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为青春指 李彦宏对话北航学子经典语录

转载 2017-08-19 20:32:20

近日,百度创始人李彦宏现身航天航空大学,与北航校长怀进鹏共同为”百度 北航学生云创新实践“的成立揭牌,同时与近千名来自计算机、软件等专业学子进行心灵对话,“重走青春”。

在对话中,李彦宏结合自己从华尔街到硅谷、继而回国创业的经历与心,与在座同学就如何思考判断力、怎样理想面对困境、如何把握时代机遇实现创新等一系列大家关心的问题分享,表示互联网至今让其心潮澎湃,并期待中国的年轻人未来会做出具有世界影响的性创新。

当你在学校里学习的时候,最重要的是什么?我在学校里头真正学到的本事是思考的能力,自己做出判断的能力。

在大学里学了很多课程现在回想起来都忘掉了,那个时候建立起来的思考能力,让我后来20多年的人生更加受益。

当你心中有理想时,那些艰苦条件都变得不重要。当你不再相信理想时,你会发现周围全部都是特别的东西。

无论是企业还是国家都要想清楚你的(vision)是什么,你想最终达成什么目的,只有心里真正有理想才有去克服困难。

达到了理想是很的事情,意味着你没有斗志了。其实心目中的理想永远是只能无限接近而不能达到的东西。

整个互联网行业,或者说互联网领域的技术,它的美妙之处,正好在于它的千变万化,这样的让我至今非常心潮澎湃。

中国以前被称作C to C——Copy To China,年轻人没有那么多机会创新。现在,中国已经是全球最大的互联网市场,我们比美国人更早地碰到问题,解决了问题就有创新,有创新就更有可能改变世界。

有性的创新,中国才会有真正的国际地位,才会受到全球人的尊重。所以一代人在为下一代人铺,我希望你们这一代人做得比我们更好。

主持人:之前您曾经在北航的ACT实验室参观过,当时在G座五层,我和很多师兄师姐只看到了您的后脑勺,今天终于看到正面了。(笑)Robin今天回校园肯定有很多感慨,现在距您在北大读书也有20多年了,您回想当时的经历,能不能给我们回顾一下大学给您带来的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李彦宏:今天见到大家,我特别兴奋,因为我特别喜欢年轻人。看到在座的每一个人,除了怀校长都比我年龄要小(笑),所以当我看到大家就看到朝气,看到我所需要的。

从事互联网行业这么多年,整个行业不停地在变化,每一天都有新的东西出来,在这种情况下就不断地创造很多新的机会来给这些年轻人,越是没有一些固定的思维,越有可能看到一些别人没有看到的东西,做出一些从来没有被做出来的东西。

我在80年代末期上的大学,那个时候跟现在不一样,在学校里没办法上互联网,信息也没有现在这么和高速流通。但是我在学校里头真正学到的本事是思考的能力,也就是自己做判断的能力。

那时候的学校,虽然不如现在这样信息通畅,但是毕竟跟我以前所处的,能够获得的信息量相比,差距是很大的。所以我去听各种各样的,每天都有不同的人来学校阐述他们的观点;虽然是一个综合性大学,虽然我学的是理科专业,但是我也会去上美国电影欣赏这样的课程,这些看起来跟专业不太相关的东西。慢慢听到不同的声音,不会听到一个现象就立刻下结论,而是经过自己的脑子思考一下,这个东西跟我以前的实践是不是一样?我还能从多少角度来印证它?逐步形成这种思考的能力。在大学里学了很多课程,其实现在回想起来很多都忘掉了。但是那个时候建立起来的思考的能力,自己做判断的能力,对于我后来20多年的人生还常受益的。

主持人:您今天讲到的判断力其实对我们同学来说都常重要,刚刚您说,判断力跟个人成长过程是密不可分的,您在培养这个能力的过程中失误过吗?

