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秋露逢霜
秋露逢霜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69
  • 关注人气: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赌王竟然从来不赌博, 547亿家产都是这么赚来的

(2018-02-05 21:19:46)

澳门是一座赌城,拥有多代赌王,其中名声最显赫、影响最深远的是何鸿燊。“赌王”何鸿燊经营着多家赌场,但他自己从不参赌,也不许家人参赌。他认为,一是自己的家业已经够大,犯不着通过赌博来“暴富”,二是赌场上“十赌九输”,到头到再大的家业也能败光。

何鸿燊从1961年获得澳门赌业专营权,在“赌王”宝座上坐了四五十年,对澳门经济发展举足轻重。耐人寻味的是,何鸿燊最开始只是“赌王争霸”的局外人,既不了解赌业,也没想过要成为赌王,他是被一系列偶然事件卷入这场商战的。
   1】“赌王”与“赌圣”的恩怨
    1960年,一代“澳门赌王”、泰兴娱乐公司掌门人傅老榕去世,时年66岁。澳门从1930年开始实行赌业专营制度,即只发放一张赌牌,由持牌人总揽澳门赌博生意。第一代持牌人是卢九,不过因卢九不善经营,结果在1937年被傅老榕取代。傅老榕出身底层,胆量过人,坐过两次牢,在江湖上颇有威名。夺得赌牌后,他与押业大王高可宁联手创办泰兴娱乐公司,而此前他还在深圳开过赌场。
    泰兴开业后,傅老榕凭借自己的江湖地位、赌业经验,以及与澳门总督府的紧密交往,稳稳把持了澳门赌业二十多年。傅老榕去世后,他的长子傅荫钊继承了其名下产业,傅荫钊准备在父业的基础上大干一场。
    然而就在这时,一个叫叶汉的人跳了出来,说:“且慢,谁说这赌牌就一定是你们傅家的,我倒是要跟你们争一争。”
    叶汉是广东江门人,人称“赌圣”,从小精于赌术,几乎逢赌必赢,十多岁进入澳门做荷官(赌场内负责发牌和杀赔的人),在卢九时期就是人们公认的“头牌荷 官”,1935年投奔傅老榕,1937年又随傅老榕入主澳门赌业,担任骰宝部主任,月薪700元(港元,下同),而当时一般荷官的月薪只有几十元。
    那么,这位傅老榕的老部下,怎么在老东家一死时就要挑战其家族呢?这就要提到双方多年来积累的恩怨了。
    这些恩怨的明显开端,是叶汉的一次“救驾”行动。
    有一阵子,赌场里来了几个神秘赌客,在骰宝区逢赌必赢,而且引得其他赌客一起下注,让赌场赔得很惨。老板傅老榕很是焦虑,他找到叶汉说,“不破其妖术,泰兴就要执笠(破产),我跟老高跳楼前,先把你扔下中央酒楼!”叶汉领命而去。
    一番观察下来,叶汉发现这批神秘赌客居然听骰,也就是依据骰子落盅时的声响判断其点数,然后押宝。他的破解之道则是,将摇骰盅底部的硬玻璃换成软玻璃——这招管用了。
    此后,叶汉就在各种公开场合狂言,“要不是我叶汉,泰兴就要破产,傅老榕、高可宁就要跳楼!”
    这话让傅老榕很不高兴,他也就没有奖赏叶汉,而这更刺激了叶汉,让他更加口无遮拦。
    为了将叶汉支离澳门,傅老榕给了叶汉一笔钱,让他去当时日本占领下的上海代表泰兴开设赌场。后来叶汉去了上海,一开始还搞得不错,但很快就与当地同行干了起来,最后让那些对头勾结日军把他的赌场给关了,而他本人也沦落到衣食无着的地步。
    走投无路之际,叶汉向傅老榕服软,希望能再获重用。然而傅老榕已经不需要他了,傅老榕先是对他置之不理,后来在他登门拜访时,打发手下给了他一份月薪不算太高的工作。
    这件事把叶汉彻底激怒了,他觉得傅老榕简直把他当成了叫花子,他发誓要复仇,而复仇的方式就是竞标澳门赌牌。
    叶汉后来两次参加澳门赌牌竞标,不过都在傅老榕的狙击下失败了。就在他极度郁闷之时,澳门传来了傅老榕去世的消息,这让他眼前一亮。
   2】组建新财团
    1959年澳门总督换届,新任总督为马济时,马济时一上任便决定筹备新一届赌牌竞标。
    叶汉听闻消息后兴奋不已,准备组建新财团参加竞标,但同时又很头疼,因为竞标需要交纳70万元押金,而他没有这么多钱。
    正在这时,叶北海和高海林主动找上门来,他们能出一部分押金,而且在黑、白两道小有名气。
    叶汉还需要一个懂洋文的帮手,因为竞标时需要去葡萄牙打探消息,于是找到了叶德利。
    叶德利是一个语言天才,会讲多国语言,凭借做职业经理人和投资顾问积累了不少财富。但他同时也是一个花花公子,经常说“这世界上女人太多,而时间太少”。按说,这种人不能成为共图大计的事业伙伴,但叶汉选中叶德利正因为他是花花公子:这种人没有威胁啊。
    事实上,叶汉吸纳叶北海和高海林加盟,也是因为那两个人同样没有野心,只想来分一杯羹。
   叶汉的算盘打得很好,只可惜看错了人:叶德利的确没有野心,但这不代表他甘愿受叶汉的摆布。叶德利觉得必须要引入一个“自己人”,以制约叶汉,于是想到了他的大舅子、香港地产大亨何鸿燊。
    何鸿燊出身于香港豪门世家,是一个混血儿,具有犹太、荷兰、英国、中国四个种族血统,他的妻子黎婉华则是一个葡萄牙人,他后来跟随妻子入了葡萄牙国籍。
    何鸿燊的事业并非继承祖业,而是打拼得来的。在他13岁那年,他的父亲何世光联手兄弟们,以豪赌之姿大肆炒卖怡和洋行股票,结果掉进别人的圈套,最终血本无归,负债累累。此后,何世光就带着几个孩子跑到越南避难去了,而将何鸿燊和妻子留在了香港。

