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吕事盛
吕事盛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76
  • 关注人气: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龙山長虹(167-175)

(2017-02-19 12:31:37)
龙山長虹(167-175)

  167. 宾馆客房里o
  郑志刚.邓春燕.邓春凱圴坐在双人沙发上,郑志英同母亲坐在床沿o
  他们象是在开家庭会议,聚精会神听着坐在藤椅上的郑長湾讲话: “........该说的我都讲明了o”指着郑志刚.邓春燕: “你们俩人完婚后,我返回台湾,即时将准备购买日本公司原材料的两千万美元资金,转给你们俩人,在龙山市建厂房,扩大生产规模,以便你们俩口早日住一起互相照护o”
  邓春燕.郑志刚.郑志英.邓春凯兴髙彩烈鼓掌o
  “好了o我们一家人不要客气o”掌声停止,郑長湾郑重其事地说: “我决定把大陆这里工厂名称,就把你们二人的姓氏合二而一,称<郑邓光电仪器有限公司>行吗?”
  郑志刚建议: “我说把她的性氏摆在前面,叫<邓郑光纤电子仪器有限公司>,便于以后她跟邓畈村老乡打交道好说话些o”
  郑長湾点头同意: “有道理,,可以o我再决定,郑志刚当副总裁.邓春燕当总经理.邓春凱暂时当副总经理o从现在起,你旳轿车就作为邓郑公司专用车,你们三位年轻人认为这样安排可以吗?”
  郑志刚表态: “我没意见o”
  邓春燕有所颓虑: “就怕我们旅游局不同意我调来,我又不好意思开口,伯父,您去跟我们旅游局领导交涉可以吗?”
  郑長湾爽快回答: “可以o这是我应该做的事o”
  邓春凱有些为难地说: “我没有办过工厂,就怕挑不起这个重担o”
  “没关系o”郑長湾鼓励地: “年轻人迟早要挑重担,边干边学,实在有拿不准旳亊情,就打長途电话问我o”
  “好o好o”邓春凯邓春燕同时回答o
  邓春燕補充说: “将来两岸哪家工厂有什么困难,双方可以亙補调济o”
  郑長湾赞同: “你说得对,我也是这样考虑的o”他喝了一茶提出: “为了抓紧时间建厂房,现在我们四人一同去与当地政府交涉,以及办理项目投资手续和证件o”

  168. 高大古朴端庄龙山市政府大楼o
  市長办公室o郑長湾同一位男性市長坐在两張单人沙发上,中间茶几泡放了两杯茶o
  郑志刚坐在郑長湾一边,邓春燕刚坐在另一边o
  市長热惰地说: “郑先生,龙山市政府欢迊你来这里坄投资建厂,我们大力支持o”
  郑長湾恭敬地说: “我感谢贵地政府给予方便与协作o”
  一位女秘书走近,将两份协议分别交到市長.郑長湾o
  市長与郑長湾在协议上答字,然后互换协议文件o
  市長热心地交待: “你凭这初步协议,到本市下属部门办理证件和签订合同,他们会一路开绿灯o”
  “好的,谢谢市長o”郑長湾再次与市長握手告辞o
  郑志刚也与市長握手告别o
  邓春燕起身欲走o   市长向邓春燕微笑地问: “你就是郑長湾先生的儿媳妇?”
  邓春燕羞答答地: “过了中秋节可以这么说o以后我会常来找市長麻烦o”
  市長笑道: “我不厌其烦o”
  邓春燕娇甜地: “市長,我俩也握个手吧o”
  市長不得不伸出右手o
  邓春燕握住市長的手,感情地说: “谢谢市長!”
  市長莞尓一笑: “不必o”
  郑長湾三人坐进了开到市政府楼前邓春凯开的轿车o 轿车徐徐驶走o

  169. 郑長湾住宿客房里o
  郑長湾四人走进客房里,他将公文包放到床上,自己坐到藤椅o
  邓桃花端来一杯茶放在老郑面前,询问: “建厂的手续办得怎么样?”
  郑長湾兴致勃勃地说: “本地市政府和下属部门办亊效率高,我仅仅花了两天半时间,就把全部手续办好妥了,并且与龙山市建筑总公司签订了合同o:
  邓桃花非常关心: “是建厂房的事吗?”
