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冷香凝墨
冷香凝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86
  • 关注人气: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第六章  归元(一)

(2017-06-10 15:50:31)
标签:

古代仙侠言情小说

道是无缘千古

却是姻缘早注

丑仙

情感

分类: 《冷香凝墨》
第六章(一)
    “你胡说!我爹怎会做此恶事?!王爷又怎会害我家人?!”凌雪突然大声驳斥,声音里满是愤怒。
    “你父亲在阎君面前亲口所述,岂会有假?它日你下地府之时,问问阎君便知。”妇人不与她强辩,继续对安亲王说:“你杀了凌霜,却让叶婵把剩下的‘千秋梦’交于秋实偷放在叶谦床下,在叶谦被抓入狱后,你又让鸣音暗通他人,在叶谦的饭食里下毒,用他一条性命给皇上背上治下无方的污名,也给自己起兵造反找了一个名正言顺的借口!与此同时,你以痛失独子的苦父姿态,赢得烈日成老将军的信赖与同情,多次上门游说恳求,终令他与‘同命相怜’的你歃血为盟,一起举兵造反。牺牲叶谦一人,竟能得到如此多的好处,叶安,你果真下的一手好棋!”
    “你这胡编乱造的本事,不去说书,真是太可惜了,这又是哪只鬼告诉你的?简直是鬼话连篇!我叶婵如何会害自己的亲哥哥?你到是拿出真凭实据来呀,别在这里空口白牙的挑拨离间!”叶婵将妇人抢白一番。
    “这不是鬼说的,这是我说的。”一直沉默静观的叶谦向前走了两步:“叶婵,你早知我是个替死鬼,并不是你的亲哥哥。”
    “哥哥,你怎么也开始胡言乱语了?莫不是被人施了术法?”叶婵微怒。
    叶谦笑了:“哪有什么术法,我只是知道事情的原委而已。你还记得如意吗?”
    “如意?你养的那只鹦鹉?”
    “如意可不是普通的鹦鹉,它是闻声的寄魂体。当年,婉娘母子被杀时,闻声养的那只鹦鹉也在一旁,闻声小小的魂体阴差阳错附在了鸟身之上,鹦鹉感念他喂养之恩,让他吞了自己的鸟魂融入鸟身,趁着众人点火烧屋之时,从浓烟滚滚的破口处飞出,逃入密林。成为鹦鹉的闻声在密林中休养了几日,又飞入皇城寻找被人抢走的弟弟。巧的是,它在尚书府外遇到了国师的爱鸟——眼,并与之成为好友,眼在得知婉娘母子被杀一事后,带着闻声去凤鸣山见了大国师,国师告诉闻声安亲王寻找替子的秘事,闻声请求国师帮它找到弟弟,并将它送到亲弟弟身边去。七年后,经国师巧妙安排,我在市集鸟贩处见到了闻声,将它买入安亲王府喂养,并为它取名‘如意’。如意初来并未对我提及什么,我只当它是一只普通的鹦鹉,直至我莫明在扶风房中醒来,稀里糊涂的错失良缘之后,它才开口告诉我一切,力劝我找国师帮忙,暗中详查那晚的来龙去脉。为防止被人查觉,国师让关系与我甚好的二皇子做了传话人,暗中帮我探查。在我们三人的共同努力下,终于找出一丝破绽,撬开了蒙山的嘴巴。那晚他与几位旧友来寻我喝酒,暗中在我酒里下了迷药,伙同其他几人将我送进听风楼花魁扶风房中,故意放出消息,将我在花魁房中过夜之事闹的满城皆知,从而引起卫国公府的不满,拒绝我与若渠的亲事。而这一切的幕后主使就是我们的父亲--安亲王。”
    面对叶谦的指责,安亲王有些委屈:“谦儿,对安亲王府来说,你与若渠小姐的亲事乃是一桩获益颇多的良缘,身为你的父亲,我为何要横加阻拦?!”
    “是啊,父亲为何会想方设法的阻拦?开始我也想不明白,直至后来方才了悟。父亲不能让卫国公府成为我的助力,你不能失去对我的全权掌控,因为我是一枚必死的棋子,不能有任何逃脱的机会。自此,原本对如意所说之话半信半疑的我,完全相信了我非安亲王亲生的事实,整日里游手好闲、不务正业,只为放松你们的警惕。春华、秋实是你们放在我身边的眼线,我必须有一个真正属于我的地方来处理要务,于是,我向你要来一座废苑伺弄花草,由大国师寻来工匠帮我造了一间掩人耳目的密室,你虽多次出入,也未发现内里乾坤。你们以为一切尽在掌握,却不知我们早已有所查觉。为了那万人之上的皇位,安亲王,你真是下了一盘大棋。”
