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cnki知网免费入口
cnki知网免费入口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323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邓忠汉诗集《和你在一起》艺术构思探析

(2019-11-23 13:38:54)
分类: 中国知网免费入口
    《和你在一起》是作家邓忠汉对自己十多年以来的诗歌作品进行整理并出版的优秀成果。诗集有四个篇章共94首诗歌。诗意而立体的抒写中,有对自然风物和生活元素的真情描摹,也有对历史文化发自内心的呼唤与呐喊;行云流水的文字间流淌着细腻的深情,也挥洒着大气磅礴的热情与骨血;精致的诗歌将作者对故土的山水人情、历史文化的热爱都化作了温暖的语言,如一个精灵把平淡生活中藏着的智慧一页页展现出来,这是该诗集最突出的创意和最鲜明的价值之所在。以下就从主题思想、哲学意味、意象选择等角度对诗集《和你在一起》进行分析,帮助读者在阅读时能更好地了解诗歌背后潜藏着的婉曲内蕴和艺术构思技巧。只有把握住了这些深层内涵和技巧,才能更好地领悟到邓忠汉对日常风物、生活百态的潜心抒写。

    一、从传统与现代文明中切入主题

    对于文学作品而言,主题思想是作品的根本意义,也是文章的灵魂和统帅,它的核心地位决定了材料的选择、结构的设计、语言的锤炼及艺术技巧的运用,甚至小到一个标题、过渡照应等都必须以主题思想为准绳。文章中一切写作要素都必须为主题思想服务,切入主题思想的角度势必会影响一篇文章的思想性,并决定着文章的价值。当然,主题思想最基本的要求不外乎准确、新颖、深刻。

    诗集《和你在一起》的主题思想如何做到准确、新颖、深刻,不外乎坚持做到了两点,即关注传统和审视现代文明。传统和现代之间是一种怎样的关系?传统与现代的关系在后传统时代表现出更多的互补性,这是因为两者之中的极端性的成分经过百年的涤荡已逐步衰减,现代和传统都已经意识到自己独木难支,因此产生了相互合作、长久共存的需要;传统中明显不合于现代精神的权威主义、等级主义等因素被大为消减、弱化,有益于现代社会的方面开始形成一种新的传统;现代性又以更为先进的手段在更为广大的空间里为传统的承传提供了舞台[1]。