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2017-09-28 16:13:01)
标签:

杂谈

骗

只要两个多小时就到终点站了。阿梅站在车厢的连接处,定了定神,让喘息平稳下来。为了搭上这趟火车,她提前一个小时到了县城的火车站。上一次因为贪睡了一会儿,她误了车,龙哥凶巴巴的瞪着她,帅气的脸都拧了起来:‘’想不想干了?不想干,滚蛋。‘’阿彪看她抽嗒嗒的模样,笑嘻嘻的拍着龙哥的肩膀:‘’算了,还是个新手嘛,阿梅可是我远房的表妹哦,孤苦伶仃的,别着急啦,练一练就好了。‘’今天早上五点多,她已经等在了车站。清晨的寒风尖利的刺透了衣服,快要过年了。阿梅缩着脖子,看着别人提在手上的行李。她没有行李,她只坐两站的火车,

车厢里面有些挤,空气中弥漫着奇怪的味道。阿梅打量着周围的人,慢慢往里走了几步。靠窗的座椅上是个四十岁左右的男人,棕色的西装外面套了毛呢大衣。他抬起多肉的下巴盯着阿梅。旁边的妇人倒有些小地方的摩登,此时,正专心的看一张报纸。阿梅停脚站在妇人身边,避开那男人的目光,怯怯的微低了头。妇人偏头看了看阿梅,‘’来,挤一挤坐。‘’阿梅一惊,连连摆手推辞。妇人不依,笑着拉阿梅坐下,挨在一处。

‘’多大了?‘’妇人笑眯眯的。
‘’十七,‘’阿梅依然低了头。
‘’有男朋友吗?‘’
阿梅更低了头,摇了摇。
‘’上学还是工作啊。‘’
‘’我学习不好,‘’阿梅有些害羞,微红了脸:‘’同学在省城帮我找了餐馆儿的事做,今天去试工。‘’
‘’哦,可惜了,‘’
‘’什么?‘’阿梅抬头看妇人。
‘’他是电影公司的副导演,我帮你问问。‘’妇人指着那男人,神秘的低下了声音。
阿梅嘴巴张开,睁大了眼睛,忍不住看那男人。

只见妇人的手比划着,男人在点头。阿梅伸长了耳朵,却只听见车轮的‘哐,哐。’声和旁人的嘈杂声。
‘’模样还行,你会什么?‘’男人侧过身体,眼珠转动着上下打量阿梅。
‘’不,不会什么。‘’阿梅扭着自己的手指。
‘’别紧张,‘’妇人抬手把阿梅脸颊上的一缕头发,轻轻的掠到耳后,‘’导演答应让你去电影厂试镜了。‘’
‘’可是,我还没有和家里说‘’
‘’你家在那里?‘’
‘’梅家坞,离县城有七十多里地。‘’
男人看那妇人一眼,妇人便拉了阿梅的手:‘’你傻呀,当明星多好啊,有名有利,可别错过了机会啊。‘’
阿梅苦了脸:‘’我也知道明星好,让我想一想了。‘’
妇人一味热心,直到快下车时,阿梅勉强应了下来。

男人提议:先住酒店,待买好了票,明天出发。妇人称好,阿梅亦无话。三人住进酒店,阿梅与妇人同住了一间。安定下来已近中午,阿梅只说失信于同学,自己要去餐馆辞工,以免别人等候。妇人拉了阿梅:‘’先吃了饭我陪你去吧,不是这里人,只怕不识路。‘’三人遂一同去了餐厅。

