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南风知我意 免费全文 大结局 叶小意 温南

(2017-12-27 12:34:26)
标签:

南风知我意

叶小意

免费全文

温南

大结局

南风知我意 <wbr>免费全文 <wbr>大结局 <wbr>叶小意 <wbr>温南
01

南风知我意 免费全文 大结局 叶小意 温南

是夜。

叶小意靠在沙发上昏昏欲睡。

一阵踢踏声响起,叶小意惊坐而起,看着醉醺醺向前的男人说,“你回来了?我、我去给你做宵夜---”

男人轻哼一声,扯住她的手腕,将她压在沙发上,“吃什么宵夜,吃你---”

“唔---不要---”叶小意刚刚张嘴,就被男人的吻堵住。

狂热的亲吻中,男人的手渐渐往下滑,从睡裤中探入......

叶小意被他堵住嘴巴,曼妙销魂的呻吟浅浅溢出,在静谧的别墅里格外清晰撩人。

忽然,男人顺着她的湿润探入,搅动一池春水,叶小意不禁身子一颤,呜咽着求饶,“温南,不要---”

男人离开她的唇,冷嘲道,“不想赚钱了?”

叶小意愣了愣。

是啊,她跟他在一起,不就是为了钱么?

温南故意加重了手指的力道在她身体里穿行抽插,感受她的紧致。

叶小意阻止不了身体最原始的反应,只好捂着自己嘴巴不叫出声来。

温南冷笑一声,抬起她的双腿架在肩头,粗壮的蓬勃狠狠挺入她的紧致之中,“叫!”

叶小意还是捂着嘴巴不肯叫。

男人故意加重力道,揉捏着她的酥胸狠狠冲刺,热烈的刺激下,叶小意情难自禁地呜咽,“不要---唔,不要,停下来!”

“不要停?”温南戏谑地说,“满足你!”

男人的粗壮快速进进出出。

整整三次,温南都释放在她体内。

事后,叶小意蜷缩成一小团蹲在地板上,衣服都被温南扯坏了。

温南点了一根事后烟,从公事包里掏出一叠现金扔在叶小意脸上,嘲讽地说,“数数,三万块!”

叶小意瑟瑟地伸出手,将散落的人民币一张张捡起来。

三万块,一分不少。

叶小意握着现金看着温南,“谢谢你。

温南见她淡然的样子,心里一阵阵厌恶泛滥,“一万块草你一次,叶小意,这钱赚得容易吧?”

叶小意抿着嘴巴不说话。

“你就这么下贱?为了钱,什么事儿都干得出来!”

是,她的确是贱,可这些条款不是他订下专门羞辱她的么?

上床一次一万,洗澡五千,做饭五千,桩桩件件都明码标价。

她不愿意被羞辱,可她有什么办法?妈妈还在医院等着换肾。

叶小意倔强地抬起头,双眸水光盈盈,“温南,你可以......借我一点钱么?”

“多少?”

“五、五千万!”

“叶小意,你真把你自己当天仙了?给我睡了几次就张口要五千万,你当我温南是傻子?”温南一把扣住她的下巴,冷脸讽刺说,“再说了,叶氏破产就是我一手搞出来的,我为什么要借钱给叶朝仁周转?”

最后,温南摔门离去。

临走之前,他不忘叮嘱,“记得吃药,吃药总比堕胎伤害少点吧?”

叶小意瘫坐在冰冷的地板上,眼泪啪啪啪落下。

五年前,她和温南还是人人艳羡的金童玉女。

五年后,他是地狱归来的魔鬼,折磨得她生不如死。


02

翌日,清晨。

叶小意才刚起床,叶朝仁便打电话来问,“温南什么时候给钱!”

叶小意低声说,“爸,他不同意借钱。”

“什么?!”叶朝仁顿时暴脾气起来,骂道,“你是不是根本没说?老子养你这么大,到头来是养了条白眼儿狼?!”

“没有,爸,我说了---可是他不肯。”叶小意委屈地说,“要不您再想想别的办法?”