何鸿燊的妈妈含着热泪对13岁的何鸿燊说:“妈妈支付不起你的学费了,现在你有两条路可以走,一条是去做童工,养活自己和家人,一条是自己赚奖学金,继续读书。”何鸿燊很受震动,才惊觉自己的家境已经沦落到这番境地了。

他的一颗牙蛀烂了个洞,痛得他吃不下饭,可他又没钱补牙,强忍着痛又实在是受不了,怎么办呢?他想起自己有个姑表丈是牙医,就去找他,没想到姑表丈竟然不屑地对他说:“你没钱,补什么牙,拔掉算了。”何鸿燊泪水夺眶而出,转身就走。

何鸿燊虽遭遇了家庭的不测,但是他也始终没放弃自己的学业,为了减轻母亲的负担,他发誓一定要拿到奖学金,赚了钱让母亲过上好日子一个学期后,原本一直稳拿倒数第一的何鸿燊,考了班级第一名,全校第二名,拿到了当年的奖学金。创下了皇仁书院D班学生考取奖学金的纪录。

他又以优秀的成绩考入香港大学,并获得奖学金。何鸿燊混血面孔深邃立体,一米八三风度翩翩,优雅的英语,恰到好处的谈吐,举手投资之间都是贵族气质,不少女孩暗恋他约他喝咖啡,何鸿燊都痛心的拒绝了:约会要花钱的!因此他大学生时期也是单身狗一枚。

1941年他从香港大学理科学院毕业后,因一口流利的英语,他在贸易公司担任了秘书职务。何鸿燊的记忆力非常出众,当时澳门的两千多个电话号码他能倒背如流,再加上善于察言观色,他很快成了这家公司的得力干将。

这一年他遇到了黎婉华,这个才17岁就成为澳门第一美女的葡萄牙姑娘出身名流,父亲是知名律师和澳门唯一的公证人,生得一身优雅可人,何鸿燊虽已落魄,却从未看轻过自己,每天下班之后,他就去接黎婉华放学,带她喝茶聊天,黎婉华是说葡语的,何鸿燊晚上送走她之后,就悄悄去夜校学葡语。黎婉华的父母很看中何鸿燊这个小伙子,第二年两个人结婚了。

