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锌财经
锌财经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040,615
  • 关注人气:2,13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开年特辑:创业者都是咬碎了牙往肚里咽!

(2018-03-05 11:12:33)

开年特辑:创业者都是咬碎了牙往肚里咽!

开年特辑:创业者都是咬碎了牙往肚里咽!


正月十五本是一家人团圆的日子,但是就是在这样的一个日子里,老孙被送到了医院。


从牛栏山、二锅头、茅台到江小白,创业后,天天接客,顿顿大酒。


从邵逸夫出来,老孙又风风火火的赶回公司,开完例会,又急匆匆去见客户。


IphoneX不断显示着家里人的来电,“好了好了,弄好了就回去了。”他一边尽量温柔地回着电话,一边为客户递方案。


创业者的元宵怎么过?创业者根本没有元宵,没有休息,没有假期,没有人生。


老板这个词在大多数人眼中是高大上的,带着有几十数百的员工。 锌财经采访过的创业者,企业家、前辈大哥、到同龄人,再到比自己小的90后,他们或是天赋异禀,或是继承家业。


锌财经采访的数百企业家、创业者,无一不是商业世界的创造者,但他们仍然是这个世界中的凡夫俗子,是无法脱离情感纠葛和煎熬的肉身。


焦虑、噩梦、抑郁,和烟酒一样,是人生的必需品。


1


“我特能理解茅侃侃。”说完老孙就沉默了。


前天被约去和几个杭州创业的朋友撸串,微醺的老孙问我:“你怎么这么想不开,阿里辞了,跑创业公司来。”


“我也是他妈,想不开创业。”他歪着嘴戏虐的表情和自嘲的语气,瞬间触动了我心底最柔软的部分,因为了解他的创业经历,我懂他,心疼他。


他右手肘杵在桌子上,左手拿着白酒杯,在眼前慢慢地晃动,杯中的酒,一次次被动无奈地翻着浪花。


老孙的老婆,曾经一度非常不理解老孙的决定。


“好好的阿里程序员不当,要出来吃这种苦。”他说,原本老孙在阿里,职位p7,年薪40w,这种薪水在杭州比上不足,但比下可以说余出很多了。


虽然工作时间一直996,但至少一个礼拜有一天能着家,时间挤挤总还是有的。


开年特辑:创业者都是咬碎了牙往肚里咽!

在2015年末,他离职创业做餐饮saas系统,产品刚推向市场几个月,就传出了支付宝即将战略投资杭州本土餐饮saas二维火的消息,后来市场迅速被二维火占了。


他老婆说,“现在他每天睡觉不超过6个小时,还时常为公司发愁做噩梦。”实在受不了,她就去客房睡。


眼看着种子轮融到的300w要花没了。老孙拼命的找投资,到处联系投资人、参加路演。他说有一次折腾了快一个月后,终于和某个机构签订了排他性的TS,悬着心刚放下一点,却被投资人告知,决定不投了。


“后来只要能赚钱,要求什么姿势我都答应。”他眯着眼扬起杯,半杯酒流进嘴里。


为了让公司活下去,以前在阿里打工时不屑一顾的事情都做了,做外包,给客户开发app、做网站、做h5,以及喝酒陪笑和大客户拉关系。


只要给钱。但在其他人眼中,他是个相当优秀的人,一帆风顺、名校硕士、毕业拿着高薪在名企一路晋升,30出头开始创业,是走上人生巅峰的象征。


周围人都只知道他在创业,却不知道这过程他都经历了什么,失去了什么。他说他真实的一面到底是什么,只有自己知道,因为这些话和谁都不能说。


如果不是为了对得起十几个员工的跟随、老婆这么多年的不离不弃、如果不是因为不服输,为了证明自己,实现那些吹过的牛逼、如果不是为了让父母不失望和担心,也许早就放弃了。


老孙有个女儿,最常问的问题,就是,“爸爸,你什么时候能有时间陪我去游乐场玩。”


他说,“什么最苦?孤独。”


2


酒桌上的另一个互联网圈创业的朋友说,他创业这几年,最大的感受就是在不断地当孙子。


在投资人面前得装孙子,要一遍又一遍地陪着笑脸递上名片,一遍又一遍地讲自己的商业模式,然后再一遍又一遍地被否定、打击,模式太复杂、盈利不清晰、嫌弃创始人背景和创业项目无关、嫌弃团队不成熟…


在员工面前依然是孙子,招个合适的人太难,所以特别害怕好说歹说请来的员工离职。好的员工怕留不住,不满意的员工因为找不到合适的也得用。


有好几次,员工干了几天,就给他发微信说:“对不起老板,感谢您愿意让我加入您的公司,但是我决定要离职了。”微信发过去问为什么离职,没理由就是不想干了。员工大多洒脱,患得患失的是老板。


有的员工甚至无缘无故的就离职了,直接消失,话都不留一句。唯一留下的是一堆没人做的工作。


任性并不是所有人的通病,靠理想和情感,绑不住所有人。


他反问你以为早期公司扁平化,一条心?其实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小九九。


他举了个例子,一家美国的智能硬件公司,国内总部设在杭州,开始风调雨顺,直到美国的投资方塞了个高管进来。


开年特辑:创业者都是咬碎了牙往肚里咽!