李彦宏:当然不可能永远判断对,其实很多人比较好奇,Robin你做出这个判断是为什么?思维方式应该是什么样的?怎么样才会有好的判断力? 基本上是三方面,第一,这个人要有一定的聪明劲。

李彦宏:第二点条件,对要判断的事物需要有足够浓的兴趣。如果你压根不感兴趣,就很难对事物的做出很好的判断。有,喜欢这个东西,你才会下工夫去琢磨。

第三点条件,要有丰富的信息源。有很多人觉得我经常能够判断对,是由于我有很丰富的信息源,我是做搜索引擎的,我想找什么东西还是比较方便(笑声)。但我并不是现在才这样,回想过去二三十年的成长,我对信息是有极其浓厚的兴趣的。比如,我在读中学时,就很向往图书馆,里面有各种各样的,,书可以看,当时我所住的地方是一个工厂,工厂里有一个比较大的图书馆,但是它只允许职工去看,我年龄小,也没有工,所以不让我进去。后来我就找附近比较小的厂子,他有一个更小规模的图书馆,不需要工,所以我几乎每天放学都去图书馆看东西。我最喜欢看的是,不是书,也不是。

李彦宏:没错,的信息是最新的。我每天会去翻看各个城市各个地方的,觉得特别有满足感。后来上大学,到美国之后,一直到后来创立百度,我都希望更好、更快地获得最新的信息。所以如果一个人有很丰富的信息源,把它用来判断下一步会发生什么,这就靠谱很多。

主持人:其实您对信息的了解和掌握,包括您对海量信息的渴望常适合学计算机的。因为之前读了关于您的故事,您在出国读研究生时就选择专攻计算机专业,但是您又为什么放弃读博,选择进入工业界?

李彦宏:现在看来这个决定并不难理解,因为后来有很多人都走了这条。但当时对我来说还是有一点犹豫的,因为那时候我看到我的前辈们,他们出国去读博士,然后再读博士后,最后再到大学里找大学教授的职位,这是前辈已经走出的一条。如果这条走到某个阶段离开了,那就说明你没有做成,起码在我们那个年代,很多人都是这么想的。但是这些所谓的很多人绝大多数不是学计算机的,因为那时候计算机相对是比较新的学科,能够到美国去也不是那么容易,因为学金不是很多,而偏理论的学科比较容易拿到全。所以学这个专业没有太多前辈可以参考,但是我在读研时正好有机会到工业界去实习,我发现工业界的问题更实用,更新。学术界研究的东西十年前就存在了,大家是在找更完美的解决办法,而工业界的东西很多我在学校听都没听说过,所以,我觉得我更适合在工业界做事情。后来,我也找了不错的工作,做的是我比较喜欢做的事儿——在华尔街做实时金融检索系统,于是下决心不读博士。

主持人:听说当时华尔街道·琼斯给您的待遇还常高的,您可以说是华尔街的金领了,但是,后来您又把目光投向了硅谷,是怎么想的?

李彦宏:当时做的判断,也就是进入华尔街而不是进入硅谷,其实在我现在看来是判断失误。那个时候我通过两个方面做判断,一方面,做金融检索确实是我喜欢做的事情,另一方面待遇还不错。当时,其实硅谷也有公司给我Offer,但我还是选择了华尔街。

但是,到华尔街做的时间长了,就碰到玻璃天花板,有一个无形的东西难以逾越。当你有改变产业的大的想法和创新时,华尔街不觉得这很重要。在华尔街时,我申请了“超链分析”专利,并认为这能改变未来。当时我的老板认为不错,就说帮我申请专利。等了几个月没消息之后,我就说我自己去申请,公司说不可以,后来在找了一个律师事务所来帮我申请。申请专利之后,我说需要资源来做,于是公司就给我买了工作站。但是其实这样的东西,当时在硅谷已经很成规模,有几十台、几百台服务器的支持。

我开始觉得很难让华尔街的人理解这件事情的意义,所以磨了一段时间后,我终于明白过来,我是一个工程师,我是一个做计算机的,在华尔街,他们会认为计算机是个工具,工程师是辅助,而买卖股票的金融服务人员是主流,如此一来,工程师很难真正做出大的东西。所以在华尔街待了三年多以后,我终于想明白了这个道理,在97年夏天从到硅谷的互联网公司。

主持人:我想在场的同学跟我的想法一样,尽管有的时候判断会有失误,但是这些失误会给我们带来更多经验,更清楚地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不难理解您一直以来的选择,一直走在别人前面,包括您回国创业。关于这个,我曾经看过一个段子,叫“被妻子从菜园子里拽出来的IT”(笑),您能说说这里头有多大可信的成分?到底是真是假?