在贸易公司干了一年之后,因为成绩斐然,才干出众,何鸿燊被吸收为公司的合伙人。但做的是最危险的行当——押船,即把货物运到海上,与贸易伙伴在海上交易。

原本黎家已经帮何鸿燊成为所在公司老板之一,可他却要去运船,运船在当时是一件要么送命要么赚大钱的活儿,海域领土划分纷乱,遇日本人时会被当中国奸细杀掉,遇国民党被当日本奸细杀掉,遇海盗被毫无理由的杀掉。新婚燕尔的黎婉华大惊失色,可是何鸿燊心里有更大的版图不愿言说,他决心要做的事情,也决不允许任何事情挡路,他说服了妻子,又在船上放多面国旗,遇谁挂谁,加上好口才,次次都脱险。

何鸿燊曾经与记者绘声绘色的讲过这件事:有一次何鸿燊随身带着40万港元出海,等了很久,黑漆漆的夜空里才传来轮船的马达声。船还未至,子弹声破空而来,他身边的船员立即中弹身亡,跌入大海。海盗们很快持枪上船,命令何鸿燊他们脱到一丝不挂搜身,何鸿燊身上的40万也很快被搜走了。强盗们毁了船的两副发动机,点亮火把,大声喊着“谁是何鸿燊”的时候他明白了,这不是偶然的背运,这是一出里应外合的抢劫。他后来才知道,那个强盗的内应,正是刚开始就被一枪打死的船员。反正是逃不掉了,配合一点也许还能活命,何鸿燊走了出来,一把枪立刻顶上他的头,“钱在哪里?”何鸿燊心里咯噔一下,看来刚才搜身的那个人把钱私藏了,而夜幕漆黑,他没有看清他的样子,但是冰冷的枪口对着他,不容他丝毫迟疑,他立刻说:“刚才被搜走了。”强盗头领让他指认,何鸿燊哪里认得出,但是抵着太阳穴的枪口不给他一点思考时间,他横下心来随手一指:“就是他!”等待那个人反应的时间,漫长好像过了一生,没想到这次运气站在他这边,那个人惊慌失措的站出来连连对强盗头领点头:“是我是我。”

趁着强盗们回船数钱,何鸿燊跳回船舱,大喝一声:开船!强盗虽然破坏了两副发动机,可是藏在暗处还有最后一副。这是一场胆量的较量,开船,也许惹怒强盗,被全员杀死,不开船,也许强盗们分完钱,还是要来杀掉他们灭口。

