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冷香凝墨
冷香凝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44
  • 关注人气: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第六章  归元(四)

(2017-07-31 15:35:17)
标签:

古代仙侠言情小说

道是无缘千古

却是姻缘早注

丑仙

情感

分类: 《冷香凝墨》
第六章(四)
    “鸣音,我现带你去济云寺见宁心住持,我将在你身上下三个禁制:一是凡心未除前,你将功力尽失;二是佛心未成前,你将无法踏出济云寺;三是此生所欠未偿时,你不能步入轮回。这三个禁制,你需时刻谨记,清心寡欲,好生修行。”
    鸣音面无表情一声不吭,无声的表达着自己的抗议。
    国师双唇微动,朝他指了一下,鸣音的双腿开始动作起来,载着一脸惊恐的鸣音向灵魂之门走去。
    “我们走吧。”国师头也不抬地说了一声,罩着我的气泡自行随他进入灵魂之门……
    在入门的那一刹那,金光大盛,刺的我双目飙泪,连忙闭上眼睛躲开这耀眼的光芒,直至片刻之后,浓浓的燃香味儿飘入鼻端,我才敢睁开眼睛,已然身在佛音古刹之中。
    宁心住持是位慈眉善目、修为颇高的白胡子老僧,之所以说他修为颇高,是因他周身隐有佛光,只有参禅悟到一定境界才会有此表现。
    宁心住持亲自为鸣音剃渡,不一会,鸣音的脑袋便由墨发丰沛变为光洁溜溜,伴随他二十多年的长发安静的躺在地上,无声的与主人诀别。
    自仪式开始之时,鸣音便面无表情地闭着眼睛,这副表情使他看起来十分乖顺,仿若一匹被驯服的野马,心平气和的任人宰割。
    可在我看来,鸣音之所以如此配合,并非认命伏法,只是不忍看到自己纷纷坠落的长发,眼不见心不烦罢了。
    将心比心,若是我技不如人,被押着剃了头顶鸟羽,心中必然羞愤交加,无法接受自己即将变成秃头鸟的事实,而落发如雨,丝丝在心,闭眼不瞧,心里也就没那么羞愤了。
    随着剃渡仪式的结束,英俊小子立时变为英俊和尚,我望着鸣音的侧颜,深刻领悟到一个事实:脸长的好看的人,若没了头发,依然能魅惑众生,而毛羽漂亮的小鸟,若失了羽毛,只能沦为他人腹中的美食。这人与鸟,差距如此之大,实在有些不公,老天太过厚爱人类,才引得诸多灵物拼命修行,想要化为人形。
    剃渡仪式结束后,国师带我离开了济云寺。
    一直以为国师是以那日在王府外登上的精致车马代步,不曾想国师他根本不走寻常路,寻一无人之地伸手招来一朵祥云,便带着我和气泡飞上了蓝天,只一会儿便到了凤行宫。
    国师收了气泡,说了声“随我来”,我便随他往凤行宫深处而去……
    一路飞来,美不胜收的仙景令我目不暇接,左顾右盼间,差点跟丢了前方衣袂飘飘的身影。直到国师坐下,我才松了口气,落在他面前的白玉圆桌上,停身于云海围绕的白玉凉亭之中……
    国师微倾身,用好看的凤眸盯着我瞧,鼻端飘来一股子熟悉的香味,再次撩拨着我的记忆。
    “你来自何处?”国师一边问一边伸手抚弄我背上的毛羽,他的掌心有一股热力,源源不断传入我的体内,顺着我的五脏六腑一路游走,既温暖又舒服。
    “时间太久,我记不清了。”半阖着双眼,我像只老母鸡一样惬意地蹲着。
    “为何会法力尽失?”
    他的声音很好听,语气中略带宠溺,夹在其间的熟悉感,竟令我丝毫不觉奇怪,在一派安然中,将一梦和潇然的故事娓娓道来。他听的很认真,结束时,眉宇间亦染上了淡淡的哀愁。
    我说:“一梦她是不是很傻?”
    他摇了摇头,伸手将我抱入怀中,左手贴着我的背羽,叹气似的说:“真正傻的是你。”
    我不置可否,所有注意力都转移到他的怀抱,这熟悉感难以描述,令我不自觉得卸下心防,想要对他倾诉,想要彻底融入他的怀中……
    等等!我居然想彻底融入国师怀中?!这是什么状况?!难道他对我下了咒术?可他对我施术又有何用?我一边想着,一边仰头看他,无意中瞧见他颔下挂着的泪滴,晶莹中透着浅浅的热力……
    凤凰泪?这就是传说中的凤凰泪?!我激动的无以复加,这可是仙界灵药,可塑骨生筋,极为难得!可我该怎么收集它呢?要是法力在身就好了。
    正想着,国师垂眸看了下来,挂在他颔下的眼泪瞬间掉落,眼见着就要浪费,于是我反射性的张大了鸟嘴……
    “你在干嘛?”国师瞅着大张鸟嘴的我,拧着眉问。
    “啊……”我忙闭上嘴巴,咽下那滴新鲜微烫的凤凰泪,讪讪笑着:“凤凰泪耶!世间难得一遇,浪费了多可惜。”
    国师“噗嗤”一声笑了起来,抬手掩目间,双肩一阵颤动。
    我嘿嘿地陪笑,有些不好意思。
    “如此,到也多了几分可爱。”他放下掩目的左手,凤眸氲亮的看着我:“带你去见一人。”
    “谁?”
    “去了便知。”
    于是,又一番腾云驾雾之后,我十分意外地见到了面前这个发丝蓬乱的男人。
    “你怎会在此?”我惊问。
    对方戴着镣铐,睁着一双明眸,对我微微一笑:“鹦哥,别来无恙?”
    “我很好,到是你,究竟犯了何事?!”
    “我家兄是安亲王的慕僚,家父又为其举事资助了银俩。造反可是诛九族的大罪,我身在此处并不奇怪。”他说的很是平静,似乎早已料到今日的局面。
    “杜青秋呢?”
    “她在女监。”
    “受你所累?”
    “不是,整个杜府早已涉入其中,是安亲王举事的银库之一。”
    我突然想起三年前的那个午后,他静静伫立在廊下,远远看着我和一梦,无声诉说着他的不舍与忧伤......
    “你早知会有今日。”我用非常肯定的语气说出这话,直直盯着潇然有些脏污的脸。
    “是。”他笑着回应。
    我的眼泪瞬间掉落下来:“你和一梦,都深爱着彼此,却又为了这份爱而放弃彼此,真是两个痴人!”
    潇然敛了笑容,十分认真的对我说:“我不能太过自私,为了一己之欲而迁连到她整个家族。第一世,我用她家人性命换来一国疆土,这一世,无论如何我都要保全她的家人。她死,我亦不能久活,这也算是一种圆满,不是吗?”
    “那你为何又问一梦是否愿意与杜青秋一起同入你孟府?”
    “我知道她会拒绝,她的感情干净的容不下一粒沙。”
    “若她应了呢?”
    “以我对她的了解,绝无可能。”潇然说的很坚定,他深知一梦如同深知他自己一般。
    我难过的说不出话来,只是定定的看着潇然落泪。
    “鹦哥,再见一梦之时,请告诉她:我并未负她,这一世,她陈一梦永远是唯一立在我心尖子上的那个人。”
    我点点头,哽咽难言,在泪水涟涟中目送潇然转身离开……
    回来的路上,我无精打采的蹲在国师肩头,为一梦、潇然有情人难成眷属而惋惜。
    “月娘,你需知,爱情并不一定要相携白首,成全与守护亦是一种大爱。”国师出言安慰。
    “可他们已是七世夫妻,实在有些可惜。”
    “天意难测,你怎知这不是上天对他二人的考验?”
    “会是吗?”我立时抬起耷拉着的脑袋,一脸期寄的望着国师。
    “天机不可泄露。”他笑答。
    我已然明白,心情瞬间美丽起来。
    回到凤行宫,国师又带我去了先前的白玉凉亭,同样的,他端坐椅上,我蹲坐桌上。
    “信我吗?”他又用那好看的眸子盯着我瞧,我感受到一股温柔和善的力量盈满全身。
    “信。”我不由自主地脱口而出。
    “那便将你的鸟身换给如意如何?”
    “好。”我答的没有一丝犹豫。
    他有些诧异:“你不怕我骗你?”
    我盯着他的凤眸,答:“我信你,没有一丝怀疑。”
    他不再说话,只是目光温柔的看着我,将我抱入怀中……

