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冷香凝墨
冷香凝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44
  • 关注人气: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第六章  归元(二)

(2017-06-21 21:06:59)
标签:

古代仙侠言情小说

道是无缘千古

却是姻缘早注

丑仙

情感

分类: 《冷香凝墨》

第六章(二)

安亲王深深叹了口气,为难道:“短短一柱香的时间,如何决定谁生谁死?国师可否宽限一日?”
    大国师挑了挑眉:“你想拖延时间,等烈日成率兵前来?”
    “国师多虑了。”安亲王否认。
    国师轻挥衣袖,一方石桌凭空出现在他身侧,桌上放着一只细鼻高颈的冰玉茶壶,旁边立着一只小小的黄色玉杯。国师拿起茶壶,神态悠闲的倾壶注杯,低眉垂目间,温润的嗓音徐徐传来:“你可知前两日,烈日成老将军携烈云甫率全部兵马向皇上请罪,皇上免其死罪,并允了烈日成辞官回乡、子孙后代永不入朝的请求。”
    “怎么可能?!”安亲王狠吃一惊,眼珠微转,随即缓和了神情:“烈日成向来守信,怎会违背当初的誓言?再说,他根本无法忘记爱女的枉死,否则怎会与我一起起兵造反?士可杀,不可辱!他宁肯战死杀场,也不会向纵容凶手的皇帝投诚!”
    “皇上已将凶手交予烈日成处置,并告知他一切真相。安亲王,你果真是位设局谋棋的高手,早在二十五年前,就伙同太医、惠妃设计谋害了烈日成的爱女,让烈老将军对皇上心生不满,好在今日成为你助攻的棋子。”
    “哼!信口雌黄!”安亲王对国师的话嗤之以鼻。
    国师笑笑,不甚在意。
    “那你可认得此物?”国师伸指拈起那只注满茶水的黄玉杯,血色的经络蜿蜒曲折、逐步在杯身上蔓延……
    我看傻了眼,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
    “‘浸日’杯?!”安亲王惊唤,死死盯着国师长指间的玉杯,那是他梦寐以求的神物:“难怪本王遍寻天下不见,原来是在国师手中。”
    国师饮了一口,双唇瞬间莹润起来,长指停留于眼前,目光深邃地凝望着手中的“浸日”,似是陷入了某种回忆……
    “其实这‘浸日’、‘浣月’原本为我所制,‘浸日’为我用,‘浣月’赠她饮。出事后,我遍寻天下未见她芳踪,故抛出‘浣月’引她现身。‘浣月’本是吸灵汲粹之物,不曾想,流落凡尘竟沦为杀人秘器,被凡人浊心弄脏了玉身。”说到此,他一声长叹,语气突然一转,抬眼对安亲王说:“你收藏的‘浣月’现在何处?”
    “你怎知‘浣月’在我手中?”
    “别忘了,当初我放出‘浣月’是为寻人,‘浣月’出世之时,便被我下了寻踪术。”
    安亲王有些犹豫,想了想,还是如实回答:“应该还在王府之内,怎么?国师想要取回‘浣月’?”
    国师摇头:“脏了的神器不要也罢,只是你确定它现在王府之中?”
    安亲王皱眉,有些不解:“国师为何有此一问?”
    “那日烈日成带孙投诚,为表诚意,向皇帝献一神物,正是浸过毒的‘浣月’。”
    “‘浣月’怎会在他手中?”安亲王越发不解。
    国师放下“浸日”,提壶又斟了一杯:“这个问题,你还是问问令千金吧。据烈云甫说,‘浣月’乃是叶婵小姐在荣耀夜宴上所赠。
    闻言,安亲王面色难看地看向叶婵:“婵儿,可有此事?”
    叶婵急辩:“父亲,烈云甫在胡说!借婵儿十个胆子,也不敢偷拿父亲收藏之物。更何况,婵儿并不知您将‘浣月’藏于何处。”
    “说的似有几分道理。”安亲王缓了面色。
    “叶婵小姐,昨日我去地府之时,你的两个丫头‘沉鱼’、‘闭月’十分挂念你,是否该让她俩上来与你共叙主仆之情?”国师的声音又暖又轻,只是说出来的话令叶婵瞬间变了脸色。
    “不……不用了,我挺好,不用她们挂念。”叶婵笑的很僵。
    “她们心有疑问想当面问你。”国师笑的魅惑:“她们想问……”
    “别问我!我什么都不知道。”叶婵有些惊慌。
    国师十分为难:“我即应了她们,便不能失言,这样吧,我让她们自己上来找你。”
    “别!别让她们上来,有什么话,请国师大人代传吧。”叶婵吓的小手直摇,连连后退。
    “也好。”国师正了正神色:“她们想问:那日你允诺隐下‘浣月’之事便不杀她二人,为何要食言?”
