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荐

中国首部不宜13岁以下观看的动画原来是这么拍的

转载 2017-07-16 04:39:33

如果不是不思凡的老粉丝,第一次看《大护法》,你根本无法想象,这样的作品究竟是一个怎样的导演做出来的?很中国的水墨画风格,配上很西方的枪战场面,然后用很中二的喜剧风格,讲述了一个“拯救闲散太子”的冒险故事,各种是人不是人的奇葩角色,都无法不令人联想到三次元当代中国人众生相。尽管被片方拿来和《大圣归来》和《大鱼海棠》凑成了“大”国漫系列,但与前两者相比,《大护法》拥有难以一言以蔽之的特异气质。

初见不思凡的时候,他身穿宅男经典款T恤 工装短裤 人字鞋,软绵绵地陷在某传媒公司会议室柔软的沙发中,表情羞涩。刚刚张口回答问题时,与他宅男外表十分不符的不紧不慢的柔声细语,以及字里行间弥漫着的迷雾般的距离感,令人不时思绪暂停,适应了好一会。但是随着话题深入到他所创造的这些角色,以及他想要探索的问题,他便迅速切换为“大护法”模式,仿佛旁若无人般把他脑中正在思考的一切表达出来。有时候吐字的速度跟不上思考的速度,话里的逻辑就会有所缺失,需要听者脑补。

但这并不会对理解不思凡构成真正的障碍。因为这是一个三观已然相当稳定,并且坦荡到连表达方式都不加修饰,甚至开玩笑这种谈话技巧都不会使用的人。比如他非影迷出身,做动画却不看大师们的经典动画,在他的认知体系中,不管是不是大师的,自己觉得好的就看看,觉得不好看立马就会关掉。顺势再问他为何要做动画,他直言:一是买不起摄像机,二是听人说做真人需要跟人不断打交道,这对他来说太难。正当我们被这番耿直剖白逗笑时,一旁的彩条屋影业总经理易巧“吐槽”道:明明是天赋好么,我们想做还做不了呢。然而不思凡也只是羞涩,并不接话。

理解了这样一个不思凡,就很容易理解,这个曾在怀疑的目光中,将摔倒老人扶起送回家的宅男,为何选择去通过塑造花生人这样贴着假眼睛、假嘴巴的奇诡形象,来试图探寻类似“小悦悦”事件带给他的终极困惑“这些人明明都是生命,却没有感情。像那种举手之劳,为什么有这么多阻碍?”尽管点映场以来,能主动感受到这一点的观众少之又少,但他并未因此受挫,而是试图以更积极的角度看待:“麻木了这么久,被激发一次也是好事。”

谈到《大护法》中水墨风枪战戏呈现出来的极简、凌厉的暴力美学风格,他更是直言:因为“穷”,所以要尽量简化。“省下一只手,就可以省下几百只。”当然,我们还问到了观众关心的终极问题:这么暴力,究竟如何过审的?答案是:将爆头的特写、主观镜头删掉或进行遮挡,并减少一些“血量”。

【谈“我是谁”:麻木了这么久,被激发一次也是好事】

《大护法》角色个性鲜明,让人过目难忘。有既爱吐槽主人也能随口说出很多道理的大护法,有长得像的闲散太子,有叫嚣着理想是“一刀取人心脏”的疯子屠夫,还有造型像个圆规的变态杀手……不思凡清晰地知道,这些人都是他自己:“哪怕是坏人做恶的时候,也是我自己在做。”尽管在我们的采访经验中,有不少导演、演员也曾隐晦提及塑造反派人物时的心理过程,但以如此不加修饰的方式表达这种观点的,不思凡是第一个。他希望所有的角色都足够深刻,所以他要做的,是对这些角色足够诚实。

大护法其实是这部电影中的旁观者。很多人觉得大护法絮絮叨叨,仿佛把脑内思考的过程都直播出来了,这也正是不思凡本人的语言风格。虽然长得像达摩,但大护法的设定并不是佛,而是人。不思凡认为,只要是生命,就会受到身体的束缚,而大护法是因为活得太久了(片中设定为从太子爷爷的爷爷那辈开始就是大护法),才能看到很多别人看不到的东西。说到这里,不思凡的语调忽然兴奋起来:如果我也活这么久,肯定成了一个老顽童,首先得自娱自乐。

太子是不思凡本人最喜欢的角色,活得真实又善良,讨人喜欢。太子的身份给了他这种自由,却也给了他束缚。总有一天,他会成为真正的王,就必须要在残忍中成长。于是在电影中,当好友小姜被变态杀手无情爆头时,不思凡让那个曾厌倦太子身份的他,流着泪发出“杀”的指令。太子的造型,的确是照着徐锦江设计出来的。不思凡问过工作室里所有的直男同伴,大家都对徐锦江充满了好感,理由是……嗯,你们懂的,一个香港电影中很经典的存在。除此之外,香港电影中的徐锦江,总是呈现出浓浓的中二风。他还有很多不为人知的才华,比如他是岭南画派代表人物月的关门弟子,一个真正的画家。这些都让不思凡觉得很奇妙,得“致敬”一下。

