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深藏在唱词里的童年记忆

(2018-06-01 23:13:25)
标签:

杂谈

深藏在唱词里的童年记忆

        时间真的过的很快,不知不觉间,我都已经上大学了。有关童年的一些事,我早已忘得差不多了。而童年时的那些玩伴,除了记得他们的名字和渐渐模糊的身影外,其他的,我一无所知。
        今天是儿童节,而我,却早已过了过儿童节的年龄。虽然童年做过的一些傻事在长大后偶尔还会再做,但却早已失去的那时的童趣,有的,不过是淡淡的怅然罢了。
         是啊,就是怅然,不论是对人,还是对物。
         ……
        而今,在所有童年的玩伴里,我对其中两个人印象极为深刻。
         一个是袁文月,一个是王良辰。
        文月是我同村的玩伴,活泼开朗,脾气和我一样,有点倔,还有点火爆,但从来都没有恶意,和任何人都能玩到一块儿。
        王良辰是我们那个小学里面一个老师的孩子,但他并没有因为自己是老师的孩子而唯我独尊,相反,他待人和善,大家都很喜欢和他玩。
        他们是同桌,也是我的后桌。
        先说文月吧。
        文月和我一样,玩起来的时候特别“野”,就像脱缰了的野马,根本停不下来。
        那个时候我们最爱去那些半坡或者崖上摘野果。
        每次放学,同村的几个孩子一起相伴回家。一旦在回去的路上碰见野果,大家就像疯了一样,争先恐后地抢着去摘。有时候是还没有熟的酸枣,有时候是田地间半坡上的山莓。
        记得有一次我们做了一件很不好的事,就是去人家枣园偷冬枣。
        那个枣园并没有围墙,也没有酸枣树挡着,人们随随便便就可以进去摘到冬枣。当时下着大雨,路上也没什么人,我们就偷偷潜入人家枣园偷冬枣。
        枣树很多,也不怎么高,伸手就可以摘到。因此我们根本就不珍惜,也不懂的适可而止。不仅把人家冬枣摘到只剩下了树梢的零星几个,还把许多树枝都折坏了。
        摘了那么多冬枣,回来没吃几个,就被抛在脑后了。后来被奶奶翻了出来,都已经红了,有的已经没有水分了。
        长大后,每每想起这件事,总觉得很愧疚,以及悔恨。
        每个人都生活不易,那些卖冬枣的钱是用来养家糊口的。而我们不仅不懂得珍惜,还不知道适可而止。因为自己的贪婪,给别人带来了许多麻烦,甚至是生存的难题。
        后来那家枣园怎么样了,现在还在吗?我一点也不清楚,也不敢知道。
        我只知道,后来,我再也没有做过这样的事了。因为愧疚,也因为自己长大了,懂事了。
        除了摘野果,我们也会去学校旁边的那条河里玩。
        那个时候午饭时间我们不回去,而是自带口粮,下午放学后才会回去。
        午饭时间我们没事做,就会一起去河里捉鱼和螃蟹,或者去某个离学校近的同学家里蹭饭吃。
        说实话,我真的很怀念那段年少的时光,虽然我已经不记得有些玩伴的名字了,但我们一起做过的傻事,我至今都记忆犹新。
        ……
        王良辰呢,说实话,有关他的事,我知道的并不是很多。
        他皮肤很白,长得也很像女生,因为这个而没少被文月揶揄过。
        但我却十分喜欢他的名字。他曾告诉过我们,他父亲姓王,母亲姓良,两个姓氏合起来,再加一个“辰”字,就是他的名字。
        良辰,的确是个很好听的名字。后来听过一句唱词——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我就会下意识地想起他的名字来。不知道他父母当时为他取名时是怎么想的,会不会也是因为这句唱词而为他取的名字。
        我和他并不怎么熟悉,但我却一直记得这么一件事。
        就是有一次下雨,很多同学都没有带伞,我也没带。他母亲看到了,就让他把他的那把伞借给我。我当时不好意思要,就连忙推脱,他一直坚持着把伞给我手里塞。没办法,我只好说,我已经借到伞了。
        后面的确是借到了,借了一个家就住学校附近的一个同学的伞。
        那天雨很大,他有一把伞,他母亲一把伞。但如果他把他的伞借给我,那么大的雨,就剩一把伞了,两个人肯定都会淋湿。
        我不希望他们淋湿。我自己没带伞,但我不能牵连别人因为借伞给我而淋湿。
        该怎么说呢?就觉得他特别的好,真的特别的好。
        后来,我遇见过的很多同班同学中的某个老师的孩子,都没有他这般谦逊和温和。
       不是说他们不好,只是觉得我和他们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而王良辰给人的感觉却不是这样的。
        他有着很好的修养,他可以和我们闹成一团,即便在玩游戏时不小心被绊倒,也会笑着说“没事”,然后和我们继续玩游戏。好像这一切都不曾发生过一样。
        他不会嘲笑我们“土”,更不会嫌弃我们的笨拙。我们不会的题,他会帮忙讲解,直至我们最后彻底理解了,这才停下来,去做自己的事情。
        ……
        龙泉小学只到五年级,六年级我们就要转到大明镇上的那所中心小学去上学了。
        我们五年级第二学期期末考试,就是在龙泉小学那里考的,这也是我最后一次见到他了。  
        之后,就彻底没了他的音讯。
        文月因为和我同村,我偶尔还是会见到她的。
        后来,她并没有去中心小学读六年级,而是去了杏林小学。
        之后,我与她的关系也渐渐淡了。
        不经常见面是一个原因,另一个原因则是,我初中和高中一直都住在华县,除了寒暑假会回来。后来因为课业重了,我寒假才会回来。
        大年初一拜年的时候会见到她,她变化很快,每一年都在改变着。
        而今她是一名幼师,染了头发,化着淡妆,早已不是我记忆中那个学生气十足的文月了。
        再也回不去的年少时光,再也回不去的我们,就这样长大了。
        有一次回老家,顺路去看了一下龙泉小学。学校变化很大,旧房子早就拆了,地面也全都是变成了水泥路面。
        听那里的人说,龙泉小学现在只剩下二十多个学生了。
        大概过不了多久,龙泉小学也会被迫扯了吧!
        有关儿时的记忆,也随着时间的消逝而渐渐变得模糊起来了。我想着,那些记忆也会和这些建筑、树木、河流和麦田一样,渐渐被时光湮没吧!
        不知为何,每每看到“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这句唱词,我总会不由自主地想到他们两个。
         “乐”有两个读音,我却习惯性地想要读它为“yue”,大抵因为文月吧!
        良辰,文月。
        童年的玩伴们,就这样被我深藏于一句唱词里,偶尔提起,已禁不住红了眼眶。
        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那年夏天,来不及说声“再见”,就这样匆匆告别了。
        你们,都还好吗?

                                              ——2018年6月1日于长沙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