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9岁女孩高考成绩上大专 家庭教育神话还是无底限骗局?

2017-03-30 21:55:12评论 杂谈
​​

3月28日上午,河南省商丘市睢阳区法院新城法庭开庭审理了商丘当地人张亚东起诉北京《环球时报》名誉侵权一案。

张亚东是去年轰动一时的“河南9岁高考女孩”的父亲,9岁的女儿参加2016年高考,考了172分,超过艺术、体育类大专录取线12分。因此,很多网友便给此女冠以“神童”、“天才”的称号。作为父亲,张亚东“曾经也是小神童”、“北大高材生”、“博士”等背景也随之爆红网络。

这本是个羡煞众人的家庭教育神话。没想到,《环球时报》在2016年6月29日发表了一篇题为《紧急扒皮!大媒体正在给骗子免费打广告,这是要害多少人!》的打脸文章,径直将张亚东定性成了“骗子”。

▲张亚东带9岁女儿参加2016年高考

近日,张亚东一张诉状将《环球时报》告上了当地法庭。

1为炒作还是为权力声张?起诉一:状告《环球时报》名誉损害

3月28日中午,张亚东接受了红星新闻的采访。他表示,之前曾到北京起诉过《环球时报》一次。不过,因为格式不对而没有被受理,这次他是在商丘老家起诉的。

▲环球时报发布的“扒皮”文章

他说:“我女儿是未成年人,根据《未成年人保护法》,可以在未成年人所在地(起诉)。另外,根据《网络受害法律》,可以在网络受害人所在地(起诉)。”

红星新闻记者在“圣童私学张民弢”的新浪博客上看到,张亚东起诉书上的原告有两个,分别是张亚东本人和以张亚东为法人代表的美国圣童教育有限公司。被告则为《环球时报》,法人代表是胡锡进。

此外,张亚东的诉讼请求包括“判令被告对原告赔礼道歉,通过报纸刊登公告的方式,为原告消除影响、恢复名誉”、“判令被告赔偿原告精神损失费0.01元”等四点。

张亚东告诉红星新闻记者:“28日上午庭审时,《环球时报》派了律师和一个年轻的代表人来。我因为经济紧张就没有请律师。现在法官在合议,估计过几天宣判。”

在被问到胜算多大时,他说:“估计法院最终会判我证据不足,不支持我的起诉要求。”不过,他同时也表示拒绝了法庭调解。

起诉二:发众筹起诉教育部违背《宪法》

红星新闻记者在网上还看到一项由张亚东发起的起诉教育部的众筹,计划众筹人民币9952元(谐音“救救吾儿”),用于聘请律师和支付诉讼代表人在北京的食宿交通误工补贴费用。

起诉教育部的理由是,2017年2月22日,教育部官网发表了《部署2017年义务教育招生入学工作的通知》,其中说:“不得擅自以在家学习替代国家统一实施的义务教育。”

张亚东认为:上述通知违背了《宪法》、国务院《高等教育自学考试暂行条例》等法律。根据这些法律,不识字的儿童从五岁开始都可以自学或接受社会助学以参加高等教育自学考试;而且法律没有规定助学组织必须接受教育部门的管理,更没有规定助学组织的成立只有经过教育部门的批准才算合法,教育部门的规定与这些法规相矛盾,凡是妨碍“社会力量以多种形式、广泛地开展助学活动”的都属无效!

张亚东向红星新闻记者证实了该情况的真实性。他说:“众筹是最近半个月的事。我们现正在面向全国物色律师。如果有人愿意代理这个案子,我们就可以递交起诉书了。”

2还原张亚东及其公司所谓的“博士” 含金量有多少?

据《环球时报》的“扒皮”文章显示,在他2006年和2007年发表过的博文中,彼时他还不叫张民弢,而是叫做张民韬或张亚东。其中,在其2006年10月4日发布的一则名为“强说情诗”的博文中,可以看到他1996年时正在开封职大读书,1999年才到北京。

▲张亚东2006年发布的博文

而在2006年10月8日的另外一篇推销自己的博文中,他则表示自己是“北大蹭课生”,并宣称他这个“蹭课生”还能办研究所,而北大正派毕业生只能卖猪肉。

红星新闻记者在网上发现,《新闻马赛克》曾于2016年6月对张亚东进行过采访。在采访中,他对自己名字做了如下解释:

应该说以前的真名叫张民弢,后来因为一些事情去了香港,去香港用的是我哥哥的身份证,我哥哥叫张亚东。后来从香港回来以后,就用张亚东的名义出现。后来我才慢慢地写文章,恢复了我以前的名字张民弢。不过我现在身份证的名字还是我哥哥的名字张亚东。

那么张亚东究竟在哪读的书呢?

他告诉红星新闻记者:“现在法律上的张亚东是没有任何学历的。对于我以前读书的情况,因为历史和政治原因还不便说。关于我学历的问题,在多年前我就已说过了,在北大蹭课。而且在澎湃新闻上面,我已经辟谣了,我不是北大毕业,只是在那里学习过。”

在被问到到底是不是博士学历时,张亚东表示否认。他告诉红星新闻记者:“这是一种以讹传讹。”至于这个所谓的谣言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张亚东认为跟他之前在南方的工作单位有关系。

“当时他们可能是想包装我。”他说。

现在身边还有不少的朋友喊他“博士”,每当这个时候,他都会开玩笑地跟他们说:“我是搏士,不过是拼搏的‘搏’。”

目前,红星新闻记者在网络上依然可以搜到不少把他称为“北大博士”、“神童之父”的文章。

自己开“证明”为女儿报名高考?

