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荐

中国作家网·新井底之蛙

2018-06-13 19:45:10
标签:井底之蛙

距离大海十多公里的一片树林里有一口枯井,不知什么缘由被废弃了很久很久。井底住着一只蛙、一群蚂蚁、两只蟋蟀。它们从来没有离开过枯井,尽管枯井并不高。吃饭、睡觉,睡觉、吃饭,一条直线的日子像每天呼吸的空气一样自然平静,唯一的消遣就是蛙仰望井口时它们的谈话,而谈话的内容永远是一个主题。

“看看,它又在犯傻,这样下去精神会不会出问题?我可不想和一个神经病住在一起。”蟋蟀露出嫌恶的表情。

“就是,它这是在胡思乱想,自以为是,认为天空一定比井口还要大,井外的世界一定是一个更广阔的世界,太可笑了。”偷空休息的蚂蚁附和道。

“就算它以为的是真的又能怎样,外面一定危险重重,我们的世界就是这井底,有大树的庇护,温暖又安全。”蟋蟀一边捋着触角一边满足地说道。

听着它们的谈话,蛙总是默不作声,因为确实拿不出证据来证实自己的猜想,又能说什么呢!它经常仰望井口,却没有勇气跳出去,但它认为天空一定不只是井口那么大。它的执念,遭到了朋友的嘲笑,却一天也不曾动摇。

日子就这样在来了又走,走了又来的阳光中过去了。有一天,井口边上飞来了一只麻雀,看上去像是赶了很远的路,一副疲惫的样子。蛙高兴极了,大声招呼它:“喂!朋友,你好!请问,你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麻雀低头看到了坐在井底的蛙。

“我从很远的地方来,要到很远的地方去。”

“这样说来,天空是很大、很大吗?外面的世界也很大,很大吗?”

“哈哈哈,真是傻瓜!天空当然很大,很大,大到都看不见边际,除了天空还有高山和大海,有草原和河流,非常辽阔。”

真的!是真的!蛙太激动了。自己从来都不是胡思乱想,自以为是,世界原来和自己猜想的一样很大,很大。

“你能带我去看看吗?”

“我倒是很愿意,可是我太小了,没有办法带你离开,你还是另外想办法吧!或许,海龟可以帮你的忙,它们每年都会上岸的。”说完,麻雀抖擞抖擞精神飞走了。

从此以后,蛙有了另一个想法:去看看麻雀所说的世界。蚂蚁和蟋蟀知道后大笑了一阵,认为它是在异想天开,凭它的能力是做不到的,所以极力的劝阻和打击,可蛙没有理会。只是每天都在打击声中练习跳跃,它要让腿变得强壮有力,那样才能跳到井口边上,才能去到更远的地方。尽管这对于它来说是一件很艰难的事,但为了梦想,它要咬牙坚持。

经历了无数个白天黑夜,它终于能够跳到了井口边。这时它才看见了麻雀说的大树,可是枝叶茂密看不见天空到底有多大,于是,它每天都到井口边上等待,等待海龟的到来。

八月,一个月明星稀的夜晚,它等来了慢性子的海龟。蛙急切地向海龟诉说着自己的愿望。看着眼前这只脸上堆满期待的蛙,海龟觉得一路上有个能说话的伴也不错,这一路实在太闷了,大伙忙着赶路都沉默不语,像是担心家长里短的闲聊会成为漫长行程的累赘。不过,海龟只答应带它到海边,因为那是自己的目的地,其他地方无能为力。不过海龟说,它们会路过一片沼泽地,那是蛙的天堂。这真是一个好消息。

得到了海龟的允许,蛙激动又兴奋,它匆匆告别了蚂蚁和蟋蟀,和海龟一起开始了它今生的第一次旅行。蟋蟀看着蛙欢快的身影消失在井口,一边摇头一边叹气:“疯了,疯了,彻底的疯了!”