    “谦儿!你!”安亲王身躯微晃,似是承受不住叶谦的指责,被鸣音一把扶住。
    鸣音扭头,拧着眉对叶谦说:“世子爷休中他人奸计,真正布下棋局的人是大国师!并非我们王爷!世子爷切莫伤了王爷的心呐!”
    “世子爷?”叶谦冷笑:“鸣音,别再装了,我们互换的身份也该还给彼此了。你应该去照照镜子,你的相貌与安亲王妃是多么的相似,她好不容易从阴间来到阳世,你却连声‘娘’都未曾唤过。”
    鸣音愣了愣,瞧了眼对面的妇人,见妇人正用一双一模一样的眼睛向他望来,连忙调转了视线,冷声说:“世子爷真会说笑。”
    妇人的眼神瞬间暗淡下去,毫无血色的面颊越发青灰起来。
    “谦儿,你宁可相信他人?也不相信自己的父亲吗?!”安亲王捂着胸口,声音发颤,似是受了很大的打击。
    叶谦笑笑,平静的回他:“安亲王,你果真是个人物,不但戏唱的好,心肠也够冷硬。想那凌霜腹中所怀的可是你安亲王的亲孙,你明知此事,仍对她下那毒手,只为掩下姐妹分侍父子的丑事,以免日后被人诟病。你取出珍藏多年的秘药‘千秋梦’,让自己的亲孙毫无痛苦的死去,也将凶手身份框定在皇族之中,铺好了送我入狱的前路。而鸣音不愧是你的儿子,为了日后的太子之位,居然不顾凌霜和自己的孩子,冷心冷情的与你共谋毒杀之事,并在事后将凌霜昔日相赠的贴身之物交予叶婵,同‘千秋梦’一起偷放在我的床下,只待搜出时令我百口难辩。除此之外,你们为除国师,四处寻找灵鸟,将国师引入府中,在他饮用的茶中下了化功散与毒yao,欲在他无知无觉无法无术无仙力之时取他性命,却不曾想他并非普通修道之人,凡间毒yao根本伤不到他分毫,只能眼睁睁的看他安然离开。而在此之前,你得知烈云甫倾心叶婵美貌已久,便以两人亲事为诱饵,拉拢两府关系。那日夜里,如意在你书房外偷听你与鸣音密谋造反之事,却被鸣音察觉,将其重伤,后藏于花园一个树洞中,侥幸躲过鸣音的追捕。但你怕事情败露,便以如意是国师耳目为由,飞鸽传书给烈云甫,让他放出猎鹰无赦追杀如意,烈云甫知道叶婵仰慕国师已久,早已心生嫉妒,一见你的书信,不问真假,便命无赦追杀如意。后来,无赦发现如意藏身的树洞,将其折磨的奄奄一息,急于逃命的如意只能通过装死来谋求一线生机,在无赦放松警惕去池边饮水之际,悄然而起,奋力逃往一季春,方才保住一条小命。而你堂堂一位亲王会对一只鹦鹉下此狠手,只为掩盖一个事实,那就是你与鸣音密谈时,鸣音唤了你一声‘父亲’。”
    叶谦说到这儿,安亲王忽然大笑起来:“谦儿,当初你因如意走失之事罚了春华,还将王府上下闹的鸡犬不宁,路人皆知,如今又说如意在我书房外偷听而被鸣音重伤,如此前后矛盾的说辞,你不觉得可笑吗?”
    叶谦也笑了起来:“怎么?只准你们唱戏,就不准我们也唱了?为了让你们放心大胆的走下一步棋,我故意唱了一出寻鸟的大戏。”
    “谦儿,你太令我失望了!一只鸟的话居然也信?!荒唐!荒唐!简直是荒唐之极!”安亲王的脸上写满恨铁不成钢的失望。
    叶谦敛起笑容,语气平和的问:“你还不肯认罪吗?”
    “你们都说我蓄谋造反已久,证据何在?!”安亲王恼了。
    “叶谦,他既不肯认罪,不必再浪费唇舌。”国师拦住想要开口再言的叶谦,又对安亲王说:“安亲王,造反可是灭族连坐的死罪,我之前允你用灵鸟换一人下山,现给你一柱香的时间,好好考虑该选何人。若是时辰到了还未想好,这个机会便没了,渡艳山将成为尔等的长眠之地。如此美景,到也不辱没你们的皇族身份。”
    “你既是修仙之人,如何能滥取人命,有违天和?!”
    “喔?有违天和?我到觉得自己是在替天行道。好了,时间宝贵,别再多言。”国师说着,抬手朝石下地面一指,一柱燃香出现在众人眼前。
    安亲王立时噤声,面色难看的盯着袅袅上升的香烟。
四周一片安静,我甚至能听到风儿扶花过草的微声。所有人都看向安亲王,希望他最后说出的会是自家的姓名......
    “安亲王,这香已过半,还没想好人选?”国师的提醒犹如射入静湖的石子,令众人紧张而沉闷的心泛起阵阵涟漪。

0

阅读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