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在高铁上睡了高姐小说 今天做公车突然高潮了

转载 2018-01-13 16:00:27
标签:在高铁上睡

林正軍當時就不樂意瞭:“老白,你這是幹什麼,人傢方先生怎麼說也是一個角兒,你怎麼可以讓人傢演開場。”

白鳳山笑笑:“角不角的不是我說瞭算的,要觀眾認可人傢肯給錢肯捧才行。”

林正軍微怒道:“反正方先生就不能說開場,人傢再怎麼說也都是從北京專業的曲藝團退出來的啊。”

一聽這話,白鳳山更是自嘲地笑瞭:“老林,你這話可就錯瞭,我們這裡誰不是從專業團體退出來的啊?”

林正軍語塞:“你……可是人傢方先生當年……”

“好瞭。”方文岐出聲打斷瞭林正軍為他辯解的話,他看著白鳳山,微笑說道:“白鳳山,白老板是吧,江湖的規矩我懂,我們師徒就從開場演起。”

“方先生。”林正軍立刻擔憂地看過來。

方文岐卻隻是笑笑,以示無妨。

白鳳山也才第一次轉過頭來,認真地看著方文岐。

方文岐也回看,蒼老的臉龐帶著淡淡的笑意,問道:“那我們爺倆什麼時候可以上場表演?”

白鳳山深深看瞭眼前這位老者幾眼,道:“今晚就可以,六點開場。”

方文岐一拱手:“既然如此,我們爺倆就先去準備瞭,告辭。”

白鳳山伸手送客道:“請便。”

方文岐便和何向東走瞭,何向東走之前還深深看瞭這個畫著花臉的男人好幾眼,又看瞭看林正軍好幾眼,見師父都沒意見,他自己也就跟著走瞭,這些年走南闖北,街頭賣藝的經歷也讓這個孩子有著遠超同齡人的成熟。

待到兩人走後,林正軍才不無責怪道:“老白,你這是幹什麼啊?”

白鳳山反問道:“你還問我幹什麼,咱們俱樂部什麼情況你不知道啊,咱們兄弟都快活不下去,你讓我怎麼辦?”

林正軍爭辯道:“人傢方老先生是個有本事的人,是個好角兒,是個大角兒,他能把我們俱樂部盤活,能讓兄弟們日子都好過起來。”

白鳳山卻道:“是不是好角兒不是你說瞭算的,也不是我說瞭算的,要看觀眾肯不肯捧他,肯捧才是角,不捧他就什麼都不是。”

“你……”林正軍氣到無話可說,方文岐的本事他是再清楚不過的,他和范文泉是多年好友,也無數次聽范文泉提起過他這位師哥,一樁樁一件件事情都足以證明這是一個有大本事的人。

後來在得知方文岐在天津撂地的消息之後,范文泉就想讓師哥安定下來,就來找林正軍瞭,兩人是一拍即合。林正軍也正缺一個大角兒來盤活他們的場子,兩人也是費瞭好一番心思的,又是比賽打賭,又是聯系場地,又是找觀眾的。

那晚來的那麼多觀眾,都是林正軍一傢傢一戶戶挨門上去說的,就是為瞭給方文岐留下一個這是個好穴的好印象,不然單憑掛一個相聲專場的牌子就能吸引那麼多人啊。

這不費瞭那麼多心血,好不容易把人給留下來瞭,結果還沒上臺就讓白鳳山給支到開場去瞭,他怎麼能不氣,他是真怕方文岐一怒就走瞭,他可沒少聽范文泉說他師哥這個倔脾氣啊。

白鳳山嘆瞭一口氣道:“老林啊,真的不是我不給你面子啊。咱們劇場什麼情況你不是不知道,今晚來瞭幾個人,十五個啊,咱們後臺的演員都比觀眾要多瞭,扣除場地茶水各種費用,咱們兄弟每人就隻能分個幾毛錢啊。”

“你讓我怎麼辦,把方文岐他們師徒放到中場?放到壓軸?放到壓場?這越往後排分的錢越多,在沒看到他們的確值那些銀子的時候我敢這樣做嗎?他們要是不值那些錢,咱們後臺這麼多兄弟就得餓肚子啊。”

後臺在化妝的那十幾個京劇演員也都扭過臉來在看林正軍,四處都是大花臉,看的林正軍一陣心煩,他道:“我就是知道咱們劇場的情況我才費勁心思讓人傢留下來的,我相信人傢是能把咱們劇場帶火起來的,你沒見上次相聲專場多麼熱鬧啊?”

“呵。”白鳳山輕笑一聲,說道:“老林,你別以為我不知道這些觀眾都是你腆著臉挨門挨戶上去說的,上次演出的還有兩位是專業曲藝團出來的人,到底是誰本事好還說不定呢,至少我聽過范文泉的大名,卻從來不知道還有個方文岐。”

“還有,一次觀眾多並不能說明什麼。你當初也拉瞭不少觀眾來,整個劇場都滿座的情況都有,可是咱們水平差留不住觀眾,現在也就那麼幾個人來聽戲。他們師徒留不留得住觀眾現在還不好說,誰敢保證還有那天晚上的盛況?”

林正軍也沉默瞭,深深嘆出一口氣,再沒有確實證明力的情況下,他的保證都是空虛無力的。

白鳳山也終於把髯口戴好瞭,他一撩髯嘆道:“老林啊,我也沒什麼私心,隻要他們師徒能把場子帶旺瞭,讓咱們這些兄弟的日子都能好過起來,我這個班頭讓給他方文岐做又何妨?”

林正軍最終點點頭,然後用手狠狠搓瞭臉龐幾下,眼神中都是疲憊。

後臺,方文岐和何向東也在換衣服,這二位說相聲倒是也簡單,穿上兩件大褂就是瞭,道具也就那麼幾樣,桌子、紅佈、折扇、手絹、醒木。

何向東邊穿衣服邊問道:“師父,人傢把你支到開場來,你不生氣啊?”

方文岐在給桌子鋪紅佈,頭都沒抬就說道:“有什麼好生氣的啊,作為班頭他這樣做是合格的,不明白人傢底細本事的情況下,來搭班的還是從開場演起最好,不然就是對場子裡的其他演員不負責瞭。”

何向東憋著壞笑,故意拉長瞭音說道:“哦,原來他們不知道您的本事啊,師父您不是說您當年在京津這一帶很知名的嘛。”

方文岐鼻頭發出一聲輕笑,用手拍拍自己徒弟的小腦袋,說道:“我在京津成名的時候那都是解放前瞭,那時候人傢白鳳山還沒出生呢,天津也我來說過相聲,就在鳥市的聲遠茶社。到後來新中國進入曲藝團廣播裡播的相聲我也錄瞭不少,可惜呀,人傢白老板出生的時候,我已經離團。再到後來,我四處奔波到處撂地,人傢不知道我的本事很正常。”

ps:還是求票票啊,上周新人簽約新書榜,咱們最終的成績是職場分類第一,總榜25,這一周我希望咱們能沖到總榜前10,沒有君子不養藝人,沒有君子也養不瞭我們這些作者啊,能不能成全瞧諸位的瞭!!!拜托!!!

阅读(0) 评论(0) 收藏(0) 转载(0) 举报
分享

评论

重要提示:警惕虚假中奖信息
0条评论展开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后
用户6192221456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128
  • 关注人气:0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