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童年在乡下

(2017-07-13 23:39:52)
标签:

杂谈

童年在乡下

文 | 棠月白

-1-

我的童年,在奶奶的村,那是一个风景如画的地方。承载了我太多的记忆和珍惜。

我出生在隆冬一个大雪纷飞的早上,那年应该是计划生育抓的很严的时候,所以在我没有记忆的日子里,生活应该都是颠沛流离,不过这些颠沛流离都是父母承受的。幸运的是,在我开始淘气和充满童趣的时候,被寄养在乡下的奶奶家,而这一切的机缘巧合开启了我的童年,成了我难以割舍的瑰宝。

-2-

记忆中的阳光总是妖艳的,惧怕炎炎烈日的大人们,总是在熟睡中度过慵懒的午后。而这个时候才是小孩子一天中最开心的时光,没有了自家大人烦人的啰嗦,也没有了别人家大人讨厌的告状。不需要预约和打招呼,一群小伙伴都能超有默契,假装午睡,在大人们呼噜声起的时候开溜,在小悬崖边的草坡接头。

小悬崖的草坡,是孩子们的伊甸园。厚厚的草坪像一张巨大的软地毯,我们在地毯上放肆的尖叫、奔跑、嬉戏、追逐。摔倒了也不怕,呸掉嘴里的草屑,顾不上拍身上,继续着老鹰捉小鸡,丢手绢,扔沙包……最喜欢的事情是捡了橡果,然后抓一只甲虫,用小铁丝穿透橡果的中心,再用绳子系住铁丝的两端,像套一辆马车,然后把绳子挂在甲虫的脖子上,让它拉着滚动的橡果走路。当然,重要的是它不能会飞,选甲虫要选个头大的,起码看起来有力气的,因为我们要用它来比赛。男孩子们也颇敬业和有比赛精神,爬走在地上,快速拍打着地面,为自己的运动员加油,大声喊着:“快!快!快!快!快!”。女孩子们则用紧张的表情全程关注着比赛。甲虫这东西,女孩子即使爱看热闹,也是要在触碰上敬而远之的。

玩累了,就躺在大橡树厚厚的落叶上休息,小悬崖的边缘是并排的五棵橡树,枝叶茂盛,夏风吹的树叶哗啦啦响,时不时的掉落一些渴望自由的离叶。橡树很粗壮、高大,如今看来应该有六层楼的高度,按当时的词汇量,也只能用巨大无比来形容它们了。

草坡虽好,天天去也不新鲜。有时候的午后,孩子们也会去村口的大池塘钓小龙虾。池塘也是被高高低低的绿色包围的,随便找个低矮的歪脖子树,爬上去,用摸来的螺丝的肉做诱饵,便可以开始一场欢乐。炎炎的烈日又为孩子们创造了好条件,龙虾们也觉得暴晒的池水有点燥,都会往凉快的树荫下跑,看似很聪明,却看不穿螺丝肉的圈套。不断的收获总让我们兴趣不减,通常都是在晚饭时间,在女人们此起彼伏的呼叫声中,才会依依不舍的离去。

还有的午后,我们也会去河边的沙地上玩耍,阳光照在沙土地上,赤着的脚最能感受到阳光的温度,管他呢。孩子们在烈日里,找寻马齿苋,用脚踩,找到甜草根,就直接掰断放在嘴里面嘚瑟的嚼着,卫生?呵呵,管他呢,真甜。阳光真烈呀,男孩子们都是黑的发亮,当然女孩子们也不白。跑累了,渴了,就去沙地旁的西瓜地里偷西瓜吃,怕么?不怕!你瞅,看瓜的人也在睡呢,还用蒲扇盖着脸。

-3-

童年也不止快乐,也有恐惧的时候,村里一些赖的大孩子们玩法多。

有一次,几个大点的孩子们哈哈的笑声引的我们小孩子跑去围观。小强不知从哪里抓了一只大老鼠,用它吓我们小孩子,做出扔向某个小孩子的假姿势,吓得要被扔的那个孩子猛地往后躲,伴随着一个趔趄的是他们得意的哈哈轻蔑。小强玩累了,觉得老是假吓人没意思,便突发奇想的从家里拿了一点汽油,他家的手扶拖拉机我也是坐过的,很旧,坐在上面就像是坐在地震的中心。只见他用脚踩着大老鼠的尾巴,把汽油倒在了老鼠的身上,不等这只可怜的落汤鸡反应过来,他点燃的火柴就放在了它的身上。好热!好烫!被松开尾巴的火球没目标的乱串,如今想来,抱头鼠窜这个词或许就是这么来的,只是当时没学过。火球前进了一段距离就停住不动了,一动不动,只有旺盛的火苗在嗨。我先是闻到一股烧着头发的焦味,紧接着又闻到一股烤肉香味,继而又是焦味。小强好得意。我们几个小孩子面面相觑,不知他们作何感想,我只记得我当时暗暗发誓,以后再不跟小强耍了,也不要再坐他家的狗屁破拖拉机。

