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冷香凝墨
冷香凝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86
  • 关注人气: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第七章  苏醒(四)

(2018-06-07 01:07:19)
标签:

古代仙侠言情小说

道是无缘千古

却是姻缘早注

丑仙

情感

分类: 《冷香凝墨》
     第七章  苏醒(四)
    霎时,海下隆声四起,海面连着海岸一起剧烈摇晃,大有天摇地动之势,我俩忙飞身而起,悬立空中,紧张又期待的望向波涛汹涌的海面。在一声惊天巨响后,一道巨浪高墙冲海而出,如同嘶吼的野兽,携风带雨的向天火所燃之处汹汹扑来,瞬间吞掉一切,又张牙舞爪地朝风云殿方向扑去……
    兰召顿时傻了眼,喃喃道:“似乎有些用力过猛。”
    我连忙喊道:“快收了它!”
    兰召急急念诀,又挥出一扇,可那巨浪毫无减退之势,顷刻间便将远处的风云殿裹入浪中……
    我苦笑一声,叹道:“这可如何是好?!”
    兰召垮了脸,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
    结果可想而知,风云殿内一片狼藉,熟睡中的同门弟子被突来的海浪冲醒,个个湿漉漉的悬于空中,仿若那吊挂在渔网上的死鱼,仙气全无,狼狈之极。好在那失控的巨浪被仙师引往它处,未再惹出更多祸端。
    我俩自知闯了大祸,难逃责罚,便主动去承仙殿跪了一宿。仙师虽被我俩气的不轻,但看在我俩认错态度良好的份上,也没给予过多责罚,命我俩收拾清理风云殿后,关门自省一百天。
    料想浪冲风云殿之事必会惹来众怒,我与兰召做好了被群攻的心理准备。
    一入殿门,我俩便被一众同门围拢于中。我有些紧张,伸手扯了扯兰召的衣袖。
    兰召向前一步,躬身一鞠,低眉顺目的温声道:“兰召学艺不精,闯下大祸,昨夜惊扰到各位,着实惭愧,还望各位同门海涵。”
    “兰召师弟客气,昨晚方知你二人竟是如此厉害,想这风云殿除了你们,无人能再掀此巨浪,我们虽早你们入门,术业功法却是远远不及,打从心底感到惭愧。”一位大眼睛师姐边说边用崇拜的眼神望着兰召。
    这是什么状况?我有点懵。
    兰召直起身,与我对看一眼,忙说:“哪里,师姐过奖。仙师命我二人清扫风云殿,以赎过错。”
    “这风云殿乃是大家起卧之地,且不算这大殿,光是殿后的居所便有三四百间,仅你二人逐一清扫,何时才能结束?不如我们大家一起动手,两三日便成,如何?”一位高个子师兄大声提议,居然得到了大家的响应。
    若在梧桐栖地犯此大错,我二人必遭鞭刑,而善海的各位同门虽非我们至亲挚友,却如此宽容相待,令我很是感动。
    兰召亦是一脸动容,深鞠一躬:“此乃仙师给我二人赎罪的机会,怎可劳烦诸位动手?各位善意,我兄妹二人心领,无以言谢。”
    “既入善海,同拜于一师座下,大家便是一家,师弟这样说难免有些见外,不管你们同不同意,我们都打扫定了,岂有师弟师妹受罚,师兄师姐袖手旁观的道理?大家都别干站着,随我去后面清扫。”另一师兄说完,未等我二人反应,就风风火火的往殿后去了,众人纷纷跟上,独留我二人立在殿中。
    见拦不住大家,我们只能对着他们的背影默谢。
    “善海弟子果然都是心善的。”兰召不由感概。
    我点点头:“这善海,竟比梧桐栖地还要暖上几分。”
    兰召闻言,轻轻叹了口气,伸手在我头上揉了揉。
    我冲他吐吐舌,两眼一弯:“兰召,咱们先从这大殿开始吧。”

