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白衣黑裙忘不了的你

(2017-07-24 18:54:02)
分类: 短篇

认识她,是在一个夏日午后。

三伏天里燥热难耐,街上行人稀稀落落,这让本就出众的她更加显眼。

烈日炎炎,人行道上梧桐投下的绿荫若有若无,赌气从家里跑出来的我焦躁又彷徨,泪眼迷蒙地跑了很久,最后靠在树上,只剩下喘息和四下打量的力气。

天空,连点云都没有,没劲;对面超市,人迹稀少,没劲;街道,干的都要裂开了,没劲;人行道……梧桐树……唔,旁边还有个姑娘,等等!好漂亮的女子,清秀的鹅蛋脸,俏丽的马尾辫,白衣黑裙下窈窕的身材,美的让四周日光都和缓了起来。

风轻扬,云缓聚,我眼里却只剩了你……

呆呆的不知看了她多久,不知她是觉察到了,还是等得有点儿急了(她应该是在等什么人),她缓缓把目光投向我,刚刚还感觉清爽的我突然有种被送进烤箱的燥热,她盯着我打量了一会儿,应是看出了我的窘迫,浅浅笑笑,又转过了头。

不知我这时的心情究竟是如何,到底是飘飘然然,还是怅然若失,我不敢再盯着她,只敢时不时偷偷瞄几眼,同时不敢猜测她是否又看过我几次。

不多时,她母亲出来了,她迎上去,接过一个购物袋,挽着母亲,说说笑笑的走了。我还呆呆张望着,她们走过街角时,恍然见她回过头,绽出一个微笑,我突然之间面红耳赤。

白衣黑裙的倩影就扎根到了我脑海里,我想再见到她,想结识她,又不知该如何面对她……

就这样晕晕乎乎地,我居然能找回家,而且忘记了之前咬牙切齿的“三天不回去”。出奇的,爸妈没怎么再训我,或许是担心,又或许时间久了,也如我一样,忘了吧。

那是我高考前的最后一个暑假。

成绩,无需担心,但我的脾性,让爸妈焦虑,而且我依旧每日“不务正业”,其实只是打打篮球之类,也未曾耽搁功课,我以为,这无可厚非。然而,学习之外其他一切,放在高考面前,大概都是要让路的吧。我知道,但我难以做到一丝不苟。于是,略有偏科又“思想不正”,还正处叛逆期的我,毫无疑问的在高考布景下罪大恶极。

黄昏,出人意料的,父母叫我一起出去散步,我有点惊讶,也有点不耐烦,正想拒绝,脑海里突然浮现出她挽着母亲的背影,我不受控制的,点点头。谁料,那竟成了全家的转折点,一路本静默,爸妈却突然开口,向我道歉!说以前未曾考虑我的感受,怎么会,不体谅对方的明明是我啊,眼泪,莫名的就流了下来,止也止不住。

那次散步,竟结束了我持久的狂乱,我和爸妈商定,可以运动,但要定时,学习,或玩闹,都全心全意。不得不说,这帮了我的大忙。

我的生活,突然就平稳下来。一想起她,就连会让我头疼的英语,都变得可爱起来,本以为成绩已到瓶颈的我,实在没想到,除去焦躁后,还可以再冲过好几个瓶子。成绩,不断提高,每每看到身边的眼神,或欣慰,或赞许,或艳羡,或嫉妒,我都会莫名的想到她,心头,有淡淡的感激,但更多的,是思念。

明明没有什么交情,我对她的思念却不断发酵,越酿越纯,芬芳醉人。每个午后,我都会隐隐想起她,心头涌起莫名的酸涩,想见到她,又不知该如何面对她。她如天上云,让骄傲的我自觉卑微如草芥。

不知不觉,夏就变做了冬,除了篮球换成了溜冰,对她的思念慢慢增添外,生活没什么变化,日历,一天天伴着习题翻过。只有过年那几天,全心的放松,一心,全都扑在玩闹上。       

然而,埋首功课时,不觉它事,只许玩闹了,寂寞却时时涌上心头,此时我才发现,骗不了自己了,思念太浓,快要压抑不住了,可是,我见不到她,也不知道见到她会如何,我从不相信一见钟情,可是,为什么,这么久都不会忘掉……

除夕前夜,我独自出门散心,街上灯火辉煌,欢乐气息浓郁,可我,依旧寂寞。

街心有公园,公园环翠山,山顶有楼塔,独立清冷处,默默登塔去,孤高应凭栏。一路无人,每层风景各异,我却无心观赏,独行,怕只有登高才恰配。况且,我只想排遣,攀登才是最好的方法罢。

