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澳洲香光大佛寺
澳洲香光大佛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4,523
  • 关注人气: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倓虚大师临终念佛为何没有往生西方极乐世界

(2021-05-11 15:47:21)
标签:

澳洲香光大佛寺

南無阿彌陀佛

西方極樂世界

學佛

念佛

分类: 出家眾
谛闲大师高徒 天台宗倓虚大师,一生致力于僧伽教育,临终念佛为何没能往生西方乐世界?

倓虚大师临终念佛为何没有往生西方极乐世界


弟子法玺:弟子法玺诚心礼请倓虚老和尚,访问关于身平年谱、修行过程等,请倓虚老和尚慈悲开示及指导,阿弥陀佛。



倓虚老和尚:

中国佛教一度的式微,原因也因政治时局,整个大环境的动荡不安,还有时不时的战争,让文化的思想、佛教的弘法、许多优良的传统,都出现了致命的断层,也由于这样,中国的民族意识开始越往自己的角度去看待事情,中国人失去了很大的优点,那是心量。


倓虚一生走过,面对多场的生生死死,人的一生如果把握住了学法的机会,一定要记得珍惜。


民国前,与初年的环境,卫生,以及种种的生活条件、经济等等,都造成许多的霍乱、疟疾等传染疾病,还有战争的加温,常常看见死人,老年人与幼孩非常容易发生,有时连壮年也不堪这些因素的冲击,常常一个村落,一连二,连三地居民同时死亡,当时人心惶惶,大家都害怕哪一天死神会降临在自己的身上,没有充足的佛教弘法,没有这些佛法的力量突破生老病死的恐惧与不安,我的家也笼罩在这样的低迷气氛之中,因为接二连三的孩子,一出生就纷纷夭折,我的母亲,生了八胎,都没能养大,早早夭折,母亲心灰意冷,但由于早期的社会,并没有防范怀孕的措施,都是自然的怀胎,而就生了下来,在怀上倓虚之时,母亲已经三十六岁了,对于早期的社会三十六岁生子已经有些年龄稍嫌太大了,但母亲仍旧顺利生下了倓虚,当时母亲怀胎之时,常常梦见有名外国僧人,初次梦见,是一名高大的外国僧人,从梦境里走出,想向母亲借宿,但当时母亲向他婉拒了,母亲心里觉得特别,将梦境记了下来,后来陆续梦了几回,经常看见僧人的面相,包括倓虚出生以后,在梦境中、在现实中,母亲都说,他常看见出家了的倓虚。


倓虚生活的时代,几乎与无常及生死挂上密切的关系,从倓虚出生的那时,就开始面对一连串死亡的挑战,村落中与母亲同时生产的妇女,几乎都一对对,母与子双亡,唯独母亲与倓虚逃过死亡的召唤,从那时起,母亲完全将所有的心思放在照料倓虚的身上,照料这家中的独生子。


村落中,频频传出死亡的消息,我出生在于北方的大陆,当时的生活紧张,母亲在照顾倓虚上,用了非常多的心力,包括学习,还有日常生活,自幼倓虚的学习并不是太好,包括迟迟没有办法叫出爸爸和妈妈,反是先说了打斋这字眼,让大家都认为相当的奇特,母亲将倓虚时时的带在身边,村落里,学习的人数不多,大多都是跟着大人学习干活去了,母亲担心倓虚发生意外,所以十多岁时将倓虚送进了私塾学习,大家都知道倓虚的学习能力不好,也并不强求倓虚成绩要多么卓越,总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顺利学习长大就好。


母亲安排了倓虚的一生,离开私塾的学习生活,母亲又为倓虚介绍了工作学习,但不知为何,就是不感兴趣,从工作回到家中,闲待了一阵子,大约十七岁那年,母亲为倓虚娶了亲,而在二十岁年间左右,陆续发生了许多事情,父母亲相继的过世,还有工作的不顺利,让倓虚当时失落的心境久久不能淡化。


婚后的生活,有相当多的改变,长女与长子相继出生,自己肩上不禁也多了养育的责任,一直以来都有阅读的习惯,在那段时间特别迷上外道,我在那时涉略了好几个宗派,也迷上「求长生不死」的邪派思想,我看了许多相关的书籍,还有学习了像是练气、炼丹等等的技能,这样的举动,让身边的亲戚都相当担忧,为了要将我救离这样的邪派行为,大家忙着帮忙我找事情做,很快我有了新活,我陆续接了几样工作做,同时也发现这些行为根本一点效益也没有,我转而开始研究医书,因为稍稍的产生兴趣,自己也就深入其中,偶尔也看佛经。


以前那个时代,医疗不是这么样的发达,也没有太多现代的这些认证,考取证书的规定,为了生活的需要,及环境的因素,我们搬离了原本居住的地方,经济上的压力,大家凑了几分钱,开了一家中药店,我就照着医书上学来的,开始行医,或许是天生与医疗这方面的缘分,中药店的生意颇好的,总有固定的客源,但是这样的生活,还是没有让我的心真正安定下来,我一直环绕着,我好像还有什么事情要做,这颗心,终日总悬在那儿。


家庭相当圆满,但自己从不恋于其中,孩子的照料与养育多由妻子决定,闲暇时刻自己都有研读佛教经典的习惯,有一日,自己因缘下读诵了楞严经典,这经典教义的殊胜,让自己生起了出家的念头。