    叶婵立刻否认:“我没杀她们!哪有什么‘浣月’?”
    “此事恐怕另有蹊跷,可能是她们心生误会,我这就让她俩上来,你好当面澄清一二。”
    叶婵傻了:“还……还要上来?”
    我忍笑忍的不行,大国师实在是位妙人,捉弄人也是一副正经的好人面孔。
    “叶小姐,若是安亲王让你下山,沉鱼、闭月的魂魄也会追随你而去,于其被她二鬼纠缠一生,不如当面说个清楚,解了她们的心结,好让她们早日投胎。大国师循循善诱,劝叶婵与二鬼见面。
    叶婵喃喃:“纠缠一生……”水灵灵的大眼向对面妇人看去。
    妇人青白着脸,双瞳漆黑无白,意味深长的冲她阴沉一笑,顿时将叶婵吓的一阵哆嗦。
    咬了咬唇,叶婵似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惨白着脸说:“不错,是我派人杀了她们,这个世上,只有死人的嘴巴最严。”
    “你真将‘浣月’赠予烈云甫了?”安亲王惊问,见叶婵点头,一口气没提上来,猛的咳了起来。
    “你……你……你个不孝女!坏我大事!”安亲王勃然大怒,几步走到叶婵面前,扬起蒲扇大手,用力扇了过去。
    “啪”的一声,我张大了鸟嘴,看着如同衰木般跌倒在地的叶婵,白皙的左脸上肿胀一片,一双美眸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的父亲。
    “父亲,你太过自私!为了成就你的霸业,不顾女儿意愿,将我强许给烈云甫那莽夫,我不自救,如何逃出这桩不情不愿的孽缘?!”随着叶婵的哭叫,一滴滴美人泪顺着她那尖尖的下颔滑落在地,浸入微干的泥土中,消失无影。
    “烈云甫有何不好?他……”
    “他再好又有何用?!女儿心中无他!何来幸福可言?!”叶婵打断父亲的话,声音里满是委屈:“我以为你引国师入府,真是为了女儿的终身大事着想,不曾想你还是为了你的宏图霸业!你杀他,一为减少阻力,二为绝我念想,好让我乖乖成为你拉拢烈家的棋子,任你摆布。父亲!你这盘大棋,连你的亲生女儿也算计了进去!我好恨!恨你的自私与偏心!所以,我将浸了毒的‘浣月’赠予烈云甫,当做祝他旗开得胜的贺礼,并嘱咐他攻入皇城之后再行取用。这样,既成就了你的霸业,也解开了我与他的孽缘。当然,如此两全其美的妙计得以实施,还得感谢我的母亲大人,没有她的提点和帮忙,我根本无法取得‘浣月’。”说着,叶婵慢慢起身,走到母亲面前,优雅的施了一礼:“多谢母亲成全。”
    叶婵的这一拜,成功把安亲王的怒火迁移到她娘亲身上,安亲王大步近前,一脚将王妃踹倒,指着半天爬不起身的妻子破口大骂:“你个蠢货!成事不足,败事有余!那烈云甫乃是护国公的嫡长孙,虽谈不上见多识广,但也不是孤陋寡闻之人,他岂会不知晓‘浣月’的秘密?!你们自作聪明的将‘浣月’赠他,只要杯中有毒,烈家人便会与我们心生隔阂!我一直想不明白烈家为何会率军向皇帝投诚,原来是你们干的好事!既然你们断了大家的生路,那就一起陪葬好了!”安亲王越说越气,一把抽出鸣音腰间的长剑,对着地上的王妃狠狠刺了过去……
    我慌忙闭上眼睛,看见这种杀生之事,对修行者来说是种业债,但我身为鸟身,实在无力阻止,只能不忍的闭上眼睛。
    就在我紧闭双目之时,国师的声音传了过来:“且慢!”
    我忙睁眼,看见安亲王以一个极不自然的姿势静止不动,手中的长剑紧挨着王妃的胸口,稍一用力便能破衣而入。王妃一脸惊惧,愣愣地望着眼前的枕边人,几滴额汗从她的面颊滑下,顺着她那白皙的脖子流入衣间……
    不用说,定是国师对安亲王下了定身咒,满脸怒容的安亲王除了眼睛、嘴巴能动之外,其它部位再也动弹不得,仿若僵住的人偶一般。
    “你对我做了什么?!”安亲王惊恐的问。
    “别怕,施了一个小术而已,只是想让你静下来,好好想想让谁下山,毕竟时间不多,你可别浪费机会。”国师边说边端起“浸日”,慢慢饮了起来。
    此时,地上的王妃缓过神来,惊恐的目光顺着锋利的剑锋滑至自己胸前,哆嗦着双唇问:“王爷,你……你真要杀我?!”
    “哼!蠢女人!”安亲王冷哼一声,眼睛看向别处,不再搭理自己的妻子

王妃颤抖着身躯,从丈夫剑下爬起,双眼无神的立在一旁,不哭不闹的样子仿若失了心魂。

叶婵看着失魂落魄的母亲,嘴唇动了几动,未发一声又赶忙闭上,偷偷瞅了眼正在气中的父亲,不敢再有所动作。

0

阅读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