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73烟纸店
73烟纸店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99,459
  • 关注人气:64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赵小姐在异乡 | 那晚,晚礼服变成防弹衣

(2016-12-02 21:16:16)
标签:

杂谈


“Amy 赵,这辆警车后座上没有安全带!”Cecilia在一个急转弯之后摸索了一遍座位颤抖着对我轻声说,“没有安全带!”

这是2004初冬的深夜,我们乘坐的警车鸣着警笛在Bronx街区呼啸而过,开车的女警察悠然自得地边哼歌边蹭蹭地超车,偶尔还回头看我们一眼,露出了诡异的微笑。

她是故意的。



难以想象半年之前,我还在东方电视台演播室里录自己的告别特辑。节目里,朋友们给了我种种温暖的祝福,让我在纽约大学纪录片专业好好学习,我的设计师朋友们,还热心地送了我三件皮草、十几件旗袍、晚礼服,说让我在纽约参加派对的时候穿 (对,我都带来了)。登机的时候,我的好朋友们在闸口哭得死去活来,因为她们跟我一样,爱看《老友记》,大家一致认为我去了纽约这个花花世界,就再也不想回来了。

现在,我在这个鬼地方,坐在这辆没有安全带的警车上跟着大块头女警察末路狂花,想着那些旗袍、晚礼服、皮草,我不但想回上海,我还想死

赵小姐在异乡 <wbr>| <wbr>那晚,晚礼服变成防弹衣

我本来不该在这辆警车上的。

纽约大学的这个硕士课程要求学生每两周换一个条线采访,交一个片子。这周,正好轮到我和同学Cecilia去跟着警察作夜间巡逻。

Cecilia来自巴西,南美枪战大国长大的她对治安问题特别敏感,几周前就为了这次采访寝食难安。她特意去NYPD网站上看了各个警区的犯罪率,小心翼翼地在警区选择志愿单上,填了上东区。我们的计划是:采访采访当班警察,采访几个路人,拍点警车在第五大道上开过的素材,收工,吃饭,泡吧。

“大不了因为片子差被骂一顿,” Cecilia对我说,“命最要紧,你知道纽约有的街区晚上有多危险吗?命最要紧,有了命才能有story。”我像小鸡啄米似地点着头,一边热烈表扬她知道进退取舍,一边紧张计划到时候该穿哪件衣服哪双鞋,拍片又方便,泡吧又fancy。

赵小姐在异乡 <wbr>| <wbr>那晚,晚礼服变成防弹衣

志愿书直接就被老师拍回来了,“全纽约这么多区,你们居然选了一个治安最好的区??” 老师在邮件里问——老师平常十分严谨,标点符号大小写都严格按照AP写作手册执行,多加的这个问号,应该是在表达格外的愤怒。过了五分钟,老师又追加了一封邮件:“建议去Bronx。”

我们就这样,毫无退路地,被怼到了2014年全纽约犯罪率最高的警区之一。临行前,我和Cecilia很郑重地商量了一下我们的服装,决定全部穿黑色----毕竟是两个如花似玉的姑娘,我们还是要低调一点,注意自己的安全。

当天黄昏,Cecilia的男朋友百般无奈地把我们这两个穿得乌漆抹黑的人送上了地铁,各种叮咛,车门关上前那一句“Good Luck”说得我肝尖儿都颤了。

赵小姐在异乡 <wbr>| <wbr>那晚,晚礼服变成防弹衣


也不知为什么,那天的地铁就能开得那么快,咻咻地就到了。到站时正好天黑,走出站外,是一栋栋乱七八糟的破落房子,墙上有五颜六色的涂鸦,闲人们三五成群,在周围晃晃悠悠。我们低着头快速走过这些人身边,他们中的一些开始歪头看着我们,吹起口哨。我们假装什么都没看见听见,继续低头快步往前走,口哨声夹杂着笑声调侃声,此起彼伏地跟在我们屁股后面。Cecilia拉着我越走越快,最后几乎是掐着我的手臂往前走,等到了警察局,我感觉我右手臂肘都快被掐青了。

警察们聚在院子里交接班。大家一边听长官训话,一边偷看我们俩走进院子。然后,一个警察居然也忍不住对我们吹了声口哨。全体警察哄笑起来。没有人听长官讲话了,大家就始终用目光尾随着我们的一举一动。