“我要是有别的办法能找你?你不是温南的初恋情人吗?你们来当初爱得死去活来的,现在怎么不对味了?”

“爸,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叶小意哽咽着。

叶朝仁沉默了一会儿,忽然苦口婆心地说,“小意啊,你要主动点,开放点,在床上把温南伺候高兴了,别说五千万,就是五个亿他都给你!到时候你还得感谢爸爸把你送到他的床上去!”

听着这些话,叶小意恼怒羞愤,这还是她的亲爸爸吗?!

“爸,这些话你怎么说得出口?”

“就是你亲爸才跟你说这些!我给你三天时间拿到钱,不然你妈的医药费我可没钱再支撑了!回头你自己想办法去吧!”叶朝仁威胁说。

“不可以!你---”

没等叶小意说完,叶朝仁已经挂断了电话。

叶小意六神无主,凭她现在挣的钱,根本没办法支付高昂的医药费,爸爸无情无义她早就知道,如今破产了,更不会讲什么夫妻情分!

可那五千万她......她上哪里去找?

身边的朋友,能帮的,早就帮过她了!

叶小意心力交瘁。

......

接连三天,叶小意都没有见到温南。

这个男人很是神奇,似乎只有他愿意出现的时候,叶小意才看得见,如不然,叶小意就是翻个底朝天,也别想见到他。

自从做了温南的情人,叶小意搬进这栋别墅两个多月,不过见了温南三五次,且每次都是直奔主题,他在她身上发泄完,提起裤子就走人。

可眼看就到三天之期,如果拿不到钱,叶朝仁肯定会断了妈妈的医药费!

不可以---

叶小意咬咬牙,尝试着再次拨通了温南的电话。

然而,接电话的不是温南,而是一个声音魅惑到骨头里的女人,“谁啊?”

叶小意蹙眉,“我找温南。”

“找我们温总啊---等等!”女人不耐烦地说。

接着,叶小意在厚重的嗨乐里听见女人叫温南接电话,温南冷冰冰地接过电话,森恻恻的声音穿透而来,“什么事!”

“温南,你今晚回来吗?我......我等你。”叶小意悻悻地说。

温南冷嘲,“想我了?”

没等叶小意回答,温南丢下几个字,“想我就来倾城夜总会。”


03

倾城夜总会。

叶小意泊好车,走入夜总会大门,就有经理上前来带路,一路领着她上温南的长包房。

经理推开门,礼貌地说,“叶小姐,请。”

叶小意踟蹰地走进去。

包厢内,群魔乱舞。

温南被一群女人围绕着,纵情声色。

有人高声笑,“温南,叶大千金找你来了!”

温南痞里痞气地点了一根烟,目光冷冷扫过站在门口的叶小意,“过来。”

叶小意乖巧地走上去,坐在温南身边。

温南潇然地吐着烟圈,“给大家倒酒。”

叶小意愣了愣,错愕地看着他。

倒酒?

这不是陪酒小姐做的事情么?

他竟然要她做!

叶小意拉不下这个脸,僵持在位置上。

温南笑吟吟看着她说,“怎么?我这些朋友不够资格喝你倒的酒?”

“不是......”叶小意眼睛有点酸。

曾几何时,他捧她在手心,舍不得一点伤害,而现在.......时过境迁啊!

“那你还磨蹭什么?倒酒!”温南怒喝。

叶小意知道,她今天要是不满足他的要求,只怕日子更难过。

昏暗的灯光下,叶小意拿起一瓶芝华士起身,替温南倒酒。

瓶口刚碰到杯子,就被温南叫住,“不懂规矩?”

叶小意一愣。

她真不懂!

这时,一个包间公主开口,“叶小姐,我来给你示范一下。”

说着,公主跪着走到温南面前,替温南斟满一杯。

温南端着酒杯,饶有兴致地看着她。

叶小意咬牙,整理好裙子,跪在地上,手执酒瓶,一个个挨着倒过去。

即使低着头,叶小意也明显感觉到,那些男人讥笑的眼光流连在她身上,快把她给扒光了!