  “跟建筑公司打交道,肯定是建厂房的亊o我把厂房样式.规模,从我带的电脑记录本传给他们看了,他们也录入电脑里o”
   郡長湾喝了两口茶接着说: “合同有一条,从接到正规图纸之日起,一年之内将厂房建好,包括通电.通水.通路和绿化,延迟一天讨款一万元人民币,提前一天奨励一万元o”
  邓桃花心切地问: “建筑公司什么时候开工?”
  “老后天就开工,明天他们调拨机械设备.车辆到现场o我巳预付了五万美元现金o”
  邓桃花提醒: “这里邓郑光电公司临时办公地点还沒敲定呀,以后人家怎么联系?”
  “啊,对了o”郑長湾方才想到o对邓春燕.郑志刚.邓春凱说: “你们三人抓紧将邓郑光电公司临时办公地点确定好o” 
 邓春燕回答: “是o”
  关長湾接着说: “我巳向台北我公司人事科发了电信,派两男两女有丰富经验的工程师技术员,今天下午乘机到达龙山市,帮助这里指导建厂房.安装机器设备.以及培训技下骨干o他们四人衣食住行,你们下午要安排好o”
  邓春春尊嘱: “是的,我们三人现在就去准备o”
  郑長湾点头: “快去准奋o”

  170. 邓春燕的家乡o上午o
  “邓畈村村民委员会”長牌,掛在一栋正面贴着白瓷板的三层楼房大门左边, 右边则掛着:”邓郑光纤电子仪器有限公司临时办公处”長牌o
  村委会门前较大的水泥道场上,停着一辆崭新大客车,车身横书”邓郑光电仪器公司专车”o
  村委会隔着田畈对面,也是郑長湾前不久视察过旳一大遍髙低不等矮山坡上,十几位村民忙着挥刀砍柴和小树o因为这里巳经或正在征购o
  二男二女身着胸前印有”台北”二字工作服的中年工桯师和技朮员,正在一处柴树砍得差不多的山坡上测量,.记录.,勾勒草图o邓春燕.郑志刚.邓春凯分别与他们当助手,揷标杆.拉長皮尺o
  这些测量人员为了方便工作,衬杉下襟全都扎在裤腰里,脚穿防滑胶底鞋o
  邓春燕也不例外,一头披背金红色長巻发被花手绢扎成一束甩在背后,花色衬衫同样扎在深红色牛仔裤腰里,脚穿一双解放鞋,面容也未刻意化妆o
  白色的太阳正当顶空,测量人员一对对分部在各处山坡或坳地o中秋时分阳光照样烤人,他们个个满额汗珠,时不时用撘在肩上白毛巾揩着,喝口矿泉水,又依然抓紧时间工作o
  旁晚,一行扛着测量标杆仪器.提着工具箱人员,走进村委会.公司临时办公处o然后空手出来先后登上大客车o
  郑志刚最后上车,与村長.支书握手: “谢谢你们协作o”
  村干部欢乐地: “我们尽力帮忙o”

  171. 邓春凯住宿房间o晚上o
  邓春凱身着短内裤,靠在水池边用面盆接自来水,抹着赤裸裸的上身o
  房门外,郑志英立在门口,想必她白天巳拿到房门钥匙,挿进暗锁眼里轻轻一转,推开了房门,毫无顾虑走进房,随手关上门o    邓春凯猝不及防,赶快拉上短裤,不由吃惊地说: “是你!” 
  郑志英挑衅地问: “害怕吗?”
  邓春凱尴尬地: “我正抹澡,不好意思o”
  郑志英慕望着他強健的胸肌,笑笑: “没关係,正好我可以帮你擦背心o”她往床上指着,讨好地说: “今天正当大晴天,我把你睡的床上被褥.床单.枕巾全部洗干净了o”
  床上确实干干凈凈,叠得整整齐齐,枕头上还放着折好旳短裤.白衬衫o
  邓春凯由衷地感动: “太谢谢你了o”
  郑志英优美一笑: “我帮你做亊不存在谢o”转而认真地问: “我俩爱情亊儿,今天你到邓畈村测量地形,跟你爹妈说了沒有?”
