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吻安顾先生》 免费全文 最新章节 叶一凡 吻安顾先生

(2018-02-18 21:01:19)
标签:

吻安顾先生

叶一凡

林晓雪

言情小说

免费全文

叶一凡和他的人还在附近搜索,想要从走廊逃出去那是不可能的。

林晓雪咬住下嘴唇,光着小脚在房间走动,她睁大眼睛,在雾蒙蒙中寻找着,终于的,她发现这汤房的有一道小后门。

她走过去,将它小心地往外推,探出小半个脑袋,大眼睛贼溜溜地往外看。

外面,是一池露天温泉,似乎被包场了,没有客人,远远的,只见一个服务生端着饮料经过,温泉的另一边,有一条通往山下的阶梯。

好机会!

林晓雪将盘起的头发散开,顺手拿起门边架子上的一块浴巾,打算装成泡温泉的客人混下山去。

“喂……”

一声虚弱的呼叫扯住了正要离开的林晓雪的双脚,她回头,光从半敞的门洒进汤房里,照亮了半池的血水和那个面色惨白,奄奄一息的男人。

呃?

林晓雪惊住了。

“救……救命……”

两个救命的字从男人一张一合的嘴里飘出来,虚弱得像阵轻风。

“你……”怎么了?后面的话还没说完,林晓雪只见那男人脑袋一偏,靠在池边晕了过去。

啊?怎么回事啊?

林晓雪犹豫地看眼露天温泉的另一边,咬了咬牙,退回屋里。

走到池边,借着门外洒进来的光,她惊恐地发现男人的左心口正冒着血儿,水的冲刷清晰了那个血肉模糊的小圆孔的伤口。

看起来像……枪伤?

这个结论吓得林晓雪身子一颤,差点没站住。

他怎么中枪的?

林晓雪不自觉地扫了眼四周,好似除了他们两个以外,还有什么可怕的家伙藏在暗处盯视着他们的一举一动似的。

她背脊一阵发凉,害怕地吞了一口口水。

“喂?”她蹲下身子,轻轻摇了一下那男人,他没有反应。

子弹可是打进了他的心口啊,如果枪法准,他早就死了……看来是偏了。

她思维反应还是挺快的,下意识地手放在男人的鼻端,气息似有若无的,非常微弱,但仍活着。

被枪杀的人,后面的事一定不简单。

倘若是平时,林晓雪绝对不趟这一浑水,惹麻烦上身。

但想起方才叶一凡他们的话,说什么‘那家的人惹不得’,就算不承认,这个男人也是间接地帮了她。

林晓雪叹了口气,起身去屏风后,在一件西装外套的内里口袋里掏出了一部手机。

手机设了密码,她进不去,但可以拨打紧急电话,她毫不犹豫地报了警。

她简单地将男人中枪的情况说了,并报了酒店的名和地址。警察还想了解更多,她直接给挂了。

她不能为了救这个男人而将时间耗在这里,她自己的麻烦也不小。

打了电话后,她回到男人旁边:“我只能帮你到这了,能不能活下去就看你造化了。”

她腰间围上浴巾,光着脚迅速离开那间弥漫着血腥味的汤房,沿着露天池另一边的长长阶梯往山下去-阳光下,她才现那件白色衬衫被她身上的水渍染得微红。

途中,她遇上了一个服务员。

“帅哥,我正急着找人呢,上面那间汤房里有人晕倒了,你快去看看,联系医务室过来救人。我要去找他家人过来,快,快……”

“好的,是上面那间吗?”一听有人晕了,服务员不敢怠慢。

“嗯,快去。”

