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常砚滴
常砚滴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2,638
  • 关注人气:6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原创】又见白云

(2021-08-09 11:08:11)
分类: 话说远安
  朋友约我去白云,远安县茅坪场镇白云村。他说,白云村有苏维埃工农政府旧址、大片原始森林、千亩猕猴桃基地,还曾是湖北省产煤最多的村,眼下正在进行生态修复。诗一般的村名,独具魅力的诸多关键词,非常吸引我。

  省道转县道的叉路口是个至高点,我们下车远眺。明媚的阳光下,远处蓝天如洗,白云似絮,青山若黛;近处林木繁茂,村落靓丽,房舍俨然。朋友指着县道上长长的下坡路说,下完这个大坡,那几朵最为洁白的白云的下面,应该就是白云村。朋友是个诗人,出口便是诗情画意。

  走进正被阳光照耀着的村委会大门,村委会一楼大厅四门洞开,各办事窗口电脑都开着,却不见一人。朋友给村书记王运红打电话,随即楼上传来拖动椅子的声音,然后有人从楼梯上成群接队地下来。我想,他们或许正在开会,我们可能干扰了人家工作。

  王运红四十多岁,下楼梯时还在给同行的工作人员交待工作,应该是个勤勉务实的领路人。

  白云村地处远安东部山区,隔着漳河与南漳东巩相望,由原来的大堰、长岭、白云三个村合并而成,国土面积46.71平方公里,779户2023人,是远安县地域面积位居第二、人口比较多的村。王运红把我们领进会议室,没有客套寒暄,也没有装烟泡茶,就翻开笔记本郑重其事地做汇报。他干练严谨的作风,给我留下深刻印象。

  王运红说,白云村煤炭资源丰富,煤炭产业曾是村里的主要收入来源,鼎盛时期有煤矿企业17家,年销售收入高达2.38亿元。他说,那个时候,整个村庄都是煤,道路是黑的,房子是黑的,山林和河水也是黑的,天空一片灰蒙,虽叫白云村,却很难见到蓝天和白云。

  进来泡茶的工作人员离开后,王运红说,按照国家政策,2018年煤矿企业整体关闭。待所采煤炭卖尽,运输车辆和采煤工人散去,这个时候才发现,繁华喧嚣过后,留下来的是千疮百孔的山村,大片荒芜的土地,总量高达数百万吨的尾矿,在300多亩土地上堆成一座座小山,压得整个村子喘不过气来。

  王运红合上笔记本,沉思片刻说,煤矿企业关闭后,我们引进企业对尾矿进行开发利用,以每吨煤矸石10元的价格对外发包,将所得收益全部用于生态修复,包括整修道路、清理河道、刷白房屋、栽树种草、复垦耕地、发展种植业等。他收起扳动的指头,满面春风地说,随着尾矿的日益减少和生态的逐步修复,蓝天和白云又重新回到了白云村。

  到会议室外接过电话,王运红带进来一个年轻女子。王运红说,她叫郑红琴,是村后备干部。又说,他接到通知,要到镇里开会,让小郑带我们看看苏维埃政府旧址,再看看尾矿整治现场和猕猴桃基地,还可以在村子里转转、看看。王运红强调,一定要等他回来,他的汇报还没结束。

  王运红已走出会议室,又回过头来说,白云村曾经是红三军独立师所建革命根据地的中心,南安县苏维埃政府旧址就在本村四组。他走近几步说,革命先烈之所以抛头颅洒热血,是要让老百姓过上幸福生活。他说,我一直在想,这种幸福应该是可以永续的、千秋万代的幸福。为了这种幸福,我们就必须珍爱环境、保护生态,而不是肆意地践踏和破坏它。

  王运红已驱车赶往镇里开会,他的话却在我耳边久久萦回。

  他介绍情况时曾告诉我们,白云村投资2000多万元,对全村70多公里道路进行了全面硬化,硬化路基本上可以通达所有农户。道路条件的改善调动了村民的购车积极性,全村现有小车200多辆。他还说,改革开放以来,村民的住房条件也得到了极大改善,全村绝大部分农户建有明三暗六的砖瓦房,还有1/3的户建有两层以上楼房,1/2的户在县城购有商品房。他说,随着收入的增加,村民对老有所养越来越重视,全村95%以上的农户买有养老商业险,少数户还买了城里人才有的社会养老保险,到退休年龄后每人每年可领取1-2万元的养老金。

