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荐

如何避免安史之乱的发生?

转载 2019-06-16 07:48:29

时至今日,很多读史的人都得避免安史之乱非常简单,就是派多几个将领去分安禄山的权就可以了。然而,这样做的后果是不是很美好呢?恐怕不乐观。

举个例子,刚刚结束的NBA总决赛勇士对猛龙,猛龙在第一第二节比赛中拼命防守水花兄弟,遏制了他们得分,却被伊戈达拉屡屡得手。于是又很多球评表示,猛龙队的教练太无知了吧,伊戈达拉虽然廉颇老矣,可是宝刀未老,居然不重点看防他?!

很多人觉得安史之乱能够轻易避免,和例子中指责猛龙队教练的人是一样的。如果猛龙拼死防守伊戈达拉,被水花兄弟打爆了算谁的呢?

​上图是天宝十节度的位置和兵力分布。天宝十年,公元751年,安禄山身兼范阳、平卢、河东三节度使,手下兵力十八万三千九。

很多人就奇怪,玄宗为什么要给安禄山如此之大的权力呢?把安禄山的辖区分割一下,多任命几个节度使,或者不给安禄山任命下属的权力,再派几个监军牵制他不就行了吗?后世读史的人,经常会发现史书中处处智障,甚至以前英明神武的人也会老年痴呆。很多百利而无一害的最优解,他偏偏不要,非要选那个百害而无一利的死路。

实际上,只要稍微仔细想想就能知道,大部分选择都是利害参半的。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甘蔗也没有两头甜。唐玄宗做出让安禄山大权在握的选择,害处是很明显的,因为安史之乱的发生被一说再说。然而这样做的好处呢?自然没人关注了,我们只能从一些边角资料里看见。

陆贽上言,以边储不赡,由措置失当,蓄敛乖宜,其略曰:所谓措置失当者,戍卒不隶于守臣,守臣不总于元帅。至有一城之将,一旅之兵,各降中使监临,皆承别诏委任。分镇亘千里之地,莫相率从。缘边列十万之师,不设谋主。每有寇至,方从中覆,比蒙征发救援,寇已获胜罢归。吐蕃之比中国,众寡不敌,工拙不侔,然而彼攻有馀,我守不足。盖彼之号令由将,而我之节制在朝,彼之兵众合并,而我之部分离析故也。

上面这段是大唐明白人陆贽喷唐德宗的奏章。德宗时期西北一再被吐蕃骚扰,陆贽表示我实在看不下去了。吐蕃那点人口兵力,怎么比得上我大唐。我们之所以被他们欺负,就是因为德宗你太笨了。边境那么长,将领那么多,居然没个总管。更可怕的是,元帅不能随便任命手下军官,军官不能随便管理戍卒,兵不知将,将不识兵,一切都要听中央政府的,这不就是瞎扯淡么?等中央政府做出反应,吐蕃早就抢完大摇大摆得胜回朝去了!你看看吐蕃的军事管理多么先进,人家将领说了算,我们皇帝说了算;人家军队只听一个人指挥,我们军队被多个人指挥。这样打起来我们能有胜算吗?

怎么样?陆贽说得够清楚了吧。把他指责德宗的文字稍微改一改,用来喷那些指责玄宗不分安禄山权的人,是不是也可以呢?如果你穿越回去,成为盛唐之世的天子,你是愿意开疆扩土,四夷来朝,还是龟缩防守,国安民乐呢?还用说?正常人都会想建功立业,当个千古一帝。唐玄宗也不例外。

 

及开元中,天子有吞四夷之志,为边将者十馀年不易,始久任矣;皇子则庆、忠诸王,宰相则萧嵩、牛仙客,始遥领矣;盖嘉运、王忠嗣专制数道,始兼统矣。

换句话说,如果玄宗没有吞并四夷之志,自然就会放弃长城以北、乃至西域等很多地方,也不需要玩外重内轻的布局了。然而,玄宗并没有那么想,以大唐当时强大的国力,他自然是傲气傲笑万重浪。

要好好收拾突厥、吐蕃、吐谷浑、奚、契丹这些外族,就必须给边镇将领大权。否则,看看德宗被喷的下场就知道了。他把西北军彻底分割改造,权力收归中央,结果呢?在河西、陇右全失,防线收缩之后,还被吐蕃骚扰得够呛。

吐蕃举国胜兵之徒,才当中国十数大郡而已,动则中国惧其众而不敢抗,静则中国惮其强而不敢侵,厥理何哉?良以中国之节制多门,蕃丑之统帅专一故也。夫统帅专一,则人心不分,号令不贰,进退可齐,疾徐中意,机会靡愆,气势自壮。斯乃以少为众,以弱为强者也。开元、天宝之间,控御西北两蕃,唯朔方、河西、陇右三节度。中兴以来,未遑外讨,抗两蕃者亦朔方、泾原、陇右、河东四节度而已。自顷分朔方之地,建牙拥节者凡三使焉,其馀镇军,数且四十,皆承特诏委寄,各降中贵监临,人得抗衡,莫相禀属。每俟边书告急,方令计会用兵,既无军法下临,惟以客礼相待。夫兵,以气势为用者也,气聚则盛,散则消;势合则威,析则弱。今之边备,势弱气消,可谓力分于将多矣。