谈及想要一刀取人心脏的屠夫卯卯,最后死于大护法的“腰斩”,不思凡揭示了他的人物创作逻辑:他有一个障点(将庖族发扬光大),这个障点导致了他的人格建设(遇到了障碍),这个小循环最后崩溃了。这个设计,浸透了他的感悟,也就是大护法曾在台词中试图点破卯卯的话:你的梦想杀气这么重,实现的那天也就是你的终点。最终,不思凡诚实地让这个角色,面对了他的命运,而他觉得,这在某种程度上也是圆满的。有些观众将卯卯的死法,解读为“梦想被腰斩”。这让不思凡觉得很有趣,一方面这反映了观众的人生经验,另一方面,当他用客观的眼睛去描述的时候,自己可能也没有意识到存在这种连接。

花生人的诞生,是整个《大护法》诞生的起点。几年之中,当不思凡不断看到一些“小悦悦”那样的视频时,他感受到了弥漫在整个空间中的麻木感:“这些人明明都是生命,却没有感动。像那种举手之劳,为什么有这么多阻碍?”不思凡自己也遇到过老人在自己面前摔倒。当他去扶那个老人时,路过的行人都对他投来了怪异的目光,仿佛在说这个人是不是蠢。后来不思凡把老人送回了家,临走的时候,老人的家人轻轻西北饮用水 http://www.xbyinyongshui.com对他说了声“谢谢”。那一刻给不思凡带来了某种非常强烈的感受:“那天如果有什么事发生,这一辈子我都不会幸福。”

“每个人背后都有恐惧,恐惧使他们不会往前走。”出于对这种恐惧的好奇,让他有了创作的冲动。他在画纸上画出两个圆圈。这个东西为什么那么像花生?为什么会在天上?画完才意识到这点的不思凡,开始不断产生好奇。那时的他感觉自己像个上帝,不断创造概念,并赋予概念以生命力。为了将麻木感还原地更加刻骨,他设计出了花生人,并让他们戴上了假眼睛、假嘴巴,”伪装之下,所有的真实都会消失,撕掉眼睛,这些人才会成为自己。“

《大护法》中,制造恐惧的人有明确的形象形似圆规的变态杀手。影片对这个角色的前史交代得不多,结尾却出现了一个变态杀手疑似复活的彩蛋,引起了很多观众的好奇。其实,变态杀手和那个叫彩的女人,在最初的剧本架构中,故事是非常完整的。但是因为片长所限,不得不放弃。采访中,不思凡忍不住提醒我们一个很少人注意到的细节,有场戏,变态杀手把彩身边的人都干掉了,不是为了爱情保护彩,而是因为在他内心,他将彩和他的母亲形成了某种连接。《大护法2》中,变态杀手和他的阴影,将变得很有看头。

对于不思凡来说,集齐以上样本,是因为想在《大护法》中进行一次关于小我和小我束缚的集中思考。“所有的角色都有束缚点。太子有来自宫廷的束缚,吉安大人有维系家族荣耀的束缚……这些都是无意识的人格生长。”你觉得他们会察觉吗?他们肯定觉得我是一个有理想的人。这就是小我,因为我们看不见它,所以我们以为我就是这样的人。”

结尾,他把落点落在提问“我是谁”上,是希望观众也可以感受到,他在人生遭遇障点时是如何“回头”的:“如果可以用客观的眼睛洞察自己的话,就可以看到人格的诞生。”但是参加过N场点映的互动环节后,不思凡发现,大多数观众会忽略掉这点,他们不会去想那么深的问题,也想不出来,因为根本不愿意去想。

“不管怎么样,毕竟大家也麻木了这么久,被刺激一下也是好事。”

作为一部水墨风的国漫,《大护法》本身还得背负着超出一部普通电影的厚望。中国观众对于“国漫”两个字有执念,国漫创作者也有,在不思凡眼中, 这些年仿佛所有同行都在探寻所谓国漫该有的样子,甚至会非常怀念那些经典作品。

在新时代,到底什么是中国的,不思凡也不知道。但他觉得,经典作品再经典,也已经不适合这个时代了。做着水墨动画的不思凡,其实是个颇为“离经叛道”的人。在他看来,现在的世界已然是个地球村,国漫也应该把视野放到那个高度,“把外面的好东西接纳进来,消化它们,再把我们最熟悉的东西融合在里面,出来的才是带有世界语言、也有自身东西的一种呈现。”

不思凡在《大护法》中就是这么做的。动作戏,尤其是枪战,是一种“世界语言”。但是动画片中枪战的存在感往往太弱,于是他便做了这样的尝试,让一部水墨动画,与好莱坞西部片枪战范儿,进行了奇妙的融合。有些场面还有昆汀的影子,没有慢镜头打斗过程展现花哨的打斗过程,有时候是在一声冷枪接着一声冷枪中,大护法与他的对手们在纵横交错的洞中东奔西突,有时候是在漫长的无声的对峙之后,大护法或他的对手们血溅当场。“枪战应该有它的一种感受在,观众应该能够非常清晰地感觉到它的存在。”点映场过后,观众热情地赋予了这种画风“暴力美学”四个字。这在国漫电影史上,极其罕见。