赵小姐在异乡 <wbr>| <wbr>那晚,晚礼服变成防弹衣


事到如今,我俩几乎已经完全崩溃了,在接待处交材料的时候,Cecilia差点把手里的地图也交了出去。接待我们的警察是个温柔的大个子,他边吃donuts边看着我们(是的警察真的吃donuts,不是电视剧瞎演的),说不要紧的,他们是在跟你们闹着玩,我会把你们分配给一个女警,你们别害怕,先去穿上防弹衣。

赵小姐在异乡 <wbr>| <wbr>那晚,晚礼服变成防弹衣


也不知这个片区的警察都是有多高,每件防弹衣都又大又长,折腾半天,最小的防弹衣穿上了都垂在我们膝盖口。按规矩,防弹马甲必须穿在日常服装里面,我们就这样衣服外露着一截防弹背心,跌跌撞撞地被领到了一个金发碧眼的大块头女警察面前。

女警察看着我们俩,深深地叹了口气。边上的男警们起哄说上我们的车,上我们的车呀!女警带着我们穿过男警们中间,丢下一句:Leave them alone!

赵小姐在异乡 <wbr>| <wbr>那晚,晚礼服变成防弹衣


女警打开车门,让我们坐进后排。一边调整位置一边连珠炮似地说,我叫Jane,我不知道你们这个Police Ride Along到底是什么鬼,我也不知道纽约警局到底是哪根筋搭错了会让你们这样的人来跟着我巡逻,按规定,你们不能进入任何市民的家里,可是我不管什么规定,我希望在接下来的三个钟头里保证你们的人身安全,我去哪儿,你们就跟着我去哪儿,我去谁家里,你们就跟着我去谁家里,你们看到什么都不要吭声,低着头就行,听明白了吗?

我俩一迭声地表示听懂了听懂了,Jane又叹了口气,发动车子,开始了当晚的巡逻。

没想到Jane开车这么猛,一启动车子,我俩几乎撞在前排座位上,Cecilia开始摸索安全带,然而,并没有什么安全带。

图 / Matt Gunther


我们接到的第一个报警,是浣熊袭击房子。

我们跟着Jane走进了一个独栋的小房子,走上吱吱嘎嘎的楼梯到了三楼,看到天花板上被浣熊撞了一个窟窿。

屋主是一对穿着睡衣的中年黑人夫妻,有点吃惊地看了看穿着防弹衣的我和Cecilia,开始描述情况:我们在吃晚饭的时候,忽然听到一声巨响,有一只浣熊从屋顶上掉下来,浣熊跑了,留下了屋顶上的这个洞。

Jane像没事人一样,面无表情地记着笔录,我和Cecilia在这个超现实的场景中,努力想忍住笑,我偷看了一眼Jane写的笔录,事由一栏写着:Vicious Racoon Attack。

赵小姐在异乡 <wbr>| <wbr>那晚,晚礼服变成防弹衣


解决了浣熊方面的局势,保证可以向屋主的保险公司提供现场笔录之后,Jane领着我们去第二户人家,处理家庭暴力案件。

报警的是一个十五岁的少女妈妈,手里抱着个婴儿就出来开了门。案情大概是她和她十六岁的孩子他爹吵了一架,男孩子打了她一个耳光,摔门而去。

“他不会不回来吧?” 女孩儿哭着问,“我没有任何收入,我连给孩子买衣服的钱都没有。”Jane忽然变得很温柔,劝慰姑娘说不会的,男孩子们有时候会有点冲动,但是他们会想明白的……

出门的时候Cecilia对我说,天哪十六岁,你看到她桌子上那一排娃娃了吗?这个妈妈自己都还在玩儿Barbie!

赵小姐在异乡 <wbr>| <wbr>那晚,晚礼服变成防弹衣


接着两个小时,什么事都没有发生。我们跟着Jane在路上无聊地转来转去,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Jane说她二十岁就女承父业,成为一名警察,始终就在这个警区巡逻,没有换过地方。聊完她经历过的大案要案之后,Jane说,你们知道吗,我今年四十了,再过五年我就可以退休,拿到全额养老金了。到时候,我准备再申请一份有政府养老金的工作,比如邮局的前台,我还可以再工作二十五年,来得及再拿一份全额养老金。

为什么是邮局?