何鸿燊的猜测是对的,他们一开船,强盗立刻回身射击,一路追赶到他们即将入港才停火。强盗走了,何鸿燊刚松一口气,心又吊起来了,前面来了日本军船。所有的旗子都被强盗毁了,情急之下,何鸿燊拿了一块白色破布,匆忙画了一个血红的圈,高高举在手里,幸好日语好口才又好,他举着破布站在船头,假装成日本商人,委屈的向日军哭诉自己的不幸遭遇,日本军人们看着他们一船人赤裸裸的狼狈样,哈哈大笑,不但放过了他们,临走前还施舍的丢给了他们一包食物。
  这是何鸿燊有史以来最惊险的经历了。次年便从公司取得100万港元的分红利。 这是何鸿燊生平淘到的“第一桶金”。
  那时何鸿燊才22岁,是港澳最年轻的大富豪。大家顿时对他刮目相看。但何鸿燊说:“只一二年,我就赚了许多前辈商人一生都赚不到的钱。百万身家,在当时的人听来如天文数字,可我的钱来之不易,我是 用命换来的。”何鸿燊说这话,是自豪,更多的是无奈。   
    有这些资本之后,他又从事拆船、金银买卖、药品代理、火柴制造以及炼油等多种行业。到20世纪50年代初,才三十来岁的何鸿燊已经积累了200万元身家,是青年富豪的典范。
    然而,何鸿燊的崛起也惹怒了澳门的地头蛇,他们不断滋扰何鸿燊的生意,最后甚至发展到扔手榴弹的程度。
    在妻子的劝说下,何鸿燊决定暂时离开澳门,回老家香港发展。到香港后,他投身于地产行业,与人合办利安建筑公司,承建了许多商业和住宅楼宇,以及军方宿舍。华商韬略掌握的资料显示,到1959年,何鸿燊的身家已经从离开澳门时的200万元,增长至1000万元,跻身港澳著名富豪行列。
    何鸿燊的妹妹何婉婉是叶德利的妻子,她当初跟随父亲何世光到越南避难,后来在越南结识叶德利并结婚。何婉婉极力撮合何鸿燊与叶德利联手,不过何鸿燊一开始有些犹豫,因为他不懂赌博,而且不爱上桌参赌。他觉得自己就是个外行,去竞标赌牌似乎不太合适。而且这个行业已经被傅、高两大家族垄断了二十多年,如何能撼动得了?
    但另两个考虑却促使他最终决定加盟新财团:一是叶德利向他展示了澳门赌业的巨大商机,还分 析了他们竞标的优势,他不懂赌博没关系,不是有叶汉嘛,另外赌牌若易主,一定是在此时,而不是之后,因为这是傅、高两家最虚弱的时候;二是他当初是被地头 蛇用暴力逼着离开澳门商界的,这让他一直耿耿于怀,总想有朝一日“杀”回澳门,一雪前耻。
   不过要让何鸿燊加盟必须取得叶汉的同意,叶德利琢磨,要怎么去说服叶汉呢? 一番冥思苦想之后,叶德利想出了一个让叶汉无法拒绝的理由,他对叶汉说:“葡萄牙政府要求持牌人要在澳门有长久生意,而且要有葡国国籍。这一要求我们都不符合,只有何鸿燊符合。不过你不用担心,何鸿燊不懂赌博,只是一个持牌人,赌场经营权还是你的。”
    叶汉想了想同意了。不过,他也要求引入一个新人,经叶北海推荐,最终选定了香港富豪霍英东。
    一句话概括就是,霍英东是一个比何鸿燊更有实力的巨富,在港、澳两地赫赫有名。所以,当叶汉提议邀请霍英东加盟时,叶德利和何鸿燊等也都欣然同意。
    但令他们没想到的是,霍英东不同意——他对竞标澳门赌牌没有什么兴趣。原因主要有两点:一、他觉得赌博不是一个正经生意,既不能创造财富,又会带来社会问 题;二、他是一个香港商人,跑到澳门去跟人家抢生意属于“捞过界”,而且有“食饼仔”之嫌。所谓“食饼仔”就是虚假参与竞标的人,其参与竞标的目的不是要 拿下标的,而是要让那个有能力夺标的人分给自己一些好处,而自己则配合对方压低出价。无论是“捞过界”还是“食饼仔”,都为商界所不齿,而霍英东是一个极 为看重名誉的人,自然不想卷入此类是非。
    叶汉劝了霍英东好几次,但都没有成功,最后只好放弃。这个时候,何鸿燊却自告奋勇地说,要不让我试试?
    何鸿燊和霍英东都是香港人,而且都是地产商,两个人还是校友——都在皇仁书院读过书,因此有几分情面。霍英东对何鸿燊说,参与竞标也不是不可以,但竞标成功之后,一定要把澳门赌场变成香港马会那样的慈善组织,而不是重走傅老榕的老路。
    何鸿燊对于这一提议不置可否,便将其通告给了新财团其他成员。叶汉一听就火了:什么,做慈善组织,那我们费那么大劲忙活什么?!
    何鸿燊的态度就不同了,一番思考之后,他却觉得霍英东的提议可以接受,而且能既搞慈善又赚钱。他对众人解释说,作为一个在澳门根基很浅的外来户,他们本来没有什么胜算,要想赢得赌牌,就必须出价更高,贡献更大,而且要取得总督府和社会的支持,因此必须接受霍英东的提议。
    依照何鸿燊的设想,他们未来将把赌场利润的10%投入慈善,其余的90%则投入澳门建设。如此以来,整个澳门经济就活了,他们便可以通过酒店业、餐饮业、娱乐业、客运业和房地产业赚钱。
    听完这番话,叶德利和霍英东自然支持,可叶汉的态度消极。为了争取叶汉,何鸿燊承诺,待赢得赌牌后,新财团会把赌场交由叶汉全权打理,叶汉遂接受提议。不过 叶北海和高海林却不认同这种模式,这也不是他们当初加盟新财团的初衷,于是选择退出。自此之后,何鸿燊便成了新财团的灵魂人物。
    理顺内部关系之后,何鸿燊开始带领新财团对外征战,参与竞标冲刺。
