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积募
积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0,684
  • 关注人气:2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资管运营BAND原创|从资管新规中摊余成本法的限制使用,一窥微观审慎与宏观审慎的区别

(2018-05-22 09:33:35)
标签:

积募

私募

私募备案

私募合规

私募注册

前言

积募重磅推出全新栏目——

《资管运营BAND》,深耕资管运营,挖掘专业知识,逼你深度思考。


BAND成员均来自于大型金融机构,十余年从业经验,深谙基金运营流程要点。


每周一耕,不见不散。


作者:有观点的响哥


多年以后,当人们谈起资管行业这些年的转变时,我会想起新规发布的那个遥远的下午,手机电量不足给我带来的焦虑感。彼时我正在往返京沪之间的高铁上,因西晒的阳光而感到昏昏沉沉。


2018年4月27日18:38,央行、银保监会、证监会、外管局联合发布《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资管新规”),微信开始炸群,随即是各类公众号的狂轰乱炸,一直持续到深夜。值得注意的是,本次各家公众号的反应出奇的快,无论是正式版与征求意见稿的改动比对,还是新规全文的逐条解读,均是在当晚就给出,以至于笔者一直不停地在看,直到手机电量不足自动关机。笔者为不能继续感受各家公众号的热情而深感遗憾,但同时也对个别所谓解读产生一个疑问 ——


怎么感觉他们就跟第一次看到新规似的?

 

其实真正比较起来,新规的正式稿与征求意见稿相差不大,除了关键的过渡期进行了延长之外,其他条款均是有松有紧,根据实际业务情况或是其他业务规范进行了调整,但总的说来,变化不大,方向依旧。甚至可以说,征求意见稿相当于是提前小半年把新规进行了公布,给市场一个消化和反应的周期,所以——


怎么感觉他们就跟第一次看到新规似的?

 

从征求意见稿发布之日起,笔者就有一个感觉:资管新规的这些条目,可以分为目的和手段两类,其中目的的核心,是打破刚性兑付,而手段的核心,则是资管产品公允价值估值。鉴于有关破刚兑等话题,其他公众号已经说了很多,也有不少说的很好的,这里笔者还是回到老本行,说说资管产品估值的问题。

 

话说新规的正式稿与征求意见稿相比,在产品估值方面,正式稿有所放宽。

 

按照征求意见稿:

金融机构对资产管理产品应当实行净值化管理,净值生成应当符合公允价值原则,及时反映基础资产的收益和风险。


正式稿:

金融机构对资产管理产品应当实行净值化管理,净值生成应当符合企业会计准则规定,及时反映基础金融资产的收益和风险,由托管机构进行核算并定期提供报告,由外部审计机构进行审计确认,被审计金融机构应当披露审计结果并同时报送金融管理部门。

金融资产坚持公允价值计量原则,鼓励使用市值计量。符合以下条件之一的,可按照企业会计准则以摊余成本进行计量:

(一)资产管理产品为封闭式产品,且所投金融资产以收取合同现金流量为目的并持有到期。

(二)资产管理产品为封闭式产品,且所投金融资产暂不具备活跃交易市场,或者在活跃市场中没有报价、也不能采用估值技术可靠计量公允价值。

 

可以看到,对于摊余成本法的使用,征求意见稿是没有留下余地的,而在正式稿里,则给出了两个前提条件。

 

先普及一下摊余成本法:

 

什么是摊余成本法?


摊余成本法的概念出自《企业会计准则第22号 - 金融工具的确认和计量》。其中的第十三条和第十四条有如下定义:


第十三条 金融资产或金融负债的摊余成本,是指该金融资产或金融负债的初始确认金额经下列调整后的结果:

(一) 扣除已偿还的本金;

(二) 加上或减去采用实际利率法将该初始确认金额与到期日金额之间的差额进行摊销形成的累计摊销额;

(三) 扣除已发生的减值损失(仅适用于金融资产)。

第十四条 实际利率,是指将金融资产或金融负债在预期存续期间或适用的更短期间内的未来现金流量,折现为该金融资产或金融负债当前账面价值所使用的利率。


简言之,实际利率相当于拿到一个资产后的IRR,而摊余成本则是在某一时点以IRR计量的资产当前价值。干说很难明白,下面是一个简化的摊余成本法计量的表,大家可以有个直观的感受:


假设一支债券,面值100,购入成本为90(全价),5年后到期,票面利率为4.5,每年兑息一次。则根据该债券的现金流,期初付出90,之后每 年一次兑息4.5 ,到期兑付获得104.5,可以求得实际收益率为6.93%。然后根据投资收益=期初摊余成本*实际收益率,期末摊余成本=期初摊余成本+当期收益-现金流,下一期期初摊余成本=上一期期末摊余成本,可以得到各期期末的摊余成本,最后随着债券的兑付,摊余成本变为0。


资管运营BAND原创|从资管新规中摊余成本法的限制使用,一窥微观审慎与宏观审慎的区别


可以看到,摊余成本法考虑到了货币的时间价值,以实际收益率,把买入价格与最终兑付金额的差,在持有期间进行了平摊,这样一来,资产收益非常平滑,比你们在股市里搏来搏去的体面多了。


PS:之前在某个公众号文章看到一句话,意思是说你们会计说的摊余成本法是会计概念,和我们实务中的不一样,不能混为一谈。我当时的想法是,地球太危险了,你还是回火星吧!


——想象一下,如果一个歪果仁,操着半生不熟的中文跟你说,“窝们的阴阳五行是括学概念,跟你们中国道教里的不是一回事”,这会是怎样的一种体验……


吐槽完了我们接着说——


这么好的方法,怎(zai)么(na)样(li)才(cai)能(neng)使(mai)用(dao)?


既然这个概念来自于会计准则,那么使用方法也在会计准则。我们国家的会计准则在2017年进行过一次更新,对于金融资产的计量,之前参考的是IAS39,现在改成了对标IFRS9。


参考IAS39的旧版准则:

第三十二条 (一) 持有至到期投资以及贷款和应收款项,应当采用实际利率法,按摊余成本计量。对持有至到期金融资产,可以使用摊余成本法进行计量。


对标IFRS9的新版准则:

第十七条 金融资产同时满足下列条件的,应当分类为以摊余成本计量的金融资产:

(一)企业管理该金融资产的业务模式是以收取合同现金流量为目标。

(二)该金融资产的合同条款规定,在特定日期产生的现金流量,仅为收回的本金和以未偿付本金金额为基础收取的利息。


可以看到,旧版准则的规定,更强调主观持有目的,即只要表明具有持有至到期的目的,同时具备持有至到期的能力,即可使用;而新版则更加客观,仅同投资标的的现金流特性有关。至于本次新规对于使用摊余成本法的有条件放宽,事实上也是配合了新版的会计准则,以免发生相互抵触的情况,并不是好心给谁留了个口子。


谁最喜欢用摊余成本法?


我们看到,摊余成本法可以从技术手段上,让资产收益变得很平滑,让产品净值非常稳定,可以满足投资人对于固定回报的要求。因此,摊余成本法,主要大规模使用于两类产品:


1)固定收益报价的银行理财产品,对于底层资产使用摊余成本法进行估值;


2)货币基金,对于投资债券使用摊余成本法进行估值。


在场景1中,银行由于自身业务特点,向公众发行的理财产品中,往往会有隐含的刚性兑付承诺。一方面,投资人对于银行非常信任,会有更强的刚性兑付的预期;另一方面,面对同业竞争压力,隐含的刚兑承诺也是银行间进行博弈的必然选择。


好了,为了满足上游对于固定收益率的要求,则资产的配置,也必须得是固定收益类。从实践来看,主要分两个方向:一是通过加杠杆,投资于信用债;另一个则是直接投资于非标资产。由于旧准则对于资产分类更强调持有至到期的主观意图,而是否具备该能力又是一个很隐性的指标,因此银行理财纷纷使用摊余成本法对底层资产进行估值,将净值做平滑,与前端对投资人的报价进行匹配。另外,为了获得超额收益,投资端也会倾向于投资利率更高、期限更长的资产(长期限带来高收益率),或者放大杠杆。而更高的利率、更长的期限,意味着更高的信用风险和流动性风险,高杠杆降低了产品应对市场冲击的能力。


在场景2中,主要是以公募基金为主的管理人发行货币类产品。货币类产品的投资方向主要是现金、一年期以内的定存、回购、央票、同业存单,以及距离到期日约13个月之内的各类债券,并以持有至到期为主。可以看到,这些标的由于发行人资质较高,同时距离到期日近,产生违约事件的风险已经比较低,资产非常安全;但换句话说,收益率也是有限。资产安全、收益率低,怎么办?扩大规模!于是,这些年,我们看到了货币基金的突飞猛进,谁家里不出个什么宝的产品似乎都说不过去。而在技术层面上,监管并没有强制货币基金使用摊余成本法进行估值,而是说“允许使用”。但如果有种方法能够平滑净值、对市场波动免疫,谁不喜欢。


可以说,此前这些年,资管行业最大的问题是影子银行的问题。作为银行影子的资管行业,业务模式本质上是吃利差,而吃利差的模式,在逐利的需求下,会表现为对业务规模的追求。而摊余成本法的使用,则从技术层面,使得这种巨大体量的业务看起来是那么的平稳、安全。


摊余成本法有什么问题?