让《大护法》变成这种画风的,还有一个现实原因,那就是:穷。刚起步时只有3个人,最多时才6个人,资金也常常捉襟见肘,生生把不思凡逼成了控制成本的专家。很多观众发现,大护法开枪时很少把手伸出来,就是因为画手太复杂,“省下一只手,就可以省下几百只。”有趣的是,把手藏起来以后,美术人员反而发现大护法的整个形象更和谐了,还能营造出一种高手都不伸手的神秘感。在决定上院线追加投资之前,《大护法》的成本控制,一直令不思凡颇为自豪。

“我们一直都嘲笑导演,说这种风格是穷出来的,就像昆汀的枪样,枪战很快,其实都是因为成本限制。”将《大护法》带到院线的易巧用“吐槽”的方式表达了他的喜爱:“路演过,很多人给予视觉很高的评价,觉得跟《大圣归来》都不相上下,我觉得是赢在有限的成本里面,把形式做到极致,却没有廉价感。”

聊到资金,易巧还在腾讯娱乐采访中正面回应了关于《大护法》众筹的种种传闻。《大护法》启动资金来自于好传动画。好传动画CEO尚游就是这两天一直跟着不思凡跑路演的那个“有钱的脑残粉”。2013年的时候,他在不思凡最落魄的时候,慕名找到了他,提供了《大护法》的启动资金。彼时没有人想过如此暴力的《大护法》能够在院线上映,尚游便毫无顾虑地鼓励他,你想做暴力就做,做得更暴力一点,玩把大的。

等到不思凡做出大约100分钟的样片时,资金开始捉襟见肘了。两人想到了众筹。观众在《大护法》片尾字幕上看到的密密麻麻的名单,就是参与这次众筹的国内外网友。人数虽多,实际上国内外众筹加起来也才30万左右,并没有网上传的500万那么多。而这30万在《大护法》第一轮点映中就已经全部花在了场地费和周边产品制作上。发起众筹,不思凡和尚游更多是在找寻来自观众的认同。这30万左右的资金,给予了他们信心坚持下去。

【谈过审:做了想做而又害怕的事情,最后发现不过如此】

在被彩条屋影业找到之前,《大护法》被很多视频网站拒绝了,理由大都是,内容很好,也很特别,但尺度太大,不知道该怎么做发行。据不思凡透露,相比最初的版本,观众现在能够在影院见到的版本,尺度已经小了很多。点映中,很多成年人还是会被片中大护法与花生人枪战戏的血腥程度吓到尽管那些血甚至都不是红色。最终片方自发为影片分级,为PG-13级(13岁以下儿童宜在家长指导下观看),并在片头打出了相关提示信息。

网络发行都如此艰难,更别说在电影院放映了,直到前两日点映时,不思凡还在连连感慨“根本没想过”。2015年10月,被誉为“中国版皮克斯”的彩条屋影业成立,投资了几乎所有小有名气的国漫品牌,包括《大圣归来》导演田晓鹏的公司和《大鱼海棠》导演梁旋、张春的公司。易巧在搜寻遗珠的时候,发现了好传动画。他很早就听说过不思凡,一直对他的新作非常期待。2016年,易巧看完了第二版样片,当即斩钉截铁地表示,一定要上电影院。

这是个让很多人吃惊了很久的决定。事实上,对于过审的难度,浸淫电影行业多年的易巧不是没有概念,但他就是无法摆脱这个念头:“哪怕只有一丝可能性,但我们没有去做,我觉得这就是一个罪过。”2016年底,彩条屋决定追加预算,请来了香港著名剪辑师林安儿,帮助不思凡把背景、人物重新升级,改了1300多个镜头,完全达到了影院的标准,并且通过了审查。

通过审查的过程,前后大概经历了三四个月。这个过程中,易巧几乎天天被的人问起“还能过审吗?”。一开始也为此感到纠结和忐忑的他,慢慢发现,事情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困难。随着来回沟通、反复修改,一步步往前推动,整个过程变得越来越顺遂,而且并没有想象中被要求进行大面积的删剪,两次大的调整,都是要求将爆头的特写、主观镜头删掉或进行遮挡,并减少一些“血量”。“你做了想做而又害怕的事情,最后发现不过如此。”易巧引用不思凡常说的一句话总结道。后来再被问到这个问题时,易巧就直接怼回去:“你告诉我为什么不能上?他们也说不出来为什么,那就闭嘴吧。还不如好好干活。”

“你们把过审的天花板抬高了一点。”“我觉得抬得挺多的。”当我们发出如此赞叹时。易巧的语气非常骄傲,不思凡则在一旁羞涩地笑了。

阅读(0) 评论(0) 收藏(0) 转载(0) 举报
分享

评论

重要提示:警惕虚假中奖信息
0条评论展开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0
  • 关注人气:0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