温南玩儿她!她连个小姐都不如!

鼻尖一股酸涩涌上心头,眼睛模糊得慌。

忽然,一只手抓住她的手腕,叶小意吓得往后缩,男人温润的声音响起,“小意,你先起来。”

季泊如?

和她有过婚约的季泊如!

叶小意撞上季泊如的眼睛,羞愧地低头。

她总算知道温南为什么要她来夜总会了!

“季大哥---不,季先生,我没关系。”叶小意坚持为季泊如倒了一杯酒,然后退回到温南身边。

温南一把搂住她的腰往怀里送,漆黑的眸子锁着她的视线,“我才几晚上没临幸你,你就耐不住寂寞了?”

他就是故意的!故意在季泊如面前说这些难堪的话羞辱她!报复她当年和他分手后,转身就跟季泊如订婚的耻辱?

可温南忘了,为了救妈妈,她连身体都出卖了,还在乎脸面?

“是啊,我耐不住寂寞,所以来找你了。”叶小意攥紧拳头,故意贬低自己。

先把自己踩成一张地毯,何必等别人来替天行道?

温南饶有兴致地看着叶小意,一把捏住她的手放在自己裤裆上,“那么,我在这里给你解决一下?”

男人的那里,蓬勃肿胀,叶小意甫一触摸便感觉到隔着衣料传来的灼热!粗壮!

叶小意连忙抽手,但温南紧紧摁着她贴在上面,一把捏起她的下巴说,“逃什么?你不是最喜欢我这里么?好好摸摸!”


04

叶小意恨恨地看着温南,可怎么都不敢和他作对,温南握着叶家的生死命脉---

可要他在这么多人面前跟他巫山云雨么?

他折腾人的办法还真是千奇百怪!

温南等的就是她左右为难无可奈何,他抓着她的手揉捏自己的火热,凑到她耳边威胁说,“怎么,不想要钱了?”

“还是怕你的旧情人看见你在我身下淫荡放纵的样子?”温南一口咬住她的耳垂,引诱地说,“怕毁了你叶大小姐清纯的形象么?”

叶小意眼眶都红了,咬着薄唇委屈地说,“我没有。”

她和季泊如不过是爸爸一意孤行的商业联姻,连手都没牵过,谈何来的感情?

“没有?”温南冷哼,“叶小意,像你这种水性杨花的女人,别再我面前演清纯可怜!”

说罢,温南噙住她的唇,啃噬,撕扯。

唇齿之间,红酒的甘醇迅速蔓延开,触动她的味蕾。

叶小意抗拒地挣扎,但温南拽得她很紧,慌乱间她听见口哨声,赞叹声,下流的品评。

温南尝到她懦弱的滋味,难以自持地将她摁倒在沙发上,整个人压了下去,撕咬着她的红唇,霸道地钻进她的口中追逐缠绕,大手握着她娇软的胸部,疯狂掠夺。

在温南的挑逗下,叶小意朱唇中溢出浅浅销魂的声音,一声一声,让温南血脉膨胀!

温南忽然停下来,随意抄起桌上一杯酒灌下,对众人说,“我先走了!你们玩!”

说罢,温南起身,拽着衣衫不整的叶小意走出包间。

......

一路飙车离开倾城夜总会,温南把车子开到了山顶。

夜半三更,荒无人烟。

车子刚停下来,叶小意就被温南拖出车外。

温南拆下领带把她双手打结后,翻身把她压在车身上,双手撑着,腰肢被捞了起来,浑圆的屁股翘挺诱人,像一颗成熟的桃子。

“见到季泊如你很开心?”温南冷笑着问她,声音里除了冷漠,就剩下暴怒。

叶小意不说话,她知道,接下来,她将面临酷刑折腾。

温南撩起她的裙子挂在腰间,三两下扯烂了她的蕾丝内裤,“没问你旧情人借点钱?!”

温南的话是一把刀,插入叶小意的心脏。

叶小意抿嘴,“我没有!”