“投资方派人参与经营也是正常,问题是投资方大老板塞了自己的老婆进来,所有人的事情就没法干了。”他的一位异性朋友在那家公司负责整体的市场工作,最早的汇报直接向创始人,现在多了中间女士,她都不知道自己做的工作到底归谁管。


酒过三巡,这位朋友开始讲自己的故事,“有时候,你找人家搭伙做生意,人家只当你是能帮他骗钱的傻逼。”


他想不明白,为什么公司做了一年多,融资顺顺利利,业务模型逐渐清晰,外部评价也逐渐走好,为什么早期员工开始以各种理由离职?


即便与员工交流中,他真情流露,经常站在员工的角度谈公司能够带给他什么、有多大的价值、还要表达下自己对对方离职的不舍,对方却云淡风轻,简简单单几句就毅然决然要走。


他想着,难道是我这个每个月拿着2千块工资的创始人,一点人格魅力都没有了?


开年特辑:创业者都是咬碎了牙往肚里咽!

他后来才知道,原来找来的合伙人,自从招了各负责人主管运营之后,就当起了甩手掌柜,自己在外面做着P2P平台的倒卖赚起了快钱。


公司里的事情一团乱,表面看起来,大家相安无事,实则失望的情绪已经像瘟疫一样蔓延开来。


要不是过年前,有个小朋友说起,很久没看到两位老板了,他都不知道,另外那位合伙人,也很久没出现了。


你想做份伟大的事业,别人却只想着捞点钱。


所以,如今只要员工开口说:“老板有时间吗?我想和你谈谈。”他就会觉得菊花一紧。招个合适的人难,留住想留的人更难。


后来,他意识到其实最不想输,但最傻逼的原来是自己。


3


另一个朋友的公司是做无人货架的,2017年正是军备竞赛关键时期,融资出了问题,在竞争对手大规模扩张的同时,眼看着公司账上的钱就剩下一两个月了,公司到底继续融资等死还是卖身变现,异常无助痛苦的时候,他老婆坚决要求离婚,因为从孩子出生、发现疝气、做手术,他一直没在身边。


这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创业一年多,陪在老婆和孩子身边的时间总共不超过一个星期。


老婆一定要离婚,他能说什么呢?除了愧疚和亏欠以外,他什么也说不出来,因为当时正是公司生死攸关的时候。


要想人前显贵,人后就得受罪。


看着外面披露的融资消息不断,这位朋友越发焦急,一方面是水涨船高的货损和不断激化的内部矛盾,一方面是投资方不断压迫的财务上的压力。

 

他跟投资方商量,想要博一把,做一波漂亮的数据,然后转手把公司卖了。

开年特辑:创业者都是咬碎了牙往肚里咽!

投资方当然不肯,人家想的是投出一个独角兽,名垂千古,风光无限,然后基金的下一期能有更大的盘子和更好的背书。


他开始把整个计划拆解到市场和公关部门,顺便联合其他公司开始给整个市场作势。


所以,即便货损率越来越高,运营团队完全跟不上BD的速度,公司依然以随时可能崩溃的速度往前进。


即便和投资方,撕破了脸,即便事成之后,媒体的披露让他一度高血压昏厥,但是,这事情无论好坏,他还是这么做了。


“我也不知道,最后到底为了什么。”他说。


也许这就是创业者的宿命,永远要活在焦虑和孤独中。


开年特辑:创业者都是咬碎了牙往肚里咽!

这条路上只有自己在踽踽独行,毫无参照,也无人真正的关心。进帐了,大家乐呵呵地来分钱要红包;亏钱了,大家笑嘻嘻地说你活该折腾。


而最苦最苦的是,这种恐慌和孤独无法对任何人诉说,甚至连最亲最亲的父母、妻儿都无法理解,你的情绪、痛苦,你的抱负、野心和孤注一掷的决绝。


只能把这些揉搓在一起,咬碎了牙咽进肚子里。


一个做实业的老朋友,创业近7年,现在公司年净利润千万,他说创业和爬山很像,走的每一步路以前都没走过,你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能爬多高,经常精疲力尽,经常苦痛不堪,经常想放弃。


“但是当爬上一个山头时,回头看看,风景还挺美的。”

 


文章∣袁玥 启明

编辑∣强强

摄影黄硕

手绘∣陵鱼

©本文版权归“锌财经”所有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