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婉初见竺婉初见xs3
婉初见竺婉初见xs3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2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一个盗墓者的自述:虫洞中遇见尸蛊虫1527

(2018-04-03 09:49:17)
      1980年,9月,王莽墓。

      我们被困于千百阉人当中,不得脱逃。

      其后,好不容易找到出口,但哪成想,手头的时间却又不足。片刻间,只有我和葛三逃了出来,而那牛老二则再次深陷于阉人当中,生死,命悬一线。

      我心思缜密,知道牛老二被困,葛三不会撒手不管,因为打几年前,牛老二可是孤身一人救出了葛三一家子。此事,我不多提,只做引要之意。

      但那葛三却偏偏是个愣头青,他回去救老二,无疑就会用暴力的办法解决问题。

      无奈,这事只能我亲自出手。

      跟着,我朝葛三挥了挥手,叫他把土雷子扔给我,葛三会意,但我心里却顿觉忐忑。

      接过雷子刹那,我的心里是糙的,因为我这办法,是个九死一生的活儿。

      我学着葛三,一个燕子翻身,便落入众阉人当中。虽然落地的样子丑了点,但勉强是立住了。

      刚抬头,我便见了一副青面利齿。

      牛老二缓缓的把我拉到身后,淡道,“你个瓜娃子,下来干啥?一个死不也好过两个死!”

      我撇撇嘴,回道,“谁和你死,别他妈总把自己当大哥,外人都知道叫我一声三爷呢,你这个死胖子怎么就不知道学学。”

      “叫你三爷?”,牛老二恍若笑出了声,“你可别忘了,是谁把你领进来的,怎么,今儿有点本事,便要踩在你牛爷爷的肩膀上了?”

      我笑笑,知道他这是玩笑话。

      但我俩说时,汗珠却连连滚落,这也便是所为的苦中作乐吧。

      不过,半晌时间过去了,那阉人却还真就未有丝毫动作。只不过,我们声音略高一些,阉人便会发出嘶吼之声。我们动作幅度大一点了,那阉人便要跃跃欲试。

      怎么说呢,总感觉自己周围围着的,那不是人,而是些畜生一般。

      “我说二哥,老三,你俩到底能不能上来了?”,葛三双手扶着脸,问道。

      但哪成想,葛三这一句话,却引了众阉人的注意。阉人发出夯夯的声音,似乎在嗅着什么东西。

      我见状,心里不由咯噔一声,明白了,原来这些个阉人... ...

      “这些阉人是瞎子。”,我轻声告诉牛老二。

      牛老二听罢瞪眼,一脸的不敢相信,怎么他这一路追来,完全靠的都是嗅觉,和感官?

      我看出老二脸上的疑虑,当即又补充道,“刚刚有一个阉人被飞出去的阴阳鱼镜给砸了,你试想一下,如果这阉人看得见,以它的行动速度,又怎么会躲不开。”

      “怎么说?”,牛老二又问。

      我抿抿嘴唇说道,“原因就是刚刚的爆炸声影响了他们的听力,所以它才会被打中。”

      牛老二听罢,嘴角流露出一股笑意,这股笑意中,略带狡诈。

      我心里一颤,看来这家伙又要用什么坏点子了!

      “拿来!”,老二从我手中抢过土雷子。

      只见他噌的一声点了根火柴,跟着,引着了雷子。

      白色缕缕飘烟慢慢升起,我透过烟,分明见到牛老二那一脸的肥肉都堆积在一块。

      他把那土雷子扔了出去,当的一声落在那阴阳鱼镜上。

      这一声脆响,还真就引了阉人们的注意,阉人噌的一声消失原地,片刻便又将那土雷子围到了中间。

      “3...2..1...”,牛老二淡道。

      轰!

      伴随着一团火球,百余阉人瞬间被炸飞出去,霎时,天空中满是胳膊腿儿,此番情景,试问,一生能见几回?

      牛老二拍了拍手,跟着一把抓起我的肩膀,朝上面丢了过去。

      感觉依旧,我肩胛骨欲碎。

      但葛三却使得一手好‘猴子捞月’,一下便利落的把我捞了上去。

      牛老二随后,做壁虎状,牟力向上爬,虽然样子看着拙了点,但是很稳健。

      而此刻,我们所在的地方,是一条虫洞。

      之所以叫它虫洞,是因为他冗长,且到处都是棱角,有点像毛虫的褶子。

      此虫洞一眼望去,不着边际,因此少些估计,也有数十米,而且这虫洞整体看来略显平稳。细感觉着,似乎还有一缕缕风,从里面吹过来。

      这情景给人一种安稳的感觉,但是实践告诉我们,越是这样的地方,却越是危机四伏。

      我等刚要前进,却忽闻身后呜咽一声,回过头,竟见到一个阉人,向这边爬过来。

      葛三心急,当即便用他的钉鞋,狠狠朝那阉人的脸踢了过去。

      阉人手脚尽毁,防备不及,便被一脚踹了出去。

      透过洞口,我分明见到一排大红灯笼悬挂在外面。

      而地下却似乎有东西在缓缓燃烧,我不由觉得有些可惜,因为不管怎么说,那里边的东西都是上了年代的东西,值些银子。

      不过,这也怪不得我们,因为墓主有意加害于我们,我们不用些手段,又怎么活得下去。

      但是冥冥中,我却依旧感觉到,我们依旧在墓主的棋盘中,按照着他安排好的路数一步步走着。

      ... ...

      沿着虫洞一路走进,路上几乎没在遇到什么新奇的事儿。除了葛三捡到了一颗珠子,白色的,发亮。

      牛老二看了看,说是夜明珠,值很多钱。我则对这珠子也有印象,通过那阴阳鱼镜的白色光芒。

      然而没多久,我们便走到了虫洞的尽头。

      尽头处,虫洞不是无路,而是昂扬向上,呈垂直状。

      向上也就罢了,更为惊讶的是,向上这段的虫洞,石壁竟然甚是光滑,我摸了摸,怕是连蚂蚁都爬不上去。

      “糟了。”,牛老二忽的冒出了一句话。

      而对于老二这句话,我是认同的,如果猜的没错,我们的后路,可能已经被断了。

      眼下这种形式,便叫: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那接下来的情况,怕是用脚趾头也能想到,墓主又要来催命了。

      且说我想法才刚刚冒出来,便听到一阵咯吱咯吱的声音也随之而来。

      我们眼见着,那虫洞石壁忽的破裂,跟着便有许多长着白色外壳,刀子嘴的虫子爬了出来。

      葛三又躲到我身后,问道,“老三,那是啥?”

      我长出口气,淡道,“尸蛊。《西汉怪志》中有记载,一尸虫生于人肉,臧于石壁,入水火不死,唯土克之。”

      小屋原创故事,欲看前后文,请浏览小屋 置顶文章

      原‍文‌地‍址‌:‍往‌生‍门‌扉 ‍w‌w‍w‌.‍5‌2‍z‌w‍x‌s‍.‌c‍o‌m‍/‌x‍s‌/‍0‌/‍5‌1‍7‌/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