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荐

怒汉韩愈与唐宪宗的佛骨

转载 2018-12-24 06:09:00

元和十四年(公元819年),暂时稳定藩镇割据乱局的唐宪宗正在志得意满中,整个大唐王朝也沉溺于“元和中兴”的美好憧憬里不可自拔。就在这年正月,唐宪宗让太监杜英奇带三十名宫人去迎接佛骨入皇宫中保留三天,然后再送到各个寺院展出。这个倒是当时的一个大的典礼,三十年见一次的佛祖灵骨,谁见到谁发达,不发达也能保个平安。

十四年春正月庚辰朔,.....迎鳳翔法門寺佛骨至京師,留禁中三日,乃送詣寺。--《旧唐书·卷15》

以至于当时无论是王公大臣,还是小老百姓们都趋之如骛,争先恐后地跑去捐善款施舍,老百姓中破家破产施舍的大有人在,甚至烧头灼膊去赶这种时髦。

中使迎佛骨至京師,上留禁中三日,乃歷送諸寺,王公士民瞻奉捨施,惟恐弗及,有竭產充施者,有然香臂頂供養者。--《新唐书·卷240》

时任刑部侍郎的韩愈是一个喜儒不喜佛的人,韩先生五十岁才因为参与平定淮西镇的绵薄功绩升任刑部侍郎,好死不死地上了一篇《谏迎佛骨表》的奏疏。

这一篇名垂千古的大作可是在当时惹恼了唐宪宗,差点没被判成死罪,经裴度等人说情,才由刑部侍郎贬为潮州刺史。于是乎,就有了“一封朝奏九重天,夕贬潮阳路八千。”这一首充满悲愤的,为自己政治生命悼念的挽歌。而这一篇《谏迎佛骨表》的奏疏虽然在当时没有明显的实际效果,而在几年、几十年以后,他的反佛思想在社会上产生了极大影响。同时也奠定了自己唐宋八大家首把交椅的历史地位,成为了尊儒反佛的里程碑式人物。

然而,韩愈怎么也想不明白。在“元和中兴”的大好形势下,英明神武的唐宪宗李纯为何要干这种铺张浪费的“面子工程”。安史之乱后,大唐王朝就已然是千疮百孔,况且经历三代人努力才达到的大一统局面把国库耗得差不多了。乃至于奏疏中出现了“东汉以后,供奉佛教的皇帝大多短命”之类的荒诞话语,小命得保已是万幸。

帝曰:“愈言我奉佛太过,犹可容;至谓东汉奉佛以后,天子咸夭促,言何乖剌邪?愈,人臣,狂妄敢尔,固不可赦。”--《新唐书·韩愈传》


纵览全文,韩愈同志的思想很简单。第一,佛门弟子最大的便利就是不需要缴税赋役,对国家来说有害无利;第二,佛教作为外来宗教,对人民蛊惑性极大,不利于自汉武帝后“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统治阶级思想。

而在当时,恰恰是因为佛门弟子不需要缴纳赋税的福利,吸引了大批老百姓,愿意出家的老百姓们可谓成群结队。

正光已后,天下多虞,王役尤甚,于是所在编民,相与入道,假慕沙门,实避调役,猥滥之极,自中国之有佛法,未之有也。--《魏书.释老志》

然而不要忘了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这条亘古不变的真理。人人都想出家避税,哪有那么便宜的道理!要知道在这个世界上,只有死亡和税收是逃不掉的。比如南北朝时期,北魏的统治阶级就率先意识到了这个道理,它规定,要出家,必须是五好青年,出身清白,五讲四美,并且每个州郡都要有名额限制。

今制诸州郡县,于众居之所,各听建佛图一区,任其财用,不制会限。其好乐道法,欲为沙门,不问长幼,出于良家,性行素笃,无诸嫌秽,乡里所明者,听其出家。率大州五十,小州四十人,其郡遥远台者十人。--《魏书.释老志》

这样一来,各色人等,什么人佛缘深厚,什么人俗不可耐不可渡化,必须交税,全都凭着当地官员、贵族说了算。于是乎,出家人的度牒也就成了和官职,爵位一样有了“价格”,可以放在市场上买卖了。比如,唐中宗李哲时期(这家伙也是悲催,因为有个强势的母亲武则天而两次继位),韦皇后、上官婉儿等人,就明码标价,谁要出得起三十万,就能当官。除此以外,还有一档面向穷人的“低端”商品,和尚,尼姑,只卖三万,童叟无欺。

虽屠沽臧获,用钱三十万,则别降墨敕除官,斜封付中书,时人谓之“斜封官”;钱三万则度为僧尼。--《资治通鉴.唐纪25》

到了唐敬宗李湛时期,徐泗藩镇节度使王智兴说,要在泗州设戒坛“超度”僧尼,为皇上庆祝生日。刚继位的敬宗不知道这后面的玄机,就同意了。这下不得了,江淮地区的精壮男子前仆后继地找王智兴超度,让他分分钟登上大唐的“福布斯大唐富豪榜”。时任浙西观察使的李德裕(牛李党争关键人物,李党党魁)赶紧提醒敬宗,他这是在挖大唐帝国的墙脚,中饱私囊啊!您再不禁止,等您生日过完,大唐要少六十万壮丁!唐敬宗恍然大悟,赶紧叫停。