等警察怕是来不及了。

林晓雪看着服务员急步往上跑,祈祷那个男人撑住。

这是山上的温泉酒店,要下山去得坐观光车,之前她得经过大堂。

大堂有叶一凡的人守着。

林晓雪正愁着怎么混过大堂时,发现一名女清洁工拿着清洁工具走进了半山腰的一间洗手间。

她眼珠子一转,加快脚步。

洗手间外竖起了‘正在清扫,禁示入内’的牌子。

再看看周围,没人。

林晓雪沉着气,在山林边捡了一块巴掌大石头,走进洗手间。

光着脚的林晓雪走路无声,正在刷马桶的清洁大姐完全没留意到她的靠近。

悬在半空的石头在颤抖,林晓雪紧咬着嘴唇,犹豫不决。

她从洗手台的镜子里看到了一个怯懦而自责的自己。

要是力度掌握不好,可是会出人命的。

她不能为了自己去伤害其他的人命。

可是……

啪-

她一石头将镜子砸烂了,在清洁大姐吓得回头时,她迅速捡起一片尖锐的玻璃快步上前去,如刀子般的玻璃尖儿对准了吓得面容失色的清洁大姐。

清洁大姐手里的马桶刷啪地掉地上,双手举起:“这位客人,别冲动!”

“把你身上的工作服脱下来。”林晓雪已经很冷静了,不然这位大姐后脑勺早开花了。

“啊?”脱工作脱做什么?清洁大姐懵了。

“脱!”林晓雪急得瞪眼,低吼。

砸玻璃的动静要是被正好路过的人听到,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好,好!”清洁大姐瞄眼那近在咫尺的玻璃片,再瞅林晓雪因握玻璃片被割出血的手,倒有些心疼了。

很快的,工作服交到林晓雪的另一只手里。

“把手背到后面,转身。”

清洁大姐照做了。

林晓雪放下玻璃片顾不得手里的伤,急急脱掉身上的衬衫,慌乱地用它来将清洁大姐反扣在背后的双手绑起来。

最后,她将一块抹布塞进清洁大姐的嘴里,将她关在洗手间里,并用浴巾将门从外面固定住。

“唔?唔……”被困住的清洁大姐害怕地唔唔叫。

“大姐对不起了,我也是被逼无奈,你在这呆着,容我走远些。洗手间外的牌子我会收起来,等有人来了,你就得救了。”林晓雪边穿清洁工作服,边对洗手间里的大姐道。

洗手间里安静了下来,那大姐像是理解她的难处一般。

很快的,换了清洁工作服,穿上大姐那双大一号的鞋子,扎着头发,戴着口遮的林晓雪拎着清洁桶和抹布迅速往半山腰另一边的大堂去。

大堂里,几个黑衣壮汉正在徘徊,留意着来往的人,看他们那紧张的表情,恨不得连只苍蝇都不放过。

大堂经理带着几个工作人员从她的身边跑过,从零碎的支言片语中她听出他们正往那间汤房去,警察也周到,在赶到之前和酒店这边联系确认过了……

林晓雪瞄了眼往这边看的一名黑衣大汉,在两人目光撞上前迅速垂下头,她迅速调整呼吸,像一名工作人员那样从容地拎着清洁桶从那些寻找她的人眼皮子底下走过,出了大堂。

大堂往前十米,正有几个客人陆续登上下山的观光车,她加快脚步,上车去。

“哎,员工不可以……”

“我家亲戚在山下等着,有急事,通容一下嘛!”林晓雪可怜巴巴地看着那司机小哥。

“……下不回例啊。”都是同事,何苦为难。司机小哥示意林晓雪坐到最后面去,不要妨碍到客人。

就在林晓雪逃下山拦了辆的士往市中心去的时候,保安系统启动将整个度假温泉酒店给封锁了。

林晓雪打的去找住在市区的小小,那是和她从小玩到大的好友,亲如姐妹。

小小是唯一一个没有去参加婚礼的亲朋好友,因为只有她才知道她嫁得心不甘情不愿,知道她心里的苦。

见到林晓雪站在门外,小小吓了一跳。

“司机还在楼下等着,你帮我先垫着车费。”林晓雪指指楼下,拖着疲惫的身体走进小小那间单身公寓。

“你怎么跑回来了?婚不结了?”小小回过神来,去取钱包时问。

“一定有别的办法的,为什么非得结婚?”想到叶一凡是个混蛋小人,林晓雪冷哼。

“可叔叔阿姨那边怎么办?”