李彦宏:看来你对这个段子也挺怀疑的(笑声),这是假的。我太太确实拔过我的菜,但是我回国创业不是因为菜被拔掉了,而是因为我看到了中国的机会。我自己在华尔街了半天,发现硅谷是我梦想的用武之地。但是真正到了硅谷之后发现,我不是CEO也白搭。很多时候公司的成败不纯粹是技术上的决定,也需要有商业上的判断。那时我发现在商业上,我的判断和当时CEO的判断是不一样的,这时候就很痛苦。又过了几年,我发现自己真正能驾驭的就是创业。

我以前在美国的确很喜欢种植物,种些西瓜、黄瓜,朋友来了很多东西吃不完分给他们。但是,我回国之后,我太太不喜欢这些玩艺儿,就拔掉了。等到我回硅谷之后发现她都拔掉了,她说我不喜欢我就拔掉了。但是这个故事传回国内就传成了被我太太拔菜了之后,我才回国的(笑声)。

主持人:咱们回头来听您讲这些事情都很轻松,也常值得回忆的故事。但是我们特别想知道,当时您把美国的事业抛到身后,怀着一腔创业热情1999年回国,当时怀揣着美国风投给您的120万,上飞机的时候是什么感觉,兴奋还是紧张?

李彦宏:首先解释一下,当时这120万美元还没兑现,还没有拿到手里,所以我当时上飞机的时候多多少少有一点“壮士一去不复返”的感觉(笑声、掌声)。当时在美国,听到很多负面的东西,比如在国内注册公司有各种,也很落后。但我还是觉得,这些东西跟我的理想相比,是小事情。我的理想是,身怀搜索引擎技术,中国需要这个东西,中国的用户、中国的网民也像美国一样,他们应该能够很便捷平等地找到网上的信息,这方面我能够帮助他们做得更好,所以我就回来了,所有其他的困难都可以克服。(掌声)

当你心中有理想时,艰苦条件都变得不重要了。当你不再相信理想时,就会发现周围全部都是特别的东西,会特别不舒服。所以,无论是企业管理还是国家,都要想清楚你的(vision)是什么,想最终达成什么目的,你心里有理想时,才有去克服困难。如果说你的理想就是赚钱,一遇到困难就觉得那个东西能赚钱,这个东西不能赚钱,然后就改行,这就很麻烦。经常变化,成功的概率就会越低,渐渐落到别人后面。

主持人:听说您在那个时候在北大资源宾馆租下两个房间就开始招兵买马,但是现在无论研究生、本科生,找工作的时候考虑的因素很多,现在如果有这样的一个小的创业公司,在宾馆租了两间房子,跟我们说我就是下一个百度,我们可能也不敢去,会犹豫是不是要下一个奇迹?您会怎样争取他们,让他们投入到创业的热潮中?

李彦宏:我觉得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首先,要判断什么是自己内心的真正的方向(truth north)。你真正向往的是什么?什么样的事情让你觉得热血沸腾?你想进国企,还是去互联网公司,还是去创业?每个选择都有好和不好的地方,这取决于你的态度,因此,要十分了解自己。

当年,我在刚做百度时,没有办法对员工说,有一天你们都会变成百万富翁,你们通过期权能够买好几套房子,大家都不会信。所以,心里到底有什么样的兴趣,有什么理想,不是靠能够左右的。对于学计算机的同学,让他有用武之地,这对他来说是很重要的事情。

另外,要给他一定财务上的保障,所以百度一开始招人时都是招实习生,还没有毕业就在这儿干,在学校宿舍里做都行;一旦进入这个门槛,他们会越来越被这个公司氛围、文化和理想所吸引,会越来越认同我说的话。我们的原则就是,少许诺多兑现,许诺少一点兑现多一点,会越加建立信任。这时,你跟他讲,说百度有一天会上市,他们会觉得起码不是纯忽悠,还是有可能的(笑声)。

2005年,百度真的上市了,而且上市当天股价涨幅超过350%,,包括美国本土公司IPO时也没有涨幅那么高。我之前并没有告诉我们的员工百度有一天会创造这样的成就,不断地和员工们建立信任感,最后我说的话就会有越多越多的人相信。

主持人:通过您的描述,我们也特别能理解为什么百度从只有7个人的公司发展到现在这么大的规模,北航非常注重人才培养,我知道百度也是求贤若渴,我今天就代表我们北航的广大同学,也有可能是您未来潜在的员工(笑),问您一句,百度在招人时,判断这个人是否优秀,最看重的是什么?