诗集中的大部分诗歌通过对家乡变化的描写表现现代文明对原生态生活的冲击与撕裂,在看似矛盾的冲击与撕裂中又凸显出作者对于这种变化的阵痛与坚守心灵家园的信念。这样深刻而独到的立意在诗集的第一篇章“古道诗魂”中表现得尤为鲜明,整个篇章的诗歌作者都用朴素的语言对传统和现代交汇带来的冲突给予了个性化的解读与诠释。如腾冲意象(组诗)就表现得较为鲜明。《住在热海边的乡亲》中这样写道“热海上边是地/热海下边是田/在田地里滚打的乡亲/每晚都要去热海泡泡身子/沉淀的是泥土/浮起来的是亮闪闪的月亮和星星”[2]。作为一种生活方式,到热海泡身子由于时光的变迁,后来发展成为一款旅游产品,“洗澡作为一种生活方式/终结于二十世纪九十年代”,“洗澡变成了旅游产品/手持拔火罐和土特产的乡亲/波浪般的吆喝声荡漾水边”。从诗句的勾勒中,读者分明可以触摸到现代文明对古老生活方式的打破与改变。“不再和泥土打搅/清清爽爽地赚钱”又隐约间流露出诗人对现代文明带着人们奔向富足却多少遗失掉了生活本真的粗糙与朴素的感叹,只不过这样隐约的情绪是需要读者走进文字、走进诗人的内心才能捕捉到的。又如《水碓》(艾思奇故居行)一诗,开篇就是“走进水碓/再也听不到舂米的声音”[2]18,言辞间不难看出诗句流淌着难掩的失落,一种对古老生活方式记忆的回望和不舍之情溢于言表。“比时空还恒久的龙潭水/依旧清新可鉴/洗衣坊里说不完的家长里短/悄悄中已过千年”则传达出一种对时光流逝、变幻无常的感叹。“而我却愿意是一片落叶/轻轻地永远地/漂在龙潭的水面”,这样的收尾,却又把这种因传统和现代融汇碰撞带来的变化悄然熔铸在内心坚守的执念中去,似于惊鸿一瞥中闪现灵魂深处的阵痛与悸动,这种微妙的心理与情绪在同一篇章里的《大树杜鹃》《北海湿地》《洗衣亭》等中都无一例外得以彰显。不仅如此,即便是在其他篇章中也有体现,如云南·2005纪事(组诗)中的《飘逝》《海魂》《和顺》。贡山怒水(组诗)中的《喝酒的民族》《上刀山下火海》《爷爷的高黎贡山》等作品都有这样一种浓浓乡情,故乡的一山一水、一花一叶都粘染上了挥之不去的乡愁记忆,让诗歌凭添了几许忧郁的气质。阅读是读者进行再创造的审美活动,语言是思想的外壳,要想读懂诗人的思想和感情,必须紧紧抓住语言这个特殊载体进行解读与分析。相对于诗人写诗的一次创作行为来说,读者阅读诗歌同样也是创造性的活动,只不过这种活动是在理解基础上的审美活动,是二次创造,这种二次创造的主观能动性、知人论世意识以及抓住诗眼进行拓展延伸等方面的能力,都将会影响到这种创造性审美活动的深度与广度。