  邓春凱解释: “我没有到家,测量勘探地形工作,台湾来旳工程师比我抓得还紧,我离不开身o”
  郑志英有些不悦: “那我回台湾之前你怎答复我?”
  邓春凱筹谋着: “我妹妹邓春燕告诉我听: “托你陪我妈在城里买出席婚礼的衣裳,我爹也会跟着来,到时我俩直接跟爹妈谈我俩人旳事儿好吗?”
  “也可以o”郑志英批评他: “我对你最大不满就是对我主动,前怕狼后怕虎似的o”
  邓春凱不罝可否笑笑,拿着毛巾欲往盆里清水o
  郑志英夺过毛巾,浸在面盆中搓了又搓,扭到半干不湿,将毛巾对折一半,右手撑开毛巾,左手挣着他胸前,象帮小孩在他的颈上.背心.面膀.胸前抹了又抹o
  邓春凱从未得到这种享受,心里乐透了o
  郑志英为他上身抹完后,丢开毛巾,深情地用手掌拂摸他结实的胸肌,情不自禁将脸蛋贴在他的胸前,抱住他的背,体验着那种不可名状的感觉,得意抿着嘴甜甜地笑o
  “好了吧o”邓春凯轻轾推开她,走到床边拿起衬衫欲穿上身时,忽然闻到一股剌鼻旳香味,他感到奇怪,又拿起枕巾闻了闻,香气更浓,又嗅了嗅被褥头,还是香又香o
  郑志英站在一旁,双手蒙着嘴笑o
  邓春凱抬头看见她窃笑,明白了,便质问: “你怎么对枕巾被褥头喷了许多香水?”
  郑志英傻笑不答o
  邓春凯诉说: “别人还误以为我跟女孩在这床上睡过觉o”
  郑志英嗼哧大笑,笑得那么得意,又故意宣扬: “现在不就是有个女孩子靠在你床边吗,就萛我在你这床上睡过觉行吗?”
  邓春凱用食指指着她鼻梁: “你呀,你这个郑志英小姐太调皮了,我算服了你o”
  郑志英不服气: “我当初坐你旳出租车下车时,我也服了你一次呀o”
  邓春凱说明: “我是为找钱给你o”
  郑志英傲慢地: “今天你也得服了我一次,这叫做理尚往来,对等!”
  邓春凱旣不能发火,又不能生气,只好善意地指责,点着她前额: “你呀你,比小学生都还要颃皮些o”
  郑英英假装受了一肚子委屈,申辩着: “你床上被褥.床单.枕巾,我估计至少有两三个月沒洗过,特别做汗气霉气味,我洗了好几个小时,两只手搓洗得又酸又麻,一块肥皂都洗完了,枕巾被褥晒干后,我闻闻还是有点做汗气味,所以我就喷了点自己带的香水,冲淡汗气味儿o”
  邓春凱无言回答,只是感激o
  郑志英真的生气了,气鼓鼓骂了他一句: “我好心还没讨到好报,燒香还惹到鬼叫!”
  邓春凯听之勃然而笑,哄着她: “行行,你为我燒香,以后我好好保佑你好吗?”
  郑志英得意地: “当然好o”
  邓春凱幽黙地笑,郑志英开心地笑,二人一对笑o
  邓春凱收斂了笑容,告诉她听: “这两层平房,三个月之后就要拆除做高楼,城建局下了通知o我暂时租住两个月落个脚o”郑志英有点着急: “那你以后住哪里?”
  邓春燕宽她放心: “我昨天巳申请了廉租房,新房三个月之内就完工;康租房设施跟商品一样,只不过面积小一半o且租价很低,由政府垫钱o”
  郑志英感叹地说: “大陆政府对低收入居民这么关心o”
  邓春凯: “是的o”

  172. 邓畈村o上午o天高云淡,风和日丽o
  两个硕大的彩气球高悬空中,左边一个下掛条長幅标语 “邓郑光纤电子有限公司厂址动工典礼”o
  右边个气球下垂着 “为实现中华民族复兴伟大的中囯梦而奋斗”o
  一条临时俢筑的较宽旳沙石路,直通邓畈村对面山坡脚下o
  土坡一侧草地上,停着一排施工机械:挖堀掘机.推土机.打桩机.铲车.翻斗大货车等十余台,身着蓝布工作服驾驶操作工人,各坐其位整装待令o
  一处较平土坡上,市長和郑長湾分别靠在大红布罩着旳奠基石两边o
  基石对面空草地,站着百余名乡亲看热闹,其中也有记者和摄影师走来奔去o
  市長旁边站着有关人员o
  郑長湾身边立着郑志刚.邓春凱和很有风度的邓春燕以及台湾来的四位工程师技朮员o
  市長和郑長湾致词巳讲完,他俩同时揭开罩在基石上大红花罩布,露出”奠基”大红二字o
  一位工作人员把无线扩音器对给市長o
  市長髙声宣讲: “我宣佈邓郑光纤电子仪器有限公司成立!”
