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澳洲香光大佛寺
澳洲香光大佛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8,378
  • 关注人气: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访问南海龙王《度众之心》

(2021-03-11 16:05:09)
标签:

澳洲香光大佛寺

南無阿彌陀佛

四海龍王

求雨

法身超度

分类: 法身超度
澳洲香光大佛寺于去年初开始求雨,至今已第六度求雨。从一开始请玉皇大帝、四海龙王协助降雨;之后教导大地生灵一起念佛求雨;到目前的由宇宙菩萨、新佛子及诸多菩萨、祖师大德一同绕地球念佛求雨,将佛号的能量、功德力及求雨的愿力转化为降雨因缘,除了解除大地生灵缺水的问题,同时也超度无边无际的众灵往生善道。此乃因苏居士拥有人道法身,才能发挥如此之大。救拔九法界众生是佛寺一直在做的事,这也是实践阿弥陀佛四十八大愿的具体行愿。南无阿弥陀佛。

访问南海龙王《度众之心》


协助前任南海龙王已经有一千二百年的时间,一直尽忠职守;没想到一千二百年后的今天自己有幸可以接任南海龙王并帮助救世。协助管理海域这么久的时间,其实很清楚,海上及陆地上所发生的事都是因缘注定。此因缘非只单一因缘,有时更是数十位、数百位、数千位的共同因缘。以如今世界的流行疫情来说,便是整个人道的共业,想要将疫情结束,也是人道的心念要转,需要被教育。

目前许多国家对于疫情的传染都还是紧守着边界,各种防御措施及人与人之间的保持距离,甚至国与国之间封航,一度全世界停摆,大家的生活显得有点紧张。如今旧的一年过了,大家心中期盼的就是新的一年一切都会有好的开始。于人道所发出的心念亦深深影响整个环境的大磁场,多数人类的心波大或小、正或逆,也正影响我龙王所管辖海域之波浪大小,凶猛或是平稳。波浪平稳之区域表示当地人民人心多数处于平稳之态;而波浪急而凶猛者,甚至可能形成滔天巨浪,代表当地整体磁场多属于心狂、争斗。而负面磁场的积累,指标到达顶端后,一场反扑之灾害便起,或是大雨成灾,或是海水倒灌。此些因果之论由记事记下后再由玉皇大帝裁决,若因果该显,我等龙王也是全力配合,使之降下大雨,或是水灾成难,此些受灾害而死之生灵,为自己之业力理应受罪,跟龙宫毫无因果关系。

时节因缘在变,运在转,龙宫和人间一样有了一场大变动,也须克服。而为了人间的灾厉,苏佛曾经大阵仗地前来南海龙宫一趟,除了领头的苏佛法身所散出的光芒外,无边的护法也闪着金光,此光芒照遍整个南海海域,此为南海海域中难得的盛况。苏佛开口不是为别的,正是为了澳洲干旱求雨之事而来。干旱乃为因果之论,翻阅一下所属之天书,此区干旱受报还要一段时间,若想要有所解,必须要很大的功德给积聚于澳洲空间中的怨灵(被宰杀之动物灵等),并且进行大超度,将其灵救出受苦空间中,以转此劫。为此我等龙宫可将可以发送的乌云及雨量给发配出去。于平日下雨之事,为四海龙宫共同促成,所以南海龙宫也尽力给予苏佛自己所属最大的权力。报告完此事后,苏佛离去,而后便可见得澳洲空间不断地放射出光芒,空间中的众等一层又一层被带离,此为澳洲这块土地浮出地面后第一次受到超度。澳洲众灵一时间都还无法反应过来,更不晓得华人面孔的人类是为何来到,苏佛得知众灵们的心态,便日日而行,让众灵们熟知。金光照耀下,让诸多众灵恢复了纯然的本态,而后入三善道中。除了超度之外,法身亦是带动古邦吉和图文巴的大地、蜎飞蠕动念佛,将受苦之灵性净化,功德积聚,因缘所至后,几场雨降至干旱的土地之上,解众等干渴之苦,前任南海龙王也因着此缘往生西方极乐世界。