我们继续看大明白陆贽的文章。上面这段已经说得很露骨了,边境将领就得专权,否则势弱气消,还打个蛋蛋。你看当年玄宗的制度多么先进,西北就三个节度使防御吐蕃、突厥(后来是回纥),现在你给整成四十几军头,还互相抗衡,这是作死的节奏啊!也不知道是什么给陆贽勇气这样指责德宗的。经历安史之乱后,德宗分割西北军,加强中央对军队的控制,难道不是众望所归吗?至今还有很多人认为,玄宗如果早这样做,安史之乱就不会发生了呢!不过也好,陆贽的文章恰好向我们解释了玄宗大力重用边将的原因。

其实,安禄山并不是第一个被重用的边将,王忠嗣才是。

以王忠嗣为河西、陇右节度使,兼知朔方、河东节度事。

忠嗣杖四节,控制万里,天下劲兵重镇,皆在掌握,与吐蕃战于青海、积石,皆大捷。又讨吐谷浑于墨离军,虏其全部而归。

当年王忠嗣身兼四个节度使,比后来的安禄山还牛逼。当然,效果也很好,吐蕃、吐谷浑被打得哭爹喊娘。可惜没多久,弊端就出来了,王忠嗣开始不听话了。

上欲使王忠嗣攻吐蕃石堡城,忠嗣上言:石堡险固,吐蕃举国守之。今顿兵其下,非杀数万人不能克。臣恐所得不如所亡,不如且厉兵秣马,俟其有衅,然后取之。上意不快。将军董延光自请将兵取石堡城,上命忠嗣分兵助之。忠嗣不得已奉诏,而不尽副延光所欲,延光怨之。

玄宗让王忠嗣主攻石堡城,忠嗣坚决反对。玄宗不爽,改让他给董延光打辅助,王忠嗣又各种不配合。这下玄宗怒了,把王忠嗣招回朝廷下狱,差点判死刑。因为后期的玄宗成了昏庸的代名词,历史上提到这件事时,总是反复强调王忠嗣抗命的正义性。但我们只要明白党指挥枪的重要性,就应该懂得,皇帝指挥不动军队是什么性质的事情。将领的别称叫爪牙,只负责撕咬,不负责思考。皇帝的最高指示下来了,让你打,你只能考虑怎么打,而不能考虑如何不打。

安禄山相比于王忠嗣,却是非常听话的,所以玄宗一再加强他的权力。但玄宗依然留了个心眼,哥舒翰、安思顺和安禄山是互相节制的关系。

哥舒翰素与安禄山、安思顺不协,上常和解之,使为兄弟。是冬,三人俱入朝,上使高力士宴之于城东。禄山谓翰曰:我父胡,母突厥,公父突厥,母胡,族类颇同,何得不相亲?翰曰:古人云:狐向窟嗥不祥,为其忘本故也。兄苟见亲,翰敢不尽心!禄山以为讥其胡也,大怒,骂翰曰:突厥敢尔!翰欲应之,力士目翰,翰乃止,阳醉而散,自是为怨愈深。

杨国忠欲厚结翰与共排安禄山,奏以翰兼河西节度使。

无论什么朝代,各大军区司令不和,是皇帝乐于看见的。这样无论哪个司令想造反,皇帝可以轻易派其他军区司令去搞定他。公元753年,哥舒翰是陇右、河西节度使,兵力十四万八千,安思顺是朔方节度使,兵力六万四千七,安禄山是范阳、平卢、河东节度使,兵力十八万三千九。他们之间关系非常差,对玄宗来说正是一件好事。这三人矛盾重重,很难实现联合,而都没有单挑另外两个的实力。可惜,最后玄宗还是玩崩了,主要原因有两点。

一、安禄山韬晦之策很成功。

明明自己的军队非常厉害,但其他人很少知道。史书上一再强调禄山精兵,天下莫及,因为写史的人是事后诸葛亮,有上帝视角。而在安禄山刚宣布搞事情时,封常清就完全不把他当回事。

辛未,安西节度使封常清入朝,上问以讨贼方略,常清大言曰:今太平积久,故人望风惮贼。然事有逆顺,势有奇变,臣请走马诣东京,开府库,募骁勇,挑马棰渡河,计日取逆胡之首献阙下!上悦。

封常清所募兵皆白徒,未更训练,屯武牢以拒贼;贼以铁骑蹂之,官军大败。常清收馀众,战于葵园,又败;战上东门内,又败。丁酉,禄山陷东京,贼鼓噪自四门入,纵兵杀掠。常清战于都亭驿,又败;退守宣仁门,又败;乃自苑西坏墙西走。

因为后期的唐玄宗是昏君代言人,大家总对封常清被杀一再表示惋惜。其实,你看看他开始的大言不惭,和后面的狼狈相,谁当皇帝也想剁了他啊,你就这样忽悠我?!你被暴打了,就一再说兵都是新招募的,战斗力低,当初你怎么跟我吹的?