    在诸位同门的帮助下,我与兰召很快清扫完风云殿,向仙师复了命,随后乖乖回到各自房中闭门自省。
    每日里,我除了修练心法,便是与师姐们隔窗闲聊,虽是足不出户,却也不觉得寂寞。师姐们话题很多,但弯弯绕绕一圈后,总会将话题绕至兰召身上,有意无意的向我打探兰召的脾性与喜好。
    这也难怪,我虽唤她们一声师姐,却与她们年龄相差无几,有的甚至比我还要小上一些,只是早我一步拜入师门罢了。这个年纪,正是情窦初开之时,而我已有婚约在身,她们却是芳华满身,一腔柔情无处依附,如何能不思慕一位翩翩少年郎一同双修万年呢?
    至于二哥兰召,本就生的如同月下玉树,一身风华,举手投足间犹如一股清风,徐徐吹乱了池池春水,拨动着师姐们的少女心弦,成为善海女弟子心中日夜思慕的最佳男神。
    而我这个男神的妹妹非常清醒的意识到,师姐们肯拨冗前来陪我隔窗小叙,不是我仙缘多好之故,而是沾了二哥的光,被她们爱屋及乌。如此,我定要给二哥撑撑门面,掩去他与我一起做下的种种坏事,努力将他塑造成一位温润、谦和、守礼、慧智的凤族子弟。
    就这样过了百日,我与兰召终于出得房门,一同去承仙殿向仙师复命。
    仙师仅点点头,就命我二人回去打点行装,吓得我俩以为要被逐出师门,跪在地上哭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泪。
    仙师被我俩哭的满脸无奈,问:“你俩这是做何?”
    我抽噎道:“弟子已然知错,下回万万不敢了,还请仙师发发慈悲,勿将我俩逐出善海。”
    兰召接着说:“仙师若不解气,可再重罚我二人,只求留我们在此修行,侍奉仙师座下。”
    仙师终于明白我俩为何哭的如此没有形象了:“你们以为为师要将你们逐出师门?”
    我俩泪眼汪汪的点点头。
    仙师抬手,示意我俩起来,一脸郑色道:“善海深处有一处海域名为‘幻海’,幻海之中有一高山出海成岛名唤‘紫兰山’,当年为师重伤时,便是在那里静养。现为师欲遣你二人去幻海修行,你们可愿意?那里空旷安静,可任你二人随意折腾,不似在这里,束手束脚,施展不开。”
    原来仙师不是要赶我们走,而是给我们找了个能尽情折腾的好地方。
    破涕为笑仅在瞬间,我俩俯首大呼:“仙师宽待,弟子感激不尽!”随后喜滋滋回房打点行装。
    将所有东西放进百宝囊后,我去殿前等兰召,左等右等才见他出来,身后还跟着一众同门,想是师兄师姐得了消息,前来为我俩送行。
    与大家挥别后,我俩又去承仙殿向仙师拜别。
    回头看看依依不舍立在风云殿前,目送我们背影的一众师姐,我打趣兰召:“你这一去,不知要带走多少仙女的神思?”
    兰召瞥我一眼:“与我何干?”
    “你还真是薄情,这么多女仙,就没入眼的?亏我把你夸成德才兼备、无所不宜的淑质英才。”
    “夸?”兰召皱眉,停下脚步,一脸严肃的瞪着我:“难道在你眼中,二哥我不是德才兼备、无所不宜的淑质英才?”
    我吓的缩了缩脖子,连忙否认:“怎会?纵观这天上地下、四海八方,样貌品性能强于二哥的,还真没几个。”
    “此话当真?”
    “当真。”
    兰召满意的笑了,抬脚继续前行。
    我吁了口气,赶忙跟上,这小子可得罪不得,别看他平时护我护的紧,真要惹恼了他,整我也是毫不手软的。
    记得小时候,他冒充大哥去“问天学府”听学,被父皇禁足在房中一百日,正巧那时我新得了一条小白蛇,忙于看顾,没法日日陪他,把他惹恼了。结果,在重获自由的第一天,他亲手在我茶里下了泻仙草,害我整整拉了三日,腿软的连床都下不了,躺了半月,体力才有所恢复。自此,再也不敢惹恼他。
    见他此时心情极好,我忙接上先前被他打断的话题:“真没入眼的女仙吗?”
    “真没有,可没入眼不代表本仙薄情,毕竟我从未允诺过谁,也从未负过谁。”
    见兰召心无涟漪的样子,我好奇心起:“兰召,在你心里,我未来二嫂是个什么样子?”
    兰召想了想,状似玩笑的说:“既要有倾天之貌,又要有护你之心。”
    我心中一暖,一股水气涌上双眸,感动的无以复加。这兰召,从小到大,当真是把我护的紧呢。
    到达承仙殿,仙师给了我们一个天大的惊喜,不但送了两只双翼白虎当坐骑,还赠予我一只黑羽夜鹰,用来传送消息。
    双翼白虎乃是珍兽,能攻能守,极擅飞行,能于一吸间置身千里之外,极为罕有。仙师一赠便是两只,足见他对我俩的看重。如此,唯有勤学苦练,学好应学之事,方能报答他老人家的恩情。跪地拜谢后,我二人将仙血按入白虎和夜鹰额间,打上烙印,准备到幻海后再一一为它们取名。
    得了如此厉害的坐骑,到幻海仅需须臾。而幻海之所以叫幻海,是因它终年水雾缭绕,海中生灵与小岛皆处于朦胧之中,若隐若现,仿若幻景。
    白虎停驻在紫兰山顶,前方隐隐可见楼舍轮廓,我从白虎身上下来,向那楼舍走去。走的近了,方见是一处带有院墙的石居,院门上方刻有“逍遥居”三字,似是仙师字迹。

0

阅读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