这些点点滴滴历历在目的法身,于虚空中的超度可见,分秒必争,没有停歇,观想空间一次比一次扩大。法身更是变化万千,人道修行可至此,吾相当地佩服,不禁想起自己以前为人道时,也曾经修行。过去吾曾为印度苦行僧。当时的修行因缘为家中贫困,三岁时便已经养不起我,父母将我放置于街道上便离去。刚开始我非常的害怕、不安,在路旁哭到没眼泪时,也还是没人理会我,我变成一个流浪孩子。因为年纪还小,只能学习路上其他乞丐小孩的生活方式,很多乞丐都很会看人的脸色,知道要找怎么样的人乞讨才有办法得到食物,我观察着他们的行为,并模仿他们。三岁的我,将他们的眼神、动作还有可怜的表情都给学了下来,成功地在大街上生存下来。印度社会阶级很明显,有钱人所显出的外相跟街上的穷人家差距很大,甚至有些有钱人会鄙视穷人,认为他们只是社会上低阶的奴隶。从小我就对人的眼神很敏锐,我不明白为什么人与人之间一定要这样高低对待。

七岁时,我被一个印度管家捡回家,当时这有钱人的家中缺乏人力,为了不花钱请人,管家便在大街上物色,看哪一个孩子手脚反应快,便带他回到家中。管家在大街上看到我乞讨的方式、动作都很敏捷,便决定要将我带回家。管家交代我,进到雇主家中后,头不要抬起来乱看,我点点头。到雇主家中后,我全身被洗得很干净,换上新衣服,这几年来身上从来没有这么干净过,夜晚时我睡在一堆茅草上,简单的衣物覆盖,不要为下一站要找哪一个屋檐而烦恼,我双眼有点安,又有点不安。一大早,一阵很大的声音敲在墙壁上,催促我赶快起来做事,一整天下来,接二连三的大小事都没有停下来过,比起以前在街上乞讨、游走的日子相差很远。

一日,吾不小心把主人心爱的地毯给撒上了汤汁,主人气着问管家是谁做的,当管家指着我时,主人双眼随便看了一个长棍,便朝着我身上猛打,口中骂着:「你这个死奴隶,捡你回来给你吃,还把我东西给弄坏,真是赔钱货!」吾就像一只夹着尾巴无处闪躲的狗一样,被打到全身是伤。晚上躺在茅草上全身隐隐作痛,痛到睡不着,好不容易睡着后,管家又敲敲茅草屋的墙壁叫我起来做事,我花了好大的力气,才硬撑起自己的身体。这一日不管我做任何动作,全身就好像快要散开一样。管家看我动作慢了下来,便催促了我几句,吾只好拖着身体忍着痛卖力地工作。从进到主人家中,这样的情况不断地发生,吾身体的伤总是要愈合后又有新伤,新伤旧伤交迭,吾已经快要搞不清楚痛与不痛的差别了。就在有一天吾听到管家小声地跟主人报告说,有奴隶偷跑了,吾很惊讶,因为偷跑这件事从没有在吾的脑袋中出现过;但现在我知道原来还有偷跑这个出路。就在知道这件事后,吾生活上好像又充满了希望,吾决定要计划逃跑。就在一天夜里,夜半最安静的时刻,吾忍着身上刚被打还没愈合的伤口痛楚一直往前跑,一直跑。吾不知道自己可以去哪里,只是一直跑,等到我停下来时,眼前是一片树林,吾累倒了,全身无力,就在草丛里睡着。隔日一早,我被炙热的阳光给晒醒,撑起身躯,空气显得很新鲜,虽然不知道可以去哪里,但心中不再需要害怕做错事。吾在树林里晃来晃去,于一空地处,有一群人很瘦,双眼微闭,吾在树丛后面观察了很久,他们都没有动,一整天的时间过去了,他们都还是如此,吾很好奇。突然肚子咕噜叫,吾先在树林中找寻可以果腹的果实,而后再回到草地观察这一群人。等了几天过去,我开始在离他们很近的草丛中学他们的动作,刚开始双脚难受,吃饭时间到,肚子还是开始叫,没办法跟他们一样什么都不用吃。就在那一群人中有一人起身,吾赶紧小声地上前,请教他:「请问你们在做什么?为什么都可以不用吃东西?」他说:「我们是一群修行人,平日以苦行的方式希望自己可以放下这个身。」吾问:「放下身?为什么要放下身?」修行人说:「这个身带给我们太多麻烦,尤其是欲望,光要吃东西这件事,就已经要让自己为这个身做很多动作。要找食物,要吃饱,还要在意食物的味道。每当我们修行要到达寂静时,这个身就会提醒自己,我们饿了,需要食物。而世间人也是为了满足这个身,有贪求,有追求,甚至自私,伤害他人。」这下吾懂了,是啊!从我在路边乞讨,而后进入主人家工作,都是为了这个身可以饱食一顿。如果吾也可以像这些修行人一样放下这个身,那么吾心中再也不会有不安。」此刻,我决定要跟随这些苦行僧,以苦行来让自己放下这个身。吾又问苦行僧:「那么我们修行到最后可以怎么样呢?」修行人答:「当我们的灵性脱离这臭皮囊后,将会往一个清静之地,那里只有平稳跟宁静。」吾听后决定:「好!吾决定也要修苦行。」一日又一日的训练,好多次吾的身体几乎快要到晕厥的临界点;但却用意志力来撑住,吾的心念告诉自己一定要突破。现在的身体比乞讨时还消瘦。曾经吾有想过,修行一定要如此吗?但很快告诉自己:不可多想。

