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70花枝俏
70花枝俏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3,478
  • 关注人气:50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清明佳节忆雅莹(一)

(2020-04-05 08:44:35)
标签:

杂谈

清明佳节忆雅莹(一)

去年清明雅莹刚过世,我悲慟欲绝难以接受这个现实,所以不敢也不想动笔。时至今日,尽管想到雅莹,我还是止不住热泪盈眶,但我还是压抑悲痛要写写她。

雅莹是我的堂姪女,她是我堂兄的女儿,叫我阿伯(姑母)。虽然二辈人,但2人仅相差3岁,从小她一直跟在我屁股后面屁颠屁颠玩,所以2人情同亲姊妹。

在我大概10岁时,一个炎热的下午,我突发奇想:天这么热走来走去的人很多,他们肯定口渴要喝茶(那时没有棒冰汽水等饮料和冷饮)。我是否象那些大人一样摆一个茶摊子卖茶?说干就干,于是我把家里的一个小方凳搬到我家隔壁邻居的门口过道旁,然后在上面放上一个茶壶几个倒满茶水的杯子。我再搬个小矮凳坐在后面,于是一个卖茶水的摊子摆开了。

是因为我不敢吆喝?是因为这摊子的位置不起眼?还是因为茶水放在矮矮的方凳上显得太矮了太小了不像摊子,象小孩子过家家? 开张半天竟然无人问津,正在百无聊赖之机,雅莹帶了弟弟出来了。雅莹见我摆了小摊,连忙掏出二分钱买二杯茶,一杯弟弟一杯自己喝。

吃晚饭时,我只听见隔壁传来嫂子的喝斥声和嘤嘤的哭泣声。二家房子是一个老祖宗传下来的,它们连在一起,院子中间用砖头搭起一单墙。年久失修单墙已经破损倒塌许多,因为只是表明界线不防贼,所以胡乱用些碎砖垒垒高罢了。

透过空隙我看到雅莹低着头一手在擦眼泪,"钱!给我要回来!″嫂子的一句话飞进了我耳朵里。

噢!是为了2分钱,我明白了。

嫂子是一个瘦骨伶仃患有痨病(肺病,那时这是绝病)靠常年吃药维持生命损失劳动力的人。2分钱,这小小的2分钱在现在年轻人的眼里微不足道,恐怕掉在地上2个壹元的钢镚儿也懒得弯腰去捡;但对一家五口人靠丈夫一人赚钱糊口入不敷出的女人又是多么宝贵啊!我后悔极了,我怎么只考虑自己赚钱而不考虑人家呢?于是我隔着破墙说:"嫂子,别骂了!钱我给你″。于是我转身回屋把放在钱包里的2分钱透过破墙洞还给了嫂子。

钱虽然还了,但雅莹和弟弟捧着杯子喝茶的样子我深深地记在脑海中至今难以忘怀:小小的姊弟俩,脸对着脸,头高高地昂着,一人捧着一杯茶在咕嘟咕嘟地喝着……

这件事对我触动很深,此后的日子里我永远记住:无论做什么事都要为别人着想,不能老想着自己。

记得我读师范时去上海伯伯家玩,2位堂哥一人送我一双白跑鞋,一人送我一根塑料皮带。那时塑料皮带少有,所以很珍贵,尤其这塑料皮带翠绿翠绿的象翡翠一样透明,我爱不释手。记起"宝剑赠英雄,红粉赠佳人“,记起了2分钱的故事,我还是把这皮带送给了雅莹。因为那时她已经出落得十分漂亮,是一个水灵灵的大姑娘;更因为她象亲妹妹似的一直跟着我。

工作了,我到了嘉兴虹阳,过了不久雅莹也下乡了。我每次回平湖都碰不到她,只能从母亲和弟弟的嘴里听到她的一些消息。她很少回家,在乡下表现突出,经常评上学毛选的积极分子。

一次在平湖,我母亲对我说:"雅莹生了孩子,你去看看她。她碰到我老是问起你的",于是我向母亲讨了雅莹的地址。

"佩伯,我常常想你,要想来看你"。在雅莹家,我看了小宝贝后,坐在她的床边和她聊起了天。她接着说:"这个人(指丈夫)量气很小,所以我不大跑亲戚。″

望着她一脸认真的模样,我心里很内疚,暗暗地说"惭愧!″

虹阳到平湖现在乘汽车2个小时也够了,当时却要5个多小时,而且那时休息少,每个星期只有一天休息,所以一年只有寒暑假和国庆、五一节才能回家。在外面孤苦伶仃所以每当看到时鲜果令或者逢年过节总归是触景生情,想到一家子在一起时的欢乐时光。因此,回到平湖我特别喜欢窝在家里不想出去,愿意享受一家人在一起的欢乐,这是其一。其二、逛街和走亲戚都要化钱,而我囊中羞涩。

我们平湖的姑娘是因为长得好嫁了一个好丈夫,还是特别孝顺?总是对娘家很照顾,钱啊、东西啊、总归是往家里拿,真是"可怜光彩生门户″;有点"遂令天下父母心,不重生男重生女"。我的姐姐嫁了一个军官,一工作每月寄家里15元,"不会耘苗看上家″,姊姊是我的好榜样。

而我,凭着年轻罗曼蒂克,成家时只考虑爱情不管家境。开门七件事件件需要钱,正所谓"不当家不知柴米油盐贵″,结婚了才知道钱的重要,但"木已成舟″又能怎样?那时我跟老公每人每月只有30.5元工资,而且拿了5年以上。我在自己家里很节省恨不得把一分钱掰成2分用,但我却是打肿脸充胖子,从不在母亲家哭穷。回娘家时一家人外面总是穿着最新的衣服背着拿着大包小包礼物,一副衣锦还乡的模样。因为我深深地明白:不能象姊姊给母亲那么多的钱,至少不要让她为我牵腸挂肚。

母亲因为丈夫早逝,很好强,把希望全寄托在儿女身上,听到人家赞扬她的子女有出息是比给她吃蜜糖还要心甜。我回家后,母亲会把人家给她的帮助照顾都讲给我听。我因为成家时没有听从她,所以这方面我会顺着她,去答还人情,让她脸面增光好满足她那为子女有出息而自傲的心愿。

"啊!雅莹,我疏忽了你”,我心里暗暗地道歉。于是我抬起头对着雅莹说:"别这么说,我不好,我没有主动联系你,我们今后多联系吧!"

讲是这样讲,但由于交通的不便,孩子的长大,母亲的年老体弱多病,自己工作学习的繁忙,我和雅莹真正有联系,是雅莹得了重病之后。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