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济南国医堂正规医院吗?怎样?最佳医院

转载 2018-02-12 13:16:57

2月9日,济南国医堂医院2017年终总结暨2018工作部署会议顺利召开。南云生院长在会议上讲到:搞好医院的风廉政建设促进医院行风建设工作, 是医院的改革、发展和稳定大局的需要,是关注民生,建立稳定的和谐社会的需要。

  济南国医堂医院把风廉政建设工作放在重要地位,各职能部门在医院的统一领导下,各尽其责,分工协作,协助做好具体工作。医院把风廉政建设纳入经济和业务建设目标管理考核中,一起部署,一起落实,一起检查,一起考核。

  一、加强职业道德教育,做好政治思想教育工作。

  济南国医堂医院坚持教育的经常性、针对性、时效性和灵活性,常抓不懈,紧紧围绕“以人为本”这个核心,把思想政治工作教育渗透到医疗活动实践中。首先要抓 风建设,这是促进行风建设的可靠保证。员的作用是行风建设的之根本,在行风建设中要始终保持员的先进性,每个员都要从自我做起,从具体事做起,用 自己美好的行为率先示范,起到表率作用,去影响和带动医院的医德医风建设。同时要加强医德医风建设方面的规章制度,规范医德行为,使医务人员自觉遵守职业 道德规范。

  在加强医德教育的同时要强化医务人员增强法规意识,将道德行为规范的内容引入法规之中,赋予其法律效力加以规范。坚持定期召开职工思想分析会等,有针对性地开展思想政治教育。注重对医务人员的医德教育,提高医务人员医德素质,树立一心为病人服务的思想,让医务工作者塑造自己闪 光的形象。自觉为医院增光添色,营造院荣我美,院丑我耻的整体气氛。

  二、加强制度建设,抓好专项治理。

  坚持从制度建设着手,使医院风廉正建设工作能有章可循。药品采购是卫生行业里群众普遍关注的热点, 医院实行药品集中招标采购制度。针对目前医药购销活动中的各种不良行为,应采取以下对策:

  1、坚持关口前移,建立药品、医用材料采购管理制度,从体制、机制、制度等方面 建立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的有关规定和制度举措。

  2、加强对药品采购和销售的管理。清理整顿药品采购渠道,抓好药品集中招标采购工作。力求从源头上对购药不正之风进行堵塞。

  3、严禁医务人员、药剂人员或有关统计人员向外提供处方统计,杜绝里外勾结。

  4、各类人员不得利用药商的赞助外出搞学术交流活动。

  5、建立社会力量监督制度。聘请社会各界代表任监督员,采用明查暗访的方式进行监督,及时反馈意见。

  三、牢固树立“以病人为中心”的理念,把行风建设工作落实到实处。

济南国医堂医院指出,要教育医护人员,充分尊重患者的知情权和选择权,加强医患沟通,事先将治疗方案及相关费用告知患者。树立“救死扶伤,忠于职守,爱岗敬 业,满腔热情,开拓进取,精益求精,乐于奉献,文明行医”的行业风尚,自觉抵制拜金主义和损害群众利益的行为,营造让患者安全、放心的就医环境。

===================================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结识了上个世纪前半期的天津言情小说家刘云若的作品。那是1947年在故乡,十几岁的孩子赶上了“土改复查”。我们村出外经商的大都是“闯关东”,却全是中小户,没有发大财的;真正的几户大财主都在天津做事,有的开绸缎庄,有的经营房地产,而且他们主要人丁都在天津,在家乡只有部分土地、房产和浮财。土改还好,一旦“复查”了,这些财主家必然不能幸免。而“复查”最大的“特色”是分浮财。我家是中农,不被分也不能分“果实”。赶巧,这些在天津发财的主儿有子弟也喜欢看小说,最便利也是最多的就是刘云若的言情小说。农会长知道我最爱看书,而贫雇农则谁也不要这些书,农会长就对我说:“你喜欢,就拿回家去看吧。”