苦行数年后,偶遇一位行经草丛的修行人,身中发出之气质吸引了我。我奋力撑起这骨瘦如柴的身驱,走向修行人。修行人偏袒右肩,见吾迎面走来,慈悲地微笑。吾问:「敢问您何可修得如此法相?」修行人答:「吾积极于了解经典中之法义,从经典中向古者学习,也发愿将经典永传于世,让更多人破迷开悟。」吾问:「请解苦行。」修行人答:「苦行砥砺心志,尚好,但只于己身求解;若可将法传承,那么因此受益之众更可无数,更不愧为一个修行人。」吾听后,相当有理。吾盼求和修行人共同结集经典,将法传下,修行人看吾之真诚,便点头答应。语毕,吾便随修行人而行,走一段长路后,吾同修行人来到一间寺院前。当时吾并不认得字,后来才知道自己所到之寺庙便为那烂陀寺。吾进佛寺后,刚开始帮不上忙,因为吾不认得字;但吾并不自卑,相当地认真学习梵文,日夜研读经典,于经典中智慧大开,法相饱满。吾在那烂陀寺第二十个年头,见得各国求法之僧众前来,交流经典,让那烂陀寺成为佛教朝圣之地。于此吾也遇上当时从中国而来研读经典的玄奘法师。玄奘法师如同吾一样相当认真,我等共同讨论经典。一日,玄奘法师告诉了吾他心中之愿,那便是将经典带回中国,传承佛法。看见他坚定的双眼,吾决定要帮助他,吾协助玄奘法师抄写经典,为了可让玄奘法师将经典带回中国,吾也帮忙抄写一本梵文,为经典常用之语,为让玄奘法师回到中国翻译经典时可以省力,玄奘法师对吾相当地感恩。在经典收集差不多后,玄奘法师决定要起身回中国,一车又一车的经典将要传法到中国,吾相当法喜。就在玄奘法师离开那烂陀寺后,吾还是非常积极于经典之中。几年后吾接到玄奘法师的来信,邀请吾到中国帮忙翻译经典。接到此信函后,吾没有考虑,希望自己可以再替佛法做点事。长长的路程来到中国,玄奘法师亲自将吾引荐给皇上,皇上相当礼遇,便请吾一定要帮忙,吾合掌表示此为自己该做的。