    二、朴素的哲学意味

    “哲学意味”这个概念是亚里斯多德在《诗学》中提出的。他说:“写诗这种活动比写历史更富于哲学意味,更被严肃对待;因为诗所描述的事带有普遍性,历史则叙述个别的事。”[3]世间任何事物都包含着某种哲理,如果能洞幽查微,善于探索,就有可能发现他人意想不到的东西,但如果缺乏一定的思辨能力,是很难发现隐藏在平凡的人、事、物、景中的哲理的。诗集《和你在一起》的四个篇章选材广泛,着眼故乡山水人物和风土民俗,但不论上溯历史人物与史实,还是下至一草一木、一山一水都无不饱含着对人生社会、世事风情的深层揭示与坦诚表白,在这样的表达中婉曲地寄寓了作者对人生、自然与社会的个性化解读。

    如古道诗魂篇章中的《甩发舞》一诗中这样写“黑头发飘起来,生命就有了一种旗帜”[2]30,通过“甩发”展现出了佤族女子蓄留长发的习俗和佤族姑娘美丽豪放的品格。“旗帜”一词用得绝妙,把阿佤人像火焰升腾,似瀑布飞溅的特有活力和佤族姑娘热情奔放、粗犷纯朴的性格表现得淋漓尽致。当甩发舞的习俗成为佤族人民的一种生活状态,它一定蕴含着某种哲理,而哲理却让读者在飘起来的黑头发里看到了生活的热情和坚韧。《溜索》里有这样的诗句“农家宽宽的日子/在你窄窄的身上闪耀/只要是会走的灵魂/一条绳也就够了”[2]33。溜索作为大山深处渡江的工具,似乎是闭塞落后、艰难险阻的代名词,可是在诗人的文字里,却成了灵魂的牵引之绳,生存和生活的信念通过一根溜索熔铸在了大山深处的百姓心中,这是一条普通的铁绳,但却给山民们凿出了一条人世间最神圣的通达之路。因而“只要是会走的灵魂”自然是“一条绳也就够了”。《爷爷的高黎贡山》一诗中用近似白话的语言书写出一幅立体而多棱的画面。“爷爷的足迹长满青苔/我不知道哪一脚深哪一脚浅……半辈子进进出出与山为伴/一根扁担挑落日月星辰……肩膀增加了厚度/山峰增加了高度……高黎贡山是不能征服的少女/却是我爷爷一生相爱的恋人……我无论走再多的路/也不能与爷爷一路同行”[2]39。一个人、一座山、一生情尽洒高黎贡山,一段时光流经山峰的沧桑,一股坚韧面对生存的大气,都交给了一生相恋的爱人——高黎贡山。短暂人生,能如此活过,夫复何求?这样通晓大义与人生彻悟的哲理也就顺着读者悄悄敞开的心扉瞬间流泻出来。细读诗集,几乎所有的诗歌中这样的哲学意味信手拈来,比如“与其苦苦地去读一段历史/不如轻松地去欣赏一处风景”[2]43;“再狭窄的居室/摆一个思想的平面/屋子就宽敞了”[2]61;“剂量越开越大/药价越来越贵/胃和口袋都得鼓鼓的/生命轻薄如纸/灵魂乃身外之事”[2]68等等,都无不折射出人在加速变幻的现实中,对历史坚守的无力和面对人心异化的无奈。从以上诗歌的分析中,不难看出邓忠汉的诗歌就是这样,在不经意的抒写中将琐事细物中隐藏着的微小闪光点提出来,只要读者用心走进那些文字,就能轻易地被那些朴素的文字照得温暖起来。

    三、厚重的生活气息

    意象是诗歌体裁最基本和最重要的元素,很多诗作其实就是意象性构造。诗人创作诗歌,就是要为自己的心灵世界找到感性而具体的艺术载体。意大利美学家维柯说:“诗的最崇高的劳力,就是赋予感觉和情欲于本无感觉的事物。”[4]可见,意象是凝聚诗人主观心灵世界与客观物象世界的具象,是意和象交汇融合的综合体,是象的精神化,是意的具象化,因而意象是一首诗最根本的艺术表现要素。因此,“在诗歌作品鉴赏中,要打开诗人在作品中所安放的心灵世界,我们必须从具体的意象解读入手”[5]。诗集《和你在一起》意象多来自于大自然,从巨大的生活素材库中甄别筛选,诗人对语言的独特驾驭能力使得这些带着泥土气息和露水馨香的意象鲜活灵动,画面感油然而生,如在眼前亦如在身边。“六百年前,一个把云彩挂在桅杆上的年轻人”[2]11一句诗中饱含了云彩、桅杆、年轻人三个意象,其中有人有物,且静动结合,远近交融,高低错落,三个意象构成一幅立体而灵动的画面,通过郑和下西洋时的豪迈风范与自信气度连接起历史与现实,跨越六百年的沧桑尽显于短短一行诗,足见意象在诗歌中的难以取代的意义和作用,没有意象就没有意境,诗歌也就失去了深层的表意作用,当然,也就难以真正成为诗了。当然意象的呈现,不论是作者还是读者,都需要借助想象,因为创作构思过程主要是创造性的审美想象过程。在创作过程中,作家凭借艺术想象,编造出故事情节,创造出作品中的人物,赋予它们以个性和激情。想象是作家思维的一只翅膀,它以观察为前提,以表象为基础,以支持和经验为跳板,以感情为动力,想象的神翼从脑中再现生活表象而展开[6]。