“……”她之前就是太顾及父母了,但是她还是没法撑到最后。

她这一逃,成了天下最不孝的女儿了。

痛苦的晓雪小脸皱成一团,小小不敢吱声了,拿着钱包下楼去。

林晓雪打开衣柜,取了一套干净的衣物,去洗手间。

她简单的淋浴,将身上弥漫着淡淡的血味冲洗掉。

今天,是她人生中最黑暗的日子之一。

等她换好干净的衣物和包扎好受伤的右手出来,小小这才回来。

“怎么这么久?”她只是随口问。

“哦,电梯坏了,走上来的。”小小用手扇风,喘了口大气,坐在椅子上看林晓雪忙。

“这几件衣服你老说不好看,就没穿过几次,我拿走了啊,顺便借点钱给我,等我在别的地方落下脚赚了钱,还你。”林晓雪狠心做了些决定,她将几件换洗的衣物塞进一只旧背包里,对好友道。

“你要上哪啊?”小小问。

“不知道,能逃多远就逃多远。”

“那你爸妈呢?”

“……我会回来的。”问题总得解决,林晓雪不会一时逃避。

“你饿吗?我给你弄点吃的。”

“如果被叶一凡发现我已经逃出酒店了,迟早会来找上我可能联系的朋友的,我呆会就走。”

小小没再说什么。

简单的行李和千把块钱,林晓雪在小小的陪同下去了火车站。

可是让她万万没想到的是,叶一凡带着一伙人已经候在那儿了,她被两个大汉左右挟制,硬生生塞进了那车黑色的劳斯莱斯。

还穿着新郎装的叶一凡板着脸坐在后座的另一边,盯视她的细眸透着一股阴冷的光。

林晓雪回头,透过车窗看怯怯站在黑衣人后面的小小,眼睛一下子就湿了。

一直与她站在同一阵线的小小竟然背叛了她?!

父母用她抵债,好友背叛……这世上,她还有谁可依靠?

身边,一双冰冷的目光直直地落在她的身上,像把刀子。

林晓雪身子一颤,回过头来。

她人还没有坐直,目光就撞上了那把刀子,它锋利地扎着她,她的呼吸不自觉屏住了。

她双手撑着座椅坐直身子,小半晌才恢复呼吸,哆嗦的嘴唇抿了一下,倔强地稍微将脸拐向一边,不去正视叶一凡。

肚子憋着一团怒火的叶一凡咬了咬牙:她在婚礼开场前就这么跑了,害他在众人面前颜面扫地,这个帐得好好跟她算算才行。

他抬起手来,擒住她的小下巴,不管她乐不乐意,硬是将她的脸面向了自己。

“嘿,脾气真是越来越大了。”叶一凡身子上前,两人的距离一下子拉近了,他们的脸几乎贴在一起。

林晓雪的下巴被对方捏得生疼,她咬着牙,不愿意开口说话。

“折磨人的小妖精,我为了你付出那么多,你竟然视而不见,还做出这样的事情来。逃?你要往哪里逃?”

不理他?!

她越是如此,他越是想要征服她。

“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这辈子都休想!”