于当世吾世寿为五十二岁,协助翻译经典二大部。于接近五十二岁的某一日,感受到自己的世寿将近,自己没白来这世间,想起自己毕生的努力,没有白过。于此人身断气的前一刻,吾都还是在研读经典,灵性便进入文字中,成为文字灵,于佛寺每天早课及法会时由僧人唱诵而出。于此机缘积功累德下,我将文字灵之身脱去,转入人道中。来到人道后,我一出世就有着过人的智慧,看得懂天象,知道过去、未来发生的事。在很小时我就知道我这人身是有使命的,当村里的人知道我有特殊能力时,会夸奖我,吹捧我,我皆是不以为意。五岁时我便告诉父母,自己将来可能会离开家,去做一些有意义的事,今生只是运用这个人身来人间走一遭帮助人而已。父母听后面无表情,知道我虽是他们生的,但并不属于他们。

七岁时我感受到村外将有一场大灾难来,我知道自己离开家的时机到了。隔日,我拜别父母,我没有和他们说我会不会再回来,但他们心中已经准备好今生不会再见到我了。我凭着直觉背上行囊,带了些干粮,往东村的方向走去。一路上困难重重的山路,但我都忍过了,即便脚多处流血、刺痛,我也不在意,因为我本来就是借用这身的,我必须完成今生的使命。走了一个多月后,先是感受到此区将会有山难,我先是拿起从家中带出来的长笛,将心念所想注入长笛中,吹起长笛,告诉大家:快跑,快跑,请大家往西边跑。连续吹了两天的时间,确认大家都差不多避难好后,我才停下笛声,开始再往前行。经过山难断层之处,原本要引发山难的邪恶力量,朝我丢了大石,大小石头一同往我这处滚落,我相当有定力地退后几步,石头在我眼前碎落一地,我一点也没事,只是心平气和地走过,并告诉邪恶力量:「伤害生灵是会有因果的。」他们不理睬我,只叫我赶快离开,我不放弃地告诉他们,这么做将来会有地狱果报。他们只是冷笑了几声。既然帮不了他们,我只能继续往前走。来到了断崖边,我感觉天地要大震动了,于是拿出了一条黑布,在空间中放大再放大,将可能会受害的生灵给盖覆住。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能够这样,但就是凭着一颗单纯想帮助众生不要受苦难的心,于自然中知道该怎么做。此次我所得罪的是地魔,因为我将此区的生灵盖住,地魔直接将目标转向我,将我全身摇晃,头部晕眩,几乎难以站起。就在意识有些模糊之时,我的心念告诉自己:我这一生还没结束,前方还有人需要我帮忙。于是我用爬的,爬出了地魔所属的区域,度过了这次的难关。

最后我来到一个渔村,我知道此处将要被大海覆盖过去了,这为此区的共业,不计数的鱼灵已经在等待了,准备时间一到配合海浪,跟村民们讨报。我看到此区将会遭到灭村危机,于是将此事实真相说出,盼村民能够真心忏悔。村长紧张地询问该怎么做。我请村长带着村民向大海的方向跪地磕头,并发誓不再捕鱼,也向大海祭祀一个月,让所伤害的灵众能够弭平心中的怨。在感受到村民们的诚心后,我于空间中看到鱼灵愤怒的神情,并以念力跟鱼群沟通,以观想的方式将所有空间中的鱼群带入大海,村民看着我走入大海中,最后整个身沉了下去。我的身就这样于人间用尽,归于大海中,于人间短短四十个年头,将此人身发挥于救众之上。