蛙在海龟的身边,跟着大部队浩浩荡荡的向大海前进了。一路上蛙都不敢眨眼睛,生怕一瞬间眼前的景物就消失不见。它行进在路上,心情无比欢畅。正如麻雀所说,天空真的无比广阔,根本看不到尽头;还有险峻的高山,高耸入云的大树,变幻莫测的云朵。看到了,看到了,一切的一切,都比自己想象的要美千倍万倍。蛙很庆幸自己做了个伟大的决定。

不知道经过了多久,反正蛙只记得天边那颗最大的星星出现了很多次也消失了很多次。当某一天星星再一次隐匿了身影,金灿灿的阳光照耀在海面上的时候,蛙已经坐在沙滩上了。

它目不转睛地盯着洒下万丈金光的太阳,那太阳含着笑,在温暖地注视着它。眼前的一切都让它陶醉。波光粼粼的大海,幽蓝深远,像藏着无数的秘密;自由翻飞的海鸟,唱着进行曲,和海浪玩闹着刺激的游戏。蛙被这瑰丽的美景环绕,被四周温柔的海风抚摸,它觉得自己是天底下最幸福的蛙,眼泪也禁不住流了下来。就这样,蛙坐着、躺着、看着、笑着,从日出到日落,从潮涨到潮退。它决定了,要告别井底去沼泽里生活,那里有它的同类,有不一样的天空。

带着欣喜和希望,蛙道别了大海来到了沼泽。这真是一个理想的家园,有大片的芦苇,长得旺盛又精神;有快乐生长的野花,灿烂又妩媚;有清澈的池塘,能打捞出所有的美梦。这里的繁华和富庶是所有蛙,梦寐以求的。可是它这个小小外来之蛙想要留下来却不那么容易,它的去留要由族长召开族群会议来决定,这是规矩。

在青草地上,沼泽蛙们聚在一起,围成了一个圈,蛙在中间,坐在一张刚采摘来的荷叶上,露珠还在上面撒着欢滚来滚去。

“但愿我的命运不要像露珠一样,我想要安定的生活。”蛙在心里祈祷着。沼泽蛙们都盯着蛙不停的看,不停的说话,这让它感到困窘和不自在,那些目光像冬日里的雨水一样冰冷。时间太漫长了,忐忑地等待一次决定命运的裁决需要极大的耐心啊!

“不同意,它的样子太难看,影响整个族群的形象不说,更主要的是后代的问题。”一个身材滚圆,油光水滑的“美男子”不客气地大声说道。

“是啊是啊,它这个样子怕做不好什么工作呢!没人会愿意带着它的。”一个美丽的“小姐”也斜着眼故作温柔地说道。

大家立即又陷入议论中,有赞同的,有反对的,有不发表任何意见的,最后族长只能通过投票决定,它清清嗓子,高声说道:“同意蛙留下的,将青草放在队伍的左边,反对的放在右边,大家按顺序投票。”结果同意的只有10根青草!少数服从多数,蛙,只能离开。投票刚结束,众蛙就一哄而散,各自奔向各自的安乐窝。

它们竟然连一个相处的机会都不肯给我,其实自己并不是毫无用处,我可以学习呀。不过,蛙能理解它们的想法,毕竟对于它们而言,自己是一个不受欢迎的异类。

蛙有些难过,却并不十分伤心,至少这个世界上还有自己的一个容身之地,还有朋友,尽管它们并不理解自己,可也总算是个陪伴吧!蛙从原路返回了井底,那个属于自己的地方。尽管脚掌满是血泡,它还是没有掉一滴眼泪。不管怎样,外面的世界我看见过了,此生也是无憾。当回忆成为一种习惯,是足以打发余下那没有一丝波澜的时光的。

蚂蚁和蟋蟀并没有热衷于询问它此次旅行的动人之处,它们觉得那并没有什么了不起。它们只关心自己今天的食物是否比昨天寻到的更可口,只关心今年的雨水是否比往年的更猛烈一些,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子它们不会在意,即使再惊心动魄也还得吃饭睡觉。也许它们是对的,现实一点就不会觉得痛苦了,蛙也这样想过。可是这样的一生总觉得缺少点什么,这个命运不管是偶然还是必然,辜负了总是不甘,却又无奈。

只有阳光不会辜负它,在晴朗的日子总是按时来到枯井,带给它仅有的问候与温暖。日子又回到了从前的模样,除了井口偶尔歇脚的过客,蛙会出来和它们闲聊一阵之外,它还是一如既往的沉默。它已经学会了过属于自己的生活。

它还是一只井底之蛙,一只前有两条腿,后只有一条腿的三足之蛙,却又不再是一只井底之蛙。

阅读(0) 评论(0) 收藏(0) 转载(0) 举报
分享

评论

重要提示:警惕虚假中奖信息
0条评论展开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7,507
  • 关注人气:0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