李彦宏:这就涉及到我们选人的标准,基本上是三点要求。第一,最重要的是文化上的认同感。一个公司不是一个人的公司,需要很多人在一起把一件事情做成。还有一点需要强调,某一个理想之所以伟大,通常也是由于这个理想不是靠一个人实现,而是很多人共同努力才能够实现的。百度有一个自己的理想,就是“让人们最平等便捷地获取信息、找到所求”,我们有自己的行为规则或者说大家所认同的东西,概括起来,叫做“简单可依赖”。第二,要看你是否具备这个岗位需要的技能,这是基本。其实,这句话背后还有一个意思,我不看你是哪个学校毕业的,我不看你是学士、硕士还是博士,我不看你的背景,就看你的能力。第三,我要看这个人的学习能力强不强,这一点对于一个互联网公司来说非常非常重要。因为互联网变化非常快,你今天具备的这些技能没问题,可以做,但一年两年过去,如果你不学习,你会发现你做不了,因为有新东西出来,必须要迅速掌握,甚至要改变自己的思维方式去适应,这样,才能在一年两年之后仍然胜任这项工作。所以文化上的认同感、能力本身以及学习能力,这是我们招聘人才的时候最看重的几个方面。

主持人:对我们同学来说,百度非常有吸引力的一件事是,在百度summer party上吃到鸡翅(笑)。我们还知道,这个夏天的上颁发了百度最高:十个人以下做出超乎预期结果的团队,励一百万美金,今年有三个团队获得了三百万美金。然后您还说,有多少个团队做出来了,我们就给多少钱,您真的是么大方吗?(笑声)

李彦宏:即使不是百度员工,是北航同学做出好东西,我也可以这样做,我也可以给一百万美元。在我看来,这常自然的过程,因为整个公司的成功其实就是靠一些人拼搏的得来的,一个小的团队能够做出来很大的事情。前年开始我就在琢磨这个事,公司已经比较大了,全公司上万人,工程师有七八千人,人一旦多了,怎么能够让新进来的人有机会闪耀,给他们创造这样的机制和呢?我想来想去,我可以有这样的机制,给这样一个大,要励基层的员工。

第二我刚才讲了,很多伟大的事情都不是一个人的成功,所以我需要一个团队,但是这个团队又不需要太大,每个人都优秀,没有意义。我要让真正优秀的人能够在这儿获得相应的回报,所以我做了硬性:这个团队要十个人以下,如果你是十一个人,还来报这个,就像运动员吃兴奋剂一样,那就不行。第三个,要求结果超出想象。第一年我们了一个团队,第二年大家做的质量比第一年高很多,所以今年我一下了三个。现在全公司第三年的项目报了80多个,我们一遍一遍去筛,现在筛出了大概30个,如果他们都能够达到,我就发出30个最高。正是有这样一个机制,让真正有能力有贡献的人获得相应回报,只有这样这个公司才有活力,而不是论资排辈的官僚机构。

主持人:在这个机制的激励下,其实百度本身还是最大的赢家。刚刚到来的招聘季,我们有很多同学把目光都转向了百度。今年的百度世界大会上您宣布向开发者核心云平台,我们知道云计算是现在研究界和学术界非常关注的点,百度一从搜索引擎过来,在云计算方面投入了很多人力物力,取得了现在的,也是一套很成规模的平台,但是现在您把这个平台出来,让所有开发者共同使用,您是怎么考虑的?