  工诈人员接过市長手中扩音器递绐郑長湾o
  郑長湾对着扩音器字字洪亮: “我宣佈邓郑光纤电子仪器有限公司厂基破土动工!”
  双方热热烈鼓掌,鞭炮齐鸣,彩气球纷纷飞扬,一派节曰似的热闹气氛o
  机声隆隆,一台台挖掘机.推土机.铲土机.翻斗大货车.打桩机,纷紛朝着各自指定的作业点挺进o

  173. 龙山市中心购物大楼门前的大马路上o上午o
  一辆客运中巴车驶来,停在马路边o 衣着随便显得颇为土气的郑腊梅.邓保根走下车,各人手里提着只红条塑料布空兜,朝前方張望着o
  郑志刚与郑志英奔向车侧面,他巳改了口语称呼: “爹爹.妈妈o” 
  邓保根老俩口不知是谁叫,左张右望o
  郑志刚走他俩面前: “爹.妈,是我叫你们o”
  邓保根方才意识到,髙兴地说: “啊哟,是小郑叫我们呀o”
  郑志刚说明: “爹.妈,邓春燕没有时间来接您俩人,她叫我陪爹去买衣服,叫郑志英陪妈去购套装o因为邓春燕要送请帖.发电函.还要佈置婚礼现场o”
  邓保根老夫妻欣然同意: “好o” “好o”

  174. 购物大楼服装售货厅o
  郑志英领着郑腊梅,立在女式售衣处o各式各样旳服装,令人眼花撩乱o她为郑腊梅指指点点,打量策划郑腊梅的身材与样式颜色撘配o郑腊梅根本无主见,随着郑志英怎么说都好o
  郑志英牵着郊腊梅走出更衣室o
  郑腊梅手提的不再是空提兜,里面装着换下来的旧衣服o她巳穿上了焕然一新等同如中年人穿的时髦套装,浅蓝色上套撘配紫色筒裙,腿上也穿上米色连裤絲祙,衣裳不但合身紧凑,身材曲线条轮廊分明o她却一幅腼腆的样子,好不自在自然o
  郑志英在收款处欲付款o
  郑腊梅赶快从衣口袋,掏出包着钱的手绢展开,露出一叠一百元面额人民,阻止郑志英付款: “姑娘,我这有钱,我女儿春燕给了一千块钱我买衣服o”
  郑志英制止郑腊梅: “大娘,不要你掏钱,归我出o”
  郑腊梅拒绝地说: “这哪行o”欲抡先将手绢上的钱交给收款员o
  郑忈荚给年轻女收款员使了个眼色,示意不要接大娘的钱o
  收款员理解,将郑志英递上的钱接过去了o
  郑志英有意又是无意含蓄地说: “大娘,你别把我当外人,我迟早要叫您是妈妈o”
  郑腊梅似懂非懂,蒙懂跟着郑志英走o

  175. 临街一家美发店o上午,墙上掛钟时针指到九点o
  郑志英领着郑腊梅走进美发店,这店不象美发厅那样阔气,只有两三張座椅,但功能皆具备o
  郑志英对起身迊接的一位年轻女美发师说: “是这位大娘烫染头发o”
  女美发师和蔼地回答: “行o烫什么样式?染什么颜色?”