乙未,徐泗观察使王智兴以上生日,请于泗州置戒坛,度僧尼以资福,许之。自元和以来,敕禁此弊,智兴欲聚货,首请置之,于是四方辐凑,江、淮尤甚,智兴家赀由此累巨万。浙西观察使李德裕上言:“若不钤制,至降诞日方停,计两浙、福建当失六十万丁。”奏至,即日罢之。--《资治通鉴.唐纪59》

由此可见,贵族、官员把持了官爵、僧尼生意时,皇帝的利益是大大受损的。大量人员把大把的钱财递到贵族、官员手里,就拥了“合理避税”的身份,皇帝却连个子儿也捞不到,你说皇帝会坐以待毙吗?一般来说,有三种应对方式。

第一种,简单粗暴,就是“灭佛”。什么佛法无边,看破红尘都是虚妄之言,既然你们宣扬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那就都入地狱吧。都老老实实地回去给我种地纳粮,什么闯王来了不纳粮,没有闯王!别动歪脑筋!可是,在巨大的“市场需求”面前,佛教就像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的小草一般顽强。

三武灭佛中,北魏太武帝拓跋焘是第一个打着灭佛口号的皇帝,他号称要烧尽佛门经文,活埋所有和尚,但太子拓跋晃、太孙拓跋濬都支持佛教,各大贵族也都帮着保护和尚们,拓跋焘死后没多久佛教就重新在北魏流行了起来。

天下承风,朝不及夕,往时所毁图寺,仍还修矣。佛像经论,皆复得显。--《魏书.释老志》

第二“武”的北周武帝宇文邕灭的更加彻底,连道教也一起取缔了。但是,同理,周静帝一继位也全都恢复了。

庚申,復行佛、道二教,舊沙門、道士精誠自守者,簡令入道。--《周书.静帝纪》

第三“武”的唐武宗灭佛,也就是大名鼎鼎的会昌法难,秉承韩愈的尊儒反佛作为指导思想。依旧于会昌六年,唐武宗逝世后灰溜溜地结束了。

上京兩街先聽留兩寺外,更各增置八寺;僧、尼依前隸功德使,不隸主客,所度僧、尼仍令祠部給牒。--《资治通鉴·卷248》

第二种,就稍微温柔一些,我们还是肯定佛教的博大精深,是催人向善的好宗教。只不过嘛,很多刁民压根儿不信佛,只为了逃税避役出家,这些人才是我们的打击对象,必须要他们还俗!真正的有道高僧,我们还是支持的。唐高祖李渊、唐玄宗李隆基都是这样玩的。

上(李渊)亦恶沙门、道士苟避征徭,不守戒律,皆如奕言。又寺观邻接廛邸,混杂屠沽。辛巳,下诏命有司沙汰天下僧、尼、道士、女冠,其精勤练行者,迁居大寺观,给其衣食,无令阙乏。庸猥粗秽者,悉令罢道,勒还乡里。-- 《资治通鉴.唐纪7》

中宗以来,贵戚争营佛寺,奏度人为僧,兼以伪妄;富户强丁多削发以避徭役,所在充满。姚崇上言:“佛图澄不能存赵,鸠摩罗什不能存秦,齐襄、梁武,未免祸殃。但使苍生安乐,即是佛身;何用妄度奸人,使坏正法!”上(李隆基)从之。丙寅,命有司沙汰天下僧尼,以伪妄还俗者万二千馀人。--《资治通鉴.唐纪27》

当然,这种做法的初衷是很好的。但是,什么人一心向佛,谁一心避税,评判标准又由何人来定?这里面可操作的空间还是比较大的。

第三种,既然是市场化经济时代,那么一切就听从市场调剂好了。由皇帝亲自出面推崇佛法,超度僧尼。好处是相关利润被皇帝直接掌握,坏处就是皇帝得背上”佞佛“的恶名。一般来说,这种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在财政危机时才被拿出来使用。

而安史之乱后的唐帝国一时间军费大增,恰恰处于这个尴尬的财政危机当中。当时的宰相杨国忠就代表唐玄宗,公然派人去太原超度和尚尼姑,十来天居然就凑到了百万缗钱。

及安禄山反,司空杨国忠以为正库物不可以给士,遣侍御史崔众至太原纳钱度僧尼道士,旬日得百万缗而已。-- 《新唐书.食货志》

后来,唐肃宗李亨强行上位,宰相裴冕代表他贩卖官勋邑号、明经出身,同时兼营“超度大业”,以填补战争带来的财政大窟窿。

明年,郑叔清与宰相裴冕建议,以天下用度不充,诸道得召人纳钱,给空名告身,授官勋邑号;度道士僧尼不可胜计;纳钱百千,赐明经出身;商贾助军者,给复。及两京平,又于关辅诸州,纳钱度道士僧尼万人。--《新唐书.食货志》