李彦宏:记得怀校长很早时候跟我讲过,北航的学生都很聪明很能干,但是他们没有这个,没有像百度几万、几十万台的服务器,所以很多大的Idea做不出来。怀校长向我提议,问我能不能给大家创造这样的,比如拿出一千台服务器来做出云计算个项目。我听起来非常有道理,这些年轻人现在都处于非常有活力的时期。应该给他们创造这个。后来我就把这个想法再往前推进一步,把这套云做得更加通用、很多的工具让开发者使用,让他们尽情发挥他的想象力和创造力去做出各种各样的事情。现界变化非常快,我也不知道下一步的创新是什么。但是如果能给开发者提供这样一个这样的平台一定会出来更多好的应用,也是百度为整个产业所做的贡献,所以百度在不断地推进这方面的事情,我们做各种各样的工具云存储、云计算等云平台能力,让大家在更高程度上开发各种各样的应用,我也期待有更多的杀手级应用的出现。

主持人:您刚才也提到互联网是变化非常快的行业。我们学生身处其中,当新的技术出来,就会让我们有点无所适从,不知道该怎么办。您能不能给我们一个,我们这一代人在互联网行业里能扮演一种什么角色呢?

李彦宏:整个互联网行业,或者说互联网领域的技术,它的美妙之处正好在于它的千变万化。而对于年轻人来说,你们是有优势的。面对一个新东西,大家都得从头学,我以前积累的东西可能都用不上了。而你们以前没有受一些习惯性的思维,反而能更放得开。所以我特别喜欢这种产业,不断有变化,就会逼着你不断去学新东西,就会有创新。这样的,至今让我心潮澎湃。不要怕,一个东西对你是新的,对我也是新的,可能我还没有你们那么多时间去关注去钻研你们有很多优势能够发挥出来。当你觉得难的时候,可能别人觉得更难。当你花了多于别人十倍的时间,你一定可以做得比别人好。

主持人:Robin,我一定好好学习!(笑)刚刚Robin提到的学习能力,我们也给百度加入一些新鲜感,用我们的创新思维和刚才Robin提到的学习能力为百度做出更大的贡献。

提问:我看到有报道说您当年在华尔街开发的一套金融信息检索系统今天还在用,您现在还会自己做系统么?每天主要的工作是什么,如果让您重新选择一次,您会专攻技术还是像现在这样管理企业?

李彦宏:我现在的时间只有三分之一的时间是花在产品和技术上,另外三分之二有一半是用来培养人,我觉得人创造力的巅峰是在30岁以前,我可能已经做不出什么特别有开拓性的工作了(笑),但是我希望我培养的人能够想出来更加宏伟的Idea,实现更加性的东西。所以我花时间跟那些我认为有潜力的人开会,去做沟通。还有另外一半三分之一的时间去应酬,我作为一个CEO不得不做但是我本人又不喜欢做的事情。

之所以这样,还是回到刚刚讲的问题,我做的事情是不是在帮助我每天更加接近我的理想?如果是,我就去做。这个理想实际上就是用“技术改变世界”,“让人们最便捷平等获取信息、找到所求”。我知道自己擅长技术和产品,但是要真正地改变世界,光做这一点是不够的,还做CEO,还要做管理,还要判断方向,只有把这些问题解决了,才能够更加接近心目中的理想。正是这样的理想支撑我去做各种各样的事情,其中有我很喜欢的技术和产品,也有我不喜欢的,但是我知道我在为我的理想在奋斗。

主持人:您始终都知道自己喜欢的是什么,并且按照自己的方式去做。您达到了改变世界,或者说通过努力而让人更加平等便捷获得信息的目标吗?

李彦宏:不能说达到了,我只能说越来越接近。达到理想是件很的事情,意味着没有斗志了,觉得完美,不需要做事情了。很多人觉得这是一个非常糟糕的状态,该有的都有了,这时候怎么办?这是很的。其实,心目中的理想永远是只能无限接近不能达到的东西。

李彦宏:好像从来没有人问过我这个问题哎(笑声)。其实这方面我并不突出,我跟在座的同学基本上一样,你们做过些什么事情,我在大学的时候差不多也做过。(笑声、掌声)

主持人:我知道您的妻子是中科大少年班的,追求过程我们就不谈了,在您事业和创业阶段在背后给了您怎样的支持?