  郑志英指着墙上帖的各种烫染的发型画面其中一例,并且双手还比划着,交待什么o
  女美发师同意: “我明白,按你说的意思做o”便引导郑腊梅坐在一張没有镜面的椅子上o
  女美发师正在为郑腊梅注入洗发乳,搓揉着头发o
  郑志英对郑腊梅关照地说: “大娘,您脚上穿的解放鞋太陈旧了,我去跟你买双高跟皮靴o”
  郑腊梅将要推辞: “不用买,不用买o”  郑志英巳走出门o
  时针巳指到中午十二点o
  女美发巳为郑腊梅做完了发型,化上了虽然不是很浓但也很鲜亮的面妆o于是掀落围在她肩上的罩布,并说: “好了,你可以站起来o”
  郑志英早巳为郑腊梅脚上换上了刚买的新高跟皮靴o郑腊梅站起身,歪歪倒倒走到一处落地镜面前,照着自已,不禁惊讶愕然,对女美师埋怨: “哎哟,小师付呀,你怎么把我头毛烫成这样,象创花堆在头,染得棕红棕红的?”  这时的郑腊梅至少年轻了十五岁,确实跟女儿邓春燕一样的漂亮,胜过出色的广告代言人o
  女美发师解释说: “是这位小姐要求我帮你这样做旳o”
 郑腊梅又埋怨郑志英: “英姑娘,你怎么叫理发师把我的头毛搞得洋透顶了?简直象个老妖精o”
  郑志英暗自嘻笑,却不气地说: “我妈比你还大两岁,她天天化妆.涂口红.做发型,你就打扮这么一回,也不为过份o”
  美发师催促郑腊梅: “我为你服务的工作全部做完了,这位小姐早巳付了钱,你可以走了o”
  满脸赥颜郑腊梅不肯移步,焦虑地说: “这叫我怎么走得出门?”    郑志英认真地说: “走不出门也要走,这不是家o”
  “哎喲o”郑腊梅一脸怕见人旳害羞相o
  郑志英帮她拿着塑料布兜,牵着她的手往外拉o
  没穿过髙跟皮鞋的郑腊梅,刚一出门下台阶,险些蹉跌o
  郑志英忙扶住郑腊梅,挽着她的手臂,走在熙熙的大街上o     郑腊梅忽然发现前面不远处,迊面走来两位熟悉的人o
这俩位正是郑腊梅乡村左右邻舍妇女甲和妇女乙,也是两位最爱说俏皮风凉话旳女人,一个扎着两条短辫,一个剪着長短发,o他俩肩并肩边走边说私秘话o
  郑腊梅盯着妇女甲.乙,有些慌了神,不知如何躲避才好o她急中生智,一把夺过郑志英手上提兜,遮着头o
  郑志英觉得她蹊跷,以为是: “大娘,怎么遮着头?是不是怕风吹乱了发型还是担心太阳晒枯了头发?不要紧,你头上卷发喷的是定型发胶油,经得住风吹日头晒,越晒越先亮,更能吸人眼球o”
  “哎哟o”郑腊梅更是哭笑不得 ,格外怕见人o
  郑志英出于关心地: “大娘,怎么啦?总是哎哟.哎哟,那儿不舒服?我带您去医院检查o” 
  “哎哟o”郑腊梅无法说明,满脸难堪o
  郑志英更是关心探问: “大娘,是肚子痛吗?你不能走路,我招辆的士轿车,送你去医院o”
 “哎哟o” 郑腊梅瞄了一眼徐徐走近的妇女甲乙,心谎意乱,只好低着头躬着腰走,妄想躲避o
  郑志英有些着急了,恳切地说: “大娘,看你腰都不直,是不是肚子痛得好厉害?我拨打手机,呼唤120救护车来,接你去医院o”
  “哎哟o”郑腊梅说不出什么,瞅了一眼越来越走近的妇女甲乙两人, 格外心慌意乱,o
  郑志英不禁吃惊,既安慰又鼓励: “大娘,您忍耐点儿,我马上拨打手机,呼唤120车来o”随即掏出手机欲接号码o
  “哎哟o” 郑腊梅一把捏住她的手机o
  郑志英不悦,溫怒地责备: “大娘,你又不要我拨打手机,你又总是哎哟哎哟,看你痛成这样子,可能是盲肠炎或是胃穿孔,这得要赶快去医院,不能拖呀,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哎哟!”郑腊梅更是无从说起,躁急不安,求饶地说: “英姑娘,莫吵莫吵,我向你作揖!”她果真手捧提兜,双手高拱o
  郑志英慼到莫明其妙,申明说: “大娘,我一不是上帝,二不是菩萨,您向我作揖干什么?,我保佑不了您,只有敢快去医院!”
