力的方向。

    参考文献

   中国知网免费入口http://www.zhimeng.org

    [1]阮冈纳赞,夏云等译.图书馆学五定律[M].北京:书目文献出版社,1988.

    [2]吴曦.从藏书楼到图书馆[M].北京:国家图书图书馆出版社,1993.

    [3]李希泌.中国古代藏书与近代图书馆史料[M].北京:中华书局出版社,1996.

    [4]王学进.关于改革图书馆现行押金制度的思考[J].江苏图书馆学报,1989(1):39-41.

    [5]徐琳,魏巍,谢丽娜.图书馆用户信用缺失问题刍议[J].图书馆工作与研究,2011(7):43-46.

    [6]程焕文,周旭毓.权利与道德——关于公共图书馆精神的阐释[J].图书馆建设,2005(4):1-4+42.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