然而,超度僧尼毕竟是门小打小闹的小生意,比卖官鬻爵的利润差远了,只能从家庭条件一般的人,也就是普通底层老百姓手中榨出点油水。真正大富大贵、金银满屋的土豪,哪看得上这种低端产品呢?...其实他们也不需要。于是,在皇帝缺钱的紧要关头,必须得进行产品包装,推出面向高端人群的“奢侈品套餐”,才能赚到大户人家的银子。而韩愈抨击的“迎佛骨”就是这种玩法。

所谓“佛骨”,其实也就是舍利子。此物一出,据说法力无边,达官贵人走过路过千万错过啊!而当时的社会背景下,大唐帝国为了平定藩镇,朝廷国库已然枯竭,唐宪宗他玩出这一手“迎佛骨”,忽悠得人心思定的土豪们都拼命砸钱,求佛祖保佑。自然而然的也就出现了前文“王公士民瞻奉舍施,惟恐弗及,有竭产充施者,有然香臂顶供养者。”

这招十分好使。在风雨飘摇的唐懿宗时代农民起义、庞勋之乱、南诏入侵一波接一波,眼看就要爆水晶了。捉襟见肘的懿宗也祭出“迎佛骨”大招,狠狠敲了有钱人一笔。

迎佛骨入禁中,三日,出置安国崇化寺。宰相已下竞施金帛,不可胜纪。--《资治通鉴.唐纪68》

所以说,虽说名义上大部分的捐赠的钱都要归高僧大德,寺庙山林。但是,皇帝作为组织者肯定要分一大杯羹。

联系回前文,唐宪宗的“元和中兴”就是以无数钞票换来的。在这之后,为了刺激国家经济,给国家经济寻找新的增长点,很理所当然的为国库注入新的“血液”。“迎佛骨”就是他使用的手段之一。而韩愈这个不开窍的一根筋居然在这个时间点大肆抨击国家经济政策,不死也算是侥幸了。

上得表,大怒,出示宰相,將加愈極刑。裴度、崔群為言:「愈雖狂,發於忠懇,宜寬容以開言路。」癸巳,貶愈為潮州刺史。

以至于到了潮州任上,一边养鳄鱼,一边写古文的韩愈终于想明白了唐宪宗这招所谓“权宜之计”实则有说不出的苦衷,无比悔恨地上表忏罪谢恩曰:“臣以狂妄戆愚,不识礼度,陈佛骨事,言涉不恭,正名定罪,万死莫塞。陛下哀臣愚忠,恕臣狂直,谓言虽可罪,心亦无它,特屈刑章,以臣为潮州刺史。既免刑诛,又获禄食,圣恩宽大,天地莫量,破脑刳心,岂足为谢!”

其实本文到此就完结了,再夹杂一些私货。这里不得不说一下,韩愈韩昌黎公所反对的并不是佛教,而是佞佛,也就是打着佛教旗号谋利,乃至于动摇统治阶级。现如今某些“佛教大德”不知道从哪里来的论调说韩愈因为写《谏迎佛骨表》而永世堕入饿鬼道,他们连韩愈是北宋还是唐朝的都分不清楚。真是滑天下之大稽,韩愈轻贱佛骨,僧徒诅咒韩愈,不过是利益的拉锯战。只不过韩愈在维护统治这个根子上能依据民本思想为民兴利;当时的某些人(包括当今一些附佛外道)却是赤裸裸与民争利。更何况韩愈晚年诚心事佛。

看看那些敦煌壁画上的本生故事,真正的因果故事,都是割肉喂鹰、以身饲虎,舍己度人,惩恶扬善,悲悯众生。

 而在潮州任上的韩愈做了什么呢?韩愈在潮州修筑了一大批农田水利设施,废除了债务奴隶制,兴办学校,招揽人才,使处于蛮荒之地的潮州在短短八个月中变得礼乐粲然、人民安乐,当地百姓感激不已,生了孩子都以“韩”入名,以为纪念,再后来,潮州的山山水水,不管韩愈到没到过的地方,都流传着许多关于韩愈的故事。苏东坡在《韩文公庙碑》中感叹:

潮人饮食必祭,水旱疾疫,凡有求必祷焉。

你说韩愈为此堕入饿鬼道?

你说报应? 人家韩愈根本不在乎!

佛如有灵,能作祸祟,凡有殃咎,宜加臣身,上天鉴临,臣不怨悔。--《谏迎佛骨表》

2018年12月23日 下午 多伦多


阅读(0) 评论(0) 收藏(0) 转载(0) 举报/Report

评论

重要提示:警惕虚假中奖信息
0条评论展开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后
鍦熺嫾灞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10,195
  • 关注人气:0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