  “哎哟o”郑腊梅央求地: “姑娘呀,我求求你不要吵,不要闹!”
  郑志英一阵委屈,似乎也要哭: “大娘,我也求求您呀,万一你是胃穿孔有个意外,你儿子邓春凯就会怪我一疱,骂我没有照护好您,我就失去了爱情呀o”说着伤酸的眼泪都流出来了: “呜呜......”地哭出了声,哭得那么伤情o
  “哎喲o”郑腊梅左右不是,眼看妇女甲乙就要逼近,对郑志英不得不认真地说: “英姑娘,请你暂时不要闹.不要哭.不要说话,等前面两个熟人走过去了再说o”她努着嘴示向妇女甲乙o   郑志英朝她努着嘴望去,方才幡然领悟,笑了起来o
  郑腊梅惊恐万状,赶忙举起提兜遮着头o
  妇女甲乙走近郑腊郑腊梅身边,不在意瞟了一眼动作奇怪的郑腊梅一眼,几乎擦肩而过o
  郑腊梅等她俩人走远,降下举着的提兜,長嘘了一口气,提着提兜与郑志英平排走o
  妇女甲乙走不远,短辮妇女甲回头望了一眼,好象发现了什么,对短長发妇女乙嘀咕,指着郑腊梅背影: “我觉得她好象是邓保根大叔的老婆o”
  妇女乙不信: “不可能,那是城里的阔太太,她哪会搞得那么洋气o”
  妇女甲肯定地说: “不见得o我经常看见郑腊梅提着那个红条塑料布兜,说不定就是她o”
  妇女乙好奇地: “我们转回去追着她仔细看看o”
  “行o”妇女甲赞同o   于是她俩转身快步追赶郑腊梅o
  郑腊梅转头望了一眼,看见妇女甲乙又返回追赶过来,又紧張惊谎失惜起来,再次举起提兜遮着头,忽儿躲在郑志英前面,忽儿又躲在她侧面o
  郑志英巳猜到郑腊梅用意,忍俊不禁o
  妇女甲乙一面追赶一面大声叫: “郑腊梅!”  “邓保根老婆!”
  郑腊梅不敢答应,又不习惯穿高跟皮靴,跌跌撞撞往前窜,险些几次趔趄o
  郑志英无奈何地摆摆头,跟在她后面跑o
  妇女甲乙见状,追赶得越起劲,最后超过郑腊梅,阻在她面前,左观右看o
  邓腊梅双手举着兜左遮右挡o
  妇女甲干脆夺下她手上提兜o     郑腊梅只得用双手掌蒙住面孔o
  妇女乙捉住她遮挡面孔的双手,盯着她看o
  妇女甲乙同时大声嘻笑: “哈哈,果真是邓保根的老婆!”
  郑腊梅不知所云,只好乖乖地让她审视,一副窘迫羞赧o
  妇女甲对郑腊梅全身上下打量,旣嘲笑而又赞慕地说: “你这身风韵的套裙,这满头儿圈圈发卷,面貌化妆得象十八岁姑娘,比城里人还洋气o”
  郑腊梅一句话也说不出,只是赧面痴笑o
  妇女乙反倒免励地说: “其实呀,这也没有什么害羞的,你女儿明天中秋节就要举行婚礼,我们同村人去喝酒都应该穿得光彩点o”
  妇女甲咐和着: “就是嘛,听说你女儿婚礼要办得好热闹,还有好些台湾同胞和商人来参加祝贺赴宴,所以我俩人到城里来o”她撩着她俩人的头发: “也要把头发烫一烫染一染o”
  妇女乙接腔: “我俩人不但要烫染头发,还要买连衣裙.买双高跟儿皮鞋.买瓶发胶油.买支口红,买合面霜,现在生话遂渐富裕了,我们也要奢侈奢侈一回o”
  妇女甲: “对啦,明天我们去喝酒,免得台湾人小看大陆农村妇女,o你作为新娘的母亲,能不打扮一下吗?”
  郑腊梅这才舒展了笑容,笑得那么美丽o     
  郑志英也跟着开心地笑o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