“因为这二十年,我烦透了天天在街上跑来跑去,再有一次职业选择的机会,我发誓我要坐在一张桌子后面,每天一动不动,多走一步都不要。”

图 / Matt Gunther


临近ride along的尾声,Jane热心地说时间差不多了,我送你们去地铁站吧? 正在这时,她的步话机响了。有人报警:某某街几号几号疑似发生入室抢劫,劫匪可能仍在屋里,请全部警车速速赶去这个地址。

Jane打开警灯鸣起警笛,飞速地发动了车。我们跟着她一惊一乍的车速,蹭蹭超过了边上的车辆,七歪八倒地撞在前排座位的各个地方,Cecilia再次摸索了一遍后座,“Amy 赵!这辆警车上真的没有后排安全带!” 她绝望地在又一个急转弯之后小声地对我说。 这时我看到Jane从后视镜里看了我们一眼,疑心自己看到她露出了一个诡异的微笑,我暗暗怀疑,今晚全程她的开车速度,是在逗我们玩儿。

从前看美国警匪片的时候,会觉得纽约警力惊人,哪里发生了什么案件,警察说来就来了一堆。现在我们才知道,每个片区夜间所谓的“全部警力”,只有八辆巡逻车和十来个警察。没事的时候他们分开巡逻处理报警,有重大案件的时候全部一起赶去现场。

赵小姐在异乡 <wbr>| <wbr>那晚,晚礼服变成防弹衣


防弹背心,警灯警笛,电台呼叫,入室抢劫……一切终于开始有了社会新闻的意思,我和Cecilia竟然兴奋了起来(尤其是Jane还保证为了我们的安全,我们一定会是躲得最远的一辆警车)。看热闹不嫌事儿大,Cecilia还拿出了她的小笔记本,正儿八经地准备开始采访现场。

离报案地址还有两条马路的时候,前方传来消息,没有什么入室抢劫,屋主打不开门,以为有劫匪在屋里,先到的警察撞进去一看,只是门边的一个巨大脏衣袋掉了下来,卡住了大门。

赵小姐在异乡 <wbr>| <wbr>那晚,晚礼服变成防弹衣


“唉,没什么事,那我就送你们去地铁站吧?”Jane有点抱歉地对我们说,“今天跟我巡逻了一晚上,你们回去也没什么可写的吧?”

我们客气地表示谢谢她的招待,让我们过了十分“interesting”的一晚,决定动身前往车站。一路上,Jane开得格外平稳,什么超车啊,猛踩油门啊,一概都没有。我们聊了她最爱的电视剧《Law and Order》, 她说她最爱在下班的晚上,吃着薯片,一边嘲笑电视剧里的种种常识性错误,一边兴高采烈地猜谁是凶手。

赵小姐在异乡 <wbr>| <wbr>那晚,晚礼服变成防弹衣


地铁站到了。这是个露天的站头,Jane说,你们先上去,我停在旁边看着你们上车。这个地方常有小混混逛来逛去,有辆警车停在边上,他们会老实很多。

地铁站空无一人,明亮的月光和惨白惨白的路灯一起,交织着照在蜿蜒交错的铁轨上。车来了,我们走进车厢,向站下抽着烟的Jane挥别。车厢里空空荡荡,地铁慢慢悠悠地,向地下一点点开去,窗外的光亮一点点被地道遮没,我们往车窗外看,看见Jane熄灭香烟,坐进警车离开。

图 / Matt Gunther


“你能相信这个晚上吗?” Cecilia一边发短信给男朋友报平安,一边漫不经心地问我。

其实十二年之后,我依然有点不相信这个夜晚,好像什么都没有在那个晚上发生,但好像,又有什么真的发生了。


​※  赵若虹:高跟73小时品牌主理人,73烟纸店老板娘兼KOL担当。

曾经为了逃避高考,误打误撞进了播音主持专业,一点运气、一点英文和无数轮面试笔试让我成为了屏幕上的主持人,喜剧片里的嗲妹妹。后来据说女主持人要有内涵,所以又去耶鲁和纽约大学读了两个硕士,回来之后,他们却说,还是年轻美貌重要。我最想做的事情,是开餐馆和卖高跟鞋,我也都做到了。小的时候会对自己的人生有很多的规划,但是后来越长大越明白,只管尽情生活,上天自有安排。

※  除注明外,本文图片来自美国摄影师William Karl Valentine
※  如果你也有故事想要分享,欢迎给我们投稿。投稿信箱:yanzhidian@73hours.com.cn​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