    他们面临的环境非常险恶,对手是在澳门经营了二十多年的傅、高两大家族,几乎是黑、白两道通吃。为了阻止何鸿燊、叶汉等竞标,傅、高两大家族的主事人——傅 荫钊买通了除最差律师卢巴度在内的几乎所有律师,而没有律师写投标书就无法参与竞标。后来,连卢巴度都吓得躲了起来,说怕傅、高两家报复。何鸿燊他们连哄 带吓,终于让卢巴度写出了投标书,投了上去。
    1961年,赌牌竞标结果出炉,何鸿燊、叶汉的新财团以316.7万元的出价,险胜傅、高旧财团315万元的出价,获得澳门赌业专营权。
    新财团向澳门政府和民众承诺,除了赌业专营税、工作机会、慈善投入之外,他们还将尽快疏通水道、兴建码头以及公路等基础设施,改善澳门的交通,尤其是缩短往返港澳的时间,以吸引更多香港人来澳门旅游。
    然而,就在何鸿燊等准备大展拳脚之际,傅、高两大家族却不甘心就这么退出历史舞台,他们开始组织反扑——他们向何鸿燊、叶汉的新财团发出了名为“八大条”的恐吓。
    “八大条”是:一、要取何鸿燊的性命;二、要让澳门的酒店全部停业,让香港赌客无处栖身;三、要让港澳客轮全部停航;四、要派乞丐到新财团的赌场天天闹 事;五、要让澳门的业主不敢租场地给新财团做赌场;六、将原来赌场的所有伙计和荷官包养起来,让新财团无人可用;七、要在新财团的赌场内投掷手榴弹,以吓 跑赌客;八、要透过在澳门和葡萄牙的关系阻碍澳门政府与新财团履约。
    “八大条”每一条都杀气腾腾,完全是一幅鱼死网破的架势。
    面对这种局面,霍英东觉得自己当初的预言应验了,“捞过界”是要付出代价的。他是一个有名望的大商人,不想卷入此等血腥纷争,于是提出了一个“大联合”的方案,即融合港澳以及新旧势力,实现利益均沾。
    霍英东的想法具有普遍性,当时黑、白两道以及政商两界有许多人都劝何鸿燊,要么放弃赌牌,要么接受“大联合”,就连澳门总督马济时都向何鸿燊下了最后通牒:“何先生,你必须保证至少要有一艘港澳客船继续航行,否则,我不能让你的赌场开业!”
    如此威逼之下,何鸿燊没有妥协,他上一次离开澳门,就是让地头蛇拿手榴弹给生生逼走的,这一次傅、高两家又来这一套,他被激怒了,决定反击对手。
    你们不是要取我性命嘛,来吧!不过我向全天下公布,谁在48小时之内杀死凶手,到我的律师那里领取一百万元重赏。
    你们不是还要往我的赌场扔手榴弹嘛,来吧!不过你家的酒店也将从此不太平,谁替我扔一颗手榴弹,我送他一万元辛苦费。
    你们不是要把所有荷官和伙计都包养起来嘛,好啊!不过我会派叶汉去瓦解他们,告诉他们,我会养他们好几年,甚至几十年,而你们只能包养他们几个月。
    你们不是要让我没地方开赌场嘛,好啊!但我总可以租用政府的场地吧。
    你们不是要让所有酒店都不接待我的赌客嘛,算你狠!但我自己可以开酒店啊。另外,你以为那些酒店老板跟钱有仇,能乖乖听任你们摆布?
    你们不是还要停航所有客船嘛,真可笑!难道你们不知道我以前开过一家船务公司,有一艘载客300多人的“佛山轮”?
    对了,你们还要请乞丐来我赌场捣乱,哎呦喂,乞丐你能请我就不能请?!
    就这样,何鸿燊一一破解了傅、高两大家族的“八大条”中的前七条,成功扭转了局面。不过他也不是全无担忧,因为最后一条还在——葡萄牙政府还没有给他们下发 批文,而傅、高两家在澳门及葡萄牙上层人脉深厚,再加上支持新财团的澳门总督马济时将于1962年卸任,所以葡萄牙政府是有可能反悔的,而这种传闻在当时 甚嚣尘上,唯一可行的对策是,让赌场尽快运作起来,建立起新秩序,使得赌牌变更成为既定事实,难以推翻。
    当时新财团也真是拼了,他们首先租 下澳门政府的物业“新花园”及其附属的“爱华酒店”,然后没日没夜地赶工,并于1962年1月1日让“新花园赌场”开业。此外,他们与酒店、船务公司等关 键企业达成利益同盟,以解除后顾之忧。再有,叶汉在经营赌场方面的确很有一套,很快就将赌场带上正轨,并通过改革赌具,杜绝了造假舞弊行为,使得赌博本生 更加“公平”,也更加吸引赌客。
    为了彻底安心,也为了长远打算,何鸿燊还努力与葡萄牙政府搞好关系。那一时期,他亲自跑了葡萄牙首都里斯本三次,向葡萄牙高层展示新财团的诚意、成绩以及宏伟愿景。
    以上努力在1962年3月30日结出了硕果:何鸿燊在葡萄牙海外部办公室,与新任澳门总督罗必信,正式签订承认新财团获得赌业专营权的合约。双方宣称,今后将齐心协力地把澳门打造成一个真正的“博彩旅游区”。
   4】一山不容二虎
    1962年5月,新财团成立澳门旅游娱乐有限公司(简称“澳娱”),在职务分配上,叶德利任董事长,叶汉和霍英东任常务董事,何鸿燊则以股东代表及持牌人身份任董事总经理。此外,叶汉还担任赌场总经理,总揽赌场大小事务。
    新花园赌场之后,澳娱又在新马路中央百货公司、十月初五街、七妙斋、海源办馆设立了赌场。1962年年底,它又订购了一艘花舫,泊靠在澳门内港16号码头, 取名“海上皇宫”。海上皇宫以中国古代皇宫画舫为模型,共三层楼,装饰极为奢华,生意也非常兴隆,是当时澳娱最主要的赌场。