李彦宏:她对我的事业和生活来说都非常重要的,有一个词叫“Soul mate”(灵魂伴侣)。在美国工作期间,以及后来创业过程当中,我们都十分契合,心灵上的沟通常重要的。她不是学计算机的,所以我没法让她帮我编程序(笑)。但我们会一起探讨各种问题,尤其是当我遇到困难,我会说我们一起去散散步吧,散步的过程中我就会跟她讲各种困难,她很多时候帮我分析。有些话只能对她一个人说。百度整个创业过程当中,其实包括到今天,百度面临各种各样的问题,甚至是面临各种各样的危机,有一个你百分之百信任的人,能够把什么话都跟她说,这其实是一种非常幸福的状态。

提问:Robin您好,我是北航大三的本科生,也是一个开发者,我对您刚刚提的云能力非常感兴趣,您对学生开发者使用百度云有什么?

李彦宏:我们在9月3号百度世界上发布百度云,其中同时向大家推出“七种武器”,比如PCS、 BAE等,百度把自己积累的能力绝大多数都给开发者,如果你觉得还有哪个能力没有开发出来,可以跟我们来提。这些事情不需要开发者提供带宽和服务器,甚至我们提供导流,对于学生开发者来说,越是没有资源的开发者来说越好,可以跟相对成规模的公司站在同一个起跑线上做你想做的事情。

主持人:我们如果把受众缩小到咱们北航的同学,这个对于我们北航的开发者来说,我们有一些什么样的特殊举措或者便利条件?(笑)

李彦宏:我们开发了一些比较标准的系统工具,有些开发者可能不是标准的需求,这种情况下,就需要跟我们工程师沟通和合作,做定制化的东西。另外,既然是合作,百度工程师的经验,包括我们在开发过程当中遇到的问题,或者在市场上遇到的问题都可以拿过来让同学们试着解决。

很多创新并不是本身技术有多复杂,而是你比别人更早地意识到了问题在哪里,而要解决问题,创新可能就产生了。百度每天面对那么多用户,就知道什么问题需要被解决,我们可以给北航的同学提供这些问题来研究,这是我觉得百度和北航之间的合作能够提供的独特的价值。

提问:您经常跟国外CEO,包括盖茨、扎克伯格交流,您对外国的IT产业也比较了解,我想问一下,您怎么的技术青年和外国的技术青年,还有外国那些CEO对此是怎么看的?

李彦宏:说到技术青年,在中国和美国之间是有不小的差别的。刚刚提到的盖茨,他在大学没有读完的时候就辍学了,创立微软;还包括马克,大学读了一年就创立了Facebook。而中国大学生一举成名,一下子做出一个改变世界的公司,这样的例子还没有。所以我也在思考其中原因。以前有人说中国没有什么创新, 都是C to C——Copy To China,年轻人没有那么多机会创新。

但最近几年,整个互联网的市场已经很不一样了,中国的互联网市场已经是全球最大的互联网市场,互联网人口全球第一。我们有可能比美国人更早地看到一些新的问题,解决了这些问题,就有创新,就有更多的机会去改变世界。本质上,不是说中国的年轻人和美国的年轻人在能力上有多大差别,而是过去很多年我们没有这样的机会。

我觉得自己很幸运,赶上了一个好时候,掌握了一门技术,在互联网兴起之后对很多人有用,做起来之后社会非常认可。尤其是跟老一辈人交流,他们觉得他们那一辈人在中国做企业太困难了,受这样那样的。现在有了VC就开始做了,有期权就上市,市场挺大。其实我们那个年代在中国真正创造性创新的可能性常小的,因为根本没有那个。我从美国回来时,中国只有一千万网民,而美国已经有2亿左右的上网人口,他们碰到的很多问题已经解决了。

但是今天不一样,中国的互联网人口已经远远超过美国,而且美国再也没有机会赶上。所以,这是我们真正的机会。我们会碰到很多他们还没有碰到的问题,当我们碰到的问题,尤其是年轻人,我们的同学们,想出来好的解决办法的时候,就会有性的创新,这时候中国才会有真正的国际地位,才会受全球人的尊重。所以一代人为下一代人在搭桥、铺、种树,我希望你们这一代人做的比我们好很多。

国新网许可证3212006001号视听节目许可证1008318号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苏字第394号

移动网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苏B2-20110154因特网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苏B2-20110153

河北高仿酒:http://hebei.dszq8.com

阅读(0) 评论(0) 收藏(0) 转载(0) 举报
分享

评论

重要提示:警惕虚假中奖信息
0条评论展开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后
凝恋errand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37
  • 关注人气:0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