那时,我深深相信这样的决定,我兴冲冲的来到寺里,想找和尚剃度出家,但由于中药店的生意兴隆,大家多少认得我,和尚便以俗事未了为由,拒绝为我剃发出家,我虽然有些落寞这样的结局,但我很快打起精神,因为我相信,是机缘还未具足,回到家中,仍旧过着原本的日子,每日仍不忘研读经典教义,越来越明白道理,自己越觉得,生命只在呼吸之间。


重新燃起了出家的心愿,找了个理由,自己真的离开了家中,放下妻子与儿女,我到寺院之中,恳求和尚答应,真的,我出家了,那年我已经四十三岁,因为未受具足大戒,倓虚一直以沙弥的身分,在寺院里做着粗活,打扫等事,为成为一位比丘僧人做点准备,所有前贤大德的修行之路,倓虚皆将之视为重要的学习楷模。


自己也依因缘的殊胜,遇上谛闲老和尚传戒,受了具足戒,成为真正的比丘,那时谛闲老和尚也正在传法,跟着和尚学习了几座经典,非常殊胜,自己也就在和尚的讲经处精进学习,由于自己的努力,和尚相当赏识,自己是北方人,不同于大家多半是南方人,北方当时佛法相当稀少,和尚希望培育倓虚回北方弘法,倓虚也不令和尚失望,非常积极,因为出家晚,积极努力,很快也开始到处去弘法,最后也回到北方发扬佛法。


出家其实很重要是弘扬法脉,但当时,鲜少有人愿意这么做,北方也不是没有僧人,但北方的僧人鲜少弘法的活动,多半自己修行,所以起步弘法,倓虚也召集了许久,当时四处善心的护法有许多,大家出钱出力,也筹备讲经,也盖佛寺,倓虚也在有缘处,住持了一些时间,同时也跟着发心的居士努力着弘法,倓虚一生,帮忙筹备了一些寺院的兴建,还有写了几些书籍留世,一生的弘法汲汲营营,丝毫不敢松懈,多于日间跟着大家四处奔波,为了讲法传得更广,还有筹备许多场的讲经,而夜间较能够修行自己,倓虚不敢荒废任何的时间,积极研究经典,誊写笔记,或于集书,或于自己阅读,时间、日子过得相当充裕,而且非常快速。


倓虚一生弘法走过,有跟着谛老,四处弘法,一方面也是学习,后来拜别谛老自己独自行脚,这些因缘都很殊胜,在弘法的道业上得到了许多居士善心的护持,一次应邀请回到了河北省讲经,待了一段日子,讲经结束,自己顺因缘回到了曾经的家中,拜会曾经的家人,不告而别,几年不见的大家,倓虚以法师的身分,重新出现在诸位面前,将佛法介绍给曾经的有缘人,听闻不久,过去的妻子也皈依学佛,而一位儿子也发心出家,这一次的因缘,算是圆满度化。


倓虚的后半生,常在弘法中度过,谛老最后将法传给了倓虚,倓虚没有让和尚失望,北方,倓虚将它兴了起来,陆续收了一些皈依座下的弟子,弟子们都很尽心的修行,有出家也有在家的弟子,大家在一起,讲经,研究经典,而多半时间都在一起为弘法努力,为了佛法再兴努力,很少想到自己,倓虚教导弟子,全然的为众,自己一身,能够付出多少,都是很值得的。


在八十九岁那年,倓虚走完了一生,弘法的半辈子,在示寂的那一日,忽感身子无力,直觉时间到了,原本还在讲诵金刚经,但实在无法继续,提前结束,而在大众面前,结跏趺坐,念佛往生,在这些日子里,其实早有预兆,渐渐吃的不多,身子也有些倦,但还能讲经,就是到最后一日,未完成的经典,一直停留在那里。


我的往生,我清楚感受到大家的感伤,我的一生弘扬佛法,教导大家念佛,求往生西方极乐世界,自己在最后一刻也表现了这一幕,放下一切的缘分,念佛,到最后的到来,其实没有人清楚,倓虚最后到了哪里,原来倓虚的一生,还是不够信佛,这样的念佛,自然就没上到西方,这是没有人知道的真实。


我倓虚,往生到了二十八层天,原来虽然我念了佛,静心的等待佛陀的接引,但是还是不够纯净,因为倓虚在世时没有见性,并不是说要见性才能往生西方,而是倓虚见不了性的原因是差在微细的念头,也是业力的使然吧,倓虚一生都因为生死的疾苦,而令命运的摆弄,这点对死亡的茫然,倓虚没有真实清净,所以没有见性,没有念佛往生西方,一生之中多种际遇,最终还是归之于空,人生真的没有什么特别,还是唯有念佛求生极乐,佛法的殊胜才最真实,香光大佛寺,带领倓虚到了西方极乐世界,倓虚着实感恩,阿弥陀佛。


倓虚老人亲笔


讯息内容由佛弟子释法玺主笔写下

二O一七年八月十七日




欢迎分享文章到您的朋友圈,法布施功德无量!

更多佛法开示、修行心法,请关注公众号「享受快乐」(原「澳洲香光大佛寺」公众号)。


~佛法。是传承之心。是不死之法。若您缘信。弥陀在此。弘演正法~


 

倓虚大师临终念佛为何没有往生西方极乐世界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