身躯被大海吞噬后,我的灵魂来到一片光亮之处,一位龙头人身之人接见了我,并请我用帮助众灵的心帮忙管理海中某一区的海域,以维持海中的平衡及和平。我毫不考虑地点头答应,便成为管理海中大小事的海龙,为南海龙王的臣子。就在南海龙王决定要往生西方时,将管理南海海域之事交给我,希望我带给子民们更安定的力量,并交代我要配合香光大佛寺的苏佛救世。

苏佛,我有耳闻,亦于海中曾见其快速穿越的法身身影,我很震惊。

才上任没多久,就收到香光大佛寺苏佛的通知,为的是要协助澳洲降雨一事。我相当欢喜又能够帮助生灵,并受邀参与法会。佛寺发出穿越虚空的金色光芒,西方三圣慈悲站立于前,清净大海众菩萨踩着各种不同颜色的透亮莲花散满天际。韦驮、伽蓝菩萨将秩序管理得很好,此处护法龙天布满天际,求超度之众灵更是排队等待。当法会大鼓一敲,庄严肃穆。超度之时,苏佛站立于前,双手一抬,千百亿化身散向虚空,快速地穿越山河大地,各层空间,宇宙、银河系之间,所度之众不可计量,无法衡量。若非苏佛慈悲,这些千百万亿年的空间皆无法突破。此人道之法身、心量如此的珍贵,「南无阿弥陀佛」六字洪名震响天际,场面浩瀚无法言喻。我南海海域亦是于苏佛超度之下的受益者,已有好多鱼虾蟹将、海水、海草、乌龟等众臣子、子民们求往光处。吾相当欢喜地祝福。如今吾也加入救世行列,吾,南海龙王,于人身时名为江臣子,相当地佩服苏佛。除了协助澳洲降雨外,也同大众一起绕行地球,为地球正转而尽一己之力。地球磁场只要能转一分,便有无数的生灵可以获益。

近期亦是看苏佛代众生苦,多少超度之众无知为求光明而附于苏佛之身!苏佛一关又一关地挺过,克服这色身的痛楚与各种障碍,更替人道之人身化解冤亲,让诸众灵干扰其身,即便如此,吾未见苏佛有一丝动心。心念之中所想皆为众生,如何再多度一些众生往生西方,将人身发挥最大。即便色身已受苦,苏佛还是大勇大力地往前冲,救度更多的众灵,一层又一层地突破。苏佛真为救世行列的人道带领者,为虚空法界的超度者,为送众生往生西方的真行者,此并非容易之事,若非无心无念,真正大慈悲心,无法做到,更难以堪受色身之苦。

现今苏佛积极地在培育救世人才,为的是让佛法能够传承下来,有下一位的法身出现,可以同苏佛一般救众无数。

如今此世代环境不同于以往,就连修行件都比以往优渥许多,为此大家较未知何是「苦」,其实苦相满街都是,就连自己的身也有苦处,只是大家未可知。以人身来说,得失心是苦,爱别离是苦,怨憎会是苦,偏偏大家身上、背上都还是背着这些苦。

南海龙王江臣子,以自己拙见来分享给大家,为的是让大家能够及早清醒过来,真正帮助众生。

就以大家熟知的鬼道来讲,无主飘荡,而不能自主,只因为执着,执着曾经有过的人事物,但终究未能得到,还是一条灵魂无处可去。好不容易大家有此人身,此灵魂有一个安住可以发挥之处,大家便该知道何是真,何是虚幻,何是灵魂真正该前往之处。知道真实后,做个帮助众生脱离苦海的行者,利益群生,愿度群迷。

香光大佛寺为大众的明灯,法界的希望,救世之路盼大众共行。
南无阿弥陀佛。

南海龙王江臣子

访问讯息由佛弟子释法心主笔写下
二O二一年二月十二日


欢迎分享文章到您的朋友圈,法布施功德无量!
更多佛法开示、修行心法,请关注公众号「享受快乐」(原「澳洲香光大佛寺」公众号),或至百度贴吧「澳洲香光大佛寺吧」。

~佛法。是传承之心。是不死之法。若您缘信。弥陀在此。弘演正法~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