  听着王运红的介绍,我暗自寻思,革命先烈梦寐以求的是让劳苦大众享有民主和自由,能够有饭吃、有衣穿、有房住,应该没有想过几乎所有老百姓都能过上当今这样幸福美好的生活。

  苏维埃政府旧址是距村委会约一公里的黄茶院。黄茶院坐落在一片开阔的山坡上,山坡上有成片的松树和竹林,松竹间除了作为文物保护单位的黄茶院,还散落着一些民居和农田。太阳从坡顶上照下来,古朴的黄茶院,新潮的小洋楼,挺拔的松树和茂密的竹林,以及农田里尚未收割的玉米秸,有燃烧般的炽烈和剪影样的凝重,给人一种沧桑巨变的厚重感。

  黄茶院正在修葺。黄茶院下面有一块小坪地,铺地用材是灰黄相间的板状岩石,施工已经接近尾声。从小坪地通往黄茶院,有一段长长的阶梯,阶梯的岩石铺设已经完工。站在小坪地上,我似乎看见英姿飒爽的红军将士,身穿灰色制服,缠着土布绑腿,戴着八角军帽,头上的帽徽和胸前的领章熠熠生辉,正大踏步地由石板阶梯矫健而上或是奔腾而下。

  黄茶院是个半开口四合院式建筑,东侧和北侧为院墙,南侧和西侧是楼房,南楼为三层木板楼,西楼为两层土楼,两楼间有内门相通。两楼均为干打垒土墙,墙体足有两尺厚。如此布局和结构,当今农村已很难见到。

  郑红琴说,1932年7月,红三军开辟的洪湖革命根据地丧失,其独立师一部与荆当远独立团会合,进入远安和南漳一带驻扎,在黄茶院组建南安县委和县苏维埃工农政府,并把活动范围拓展到荆门、当阳、南漳、兴山等地区,形成了12万人的根据地。后来独立师撤离,国民党组织江陵、当阳、枝江、宜都、宜昌五县联防团进犯根据地,大肆屠杀革命者,县委、县政府领导人周武谟、苏金山、杨志香相继牺牲,南安革命根据地于1933年5月丧失。

  站在刚刚铺好岩石的场院上,看着门楣上“共产党万岁”五个红色大字,听着郑红琴绘声绘色的讲述,我的心已飞往那个如火如荼的年代。伟大的革命先驱,为了劳苦大众的自由和幸福,明知闹革命要坐牢甚至杀头,仍然义无反顾地投身革命洪流,他们崇高的理想,坚定的信念,无私无畏的牺牲精神,是多么值得正在奔向全面小康的当代人的崇敬和景仰啊!

  南楼和西楼的交汇处,有一方土砖垒砌的灶台。灶台上没有大铁锅,也不见当时的土碗和瓦钵,但我仍然能够看见苏维埃政府领导人的身影,他们就站在灶台前,一边吃糠咽菜,一边憧憬着共产主义的美好明天。

  厨房隔壁是火笼屋。看着土砖围成的火笼,高高升起的吊锅,火笼里残存的灰烬,几把似乎还残留着体温的椅子,我仿佛看见工农政府的首脑们,就坐在这几把椅子上,正在热烈地讨论着打破反动围剿,巩固新生政权,打土豪分田地,不断扩大根据地等等革命方略,热情之高涨,精神之振奋,言辞之铿锵,让每一个革命者无不意志坚定、信心百倍、心潮澎湃。

  离开黄茶院,郑红琴带我们来到黑湾煤矿旧址。在郑红琴所指井口区域,已看不见多少煤矿留下的痕迹,曾经堆积如山的煤矸石,或被开发利用,或被就地掩埋,只是表层土的颜色呈现出生鲜土的生涩与鲜亮,不是风化土的那种麻灰色。已被生鲜土覆盖的数十亩坡地多已植树种草,只有少量尚未复绿的生荒地。郑红琴说,这些生荒地,今冬明春都将被复绿。

  我们随郑红琴来到一面山坡前,山坡底部有一方贴着酱紫色瓷砖的山墙,砖墙上有金黄色的“黑湾煤矿主井”字样,砖墙下方有个井口形状的封堵面,封堵面正中是个大大的“封”字,底部落款“远安县人民政府,二零一八年七月三十日”。我第一次知道,封堵一口煤井竟也如此庄重。