从上文摊余成本法的应用案例中,我们看到该方法中,实际收益率IRR的计算,使用的是整个资产持有期间的现金流,这其实隐含了一个假设:资产是可以正常到期兑付的,没有信用风险。


果然如此吗?


信用风险,也就是债券/权发行人到期不能兑付的风险,究其原因的话,一般会想到归咎于企业经营不善。对于企业经营状况所造成的信用风险,一般会体现在发行利率上。金融的核心就是风险定价嘛,你风险高,那利息就多收一点好了。但除此之外,还有一种可能,就是发生了意外事件、不可抗力。这些事件,是无法通过观察企业日常经营情况可以得知的。举个例子,中兴最近摊上了事儿,但在出事之前,谁能想到他们甚至有可能会突然停摆?(这里再次感谢一下Z总,幸得点拨,理解了信用风险的本质)。


所以说,使用了摊余成本法的资产,不是像看起来那么安全无虞。当然了,本来这也不是个事儿,违约就违约呗,没规定说不能违约。但一旦我们结合了最经常使用摊余成本法的产品形式之后,就会看出问题:


银行理财:带有隐含刚兑承诺,一旦出了风险事件,必须动用资本金。然而资产管理属于表外业务,是没有资本金要求的,所以只能——


1、转嫁给其他产品;

2、拿自己表内的资本金硬抗。


方法1,带来的就是短期资金接长期资产的分期产品或者资金池产品,用若干产品共同承担单一产品的风险,造成风险在更大范围内的传递。方法2,事实上是让表外的风险传递到表内。无论如何,都是风险突破了原有单一资产的边界,蔓延开来。


货币基金:货币基金的问题倒不在于刚兑,而是在于流动性。流动性的缺失可能会迫使基金被迫出售资产,以市价变现,从而从根本上突破摊余成本法的使用前提 - 持有至到期。


当然也并非全无应对手段——监管要求对货币基金使用影子定价进行监控,即使用市价对资产进行估值,计算与摊余成本法计算结果的偏离度,当偏离度过大时,认为会影响持有至到期的动机,要求对超标资产进行清仓处理,提前释放风险。但是,这种基于产品层面的风险管控手段,在当前货币基金总体规模较大的情况下,一旦市场发生剧烈波动,会加速货币基金清仓,从而加剧市场波动,形成恶性循环。


说好的要窥一窥宏观审慎与微观审慎的差别呢?


基于以上分析,我们就理解了为什么监管把摊余成本法做了诸多限制。分析下来,主要是两个层面:


1、只有封闭式产品才可以使用摊余成本法。尽管产品层面可以做诸多监测,把信用风险控制到最低,但要求产品必须封闭,是彻底的将风险限制在产品之内,阻断了在产品间、乃至机构间继续传递的路径;加上不得刚兑的要求,显然,所有的风险都是投资人自负。另外,对于投资标的,需要满足现金流特性测试等要求;在持有期间需要计算资产价格偏离度。这些手段,均是在产品、资产这个级别进行要求,偏技术层面,照笔者的理解,算是微观审慎。


PS:如果产品是封闭的话,用什么方法估值,又有什么关系呢?


2、金融机构发行使用摊余成本法产品动态限额。如果产品资产价格偏离度达到5%以上,同时偏离产品数超过发行总产品数的5%,不得新发使用摊余成本法的产品。也就是说,金融机构可以发行多少该类型的产品,有一个总额限制,而额度又是与自身风险管控完成度相关。这是从市场总量层面对具备特定类型风险产品数量的限制,降低因极端情况引起踩踏的概率。这个思路,照笔者的理解,算是宏观审慎。


作为结尾


同很多经典的通道模式一样,摊余成本法,也许会逐渐淡出人们的视野,成为遥远的过去,仅在少数的场景下发挥余热。公允价值估值和净值管理,会成为市面上产品的主流模式。再见了,带有强烈刚兑暗示的银行理财,你们会变得和公募基金一模一样;再见了,永远保持上涨的货币基金,你们也会随行就市,开始涨涨跌跌。对投资人收益的保证,会逐渐从销售端转移到投资端,而这才是资产管理真正的价值所在。一起期待吧!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