林晓雪鄙夷地睨了眼跟前这个嚣张霸道的男人,啪地一掌就将那只擒着自己下巴的大手给打开了。

车子启动,载着他们往城市的另一边去。

她将脸再次捌向一边,始终不愿意吱声-和这种男人,她已无话可说。

林晓雪的举动惹得一直压着火气的叶一凡瞬间就爆发了,他捉住她的双肩,猛地一用力,将她整个人摁倒在后座位上。

他的吻疯狂地落在她的脸上,颈子上……

粗鲁的动作惹得林晓雪一阵恶心,她想反抗,想一巴掌掴死压在身上这个混蛋,可是,她却躺在椅子里一动不动的,像个木头人。

她不是第一天和叶一凡打交道了,他正在气头上,倘若她反抗只会让事情变得更糟。

他费劲心机设计了一切,想要的不只是她的身子而已。

他想要的不是这样的她,他叶一凡从来不缺女人。

他亲吻的动作在她的锁骨上停了下来,他抬起愤怒的脸,一双细眸瞪得腥红。

他扯着她衣襟的大手在颤抖,他的脸一寸寸地往上移,嘴唇贴到她的耳边:“你以为你还是林家大小姐吗?我宠你,爱你,你却不知好歹。等着,我会有办法让你求饶的!”

这话绝对不是警告或是气话,叶一凡说得到做得到,他最擅长使用卑劣无耻的手段。

叶一凡松开了她,一个人静静地坐在座位的另一端,整张脸上积卷着可怕的阴云,一场暴风雨将会在某一刻杀得她措手不及。

林晓雪缓缓坐起身来,也静静地坐在座位的这一边,她看着窗外掠过的风景,心里盘算着接下来怎么办?

她,不会轻易就这么认命了的。

林晓雪被关进了郊外一间别墅里,被专人看守着。

原本在温泉度假酒店举行的婚礼因为新娘逃跑及一宗枪击事件,不得不临时取消了。

急着结婚的叶一凡让秘书着手准备另一场婚礼,时间定在两天后的下午举行。

另一边,顾洛宸迷迷糊糊中醒来,他的上方掠动着刺眼的白色灯光。

“顾少……”安保主管戴维的声音听起来那么遥远,晃动之间,顾洛宸看到眉头紧锁的对方就守在身边。

身负重伤的他正躺在病床上,被推着赶往医院的抢救室。

钻心痛楚以及失血过多带来的晕眩严重影响着顾洛宸的大脑,他没有办法正常思考,脑海里却深深地镌记着那个女人被光照亮的侧脸。

他动了动嘴唇,声音虚弱地从他肿了大半的嗓子里挤出来。

“顾少,您说。”戴维见势,边跟着被医护人员推得飞快的病床跑边弯下腰来,耳朵贴在BOSS的嘴唇边。

“给……给我……找……找到……那个女人……她……”

话还没说完,顾洛宸晕死了过去。

。。。。。。

被关起来的林晓雪就像困在笼中的小鸟儿,插翅难飞。

傍晚的时候,林父林母亲自端来了晚餐,劝她吃点儿。

林晓雪坐在床边,看着哭哭啼啼的母亲,缄默不语。

林晓雪向来不是个沉默的人,她为此闹过吵过,为发生的一切去跟叶一凡理论,最后才发现这是个不讲理的世界,特别是在财大气粗又心眼特坏的混蛋面前。

“雪,你好歹吃点儿呀!”林母抹了一把眼泪,将一勺食物送到女儿嘴边。

林晓雪摇头,都这节骨眼上了,她哪来的胃口。

“唉,不说你,我们也不愿意啊。可是,叶一凡不会就此善罢甘休的,他已经整垮了林氏公司,想要我们死可是分分钟的呀。你嫁给他是最好的出路,他喜欢你,会善待你的。”林父劝她。

不会的,从得知他使阴谋耍诡计吞并林氏开始,他为善的面具就摘掉了。他并不喜欢她,只是想满足自己的征服欲望罢了,结婚以后,她在他眼里怕是连那些夜店里的胭脂俗粉都不如……看着吧。

