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ok老马也识途
ok老马也识途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33,985
  • 关注人气:8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的中学--林子惠退学

(2020-07-27 06:27:37)
标签:

回忆

情感

分类: 我的回忆录

我的中学--林子惠退学

从批“读书无用”论后,我们已没有心思读书。这个时候,也不知从何时起,迷恋上了绘画,时常用破笔头逐一将各种面孔涂抹到我粗糙的画纸上。现在看来,自然是画得奇形怪状,乌七八糟,但那时却博得了同学们的许多喝彩。因为那时我已稍稍懂得了如何突出特征,因而时常有一些传神之笔。比如将鼻子画得高大如烟囱,同学们就知道是高鼻子宋静宁,将嘴画得阔如脸盆,无疑是大嘴赵小泉了。

我几乎每天都要完成一幅杰作,趁大家去的时候,用唾沫粘在教室后面的墙壁上,大家回到教室便有了很好的笑料。倘若画的是他本人,那自然便黄了脸,在别人的调笑声中扯下来撕个粉碎。有几个女生因此好几天对我都是呲牙咧嘴横眉冷对。好在并没有人告到班主任那儿去,因为那时候,我的靠山是表叔--公社革委副主任、民兵营长,况且,我的各门功课的成绩从来都是第一,班主任跟我关系相当好,背地里叫我喊他大哥,虽然他已有五十几了。

没有多久,班上六十余人差不多都已在我的画亮了相,最后便剩下子惠。子惠是一个文静的女孩,时常穿一件旧式的淡蓝色碎花衬衣,袖口还有两块补丁。

她是个让我为难的女孩。那张白皙的小脸实在是标致极了,我回头捕捉特征的时候,时常痴痴地看得呆了。我花了整整一个上午画出她的头像,可我实在捕捉不到半点令人发笑的地方。最后我用红墨水染红了她的小嘴,红红的墨水渗出唇外,便像刚喝了鲜血似的,狰狞而恐怖。

吃午饭的时候,大家自然是又闹又笑,大拍我的马屁。子惠则静静地坐着,读着宋词。

要是别人,一定会将画像扯下来,可是子惠没有。上课铃响了,老师的脚步声近了,子惠依然静静地坐在那儿。我慌忙跑了过去,在众人的哄笑声里扯下了它。这是我第一次狼狈不堪自作自受。扭头看子惠时,她正抿着小嘴偷偷地笑。

那天下了晚自习,我还在攻一道数学题。高鼻子宋静宁这时开始翻别人的抽屉了。过了一会儿,他喊我:快过来瞧瞧,子惠画了你的像哩。我好奇地跑过去,果然见到子惠抽屉里有一本厚厚的画稿,画了山水花鸟,还有班上的许多女孩,而男孩只画了我一个,而且还题了一首小诗,只是诗的第六行缺了第一个字我读得摸头不知脑,宋静宁却叫了起来:缺的那个字一定是,你把每行第一个字串起来,就是xxx谁最爱你,哈哈,子惠爱上你啦!”我说你别胡说别胡说,心中却有一种甜甜的感觉宋静宁忽然又冒出一句:要是缺的那个字是我的笑脸一时僵住了。

我不得不承认,她的画比我强多了。她似乎在无意中将每个人美化了许多,使得一个个看上去都是那么善良而友好。而我却总是有意地将别人加以丑化。宋静宁安慰我:子惠把你画得这么帅,缺的那个字是的可能性更大。

到了下学期,我和子惠同桌,我便很认真地跟她学起绘画来。有一次学校举办绘画大赛,她似乎不太关心,我偷偷地将她的一幅画连同我的数件作品交了上去,没想到她得了一等奖,而我居然落了选。

学校奖给她一支画笔和一盒中国画颜料,她却送给了我,说:我以后怕是不会再画画了。我听不明白,糊里糊涂地接受了。

渐渐地我发现我去买午饭时白子惠总没有离开教室,而我买了饭回到教室时她却已捧着一缸凉开水在慢慢地喝。再后来,我怀疑她总没有吃午饭,问她,她却说早吃过了。有好几次天并不热,我却看见她白皙的脸上渗出汗来,下午上课时便昏睡在课桌上,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老师问一些很简单的问题,她也常回答得丢三拉四。

子惠一整天没来上课。我有一种预感:子惠可能要退学了。

果然不错,从此,林子惠不再来学校上课。至于是不是因“读书无用”就不得而知道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与夏天同乐
后一篇:夏天的果实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与夏天同乐
    后一篇 >夏天的果实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