《环球时报》的“扒皮”文章里还提到,张亚东这个所谓的“美国圣童教育有限公司”,其实就是一个忽悠人的骗子公司。虽然在香港注册,但其本质就是河南省商丘市的一个忽悠人的学前教育机构。

对于公司的来历,张亚东向红星新闻记者解释说:“香港的公司是当初我在香港生活时,一些美国华侨比较同情我、认同我,给我捐了一点钱,在那边注册的,方便我以后在内地做事。这个公司是真实存在的。不过,当时也没有拿到多少钱,我在内地也没有什么人脉,所以公司现在也没有做起来。”

据张亚东本人透露,去年她女儿是通过“社会青年报考”这个渠道报名参加高考的,只需两个证明即可报名。一是高中会考,即学业水平测试,分为ABCDE五等,E等为不及格。只要不是不及格,都有资格参加高考。另外一个是由一家比较权威的机构给你开具一个同等学力的证明。去年,张亚东用他在香港的这个公司和他在商丘注册的学校两个单位开了一个证明给女儿,成功地报了名。

据张亚东透露,因《环球时报》造成的舆论影响,加上商丘市教育局认为他是非法办学,刚开始还不让他给女儿报名今年的高考。后来经他多方力争,终于获得了报名的资格。而这个资格主要来自于她女儿去年172分的高考成绩。

他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去年考分明显高于河南省大专投档线(160分),不也证明我(女儿)也具备高中同等学力?”

对女儿的规划:先读大专再出国深造?

今年春节过后,张亚东10岁的女儿转入了当地一家社会办学的教育机构接受高考辅导培训。红星新闻记者电话采访了他女儿的班主任齐老师。据齐老师介绍:“他女儿在上一次摸底考试考了差不多300分。班上30多名学生里,最高有考500多分的,也有200多分的。她这个成绩很一般。”因为齐老师并不负责教她,所以也不清楚她的学习能力究竟如何。

▲2016年张亚东女儿在高考考场

在谈到对女儿的未来规划时,张亚东告诉红星新闻记者:

估计她今年能考260分左右,考上大专是有把握的。我计划让她上一所大专,两年后毕业。如果到时能拿到奖学金,就送她到美国去留学读本科。拿不到就继续在国内专升本,在专升本期间继续申请国外大学。如果再拿不到奖学金,就读国内的研究生。今年考上(大专)的话,今年就去读。

在谈到女儿个人意见的时候,张亚东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她尊重我们家长的意见。她还没有形成独立和反叛思想,她找不到反驳我的理由,还是很配合我的。”

6岁儿子学习能力相当于小学五年级?

据张亚东透露,他在商丘注册的学校叫英贤双语培训学校。刚开始办学时,他要求叫“圣童私学”,因为被相关机构告知没有“私学”这种称呼、法律上也没有这种规定而不得不放弃。

他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刚开始答应办全日制的,中间人索要了很多钱,最终答复是只能办课外培训,而且不能用我们想用的名字。又经过了一年多的交涉,最终办下来了民办学校的许可证。”

▲张亚东与其最初开办的“圣童私学”

培训学校的法人是张亚东的爱人,中专学历,市场营销专业。学校的老师除了他和他爱人之外,最近又新聘了一名张老师。

张老师教五年级的7个学生,一年级的4个学生由张亚东爱人教,他本人则教了1个初三学生。张亚东说:“把女儿送到培训机构,我也就腾出时间了。”

据悉,现在该培训学校小学阶段走读的收费是2万元一年。如果午托的话,为2.6万元一年;寄宿的话,一年为4.8万元。初中每年的学费在小学各项收费基础上增加1千元,高中再增加1千元。

目前,还没有学生在该学校就读高中。

在谈到过去几年的“成果”时,张亚东表示:“成果很突出,我女儿这个(成果)最大。她系统地跟我学了五六年,基本把高中内容学完了。现在她在高考复读班里的成绩算中等水平,今年也就只有10岁。”

另外,张亚东还有一个6岁的儿子。据他透露,儿子现在的学习能力相当于小学五年级的学生。他对此的认定标准是:识字能力已达到初中水平,数学能力基本达到小学5年级水平,而写字能力要弱一点,大概相当于小学3年级水平。

其名依然在“教育联合会”会员名单上?

在《环球时报》的“扒皮”文章里,有提到一个叫“中国学前教育联合会”的机构,《环球时报》记者没有在民政部和教育部的网站上查到该机构。

从“扒皮”文章的截图来看,当时名叫“张民弢”的张亚东是该联合会的会员,对他的介绍是“美国圣童教育集团教务长”,“1993年北大哲学系学习”、“在香港大学学习教育学和人工智能语言博士课程”等。

▲中国社会组织中无“中国学前教育联合会”

3月28日,红星新闻记者在由民政部国家社会组织管理局主办的“中国社会组织网”上依然没有查到跟“中国学前教育联合会”有关的信息。另外,记者登录“中国学前教育联合会”的官方网站,在2015年度部分会员名单上依然看到“张民韬”的名字。

诚如《环球时报》的“扒皮”文章所说,“中国学前教育联合会”虽然所有的“成员”都是内地的一些教学机构,可其办公地址却诡异地设在香港,而且其官方联系方式居然是一个QQ号码和QQ邮箱,以及一个随便谁都能办理的400开头的服务电话。

红星新闻记者丨罗天

编辑丨汪垠涛

​​​​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作者文章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