十八层的塔,一口气登到顶,纵有雪花纷飞,我依旧又热又累,气喘吁吁。然而,看到独立看台旁的背影,我呼吸却猛然一窒,莫非……

应是听到了我的声音,她缓缓转身,清秀的鹅蛋脸,白衣,黑发,身材窈窕,清冷却又让我心生暖意,她背后雪花纷飞,远方灯火辉煌。她看到我,微微笑着,然后,缓缓伸出手。

时间是否静止了,可为何雪花依旧纷扬的飘,我是否沉溺于梦中,可为何心脏跳动的感觉如此清晰……

我已忘记了过程,却记住了她浅笑里的欣喜,忘记了对话内容,却记住了如她微笑一般轻灵的声音……

相识,相交,再相知。

我无数次期待过再见她,却可笑的未曾设想过,真的见到她后该怎样。不论这次,还是以后的每次,似乎成了惯例,大多数时间里,都是她轻轻的说,我静静的听,边听边享受着,文静的她恣意的快乐。

有懵懂的恋慕,更多的却是对知己的珍重,望着对方,我们心里孤寂的无底洞就被填满了。

后来,我们报了同样的大学(我们很欣喜的发现,彼此在同一级,而且成绩相当),我们一起看电影,一起旅游,谈天说地。不是恋人,胜似恋人。爱,确实存在着,但她说,相爱,不如相知,普通的恋人何如真心的知己,我虽不解,却也接受。

直到大三,我们还是都单着身,放暑假的第一天,她约我去泰山看日出。我们第一次结伴旅游,就是去泰山,是高考后,为了更加接近梦想,我们去亲近太阳。可现在,又为什么呢。泰山的日出,于我们,是有纪念意义的啊,可我傻傻的,没有问问她,甚至,没有多想想。

太阳升起时,我们站在山巅,她依偎着我,我们冲着太阳挥手,迎接它的万丈霞光。她没有急着走,拉着我说顺便看完日落吧,这时我才觉有些奇怪,却依旧没有多想。可是,当时的她,分明不是为了日出,而是专程去看落日啊!

残阳如血,染红半边天,我拥着她,感受着这破灭前的壮丽。转头看她,她白皙的脸也被映的红嫩嫩的,她也转头,微微一笑,看了这么久她的笑,我却始终抵挡不住,她让我闭上眼,然后,我的脸,感受到了她唇的柔软,我久已平静的心,又开始剧烈的跳动。

她看到我面红耳赤,也看到我难掩的惊讶,却只笑笑,拉我下山。

明月高悬,众人向上我们下,感觉很是有趣,我刚准备告诉她,却发现她的脸分外苍白。我真的开始担心,这一切都很怪异,我追问这一切,她却只有一句,“回去你就知道了”,我虽疑,却也知道她的性子。百种担忧,无计可施。

回去后,她让我先休息,第二天再告诉我一切,熟料,我再也联系不到她。午后,收到她一封信。

她病了很久了,以前一直吃药,现在终于做好了准备,要开始手术了,手术活下来的把握,有两成,而且,就算不手术,她也活不久了……

不是不爱,不是担心分开,是不敢爱,害怕有一天自己突然离去,让另一半更加痛苦,以前不说,因为不想我们的时光染上阴影……

“如果我活了下来,就能像正常人一样了,到那时,你能原谅我吗,你还能接受我吗?”“三天后,手术会结束,我告诉妈妈了,如果我还活着,她就发条短信告诉你,如果没成功,就不联系你了,答应我,不能伤心……”

我颓然跌坐,只有两成,为什么不早说呢,我心中的你,是你的灵魂,不是肉身,怎会在乎你是否生病?!!

自己果然还是渺小,什么都做不了,她改变了我,唤归了我,我却不能帮到她哪怕一丝一毫。无宗教信仰的我硬是跑到寺院,在佛前跪了两天两夜。

第三天凌晨,我控制不住的打起盹,迷迷蒙蒙中仿佛看见她微笑着挥手,转身离去,我惊醒,两行泪止不住的流。我不愿离开,直到第三天晚,寺院的师父恐我出事,将半昏迷的我送进了医院。

你,不让我伤心,可这次,我不能答应了。泪,流不出来;心,快要裂开。

四年情缘,一日两隔,不思量,自难忘,再难谋面,吊唁不得,怎不苦断肠!代汝行人世,他日相与期,一日吾心空,惟愿汝莫忧。

又过去四年了,距我们相识,整整八年,四年里种下的情感,再有四十年也难化开。我会替你在人世间游历,等重逢后讲给你听,就如我们一同经历。

我一直记得,你的理想,你的信念,你的坚强,你的眉眼,你的笑,你的声音……我一直记得,初识那天,一切的一切,我更记得,白衣黑裙,忘不了的你。

                                                                                                                                2017.07.24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前一篇:鱼、猫与狗
后一篇:心海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鱼、猫与狗
    后一篇 >心海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