林晓雪从来没有现在如此清醒过。

“对不起!”她开口,为逃跑的事向父母道歉。

“是我们对不起你!”林母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

林父唉声叹气,自从出事以后,他的头发全白了。

。。。。。。

抢救手术进行了整整八个小时,顾洛宸从鬼门关兜了一圈,终于脱离了危险,活了下来。

昏睡了两天两夜的他,醒了过来。

守在病床边的有秘书长紫嫣和安保主管戴维。

他们是他最得力最信任的助手,他们知道如何处理关于他的所有事情。

看着守着自己的两个人,顾洛宸安心了些。

他很害怕自己醒来,会看到自己母亲泪流满面的脸。

一直以来,他都是报喜不报忧的。

他的苏醒,让紫嫣和戴维甚是高兴。

“真是太好了!”紫嫣轻拭挂在眼角的泪珠-自从BOSS出事后,她整根心弦都崩得紧紧的,从来没有这般担心害怕过。

如果BOSS真的死了,那可就真的天下大乱了。

顾洛宸缓了半天气,艰难地抬起右手……

“顾少?”戴维见状,急忙上前去.

顾洛宸捉住脸上的氧气罩,他想扯下它,但稍微用力就触动到伤口,痛得钻心。

戴维代替他,将氧气罩小心地摘掉。

顾洛宸动动惨白的嘴唇,几个字如轻风般飘出来:“那个女人……”

“哦,我调查到了,这个你戴着,我给你汇报。”戴维会意地道,将氧气罩重新戴回BOSS的脸上,促使他更好的呼吸。

紫嫣不敢怠慢地走到一张椅子边,那儿搁着她的包和一分文件夹,她将那份文件交给了戴维。

“那个闯进汤房的女人叫林晓雪,十九岁,是林氏公司的千金,她当时是从婚礼现场逃出来的。”

戴维翻开属下送来的调查报告,上面细细地列了好几页,他简单总汇。

在之前,他还以为这个叫林晓雪的女人是涉及刺杀BOSS的凶手,安保部将酒店监控录像翻出来才弄清是怎么一回事儿。

若不是这个女人,他们的BOSS这回可真的是死定了-主治医生说再晚送个十分钟,他们就无力回天了。

结婚那么喜庆的事情,为什么要逃?

顾洛宸模糊地记得当时的情景,为了躲避那些追她的人,林晓雪可真的是豁出去了。

“经过详细调查,这桩婚姻是出于单方面强制的,新郎是星月集团总裁叶一凡,他窥视林氏公司和漂亮的林小姐许久了,为了达到吞并的目的,他采取了一些不正当的手段,不仅将林氏整得连年亏损,还变相地借给了他们一笔千万资金,最后达到吞并的目的,不仅如此,叶一凡还设计林父,要求对方促成他和林晓雪的婚事,并答应婚后保留林父在林氏董事成员和常务的身份。”

戴维继续汇报:“叶一凡在商场上不仅手段卑劣,个人生活也非常糜烂,花天酒地,身边女人不计其数。林小姐一定早就看清了他的真面目,不仅对叶一凡猛烈的追求无动于衷,婚事也是极其反对的,婚礼当天借着上洗手间的机会就跑了。”

大致的情况顾洛宸了解了。

他微闭双眼,思量着。

“顾少,关于保镖6号背叛的事……”