    1964年,澳娱又从海外购置了一艘水翼船,投入港澳客运服务,将往返航程从3小时缩短到1小时,大大方便了港人赴澳旅游。
    此后澳娱的业务蒸蒸日上,公司业绩呈几何式增长,不过何鸿燊和叶汉之间的矛盾也愈积愈深,并逐渐公开化。不用猜,主动挑事的肯定是叶汉。
    事实上,叶汉很不服“让何鸿燊当持牌人”,他当初之所以答应,乃是迫不得已,因为叶德利说葡萄牙政府规定持牌人必须要持有葡萄牙国籍。但叶汉后来发现,这完全是子虚乌有的杜撰,因此气儿就不打一处来。
    此外,在创办澳娱的过程中,叶汉未与众人商量,便拿自己的钱去应酬、挖角和疏通关系,结果这笔钱后来费了好大劲、花了好长时间才报销掉。叶汉觉得这是何鸿燊在有意为难他,因此也想找茬整一下何鸿燊。
    再有,叶汉认为何鸿燊没有资格当“赌王”,在他看来,何鸿燊根本就不懂赌博,完全是个外行,一个外行怎么能领导他这个内行呢!他不光自己这么想,还到处去宣扬,甚至包括对赌客,一如他当初宣扬“傅老榕要是没有我就得跳楼”。
    面对叶汉的口无遮拦,何鸿燊并没有像傅老榕那样选择将其支离澳门,而是选择了隐忍。然而,何鸿燊的韬光养晦并没有换来叶汉的和衷共济,反而让其更加放肆。在赌场之内,叶汉几乎把自己当成了唯一的主人,不断培植亲信,慢慢把赌场发展成为独立王国。
    20世纪60年代是叶汉最风光、最开心的十年,他还亲自指挥装修了于1970年竣工的葡京娱乐场首期工程的二楼,到葡京开业之时,他的名望达到了顶峰,不过之后就开始走下坡路了。
    经过十多年苦心经营,何鸿燊牢牢把控了除赌场之外澳娱的所有事业群,而且几乎垄断性地掌控了财权。除了澳娱之外,他还于1972年在香港成立了信德集团,经 营港澳之间的客运业务,几乎垄断了这一业务,此外还经营酒店、餐饮、房地产等业务。1973年,信德集团在香港挂牌上市,并很快成为蓝筹股,到1994年3月,其市值已高达120亿元。
   凭借澳娱和信德的雄厚财力,何鸿燊在澳门广泛进行基础设施建设,兑现了自己当初的诺言。以码头为 例,1989年,何鸿燊在澳门新口岸投资兴建新港澳客运码头,总面积3万平方米,三层高,离境区有4个候船厅,6个停泊点,每年可接待客流量1300万 次,整个工程于1993年竣工,耗资8亿元。同时,他还斥资2亿元在新口岸码头建造了一个大型商厦。而这样的大规模建设还有很多,不再赘述,它们都促进了 澳门的整体发展。
    在稳定了赌场之外的事业后,何鸿燊开始有计划地从叶汉手中夺取赌场经营权。1973年,他在叶汉欧洲旅行期间发动突袭,直接插手赌场人事调整,以“赌场人员年纪偏老”为由,大量解雇叶汉的心腹,同时大量启用忠于自己的年轻人及在澳门土生土长的葡萄牙人,同时以“赌术训练学校”代替了传统的学徒制。这一招一箭双雕,既打击了叶汉的势力,又获得了澳门总督府的支持。
    此后叶汉就开始心灰意冷,到1975年时竟生出退隐之意,他向董事局表示自己愿意退休,但要求让他的儿子进入董事局,并接替他参与赌场管理。可惜,这一要求没有得到任何附议,叶汉再一次把自己混成了孤家寡人。
    叶汉不甘心就这么退出赌业江湖,于是再度兴起竞标赌牌的想法,而1975年澳娱与政府的合约正好期满,是赌牌竞标之年。
    这一次,叶汉找来华商韬略多次报道的企业家、香港“珠宝大王”郑裕彤做竞标搭档,然而没过多久,何鸿燊就跟郑裕彤成了好朋友兼合伙人,叶汉只好恨恨作罢,退出了赌牌竞标,后又于1982年退出了澳娱,将所持有的10%股份以3亿元的作价转给了郑裕彤。
    到了20世纪80年代,恢复了元气的叶汉又兴起做“赌王”的雄心,先后创办了赛马车会和公海赌轮。不过这两次尝试都没有获得成功,赛马车会最终因亏损累累而 卖盘,而公海赌轮他只是开了个头,并没有做下去。在一段时间之内,叶汉发起的这两轮新挑战的确给何鸿燊带来了困扰和麻烦,但再也没能威胁其“赌王”之地 位。
    1997年5月7日,叶汉走完了跌宕起伏的一生,享年92岁。治丧期间,何鸿燊亲往灵堂吊唁,所送祭帐写着“高山仰止”四个大字,双方的恩恩怨怨一笔勾销。
    5】王者风范
    在上面这场澳门赌王争夺战中,何鸿燊从一个不懂赌业的局外人,到成为新财团的领袖,到战胜傅、高两大家族夺得赌牌,再到后来彻底排除叶汉的势力,一统澳门赌业江湖,是一件非常值得思考的事情。
    这当然也是叶汉心中的疑问,不然他不会跟何鸿燊缠斗那么多年,而且始终不服。
    叶汉可能最终也没有明白,做赌王不是做一个更大的荷官,最重要的素质不是更会赌博,而是要在勇气、胸怀和格局等方面超越常人。
    勇气方面:毫无疑问,新财团得以最终获得赌牌,首先是因为何鸿燊有超越常人的勇气。在受到叶德利邀请之前,何鸿燊几乎就不懂赌博,而且没有涉足赌业的想法, 但当他决定竞争赌牌后,他从未因为自己不懂或者外部因素而动摇,包括在傅、高两大家族发出“八大条”恐吓后。他的态度永远是勇敢地面对:我不懂,我就联合 那些懂的,你恐吓我,我比你还狠。但何鸿燊的勇敢又不是那种莽撞人的傻大胆,而是一种基于信念的真担当。