“那么依依不舍地瞅着他看,你怎么不去求他睡你?!”温南用膝盖顶开叶小意的双腿,快速将从自己的灼热粗大从后面挺进去。

“哦,我忘了,你去求过了,人家看不上眼!”

“你去求他的时候,是不是也脱光了贴上去?嗯?!”

叶小意知道他是在故意羞辱她,紧咬牙关不说话,可男人用力的律动让她控制不住自己,浅浅呻吟着---

“当年你把我甩了的时候,想过有今天么?叶小意!”

“你爸毁了我们家,你毁了我,这一桩桩一件件我都要你还回来!”

温南像个疯子,抱着她的腰肢狠狠冲刺,每一次,叶小意都觉得到顶了!


05

那一晚后,叶小意感冒发烧,直接倒下了,高烧鼻涕,精神恍惚。

第二天,温南叫秘书送来三万块现金,带话给她说,“温总说昨晚在山上很刺激,剩下一万块当小费。”

羞耻么?

不,叶小意收了钱,镇定自若地说,“梁秘书,麻烦你跑一趟。”

梁秘书轻蔑地说,“不麻烦,温总每次都是叫我处理这些事。”

言下之意是,像你这样的女人,温总还有许多。

叶小意心里抽搐了一下,可她哪里有资格管?

她早就不是温南的未婚妻了。

之后的几天,叶小意没再见过温南。

就连叶朝仁也没打过电话来,叶小意还以为那五千万,他想到别的办法了。

谁知这天一早,叶小意接到主治医生的电话,问她真的放弃做手术了吗?合适的肾源好不容易找到,放弃太可惜。

叶小意有点懵,“我们没有要放弃呀?!”

医生说,“那为什么停止缴费?另外病人必须无菌监护,转到普通病房,你们这不是放弃是什么?”

叶小意脑袋一下炸开了,丢下电话匆匆出门,去叶氏集团找叶朝仁!

叶氏集团楼下。

成群的员工家属围堵在大厦门口,拉横幅,喊口号,为火灾中丧生的员工讨抚恤金。

叶朝仁缩在办公室不敢出来,这帮家属也不甘心散了。

有人看见叶小意来了,大喊了句,“快!看!这就是叶氏的千金小姐,抓住她,问她什么时候赔钱?!”

叶小意没来得及跑,被一帮人扯住胳膊拉到人群中央,推搡,撕扯,抓头发,扇巴掌---无数双手在叶小意身上施暴。

叶小意好不容易钻出来,站在台阶上,“你们都先冷静下!”

“冷静个狗屁!你就说什么时候赔钱!”

“对!什么时候赔钱!”

叶小意刚要张嘴说话,侧面飞来一颗臭鸡蛋,准确无误地砸在叶小意脑门儿上。

腥臭的味道熏得叶小意眼睛疼。

“你们---”叶小意甫一睁开眼,接二连三的臭鸡蛋朝她扔来,她躲都来不及。

那帮家属跟疯了一样涌上来,叶小意吓得连连后退。

这时,一只有力的大手忽然握住了叶小意的手心,顺手一带,拉着她往大堂去。

身后的暴乱被匆匆赶来的保安挡住。

男人走在他前面,手心熟悉的温暖脉脉传来,叶小意一下回忆起从前---他总喜欢牵她的手,说是她太笨了,这样牵着就不会走丢。

无助的叶小意热泪盈眶,如果他刚才没有出现,她会被员工家属打死吧。

男人一路拉着她进大堂,黑曜石一般森冷的眼睛盯着她。

叶小意有些尴尬,从他手里挣脱出来,瑟瑟地看着他的眼睛,“谢谢你---”

“滋味如何?”

叶小意有点懵,问他,“什么?”

“我问你,被人群攻扔臭鸡蛋的滋味如何?”温南嘴角旋起一抹笑意,邪魅,不怀好意。

原来他只是来看戏的。

她还以为他……

“叶小意,这一幕是不是很熟悉?”温南一步步逼近她,她不断往后退,最后抵在了门板上。

怎样看完整版的《南风知我意》

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奶茶文学】回|复|数字:274

即可继续观看后面完整版章节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