顾洛宸微挥右手,示意现在不想听其它的汇报,出了这样的事情,戴维知道怎么处理。

他每一口呼吸都会牵动到伤口,那种撕心裂肺的疼痛,这一辈子他都不会忘记。

他会让那个刺杀他的幕后黑手付出惨重的代价。

他调节好呼吸,重新睁开眼睛。

他想知道关于那个林晓雪最新的情况。

“那个林小姐今天下午三点会在市郊的一家天主教堂举行婚礼仪式。”紫嫣看BOSS的表情,迅速作了回答。

那种男人配不上林晓雪。

顾洛宸的脸色很差,那不仅仅是伤痛带来的苍白虚弱。

他那双黑色的眸中卷积着越来越浓重的阴霾,像夏日暴雨前沉闷得令人窒息的墨色云团,点点微弱的黑色光芒在里面挣扎着升腾而起。

。。。。。。

神圣的教堂内被绽放的白色玫瑰装饰得格外漂亮。

红地毯的两侧,宾客满席。

披着洁白婚纱,化着精致果妆的林晓雪宛如从天而降的天使,在柔和的灯光下泛着一层淡淡的圣洁光晕。

她美丽优雅,脸上却看不到一丝笑容,她澄澈的大眼睛始终蒙着一层忧伤的雾气,在众人的祝福中默默地诉说着什么。

送她入场的林父轻轻握住了她挽在他胳膊上的小手。

雾蒙蒙中,她看到父亲沧桑悲伤的脸。

她艰难地勾起唇角,给予父亲一个安慰的微笑。

红地毯的另一端,站在圣坛前的叶一凡,西装革履,英俊潇洒,脸上展露着伪善的笑容。

一步步走近叶一凡的林晓雪,却清晰的看到他那道向圣坛拉长的暗影,那分明是只吃人不吐骨头的恶魔。

她被送到叶一凡的跟前,父亲将她的右手轻轻放进了叶一凡的手掌中,就像当初被算计‘心甘情愿’将自己的所有身家抵押给对方一样,只是这一次,是她的一生幸福。

牧师手执着圣经,念着婚礼的祝福语,她一个字也没有听进行,脑子里嗡嗡的,她被关了两天两夜,直到踏进这里她还在想结束这一切的办法,可是,看看周围那些守着的壮汉,她被盯得紧紧的,纵使她再大的本事,也无力回天了。

“我愿意!”叶一凡简单的回答,就像是一道死刑的判决。

林晓雪不自觉向后退了一步,哪想叶一凡却死死地牵着她的右手,冷刺刺的目光充满警告。

林晓雪吞了口发酸的口水,目光落在叶一凡手里那只结婚戒指上,它正迅速地朝她的左手无名指靠近。

不要,不要-

老天,谁来救救她啊!

林晓雪无助又惊恐,她想大声呼救,可是她的声音却在叶一凡警告的目光与父母恳求的目光中被死死地锁住发不出来。

“反对-”突然一声洪亮的男声自礼堂大门方向传来,所有人的目光错愕地齐刷刷地往他那边投去。

那是个足有一米九五的高个子男子,约摸三十岁的样子,阳刚正气,气场相当强大。

男子不是别人,正是戴维。

戴维话语才落下,两队别着五支箭胸针的黑衣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到礼堂两边,将叶一凡的人纷纷拿下。

呀-

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得嘉宾们面容失色,几个女人甚至吓得尖叫出声来。

嗯?

正要给林晓雪戴婚戒的叶一凡看这阵势,也慌了。

在S市,就连市长都对他礼让三分,敢不把他放在眼里这般气势汹汹破坏婚礼的,怕是大有来头。

真塔麻的晦气,不是新娘逃跑就是有人公然举手反对婚礼,这个婚到底还结不结了?!

叶一凡阴着脸,转向踏着红地毯走过来的高大男人,对方身后还紧步跟着一个气质高雅眼神锐利御姐范十足的职业装女人。

林晓雪顺势将小手从叶一凡的掌中抽了出来,看着来者,一脸懵逼:这些人是谁呀?来得这么及时,难道老天爷真的听到她的呼救了吗?

“大哥……”

叶一凡摆了下手,示意属下闭嘴。

他什么世面没见过,就算是那家的人来了又怎样?

他们之间可是没有结过什么恩怨的,今天是他大喜的日子,对方这般阵势闯进教堂叫板,哪来的理儿?
喜欢《吻安顾先生》这本书的朋友在微丨信丨公众丨浩【咖啡文学】回复书号:29  即可阅读全书完整章节啦。
《吻安顾先生》 <wbr>免费全文 <wbr>最新章节 <wbr>叶一凡 <wbr>吻安顾先生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