二,玄宗开始猜忌哥舒翰。

从理论上,哥舒翰是无法搞事情的,因为玄宗已经把他的军队渗透了。

翰以病固辞,上不许,以田良丘为御史中丞,充行军司马,起居郎萧昕为判官,蕃将火拔归仁等各将部落以从,并仙芝旧卒,号二十万,军于潼关。翰病,不能治事,悉以军政委田良丘;良丘复不敢专决,使王思礼主骑,李承光主步,二人争长,无所统一

田良丘、萧昕是朝廷直接委派的官员,王思礼、李承光是哥舒翰的小弟,又互相不服气。这种军队要搞事情难度挺大的。

然而,这只是从理论上看,实际会怎么样呢?玄宗也没把握。因为从理论上,安禄山也不该起事,不能起事啊!

按玄宗一开始的布局,安禄山是没什么机会的。边境军队四十九万,安禄山只占百分之四十不到。等四方军队集齐对他围剿,安禄山拿什么对抗呢?更何况还可以随时新招十几万新兵呢。也正是这个原因,安史的攻势很快就得到了遏制。

高仙芝、封常清之所以打不赢,是因为他们带的是新招的兵。而郭子仪、李光弼的朔方军出动,史思明马上被打得焦头烂额。随后,哥舒翰麾下的河西、陇右兵也来了八万,和高、封的败军合流,号称二十万把守潼关。于是,公元7565月,郭、李在恒阳大败史思明,河北诸郡纷纷回归大唐,形势一片大好,安禄山这边却是军心大乱,他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于是河北十馀郡皆杀贼守将而降。渔阳路再绝,贼往来者皆轻骑窃过,多为官军所获,将士家在渔阳者无不摇心。

禄山大惧,召高尚、严庄诟之曰:汝数年教我反,以为万全。今守潼关,数月不能进,北路已绝,诸军四合,吾所有者止汴、郑数州而已,万全何在?汝自今勿来见我!尚、庄惧,数日不敢见。

但此时,哥舒翰的表现却越来越让玄宗担心。安禄山不可信,哥舒翰难道就靠得住?安禄山搞事情喊着要清君侧,现在哥舒翰也要这样喊了!

又,禄山起兵以诛国忠为名,王思礼密说哥舒翰,使抗表请诛国忠,翰不应。思礼又请以三十骑劫取以来,至潼关杀之。翰曰:如此,乃翰反,非禄山也。或说国忠:今朝廷重兵尽在翰手,翰若援旗西指,于公岂不危哉!国忠大惧,乃奏:潼关大军虽盛,而后无继,万一失利,京师可忧。请选监牧小儿三千于苑中训练。上许之,使剑南军将李福德等领之。又募万人屯灞上,令所亲杜干运将之,名为御贼,实备翰也。翰闻之,亦恐为国忠所图,乃表请灞上军隶潼关。六月,癸未,召杜干运诣关,因事斩之;国忠益惧。

一个手握重兵的将领带着将近二十万的部队,不出去杀敌,而考虑要不要清君侧。你是皇帝会怎么想?​​唐玄宗当时就招募了一万余人屯驻于灞上,名为御敌,实为防着你哥舒翰呢,结果给这一万人的头头给哥舒翰找个由头,很大概率是莫须有的罪名给除掉了。

​于是,后面的事情我们都知道了,唐玄宗逼着潼关的哥舒翰强行出战,结果可想而知,这种号令不一,内外异心的军队,被统帅专一的崔乾祐军打垮了!至此,安史之乱才开始变得愈发不可收拾起来。

​综上,如果你穿越回去在那个历史时期,又恰巧成了唐玄宗,有无数个机会阻止安史之乱,但都要付出一定的风险和代价。

A.杀了安禄山,任命别的将领。

风险:这个新任命的将领就一定靠得住?

B.分割安禄山的权力,也同时分割其他边帅的权力。

风险:边军战斗力下降,不得不放弃征服四夷的计划。领土缩水,还会经常被外族骚扰。. C.安史之乱发生后,充分信任河西、陇右、朔方的将领,给他们全权,让他们灭了安禄山。

风险:安禄山史思明被灭之后,这些将领会不会膨胀得不听指挥呢?会不会又出来几个王禄山,李禄山?那只能祈祷道祖保佑了。

 

2019615日星期六 夜 多伦多

 

阅读(0) 评论(0) 收藏(0) 转载(0) 举报/Report

评论

重要提示:警惕虚假中奖信息
0条评论展开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后
鍦熺嫾灞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99,433
  • 关注人气:0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