    诗集描写了滇西大地以及与生存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发生关系或关联的人、事、物、景,意象广阔而细微。如古道诗魂篇章中的马走滇西古道(组诗),以马鞭、马掌、马铃、马路、马辔头、马鞍、赶马人、爷爷和马灯为题,将赶马人颠沛的人生,扬鞭催马的执着和一辈子追赶不上马、追赶不上日子的无奈与忧伤表现得淋漓尽致。如果说马以及和马有关的一切走出的是流动的日子,那么千百年来,静止在山间崖壁上的《沧源崖画》、伫立在和顺村前的《洗衣亭》、沉默不语的《火山口》、一任《瑞丽江》击拍的《怒江石》以及苍老虬虬的《大树杜鹃》等意象又无不是在用古老的身躯和直面人生的坚持告诉人们生存的哲学和生命的意义。不仅如此,即便是生活中的常见现象或是小人物、小事物等在诗人的笔下竟成了富有情趣和哲理的画面与故事,如《看病》以“病”为意象,用通俗的语言刻画出了不同身份地位、不同年龄性别的人在疾病面前的样子,并用“世界就平等了”突显出任何人都无力去阻止和改变它的来或不来。《媒婆阿太》刻画了做了一辈子媒婆的阿太:一个失去丈夫三十年的老妇人。“阿太做媒婆比种庄稼还重要/常常是帮别人地里添了劳力/却忘了自己田里的活。”看似简简单单的几句,但却展现了“媒婆阿太”热心于牵线有缘人的月老事业。“也有人时常骂阿太/那是因为夫妻吵架的时候/这时阿太也在悄悄抹泪/看着自己守了三十年的空床/阿太也在心里骂她的媒婆”[2]72,以上文字勾勒出的画面画风一转,又透露出阿太为别人牵一辈子红线,而自己却孤独了一辈子凄凉,同时,也让读者感受在自由恋爱的当下,“媒婆”这一民俗存在于这片土地上留下的印记,透过时空的流转将曾经的记忆通过语言来保留和呈现,这也许就是文字的魅力,诗歌的魅力!

    综上所述,诗集《和你在一起》通过语言这个载体,用意象把隐藏在世间万物的细小道理与微妙的哲学呈现出来,不得不说这些鲜活的意象成就了诗集《和你在一起》的最朴素的哲学意味,并让读者在悉心阅读中一点点地体悟到人生大义,体悟到自然宇宙的奇妙与深刻。一个作家最重要的品质是人性,当充满良知的人性通过语言文字巧妙地传达出来,让阅读者不断从文字中得到触动、启发和引领,人世间的真善美能够以文学的形式得到彰显,其中诗歌主题的切入自然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邓忠汉的诗歌选择从关注传统与审视现代文明的角度切入主题思想,不得不说这样的切入,与诗歌中哲学意味的表现是紧密相连的。这样的哲学意味看似简单,实则像一扇大门或者说一面镜子,它向你敞开世界,也让你照见自己。诗歌作为一种非虚构文学,文字里的思想与感情基本承载了作者的情感、态度、价值观,因而,阅读诗歌不能像阅读小说一样关注点多集中在情节上,诗歌是需要读者走进文字,走进诗人的灵魂深处的!正如一位作家所言,人世间,生命个体不过是朝生暮死的蜉蝣,与其说是人需要文学,倒不如说是文学照看、收留、安置了人!亦如王小波所言“一个人只拥有此生此世是不够的,还应该拥有诗意的生活。”因此,有文学相伴,就足以抵御熙攘人世间的奔波疲累,并在文学中收获力量,收获感动,于风雨中砥砺前行!

    参考文献

   本文来源于中国知网免费入口 http://www.zhimeng.org

    [1]耿传明.传统与现代之间的对视:从精神指向的变化看近现代中国文学中的古今之争[J].社会科学战线,2018(12):139-147.

    [2]邓忠汉.和你在一起[M].昆明:云南人民出版社,2016:23.

    [3]李圣传.审美之维:童庆炳先生的文艺思想及其时代命题[J].暨南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3,35(5):109-116.

    [4]北京大学哲学系外国哲学史教研室.西方哲学原著选读[M].吕娜,译.北京:商务印书馆,1981:13.

    [5]孙世军.论现代诗歌鉴赏中的意象解读[J].深圳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03(4):96-99.

    [6]霍海良.艺术构思中想象的作用[J].新疆石油教育学院学报,2005(4):127-128.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