才将坐定,从侧面过来一个人,年约二十多岁的白净小伙儿,衣着讲究。也不说话,只向三人摊开半握的手来。三人探头看去,却是几颗乌黑圆亮的豌豆,拿在手上似有些份量,却又不是豌豆。阿梅惊叫了起来:‘’黑珍珠,我爸爸正缺这个配药,好难找的,要多少钱?都给我了。‘’
‘’一颗。‘’小伙儿慢身坐下,伸出了三个手指。
‘’三千?‘’妇人试探道。
‘’三万。‘’小伙儿面露不屑。
‘’什么?‘’男人不觉高声。
‘’嘘,‘’小伙儿把食指竖在嘴上,左右环视:‘’这是出国的官家从非洲带回来的禁品,不能公开示人,否则,又怎么可能会是这个价,你们懂的。‘’
三人齐伸了脖子,也未见怪异,阿梅急道:‘’我都要,只是现在身上没有这么多的钱,我马上回家去凑钱,你一定要等我。‘’阿梅说着,快哭了,起身便走。
‘’等等,‘’妇人叫住了阿梅,对男人说:‘’咱们先借给阿梅,等阿梅当了明星,自然会还给我们,是不是呀,阿梅?‘’
阿梅先是推辞不受,那小伙儿却说不愿等,若价格合适就卖与别人。阿梅情急,同意了妇人的提议。
四人一起上了楼,服务生开了门,男人掏出钥匙开了柜子,拿出一个黑色皮包,总共是十万。‘’不行,四颗十二万一分别少,我只是跑腿,还指望事情办好了,官家给我点儿提拔呢。‘’小伙儿定眼看着阿梅,‘’不合适就算了,买卖不成仁义在嘛。‘’起身欲走。阿梅急了,赶紧挡在门口,‘’你等等我,剩下两万我去借。‘’
见此情形,妇人从自己包里拿出两万。
如此,钱货两清,小伙儿并不离去,竟从小提包里拿出一个小小的验钞机,微微一笑:‘’别误会,有备无患嘛。‘’三人都瞪大了眼睛。

妇人收起了四颗黑珍珠,笑眯眯的对阿梅说:‘’小心丟了,我帮你保管。‘’此时已是下午四点过。突然,阿梅‘哎呀’一声,说忘了去餐馆辞工,那男人说:‘’不必去了,打电话好了。‘’阿梅傻傻的说:‘’一定要去的,我没有手机,也不知道号码,只知道地址,你们陪我一起去吧。‘’妇人忙道:‘’也好,反正是闲着,免得你迷路。‘’

待三人找到那餐馆,已是晚饭时间。餐馆虽不大,却很整洁,近二十张餐桌,已坐了半数的客人。阿梅只说找老板谈工作,管事的带去了后堂。男人看了妇人一眼,妇人便起身跟去,一个年轻的服务生挡住了她,只说闲人勿进。妇人悻悻退回,又问年轻人有无后门,年轻人奇怪的看她一眼:没有啊。
二人找了空桌子坐下,并不吃饭,只是喝茶。一时间,几个年轻人端了盘子,在饭厅来回走动。其中一个回过头来,对猫腰拖着大袋垃圾的清洁工嚷着:‘’阿彪,你干嘛呢?‘’那个叫阿彪的并不理会,只是埋头把垃圾拖了出去。

喝完了茶,又等了一刻,仍不见阿梅出来,两人对视一眼,情知有些不妙,二人同时起身,推开众人冲进了后堂,那里还有阿梅的影子。再问,确实没有后门。又问那管事的,只说以为是老板的熟人,便将阿梅领进了后堂。吵吵嚷嚷的声音惊动了老板,出来相问,老板却是一问三不知。直是问管事:丢失了什么?管事查询之后回话:啥都没少。老板便说散了,散了,又转头问那妇人:是家里人丟了吗?要不要报警?那二人相看一眼,摆手道:不了,不了,我们再去四处找找。

‘’三十万别想了,还陪了十二万,‘’男人嘀咕着,
‘’怕什么,再去找啊,‘’妇人恨声道。
‘’那个老家伙有钱有势,只要漂亮干净的小姑娘,我担心那十万的定金怎么办,‘’男人唉了一声:‘’看来黑珍珠定是假的了。‘’

一时,二人进了酒店的大堂,妇人说了房间号,让服务生开门。
‘’哦,是这样的,刚才你们的朋友来了,已经把房退了,‘’
‘’什么朋友?‘’
‘’就是午餐后和你们一起回房间的那位先生啊,‘’
‘’是他?‘’妇人尖叫道。
‘’是的,他还带走了二位的行李,请求二位一定到他的家里小住几天,说是多年未见,要略尽地主之谊,您看,这是他留下的地址。‘’
妇人接过纸片,看也不看,撕得粉碎……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前一篇:疯 子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疯 子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