胸怀方面:何鸿燊得以进入以及主导新财团,乃至后来成为赌王,是叶汉气量太小的结果。假如叶汉是一个心胸宽广之人,他就不会与傅老榕反目成仇,也就不会有后 来的故事。而叶德利引入何鸿燊的举动则说明,连一个没有野心的人都觉得叶汉心眼太小,靠不住,与之合作必须要留一手。一个让所有人都觉得小气,都不放心的 人,如何能成为赌王,如何去镇守一方,又有谁会买他的单?
    然而,叶汉从来也不反思自己这方面,在与何鸿燊相斗的十多年中,一直是何鸿燊处处忍让,而他咄咄逼人,还到处羞辱自己的上司兼合伙人。
   何鸿燊则与叶汉表现得完全不同,澳门《华侨报》对何鸿燊的评价是:“善于处事,更善于处人,能礼贤下士,智而不傲,富而不骄,谦恭自处。何鸿燊是个不赌之赌王。
    格局方面:在何鸿燊之前,澳门的赌业是一个促狭的偏门,并不受人尊重,也没有国际地位。就像霍英东所言,那不过是将一个人口袋里的钱放到另一个人的口袋,于众无益,徒增社会矛盾。然而,何鸿燊在霍英东的启发下,将赌业发展成了一个带动整个澳门旅游业的平台,使得百业兴旺,万民受益,提升了整座城市的现代化水平,难怪人们将他誉为“无冕澳督”。
   何鸿燊的格局与他的胸怀相得益彰,互相促进。将澳门赌业办成香港马会那样的慈善模式,是霍英东提出的创意,何鸿燊则将这个创意拿了过来,并添加了新的内容, 使其兼具慈善与盈利功能,从而获得多方认可。而正是由于他以整个城市发展为着眼点,甘愿牺牲短期利益,才让澳门总督更加依赖于他,也让竞争对手长期无法染 指澳门赌业就这样赌王的传奇人生迎来了巅峰,他的生意在当时深入航运、地产、酒店及娱乐等多行业,一路成为了商界的巨人,何鸿燊控制的资产达5000亿港元之巨,个人财富有700亿港元。