    国师闭关了,带着我和沉睡的如意走进“通天楼”,本以为这楼之所以取名为“通天”,是因它楼高万丈隐云端的比喻,不曾想,这楼还真是人间通往仙界的捷径。
    楼顶的登仙台集结了天地之灵气,融汇成强大的气柱,直流而上,冲入云霄。
国师衣袂飘飘、墨发飞扬,长指翻飞间诵成一咒,将我们三个罩于一枚巨大的彩色气泡之中,在气柱的推送下,直达仙界云台。
    两位黑面金甲的高大天将守在云台入口,见国师出现,施礼唤了一声:“凤二皇子。”
    国师点点头,收了气泡,伸手招来一朵祥云,带我们赶往它处。
    我一路所见均是漫天云海,只是云儿们似有意识,会早早躲开,让出一条去路。
    行了大约半日光景,远远瞧见前方仙雾缭绕之处隐有大片绿洲,行至近前,才惊觉奇花异草、鸟语花香中似藏有灵仙……
    国师放慢速度,缓缓降下,悬停在山崖顶上御风远眺,一望无际的仙境着实惊艳了我的眼睛,那青花绿草蓝水红木伴随着不时划空而过的灵鸟生生撩拨着我的记忆之弦,我十分肯定我来过这里,那些叫不出名字的花草灵物是那样的熟悉……

0

阅读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