  于是,我就抱了一大摞小说回去,记得有《春水红霞》、《燕子人家》、《红杏出墙记》等三四种,而且,人家这位刘作家一部书动辄写好几卷。一部《春水红霞》好像就有上、中、下三册。这些现代言情小说,与更早时接触到的古典小说一起,成为我童年、少年时期文学的启蒙作品。尽管刘先生在书中所描写的都市生活看起来比较陌生,但同时也觉得很新鲜,很有吸引力;尤其是他小说中所反映的“梨园行”内幕种种,也加深了自小喜爱京剧的我的更大兴趣。

  在刘云若先生的小说中,显现出他对梨园行非同一般的熟稔,对这个行业的“细部”如数家珍般的内行。尤其在《春水红霞》这部厚厚的作品中,更直接透视了天津“三不管”内的三教九流、五行八作,包括对赌局、烟馆、妓院、戏班等的展示,揭露了旧时代这些角落中的惊人阴暗。其中有一点给我的印象最深,这就是作者不仅是爱戏、懂戏而且是极了解唱戏的人。在我看来,一涉笔于此,他绝不说外行话。在这部小说中,他提到了上世纪20年代至40年代活跃于京剧舞台上的真实人物如程继仙、陈德霖、雪艳琴等。当然为了文学作品描写上的方便,也用了某些分明是化名的人物。记得有一位坤伶主角×行云老板,贯穿其间。由于作者熟悉生活原型,应该承认他的许多人物都是活灵活现的。几十年过去,至今我还记得他描写的一个妓院“大茶壶”(所谓“龟奴”)作为花脸唱腔的爱好者,在为“客人”送茶时必哼《牧虎关》净角的一句唱,说是还很有点金少山老板的原汁原味。这一两个细节,就把当时社会底层小人物愚顽自得的神态表现得淋漓尽致。

  小说中的一个重要情节仍是与“梨园”行有关的。这就是一个买办大亨兼黑社会老大式的人物,横行霸道、无恶不作到了极点,竟挖空心思从捧角到将一位年轻俊俏的男旦掠至家中,加以阉割,藏于密室内,待这位被摧残者伤愈后,大亨又将他打扮得珠光宝气,以“五姨太”(或七姨太,此点记不准了)的身份出入交际场中,并令这位叫安啸珠的伶人与其他姨太太姊妹相称,出双入对,由他恣意玩赏。与之同时,小说还交叉写了大亨、武生演员王千寿和另一位姨太太之间的关系与纠葛。作家刘云若对以上惨无人道的暴行和极端丑恶的行为虽不是直露地批判,但显然也不是欣赏的态度。反正当时在我这个少年的心灵中,加深了对这个不熟悉的社会环境的认识,对恶霸式的富豪的强烈憎恨;特别是深怀对那个被蹂躏的男旦的悲悯之心。不知怎么,直到现在那个呼天不应呼地不灵的血淋淋的场面仿佛还能浮现在眼前……

  刘云若先生的小说使我认识了“梨园”世界,使我初步认识了天津,也使我远距离地认识了包括达官贵人和资本家的“上层社会”。显然,他的作品在当时还不如张恨水的小说那么“火”,其影响力也并不很广。但也许是个“缘”吧,我读他的小说却比读张恨水的作品要早几年;在这之后的几年,我才读到了现代作家鲁迅、巴金和茅盾的小说,但比读赵树理的小说要晚些,而我读的他写的第一本现代小说是《李有才板话》。

  我考入南开大学中文系来天津后,刘云若先生似乎还在。听我的一位老同学说,他和刘先生同住在河北路××里(具体地点也记不清了);还说刘先生“笔头子很快”,能同时给两家以上报纸写连载作品。那时,天津作家协会已经成立,第一批会员就有刘云若的名字。记得我上大一时,乘四路汽车经过河北路,在一个胡同口,看见一位不同凡常的小老头在那里背着手溜溜达达。我当时还在猜想:也不知是不是刘先生?

阅读(0) 评论(0) 收藏(0) 转载(0) 举报
分享

评论

重要提示:警惕虚假中奖信息
0条评论展开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008
  • 关注人气:0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