曾经有人向他打听成功秘诀,赌王说“我没有什么秘诀一是做事必须勤奋;二是锲而不舍,有始有终;三是一定要有好帮手;四是待人忠实,做事雷厉风行。钱,千万不要一个人独吞,要让别人也赚。做生意一定要懂得有取有舍,有的虽可获一时之利,但无益于长远之计,宁可舍弃,不可强求。勤劳努力,战胜困难,才是最大的资本。没有到收工钟响已经洗干净手的人,一定是老板最看不起的人,也是人生不会成功的人。他还说,他睡觉时一直都养成了一个习惯,就是在枕边放一个本子、如果有什么念头,或者梦见什么重要的事情,就会醒来先记下再睡。

虽然以赌为业,但前有“上海皇帝”杜月笙,现有何鸿燊,都禁止子女家人赌博,十分重视对子女文化修养的教育。何鸿燊对子女说:“我什么都可以给你,唯一给不了你的就是学问。因为学问要靠自己去学,去问,去汲取。”

何鸿燊的小儿子何猷君也是个学霸,何猷君的母亲梁安琪也对儿子说:“读书要用功,财富不会永远跟随你,读书永远受惠。”

何猷君12岁离开家出去留学,会自己做饭,打扫屋子;出门习惯性地坐地铁,乘飞机出行也坐经济舱。

点评:

多看传记,从中提炼人生所需。文中两人,输赢都在心胸格局上。局限者败.

 何鸿燊和第一位太太黎婉华相识于上世纪40年代初期。那时何鸿燊刚到澳门不久,在联昌公司任职。为学葡语,何鸿燊到一间夜校补习,黎婉华家就在夜校对面,其父是澳门有名的葡籍律师。黎婉华是当时澳门第一美人,天生丽质,气质高雅。何鸿燊在街上行走时,被黎婉华的花容月貌所倾倒,顿生爱慕之心,于是上前打招呼。黎婉华亦为何鸿燊的翩翩风度吸引,即与何鸿燊眉目传情。两人坠入爱河,不久结为伉俪。黎婉华为何鸿燊生有一男三女,他们是:超英、超贤、猷光、超雄。犹光英年早逝,令赌王伤心不已。        
       2004221日,黎婉华去世,225日何鸿燊为其举行隆重的葬礼,这位当年兼具财富与美貌的澳门第一美人,走完80岁风华绝代的一生,她的葬礼排场相当大。澳门特区行政长官何厚铧,中联办副主任李勇武,行政法务司司长陈丽敏,保全司司长张国华,全国政协常委吴福、杨俊文,以及港澳社会知名人士、澳门葡裔社群及社会公益服务团体代表、澳娱属下机构有关负责人等近千人吊唁。

报道说,葬礼中何鸿燊神情哀伤沉重,在献花洒土时动作震栗,神情激动。当时已经82岁的何鸿粲为太太的丧事奔波,亲自到澳门拣选墓地,并发以爱妻何黎婉华夫人为名讣闻怀念妻子。讣闻中,何鸿粲以爱妻称呼何黎婉华,而家人排名中亦没有二太蓝琼璎、三太陈婉珍与四太梁安琪的名字,以对原配夫人的尊重。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