-4-

有意思的不止是午后,夜幕来临的村庄也很美,随着天色渐暗,白天亮亮的绿色变成了黑色,不整齐的黑色的村屋,被不整齐的黑色团团围住,偶尔几家吃饭晚的人家,烟囱里还飘着浅黑色的炊烟。村里的小土路上,人声鼎沸,大人们说说笑笑,小孩子们依然只负责嬉戏打闹,在人流中穿来穿去,你追我,我追你,无论是抓住的还是被抓住的都是咯咯的笑。

男男女女的人群此去的目的地都一样,村边的小河,洗澡。到了目的地,人群默契的分成两拨,男人们一拨,女人和小孩子们一拨,拉开很远的距离。男人这边的声音是扑通扑通的下水声,偶尔的聊天也被淹没在此起彼伏的扑通中。女人孩子那边则是热闹的多,拉家常的张家长和李家短,从自家男人聊到自家的鸡鸭,从别家的男人聊到别家的鸡鸭,聊到开心的地方就是哈哈的大笑,笑声也是此起彼伏,她们的声音都很大,说话都是喊着说,仿佛世界是她们的,也仿佛她们知道自己的声音会被那一拨偷听。说起来笑起来都是放肆大胆的很。

-5-

上学是孩子们翘不了的课,我也一样,牙还没掉呢,就送去邻村的小学。刚开始很新鲜,都是一起玩耍的小伙伴们,课间依然是老项目-嬉戏打闹,只是跑的多了,出汗多了就渴。家里给带的水经常的早早被喝完,渴了就跑去学校边的池塘喝水,趴在木质的洗衣台上,伸长脖子,把嘴拱起来,插入水中,大吸力的咕咚咕咚。一直都是这么干的,直到有一天……

那天,我像往常一样,撅着屁股放开咕咚,爽。那天,我没像往常一样,喝完起身就跑走。而是,起身坐在洗衣台上看看波光粼粼的水面。忽然我惊住了,害怕起来,我想我要死了。

离我喝水的地方不远处,池塘边的水草丛里,我清晰的看到一只泡的发白的小死猪,肚子鼓囊囊的,猪嘴张开着,舌头伸出口外,我都能看到猪嘴里的牙!一群苍蝇被它散发的香气吸引,嗡嗡嗡的聚在它的身上和上空。我想我是要死了。我听说过大人们说的有毒,什么传染,什么细菌,能死人。我傻坐在那里,好怕,我想我是要死了。

放学回去,我没有搭理小伙伴们的热闹,低头只顾走自己的路。我想我是要死了,我没空搭理他们。我想回镇上,我想妈妈。

晚上,我谁也没说,我要死了,我不想大人们为我难过,我很担心,但我什么也没说。我安静的像只小猫。

第二天,星期天,不用上学但我醒的很早,爷爷奶奶让我做什么,我都乖乖的去做,没有一点不耐烦。我要死了,我要做个乖孩子,我懂事了,我什么也不会说。奶奶的啰嗦,我也会很安静的听完。

奶奶发现了我的反常,我也只是告诉她我想妈妈了。他们动身送我去镇上,见到爸爸妈妈,我也是很安静,很乖,我要死了,我要做个乖孩子。

最后的最后,你们都知道了,我现在还能写文章说明我没死,哈哈。妈妈问出了我的心里话,带我去看了医生,在医生的哈哈笑声中,我知道我不会死了,我还会和以前一样。所以我又变的和以前一样了。

-6-

童年的好多回忆,怕是说到天黑也说不完的。前几天工作之余,我又回了一趟奶奶家,看看童年待过的地方,走走童年嬉戏的土路。好多都没变,风景还在,印象还在,感受还在。也有一些变了,爷爷不在了,奶奶更老了。

我又去了小悬崖,草坡依然翠绿,橡树依然亭亭如盖也。

2017.7.9日深夜。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后一篇:就放肆一回!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就放肆一回!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