  郑红琴说,白云村所有煤矿的所有井口,几乎都在同一时间被封堵,煤矸石处理及堆场复垦复绿也已基本结束。她说,我们所在的黑湾煤矿旧址,曾是白云村比较大的煤矿,年产煤量最高时达5-6万吨。

  黑湾煤矿主井山下是庄屋河。庄屋河河岸整齐,河床平整,水流平顺,清澈的河水在阳光下闪着清凌凌的波光,看不见污染的痕迹。郑红琴说,这条贯穿白云村全境的小河,煤矿开采高峰时,河水是黑色的,不能用于灌溉,也不能用作牲畜饮水。雨季过后,河水断流,河床也是黑色的,煤泥厚达数寸。她说,现在看到的庄屋河,是去冬今春改造疏浚过的。

  黄茶院和庄屋河之间是大片梯田,从坡顶到坡底全被改造成了猕猴桃园。桃园里水泥桩柱林立,灌溉保育设施齐全,桃苗生长茁壮。郑红琴说,这是去年新建的村集体桃园,面积220亩,明年可以挂果。她说,白云村2017年开始种植猕猴桃,现有桃园1100亩,已挂果的有300多亩,平均单产300斤左右,每亩可创收4000多元,仅今年就为果农增收120多万元。

  我记起,王运红曾介绍说,为让村民由吃“资源饭”转为吃“生态饭”,村民每发展一亩猕猴桃,村里给1000元补助。为解决猕猴桃销售问题,村里还利用煤矿遗留的厂房修建了冷冻库,搭建了淘宝电商平台,注册了“堰云岭”商标。他说,白云村已成功举办两届猕猴桃节,办节期间接待游客近万人,接待各地商家、合作社、商业团体50多个,交易额达到近百万元。

  从猕猴桃园返回村委会的路上,我们随机采访了几位村民。徐甫兰在公路边晒被子,用竹棍敲打着被子说,她家种了一亩多猕猴桃,去年和今年出售猕猴桃400多斤,收入6000多元。69岁的曾宪忠老人在院子里晒“苕皮子”。他说,以前整个村子都是煤灰,连窗子都不敢开。现在好环境又回来了,白云村又能见到白云了。看着他们脸上掩藏不住的笑容,脱口而出的称心如意,我为能够生长在这样一个国家,而深感幸运和自豪。

  路边一家超市店门大开,店里却空无一人。我们走出超市,一位中年妇女赶过来,问是不是要买东西。她是超市主人,叫方青。方青说,因为煤矿关闭,流动人口减少,现在超市生意不好做。但她又说,她用前几年开超市赚的钱,买了一台挖掘机,丈夫和儿子正在用挖掘机为村里清理河道。我们问收入如何,她说还可以。我们又问具体多少,她却笑而不答。

  下午晚些时候,王运红回到了村里。

  他给我们又介绍了一些情况,然后说,明年是我们党成立100周年,也是红三军独立师在黄茶院组建南安县委和县苏维埃工农政府89周年。一百年来,我们党带领全国人民走过了由“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光辉历程。建国71年,白云村也经历了由解决温饱、挖煤致富到生态发展的过程。他说,我们应该可以告慰先烈,他们的理想和追求,正在一代又一代奋斗者的手中,被一步步地变成现实。

  站在庄屋河桥上,看着夕阳下的黄茶院,王运红说,从今年冬天开始,近几年白云村要做四件事,对修葺后的黄茶院进行重新布展,再投资建设1000亩猕猴桃园,把大堰原始森林改造成森林公园,对村内核心区域进行景区化建设,力争通过三到五年的努力,把白云村打造成红色文化教育基地、猕猴桃生产和采摘基地、原始森林休闲旅游基地,让白云人在扔掉“资源饭”这个“黑饭碗”后,能够捧起“文化饭”和“生态饭”的“金饭碗”。

  太阳挣脱云的束缚,即将沉下西山。在如血的霞光中,整个村庄一片赤红。看着王运红充满信心的脸庞,在霞光中有力挥动的手臂,还有众多在落日余辉里辛勤劳作的剪影,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在有着红色文化传统的这片热土上,白云一定会在白云村永续安家,白云人民一定会过上更加幸福美好的生活。

  (2020年11月23日完稿于麻阳河)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